第五章 这算是吃醋?
声在2020-06-24 11:233,488

  艾金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语重心长地开口道:“季琼啊,不是我不跟你们季家合作,而是贺家给的分红实在是太可观了!你不是不知道,这做生意嘛……”

  季琼实在听不下去了,开口打断艾金:“艾金!咱俩是不是朋友?”

  艾金点头,“但是,在钱上嘛……”

  季琼继续道:“回回宴会是不是我帮你挡的酒,解的围?”

  艾金还是点头,“但是,在钱上嘛……”

  季琼又道:“当年是不是我救了艾宝?”

  艾金依旧点头,“但是,在钱上嘛……”

  季琼:“……”

  现在他确定了,艾金没被妖邪附身。

  筱琛听着两人的对话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迅速面目表情地握拳挡在嘴边清咳一声。

  艾金见差不多了,抬手拍拍季琼的肩,“我们可以谈点别的生意啊,你也知道,艾宝今年十七了,我要多给她置办些嫁妆……”

  季琼眼睛一亮,握住艾金的手,“真的吗?我还有机会?”

  筱琛目光如剑一般盯着两人相握的手,冷声道:“放开!”

  艾金和季琼都被筱琛这一声低喝给吓到了,季琼忙松开手,两人齐齐转头看向筱琛。

  筱琛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不自在地咳了一声,“那什么,你们继续。”

  怎么回事?自己都做了几千年的神仙了,怎能如此失态!实在是诡异的很。

  季琼悄悄瞟了一眼筱琛,掩嘴道:“艾金,坊间的传言我现在是信了。”

  艾金颇有些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什么传言?说我是断袖的那个吗?”

  季琼暧昧的眼神在艾金和筱琛之间来回转,“可不是呢嘛?你俩到底啥关系啊?我看他挺护着你的。”

  艾金:“……”我倒是想跟这位财神大老爷有点什么关系,但是…艾金抬头看了眼高高在上一脸冷漠的筱琛,得了,上次还不够尴尬吗?

  季琼以为艾金默认了,掩嘴偷笑道:“可要去花重楼坐坐?我请客。”

  艾金一听季琼请客就同意了,拉着筱琛要他也一同去。

  凑近了筱琛小声对他说道:“筱琛啊,你等会一定要点最贵的茶,再要一些点心,吃不完可以带回去给艾宝,她最喜欢花重楼的点心了。”

  筱琛挑了挑眉,淡淡道:“艾老板不是锦中第一富商吗?怎么连些点心也买不起?”

  艾金掂了掂脚,贴着筱琛的耳朵悄声道:“我要把季琼的月钱坑完!”

  筱琛感受着耳边的热气突然感觉脸有些发烫,但是作为神仙,他的自我修养还是不错的,保持住了如常的面色。

  季琼在前面走着走着突然想起一个事,回头就看到艾金踮着脚凑在筱琛耳边说着什么,而筱琛吧,虽然面不改色的,但是季琼凭借过人的眼力发现这个护卫的耳尖是通红的。

  季琼转过头,展开折扇挡住脸笑的姨母,诶哟喂,刚刚的画面真是太美好了,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艾金好这口呢?

  艾金还不知道自己这一行为又为他是断袖这一传言增加了一个大实锤,还盘算着怎么组合茶水点心才能坑完季琼的月钱。

  在前台要了二楼的雅间,三人跟着小厮一起上了楼。

  小厮带着他们停在了一间房门口,轻轻推开门,微微躬身对着三人比了个“请”的收拾,语气里带着难掩的兴奋,“三位爷,里面请,要什么茶水东西尽管跟小的吩咐。”

  几人坐下,艾金翻看着菜单,不客气地点了一壶“蒙顶雪芽”后把菜单递给了筱琛。

  筱琛接过菜单,随意扫了两眼,“一碟荷花酥,两碟金玉糕,一碟杏仁佛手,一屉糖油糍粑,一碟椒盐桃酥,两碟水晶糕……”

  艾金看着哗啦啦报菜名的筱琛,简直要忍不住拍巴巴掌了,笑着向筱琛递去一个干得好的赞扬。

  小厮从腰间掏出纸笔,舔了一下笔尖,在纸上飞快的记下点的东西,嘴角越咧越开,心中窃喜,今日可以从锦中第一富商和季家少爷身上大赚一笔了。

  有人欢喜有人愁,季琼看着筱琛还在不停的点单,并且没有要停下的架势,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今天实在是太失策了。

      刚刚他还以为艾金点了个“蒙顶雪芽”就已经够狠的了呢,没想到啊没想到,更狠的居然是艾金的这个姘头,看起来一副冷冷清清,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这一波操作是想吃遍花重楼的烟火吗?

  “一碟榛仁糕,一碗桂花酒酿圆子,再来两屉秋桂糯米团,嗯,暂时就这些吧。”筱琛合上菜单递给季琼。

  季琼摸摸掂了掂自己的钱袋,呆呆的接过菜单,看也不看道:“给我一壶白水。”

  正在奋笔疾书的小厮听到季琼点的东西一愣,抬起头茫然地看向季琼,“公子,你确定?”

