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想伤他?
声在2020-06-24 11:233,448

  小娃见那几人被筱琛拦下,放下了心,抽抽搭搭道:“我娘亲…娘亲病了,家里没…没钱,看不了…病,我就…就想着去药房捡些…捡些碎药材,没成想…被药房伙计看…看到了,就说我…偷东西…”

  艾金大概已经明白了,温声安慰小娃道:“不怕了啊,你没有偷东西就不要怕,只是,你识得药材吗?胡乱捡些药可不能治好病的。”

  小娃一听,停下了抽泣声,瞪大了眼睛看向艾金,“我没想到药材还…那我娘亲怎么办啊?都怪我没用,不能帮娘亲,呜呜呜…”小娃说着又哭起来,哭着哭着抬手拿袖子胡乱擦了擦脸。

  艾金叹了口气,这孩子虽然穿的是粗布麻衣,但一身却干净整洁,不像是街头的乞丐,应当就是贫苦人家的孩子。

  筱琛转头看了眼艾金这边的情况,刚好艾金这时也抬起了头,两人对视一眼,对着对方点了点头。

  艾金护着小娃冲那几个男人道:“这小娃并非偷了药房的东西,几位这是抓错了人。”

  为首的男人冷笑一声,“你说没有就没有?你以为你是谁!”

  艾金拿着小娃刚刚塞给他的几味药材朗声道:“我不算什么人物,只是你觉得这么小的孩子会去偷这些碎成渣的药?”

  男人有些心虚了,但还是大声吼道:“他就是偷了!”

  艾金眉头一皱,一把将手中的药材甩给那男人,道:“蛮不讲理,我好言说尽你也不听,我也不想同你这种人纠缠了!”

  男人见艾金不愿再言,嗤笑道:“知道我们老爷吗?锦中三大药商之一的黄老板,你这种公子哥得罪得起吗?”

  旁边的人看着这里起了争执渐渐聚过来,有人认出了艾金,小声跟旁边的人说道:“这不是艾老板吗?”

  众人交头接耳的声音传入那几个人的耳中,一个偏瘦的男人走上前,拽了拽为首那个一脸豪横的男子,凑过去小声道:“大哥,我听人说这人是艾老板?”

  豪横男人偏过头,一脸不在意:“什么艾老板?”

  瘦男人有些着急道:“就是城东那个艾老板!”

  豪横男人可算反应过来了,不可置信地看着艾金,“真是那个艾老板?不是说他一向穿的破破烂烂吗?你确定这个公子哥真是他?”

  瘦男人已经不想再和豪横男人多说了。他感觉今天是要完了,扑通一声在艾金面前跪下来,求饶道:“艾老板,是我们今日猪油蒙了心,才冤枉了这小娃,望你不要跟小的们计较啊…”

  瘦男人一跪下,跟着的几人也急忙跪下,除了为首的那个豪横男人,还一脸不可置信地呆立着。

  艾金挑了挑眉,“哦?你倒是个机灵的,”说着又抬眼看了看杵那傻站着的豪横男人,“不像有些人,空有一身蛮力,跟个傻大个一样。”

  豪横男人一听艾金这话有些激动,这人居然骂他,举着棍棒就冲过去:“你你你!信不信我回去告诉我们老爷,你知不知道我家老爷是…”

  “锦中三大药商之一的黄老板嘛,我认识。”艾金替豪横男人说完了他想说的话,说这话时脸上还带着欠揍的笑。

  豪横男人一怒,棍棒直接朝着艾金打下去,艾金护着小童转过身,但被棍棒打的感觉却迟迟没有来,反倒是旁边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叫好声。

  艾金转头一看,一身黑衣的筱琛一手稳稳地挡住了棍棒,另一只手凌厉地砍向男人的手肘,男人吃痛,棍棒掉在地上,捂着手肘哀嚎着。

  筱琛冷冷地瞥向男人,“想伤他?”

  男人终于认清了形式,求饶道:“大爷,别揍我,我错了…”

  “滚!”筱琛懒得听这些求饶声,皱着眉呵斥了一声,瘦男人最先反应过来,招呼着几人架起豪横男人灰溜溜地穿过人群离开了。

  事情到这里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原本围着的人群看热闹看的差不多了,三三两两互相议论着就散开了。

  艾金一脸崇拜地看着筱琛,“筱琛,你好厉害!带你出来比带铜钱安全多了!”

  筱琛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看了眼艾金怀中的小娃,“怎么处理他?”

  小娃像是有点怕筱琛,在艾金身上挤了挤,艾金安抚的揉揉小娃的头,“不怕,这个哥哥人很好,刚刚帮你打跑了坏人啊。”

  安慰完小娃,艾金看着筱琛问道:“你带钱了吗?”

  筱琛抄起手摇摇头,“我带钱干什么?”

