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同他什么关系
声在2020-06-24 11:233,585

  艾金在后面露出得逞的笑容,又拿起一块荷花酥塞进嘴里。花重楼的糕饼点心当真不错。有机会他要去买下这些配方用到自家酒楼去。

  艾金摇摇头,还是算了吧,买配方应该很贵,不如直接让他们家酒楼的师傅自己琢磨。

  季琼笑着把两碗酒酿圆子摆在艾金面前,在他眼中,艾金现在就是一沓厚厚的银票啊。

  艾金拿起勺子准备开动,却被筱琛抢了勺子,眼睁睁看着筱琛把碗往里侧推了推,“咳,不能再吃了,你要带给艾宝的。”

  艾金随即反应过来,笑道:“对对对,来人,帮我把桌上这些都打包!”

  ————

  提着一堆糕点站在花重楼门口,艾金很高兴,这些东西应该够艾宝吃两三天了,又省了一笔开销,真好。

  季琼就有点难过了,今日一次请客让原本就不富裕的他现在更是雪上加霜,摸摸迅速瘪下去的钱袋,看看喜笑颜开的艾金和他旁边一脸宠溺的筱琛,深深叹了口气。

  艾金听着这一声叹息,关切地问道:“怎么了?我给了你这么大的彩头还不高兴?”

  对呀,他拿下了艾金的下一单生意,在他老爹那,月钱什么的还不好说吗?迅速恢复笑脸,得赶紧回家告诉他老爹这件事,这么想着,季琼转身冲着艾金摆摆手,“我走了,祝你们恩恩爱爱,百年好合!”

  艾金看着季琼潇洒离去的背影有些懵,转头看了眼筱琛,问道:“什么百年好合?是说我俩吗?”

  筱琛微微挑眉,颔首道:“也许是吧。”

  艾金:“……”季琼约摸脑子有病。

  转身朝着艾府的方向走去,艾金越想越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很奇怪,为什么刚刚筱琛不反驳,难道这财神大老爷真好龙阳?

  艾宝收到东西很高兴,直接抓起就往嘴里塞,艾金看着自己这个妹妹,只能无奈地叹口气,然后默默递上一杯茶,“吃慢些,你看看你啊,还有没有个女孩子的样子了?你这样怎么嫁的出去啊?”

  艾宝快速咀嚼几下,吞下嘴里的东西,叉起腰反驳道:“哥,这你就不懂了,现在不兴那些窈窕淑女了,我这样真性情的姑娘才讨人喜欢!”

  说着又转头看向筱琛,“筱哥哥,你说是吧?你喜欢我这样的姑娘还是那种大家闺秀?”

  突然被提问的筱琛淡定的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道:“不知说的哪种喜欢,若是当妹妹自然还是艾小姐这样的可爱一些,若是要成婚的那种,我想还是要……”筱琛说到这里突然停下了,抬眸看了一眼艾金。

  艾金被这一眼看的有些慌乱,心道,你说这个话题看我干嘛!

  筱琛歪了歪头,嘴角微微勾起,回道:你管我!

  艾宝看着自家哥哥和筱琛的眼神交流,仿佛从中嗅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不由的想起前几日同采采去花重楼的事。

  时间要回溯到几天前,艾宝想着许久没来听书了,更何况她想吃花重楼的点心好几日了。也是凑巧,今日晓看先生讲的主角就是她哥。

  本来像她这种富家小姐应该去二楼雅间的,但是她嫌气氛不好,就拉了采采一同坐在大堂里。

  “采采,这个金玉糕和糖油糍粑好好吃,你快尝尝!”艾宝托腮期待地等着采采给出答案。

  采采捻起一块金玉糕吃下,眼睛一亮,又用小叉子叉起一团糍粑,吃下后连连点头。

  艾宝满意地笑了,旋即像是想起什么东西又一脸失落道:“可惜花重楼今日居然没有酒酿圆子,那才是最好吃的。”

  采采听了也一脸失落的点头。

  这边两个小姑娘正讨论着花重楼的点心如何如何,那边台上的晓看先生展开了他的折扇,四个大字“八卦大师”明晃晃得昭示着晓看先生的地位。

  晓看先生摇着他的折扇慢悠悠道:“艾老板容若桃李,貌比潘安,才敌谢安。”

  艾宝和采采很是赞同的点头,自家哥哥的确颜又有才,还很有钱,就是抠了点,不过对她这个妹妹倒还好,她想要什么艾金都会满足她。

  晓看先生继续道:“这要说为何至今未娶啊,诸位如何看?”

  这问题问完,整个大堂顿时鸦雀无声,听众们仿佛都陷入了思考。

  艾宝和采采对视一眼,放下了手中的糕点,采采贴近艾宝的耳朵小声道:“小姐,你知道为什么吗?”

  艾宝摸着下巴想了想,脑中灵光一闪,嘴角一勾,凑过去对采采小声道:“你还记得那天我们一起看的话本吗?”

  采采转了转眼珠,灵光一现,“小姐是说…《龙/阳秘闻》?”

