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天衣为礼
声在2020-06-24 11:233,689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给小琛带好吃的回来了吗?”小童的声音很是清脆稚嫩。

  “喏,小琛琛,哥哥给你带了甜甜的点心。”温润地像一泓春水一样的声音响起,身体也不受控制地抬手揉了揉小童的头发。

  艾金觉得这太诡异了,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了!

  艾金从袖袋里拿出一包点心递给小童,小童高兴地接过,捻起一块一口吞下,艾金看的好笑,掏出手帕给小童擦了擦嘴角,“慢些吃,没人和你抢。”

  小童鼓着腮帮子就着艾金的手蹭了蹭,“锅锅钟号(哥哥真好)!”

  辰光熙和,林声婆娑,艾金就和小童坐在院子里,度过了一个对他来说极其诡异的下午。

  艾金戳了戳靠在自己肩上睡着的小童,不难看出这个孩子长大又会是一个要祸害多少姑娘家的美男子。 撑着脸觉得望着天空,这个不能控制自己的梦要做到何时啊?到底是何方妖邪侵占了自己是身体,明日定要找筱琛问问。

  许是清风依依,昏日颓颓,艾金打了个哈欠,歪头靠着小童阖上了眼。

  -----------

  醒来时外面已是天光大亮了,艾金昏昏沉沉地坐起身来,醒了一会神才摇摇晃晃地下床,想起昨日自己竟看着账本就睡着了,对了,账本!快步走到桌前,发现桌上已经没有了账本的影子。

  艾金急了,拿了钥匙打开柜子,发现放账本的匣子是锁着的,忙打开来检查了一番,捧着匣子靠在柜子上长舒了一口气,想着筱琛还是挺靠谱的,居然还记得帮他锁好账本。

  于是艾金收拾好自己就敲响了筱琛的房门,在门口朝着里面轻声唤道:“筱琛?起来了吗?”

  话音将落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今天的筱琛很不一样,鸦青色的长衫换成了黑色暗纹的,连头发都束成了高马尾,一支玉簪衬得他气宇轩昂,英姿飒爽。

  艾金都有些看呆了,筱琛抬手在艾金脑门上敲了一记,嘴角噙了笑意,问道:“今日可要出府?”

  艾金点头,“今日要去西街的店铺看看,你这是…也要出门?”

  筱琛摸着下巴道:“自然,我悉心准备了一番,不出门晃晃怎么行呢?”

  艾金撇撇嘴,心想可别跟他一起,筱琛今日这一身行头简直太招摇了。

  “我与你同去。”筱琛抻了抻衣袖,淡淡道。

  “嗯,好,等等!”艾金才意识到自己居然下意识地就答应了。

  谁叫他这些日子都对筱琛是毕恭毕敬,不敢说半个“不”字,现在想拒绝吧又害怕得罪这位财神爷。

  筱琛挑眉,“嗯?”

  艾金听着这一问,心道,习惯真不是一个好东西,得想个理由圆过去。抬头换上一副纠结的表情,道:“你今日要这样出去吗?我觉得站在你旁边会很…嗯,就是你太好看了,但是我,太那啥了。”

  筱琛拍拍艾金的脸,“艾老板清隽俊逸,不会被我比下去的。”

  艾金抿了抿唇,看来是解释不清了,揪着衣袖的手多用了几分力,把好好的衣服弄的皱皱的,筱琛看在眼里,轻笑出声,拉住艾金的手往房间里带。

  艾金惊道:“你干什么?”

  筱琛关上门,把人抵在门板上,抬手勾起艾金的下巴,“艾老板你该换些衣服穿了,堂堂锦中富商怎可如此寒碜?”

  艾金面上一热,他虽然一直知道自己穿的不怎么样,但这么被筱琛说出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这不是为了省钱嘛!节约是美德,你不知道吗?”

  筱琛乐了,“也不用这么省吧?我看铜钱都穿的比你好,你这样看起来就是个清贫书生。”

  艾金回道:“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们艾家是有祖训的!”

  筱琛眉梢扬了扬,“哦?” 艾金撇过头,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筱琛原本挑着艾金下巴的手停在半空中,笑着摇摇头,手转了个方向,在艾金耳边打了个响指。

  筱琛已经放开艾金了,站在一旁抄起手看着艾金,不待艾金发问便做了回答,“用法术幻的衣裳,不花钱又有排面,你值得拥有。”

  艾金浑身被一种淡绿的光环住。筱琛又打了一个响指,绿光淡去,艾金摸着身上的衣服惊喜的看着筱琛,“这就好啦?”

  筱琛颔首,一甩袖,在艾金面前幻出一方水镜。这水镜很大,足够艾金从头照到尾。

  艾金看着镜中的自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以往的二十四年从没好好捯饬过自己,因为觉得自己天生丽质,怎么弄都好看。现在一看,才发现自己低估了自己!

  筱琛给艾金幻了一身素衣,衣摆和绣边都绣着烟青色的苍竹,配着青色的腰封,简单又大气。头发一半被高高挽起,一只碧色的簪伴着白玉的发冠,同衣服的眼色相得益彰。

  变装后的艾金看起来像极了高门大户里的公子哥,风流倜傥,又带着一丝书香气,鬓边垂着两缕头发,看起来多了几分潇洒之气。

  艾金觉得这大概就是自己的颜值巅峰了,摆弄着发冠,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禁笑眯了眼,但又假装镇定的咳了两声,但嘴角的笑意还是掩不住的。

  筱琛站在一旁,欣赏完了艾金变脸的全过程,戏谑地笑道:“艾老板可满意?”