  艾金其实也猜到筱琛不会带钱在身上,神仙可以凭空变钱出来啊,带了岂不累赘?艾金叹了口气,万分纠结地从袖袋里摸出几枚铜钱,今早走的匆忙,就只带了这些。艾金把钱摊在手上数了数,好吧,才八枚铜钱,抓药应该是不够的,于是求助地看向筱琛。

  筱琛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挺有钱的一大老板,出门就带几枚铜钱,说出去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吧,筱琛看着艾金的眼睛还是不忍心拒绝他的求助,轻咳一声,从袖袋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艾金。

  艾金接过就拿给了小娃,柔声道:“快去给你娘亲请个大夫吧,这些钱足够了。”

  小娃看了眼艾金和筱琛,扑通一声跪下,“两位哥哥都是大好人,小真在这里谢谢你们了,日后我一定会报两位哥哥今日的恩德!”

  艾金扶起小娃,拍拍他身上的灰,笑道:“好,小真啊,你好好读书,长大以后考取功名,为百姓造福就是最好的报恩了!快去药房吧,你娘亲还等着你呢。”

  小娃道了谢就匆匆跑走了,艾金目送着小娃跑到街头,小娃转头对着两人点了点头,像是做了一个郑重的承诺一样,艾金挥挥手,小童转身拐进了另一条街。

  收回手,艾金笑着看向筱琛:“刚刚你不是说你没带钱吗?”

  筱琛揪着艾金脖子后的衣领把人提到街的里侧,“我是没带钱,但是隔空取物对我来说很简单啊。”

  艾金一听,来了兴趣,“可以教我吗?”

  筱琛打量了一样艾金,“你学不会的。”

  艾金瞪了一眼筱琛:“切,不教就算了。等等,你刚刚从哪取的钱啊?”

  筱琛没有回答,只是抬手指了指前面一家门口挂在大大的“艾”字的酒楼。

  艾金看清了酒楼后冲着筱琛的背影大喊道:“那是我家的酒楼诶!你为什么不取那黄老板的!”

  艾金看着筱琛的背影心里那个气啊,但还是跟上去了。筱琛瞟了眼还在生气的艾金,突然心情很好。

  ___________

  瘦男人带着豪横男人回了去了黄家,一路上瘦男人都在给豪横男人说等会见了老爷要如何如何认错,怎么解释今天的事。但是,事实证明,艾金说的很对,四肢发达的人的确头脑简单。

  黄家厅堂里,黄老板听完豪横男人说的话,嘴里一口茶直接喷出来,顾不上擦擦嘴,站起来快步走到跪着的豪横男人面前,指着豪横男人的手抖得不行,“你你你,你今天居然招惹了艾老板?”

  豪横男人老实地点头,“那小娃偷了东西,我追出去打他,他就躲到了那什么艾老板身后,我一个冲动就…”豪横男人此刻豪横不起来了,有些心虚地越说越小声。

  “你就打了艾老板?”黄老板继续问道。

  “没有没有,”傻大个(对,现在他就是个豪横不起来的傻大个)连连摆手,“没打到,被另一个男人拦下来了,那男人力气可大了,我手肘到现在都还痛着呢!”傻大个说着还甩了两下手臂。

  黄老板气的跳起来,指着傻大个破口大骂:“铁柱啊!我真是白给你吃那么多饭了!你脑子里全是浆糊吗?哎哟,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

  傻大个铁柱低下头,不敢再说话了。瘦男人看着自己大哥被骂了,跳出来解释道:“我们原先也不知那就是艾老板,只想逮了那小娃,谁曾想,艾老板要护着那小娃…”

  瘦男人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黄老板就更气了,“猴子,你为什么不拦住他!真是要气死我了!养你们这群饭桶有何用!”

  猴子嘴角抽了抽,怎么又怪他头上来了,想了想又尝试着开口,“老爷,其实咱们与那艾老板并无合作啊,今日之事看起来他也放过我们了啊。”

  黄老板瞪了一眼猴子,抬手狠狠戳了戳猴子的脑门,咬牙切齿道:“你懂什么啊!现在没有合作,不代表以后就没有,你知道他艾金在经商这一块多有才吗?多少商人挤破了脑袋都想和他合作啊!”

  猴子缩了缩脑袋不再说话了,铁柱看着猴子不说话了也心虚地缩起了脖子。

  黄老板看着这两人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指了指两人,两眼一翻,眼看着人就要往后倒去了,铁柱赶紧起身扶住黄老板,猴子上前掐住黄老板的人中。

  半晌,黄老板才睁开眼睛,指着二人气若游丝道:“你们,明天跟我去艾府…”说完头一歪,彻底晕了过去。

  猴子和铁柱看着对方,不再说话,默默把黄老板移回房间。安置好黄老板又差人去请了大夫,管家走出房门对着两人叹了口气,摇摇头走了。

  猴子看着铁柱哀叹一声也走了,留下铁柱一个人站在墙边不知所措。

  _________

  天气越来越冷了,艾金也不怎么出门了,想着年关的时候再去各大商铺看看就行了。

  这天,艾金窝在房间里看书,筱琛靠在旁边的软塌上闭目养神。艾金时不时瞄一眼筱琛,弄的筱琛都不能专心打坐了。终于在艾金又一次瞟过来的时候,筱琛睁开了眼,无奈地看着艾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