  艾宝掩嘴偷笑,点点头,采采一惊,脑海中那个答案呼之欲出,声音有点颤抖,“难道小姐你觉得少爷他是…”

  “断袖!”艾金替采采说出来答案,结果艾宝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激动,说这句话时声音有点大,被旁边一个小姑娘听到了。

  小姑娘一惊,也没控制住自己,清脆的声音在陷入安静的大堂响起,“莫非他是…断袖?”

  看着听众们热火朝天的讨论起自家哥哥是否是断袖这个问题,艾宝有点无措,采采扯了扯她的衣角,面色焦急道:“小姐,怎么办,怎么办,这下少爷是要被冠上断袖之称了…我怕…”

  艾宝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拍拍采采的手背,强装镇定道:“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这件事是我们干的呢?采采,我们要假装今天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你记住,我们根本没有来过花重楼,没听过这一段,也不知道今天花重楼没有酒酿圆子这件事,好吧?”

  采采重重的点头,“那我们现在还要继续留在这吗?”

  艾宝拿起一块糕点递给采采,“采采,你镇定一点,把这些吃完再说吧。”

  想到这里,艾宝清咳一声,朝着两人笑的暧昧,“我猜筱哥哥的眼光定然是与众不同的。”

  筱琛赞同地点点头。

  看着自家妹妹和一个外人,哦,不,是财神爷达成了某种他不知道的共识,艾金顿时有点小情绪了,放下手中的糕点,淡淡道:“我回去看账本了,宝儿你少吃些,当心积食。”

  艾宝乖乖的点头,看着自家哥哥离去的身影,转头冲着筱琛挤眉弄眼。

  筱琛不明所以地看着艾宝,“艾姑娘可是眼睛不大舒服?”

  艾宝无语地翻了个大白眼,气的在抓起一块荷花酥就往嘴里塞。

  采采给艾宝递去一杯茶,看着筱琛道:“小姐是让你去追少爷啦。”

  筱琛不解,问道:“我追他干什么?”

  艾金喝了口茶顺顺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筱琛,“你和我哥都那样了,现在我哥生气了,你还不去哄他?”

  筱琛:“哪样?”

  艾金比手画脚了半天,脸都红了,还是说不出口,最后只是梗着脖子道:“就那样啊!”

  筱琛:“……”小姑娘什么意思?莫非是自己的秘密暴露了?不可能,自己一向小心谨慎,只在艾金面前用过什么法术,何来暴露一说。

  采采见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又出来打圆场了,“就是上次我和小姐路过少爷房间,看到少爷把你压在床上……”

  艾宝伸手给采采点了个赞,奖赏的递给她一块酥饼,采采笑着接过。

  筱琛无奈地叹了口气,原来是这事,好像误会不深啊,但是好像也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因为事实就那样啊,“然后呢?”

  艾宝走到筱琛身边,仰头叉腰看着筱琛,问道:“你不该从我哥那讨要个名分什么的吗!”

  筱琛思索了一番,轻轻点了点头。

  艾宝见筱琛点头了,忙推着筱琛往厅外走去,“那你快去找我哥吧!”

  筱琛被艾宝推出厅堂,正好有些事想问他,想着就往艾金房间的方向去了。

  艾宝确认了筱琛走的方向的确是去她哥房间的方向后,满意的拍拍手,转身扑向采采,兴奋不已地蹦了几下,“采采,我总觉得筱哥哥才应该是在上面的那个,但是上次我哥也好厉害哟~”

  采采附和地点点头,她家小姐说什么都对。

  筱琛走到艾金房间门口,门没关?探头看了眼里面,艾金并没有在看什么账本,而是……

  “咳!”筱琛握拳掩住嘴清咳一声。

  艾金被这一声清咳吓得忙缩回戳弄金小树的手,惴惴不安地看了眼走进来的筱琛,脸上扬起一个讨好的笑,“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怎么知道你在这虐待我的本体啊?”筱琛走到艾金旁边,伸手摸了摸金小树的叶片。

  艾金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哪有啊?我这是在给它按摩,让它放松……”

  筱琛黑沉的眸子静静的看着艾金,“那你不如给我按摩。”

  艾金听了拉着筱琛坐下,手捏上筱琛的肩,“这样的力度合适吗?”

  筱琛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大爷似的指挥着艾金:“左边来一点,嗯…右边也要,对,你现在按的这个位置,力道可以再重一点……”

  艾金忍不住腹诽:神仙也需要按摩吗?而且这过场还有点多啊…

  筱琛睁开眼睛转头看向艾金,“你幼时或是以往可有遇到过什么奇人奇事?”

  艾金想了想,摇摇头,“问这个做什么?”

  筱琛看了眼艾金,又看看金小树,“那就奇了怪了,你的血似乎不同寻常。”

  艾金也不清楚这些,开玩笑道:“也许我就是什么能人异士呢?”

  筱琛皱了皱眉,不置可否,心中却想着一定要找机会回天界去查查。不管了,先把伤养好再说。

  “今日我听那季琼说起与你的过往,有点意思啊?”筱琛没察觉到自己说这话时有些奇怪的语气。

  艾金笑了笑,“这个啊,我与季琼在幼年就相识了,那时艾宝落水了,我又不识水性,碰巧遇到季琼,他是江淮人,自小水性极佳,两下就把艾宝救上来了。然后我们就认识了。”

  筱琛点头,又问:“那挡酒又是什么情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