  艾金冲着筱琛咧嘴一笑,“满意,满意的不得了!就是这法术幻的衣裳会不会被人看穿啊?我可不想走在大街上被人看出来…”

  筱琛起身走到艾金旁边,拍拍艾金的头,看着镜子中并肩而立的二人,笑道:“怎么会?这可是我用上好的天丝幻的,就像你们凡人所说的蚕丝,并不是没了法术就不存在了。”

  艾金点点头,“原来如此,这便是传说中的天衣?我看看有没有线条!”说着仔细地翻看起了衣服,忍不住啧啧几声,果真是天衣无缝!

  艾金摸着手下的衣衫,觉得这触感有些熟悉,小声嘀咕了一句,“难道那是仙境吗?”

  “什么?”筱琛有些没太听清。

  “就是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里我变成了一个青衫男子,那男子的衣服就同这件差不多,哦,对了还有一个小童,叫什么……”艾金皱起眉想了想,“小琛!和你的名字很像诶。”

  筱琛一怔,“你怎么会梦到他们?”

  “我也不知道啊,就突然梦到的。哎,说起来那个梦好真实啊,我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那个男子还是我自己了。”艾金说着有些惆怅地叹了口气。

  筱琛抿紧了唇,眸色深沉,“嗯,你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也要告诉我。”

  “好,那我身上没有什么邪祟的气息吧?”艾金还是有些不放心。

  “没有,”筱琛抬手揉了揉艾金的头,“走吧。”

  -------------

  筱琛收了水镜,带着艾金出了房间,厅堂里的艾宝已经等了好一会,杵着筷子都快睡着了,突然眼前一亮。

  艾宝甩下筷子,蹭的一下站起身来。艾金真二十几年也没好好打扮过自己,今日这一收拾着实惊艳了厅堂中的几人。

  一贯悄悄扯了扯铜钱的衣袖,贴耳道:“少爷今日这是?”

  铜钱瞪大了眼睛,摇摇头,看了眼旁边的付前,只见付前的嘴巴张着,可以完整地塞下一个鸡蛋,从老爷夫人去世后,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家少爷打扮的像个少爷了。

  采采看的红了脸,垂下头不敢多看。艾宝快步走过去,一手抓住一个,“你们这是什么打扮?情侣装?”

  艾金拍开艾宝的手,又把艾宝另一只抓着筱琛的手拉回来,对着艾宝抛了个媚眼,“怎么样?你哥我这样英俊不?”

  艾宝嘴角抽了抽,心道:你不做这些怪表情倒是很好。

  “哥,你买新衣服了!还有这发冠,这玉簪!一看就很贵啊,你居然舍得?”艾宝摸着艾金的衣服,眼睛打量着艾金头上的饰品,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艾金看了眼筱琛,这要他怎么说,身边这位财神爷说要隐瞒身份,那这衣服不能说是财神爷给变的吧?一向精明的艾老板此刻居然有些转不过弯来。

  “我送他的,在这里借住一阵有些不好意思,看艾老板穿着实在太过朴素,就送了这一套衣饰。”筱琛主动帮艾金解了围。

  艾宝将信将疑地打量了二人一眼,然后音量徒然放大,“哥!筱哥哥!你们这样穿好配!答应我,以后就这样打扮了好吧!”

  艾金眨了眨眼,抬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筱琛,“我们俩…好配?”这是个什么逻辑?

  艾宝重重地点了点头,拉着两人的手放在一起,一脸的姨母笑,“筱哥哥,你要照顾好我哥啊。”

  筱琛挑了挑眉,微微点了点头,艾金一把甩开手,“艾宝,你在说些什么?信不信我给所有掌柜说不给你拿钱了啊?”

  艾宝对着艾金做了鬼脸,她才不怕艾金的这些威胁呢!

  艾金等着艾宝,“你你你,还有没有个女孩子的样子了?”

  筱琛看着兄妹两的互动,嘴角弯了弯,打着圆场道:“快些吃饭吧,艾金,你不是说等会还要去西街巡视商铺吗?”

  两人才停下打闹和争吵,坐下吃了饭。

  艾宝目送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对着旁边的采采道:“我感觉我快有嫂子了,嘻嘻。”

  ---------------

  筱琛说是留下来教艾宝武艺防身的,可大多数时候都跟着艾金一起出门了,渐渐的,艾金已经习惯了出门不再喊铜钱,而是敲响隔壁房间的门。

  深秋的风有些凛冽,卷着干枯的树叶在空中打旋。一个小娃被几人追着在街上跑,小娃身后的那几人面目凶恶,手里都抄着棍棒,一路横冲直撞。

  艾金正笑着给筱琛讲季琼的糗事,突然怀里扑来一个小娃,紧接着是男人粗鄙的叫骂声。

  看着几人气势汹汹地跑来,筱琛把艾金护在身后,眸中闪过一丝冷光,一眼扫去,那几个原本还骂骂咧咧的男人停下了步伐。被筱琛这一眼看的有些发怵,警惕地看着面前的筱琛。

  艾金把小娃从自己身上拉开,摸了摸小娃的头,轻声问道:“他们在抓你?”

  小娃怯怯地点点头。

  艾金又继续问道:“为什么抓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