  “你记完了没?”季琼抬眼看向小厮。

  小厮忙不迭地点头,想着要不要问问那位黑衣公子再点一些,就听到季琼不耐烦的声音,“那你快出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了。”

  小厮看了眼几人,见确实没有要再点单的意思了,只好收了纸笔,退了出去。

  季琼哭丧着脸趴在桌子上,他现在是敢怒不敢言,又不敢得罪艾金,更不敢得罪艾金旁边那位,那个叫筱琛的真是可怕至极,自己以后一定不能随便跟艾金有身体接触了,这种吃醋报复情敌的方式他在清楚不过。

  可是他好冤啊,他与艾金什么也没有,怎么就被当成假想敌了呢?

  艾金不知道季琼在想什么,只是看着季琼恹恹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了,在季琼面前的桌面上轻轻敲了两下。

  “干嘛?”季琼头也不抬地问道。

  艾金:“我听说你们家绣坊的绣娘都是从江淮之地请来的,个个都技艺高超?”

  季琼想了想,点点头,“也不是全部,我们家也是做百姓生意的,那些江淮绣娘的绣品都太贵了,普通百姓用不起,所以大多还是普通绣娘。”

  艾金撑着脸,一副看起来若有所思的模样,季琼蹭的一下立起身子,眼冒精光地看向艾金,“艾金,你是想跟我们家绣坊合作吗?”

  艾金看了眼季琼,摸摸下巴道:“我考虑考虑,正好,布匹生意谈下来了,想多赚一点还得从富人身上下功夫。那些个富人,追求奢华,衣着上不整点华丽的刺绣就感觉比不过人家了一样,毕竟我啊,还想给艾宝做一件最好的嫁衣,江淮刺绣精致秀丽,倒是不错的选择。”

  季琼内心的激动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他现在仿佛可以看到他家老爹大手一挥给他一沓银票的场景了,真是,想想就美妙,这顿几乎要花掉他大半月钱的茶喝的也是不要太美好。

  正好这时茶和糕点上来了,季琼狗腿的给艾金洗了茶杯,倒了茶,挥手扇了扇热气,小心翼翼地递给艾金,道:“艾金啊,我就知道,咱俩这么多年的情分可不是打水漂的,我给你讲啊,我们家那些个绣娘,技艺是真的好!”

  季琼说着就搬着凳子忍不住往艾金那边挪,扯了自己的衣角,指着上面的绣样,对艾金道:“你瞧瞧,这花样够不够精细?”

  说着又拉起艾金的手在上面摸了摸,“你摸摸,这针脚够不够细密?我给你讲啊,我们家这绣娘啊,你可千万不能错过,而且啊,艾宝肯定会喜欢的!”

  艾金一直憋着笑,从筱琛的角度看去,艾金背对着他的肩膀抖得厉害,筱琛忍不住眯起了眼,冷声道:“摸够了没?”

  季琼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又作死了,赶快放开艾金的手,整了整衣襟坐的端正,给自己倒了杯茶低头啜饮着以图躲开筱琛那仿佛猝了毒的针一般的目光,他现在可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如坐针毡,如芒在背了,这个筱琛,比他家老爹可怕多了。

  艾金扭头看了一眼筱琛,那眼神真是可怕,难怪把人家季琼吓得像个鸵鸟一样不敢抬头。艾金朝着筱琛竖起了大拇指,眼神好像在说:厉害了,我的财神大老爷!

  筱琛面目表情地捻起一块榛仁糕递给艾金,艾金受宠若惊地接过,愉快地咬了一口后就放下了,秀气的眉毛拧成了奇怪的形状。

  筱琛看着艾金这个反应也是一愣,捻起一块榛仁糕送进自己嘴里,细细品味了一番,除了有点涩以外还挺好吃的啊,抬眸探究的看向艾金。

  艾金喝了一口茶漱漱口,才解释道:“我不喜欢榛仁的味道,有些涩。”

  筱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怎么感觉这句话好像在哪听过?想着想着顺手就把那碗酒酿圆子推到了艾金面前,“这个甜,吃吧。”

  季琼悄悄瞄了一眼两人,人家吃个糕点都这么恩爱,自己在这里是不是有些多余啊?

  艾金拿起调羹就舀了满满一大勺圆子,张嘴就是一大口,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好吃!

  筱琛觉得艾金这样有些好玩,又挑了几样点心拿给艾金,“尝尝吧。”

  艾金腮帮子塞的满满的,笑着接过,“泥也次呀(你也吃呀)~”

  筱琛点点头,伸手戳了戳艾金鼓囊囊的腮帮子,轻笑出声。

  季琼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谁能告诉他,他为什么要在这里接受这一切!

  艾金吃喝的差不多了才想起还有一个季琼,于是转头看向季琼:“你在给我点两碗这个酒酿圆子,我要带回家给艾宝。”

  季琼有些无语,合着在这吃够了还要给家里人打包,抚了抚突突跳的额角,“艾金,我真是服了你了!”

  艾金嘿嘿一笑:“若是你给我点了,我就同意跟你们家绣坊合作。”

  话音未落,就见季琼折扇一收,起身打开门,冲着走廊大喊:“再给我来两碗酒酿圆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