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神火降世
木蛙跳跳2020-06-03 22:003,220

  竹林中,林浦浑身酸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那件灰色的布衣上,此时布满了一道裂缝,那是气浪卷过锋利的竹叶就像是刀片一般,好在这种‘刀片’的柔韧度终归还是差了一些,双肩的背篓此时也断掉了一个,仅剩下一边还背着。

  林浦忍着痛,拔掉了一些挂在皮肤上的竹叶,借着月光,望了一圈,顿时傻眼了,原本围绕四周的竹林,此时都不见了,地面上到处都是齐根而断的竹子。

  “发生了什么?”

  林浦忍不住喃喃自语了一声。

  他依稀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但又不太确定,这一切发生的太过诡异了,似梦似幻。

  就在此时,前方的地面上突然冒起一阵红色的光芒,这种光芒和月光交融在一起,十分的古怪。

  林浦看到那道红光,感到一阵担心,却又忍不住好奇。

  “要不要过去呢?”

  林浦心中激烈的挣扎着,既想过去看看,又想起了老邻居家的那个瘸腿的张伯经常和他们说的妖怪的事情。

  他说凡是有那些奇奇怪怪的地方,最好不要过去,那是妖怪在引诱路人,是个陷阱,他的腿就是被妖怪给吃了。

  虽然林浦长大后才知道,张伯的腿是他有次上山采药摔断的,但看到前方这番诡异的场景,脑海中还是不由得浮现‘妖怪’的想法。

  但最终,林浦还是没能禁住好奇,放下了肩上的那个背篓,拔出腰刀,缓缓的朝着前方走去,踩在倒塌的竹子上,发出清脆的咔嚓的声音,在黑夜中如同就剩下了这道声音,让林浦不由得吞咽了口唾沫。

  红光是从地下发出的,那是天空掉落下来的异物砸出的大坑,林浦一点点的挪到大坑内边上,探出头来朝着坑内望去,那道红光的真面目也缓缓的展现开来。

  这是一颗红色的天外之石,此时石头之上还在徐徐燃烧着赤红的火焰。

  石头生火,这神奇的一幕看的林浦暗自咂舌,但总算是没看到‘妖怪’,也让他放下心来,而且见到了火光,周围的一切异响,都变得不再那般恐怖。

  只是这样一块徐徐燃烧的石头,看的久了也没了趣味,林浦俯身在边上看了一会儿,便感觉看的腻味了,拍拍衣服,提起箩筐看了看,今日挖的竹笋已经只剩下了一个,便是早上和张伯争夺的那个,因为压在底下,此时倒还静静的躺着,至于那把小铲子则彻底不见了,不过林浦也不急,等天明了再过来找寻,想罢,他提起箩筐还未断掉的另一边的背绳,将柴刀插回腰间,便打算先回去再说。

  之前天空一阵异象,也不知道家里如何?

  就在林浦这般想着,坑里的那颗陨石突然发出咔嚓的一道响声,将林浦吓了一跳,朝着石头望去,只见石头似乎不堪烈焰的焚烧,从中间开裂出了一条缝隙,这条缝隙由这块陨石的边缘,一直裂到底部,看样子是直接裂成两半了,而陨石上面的烈焰此时也都缓缓的消失了,陨石那坑坑洼洼的表面上,此时开始飘起了缕缕青烟。

  林浦也不在意,以为是温度过高,将那块陨石给烧裂开来,就像是家里的那方用石土堆砌的灶,前不久也因为烧的久了,将里面的石头都烧开裂了。

  只是林浦并不知道,陨石哪里是区区的明火可以烧裂开的。

  陨石裂开一条缝隙后,却并没有停止裂痕的延伸,中间这道最大的裂口一旦裂开,就像是生鸡蛋破了一个口,在裂口的四周都开始出现了龟裂的痕迹,不出一时三刻,这些龟痕上的石头便一块块剥落,待到陨石的石头都碎成了块状,就像是碎裂的蛋壳掉了一地后,林浦终于看清了,在陨石中的,竟然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

  只是这名婴儿浑身赤红如火,就连头发都是红色的,此时既不哭,也不闹,就用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打量着林浦。

  “妖怪。”

  这是林浦的第一想法。

  “跑”

  这是林浦的第二个想法。

  但是最终,林浦还是没有这样做,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婴儿,究竟是什么,但那东西终归是个婴儿。

  于是在想了好一会儿后,林浦终于定下决心,小心的往坑中挪去,坑里的温度此时还是很高,布鞋在沙面上行走,都是那种沙沙的声音,伴随着还有真正青烟飘起。

  林浦就想是个扭扭捏捏的小媳妇,不知道磨蹭了多久,才总算到了这个婴儿面前,随后他小心翼翼的将大拇指伸过去,心中同时在想,只要这个婴儿做出任何不寻常的动作,他就马上跑。

  但是这名红色的婴儿并没有做什么奇怪的动作,而是望着林浦,乌黑的大眼睛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少年,有着一种好奇的神色,见林浦将手中伸过来,婴儿也伸出双手来,却让林浦触电般的往后退去好几步。

  没想到却反而惹得那个婴儿咯咯的笑。

  林浦也有些脸红,但依旧是谨慎的挪到婴儿面前,将手指递给他,这次婴儿的双手准确的捉住了林浦的这根手指头,大眼睛中露出了好奇的神色。林浦只感觉手指头上传来一种温热的感觉,但并不会伤害到自己,顿时心下松了口气,同时望着这个婴儿,沉思了一会儿后,然后做了一个决定,他决定将这个婴儿带回去。

  林浦的父母知道后,也被这个婴儿吓了一跳,但这两位心肠善良的夫妻还是没有将这个婴儿弃掉,而是留下来抚养,只是并不愿意让邻里知晓,免得被误认为妖怪。

  只是说来也奇怪,这名红头发的婴儿,来到林浦家里的第二天,身体上的红色便渐渐褪去,到了一个月之后,就连头发上的红色也都完全褪去了,就完全像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婴儿。

  “好茶。”

  青岩府,小院中。

  玄机捧着茶,望着身前,雾气弥漫,晨曦朦胧,院外之下,便是云海涌动,置身其中,仿若置身仙境。

  “能让云大师称赞,我这番心血也不算没白花了。”

  老者抚须微微一笑:“不过云大师,此番让你不辞千里而来,你可知是何事?”

  极道掌门人身材高大,此时微微俯身,看着玄机,那番笑容中,却夹带着一种质疑之色。

  虽然玄机大师乃天机世家所出来的,但比起天机门中那些老一辈的,却还差了远了。而天机门之所以能闻名,则是因四百年前,在普化山的佛像下,天机子替龙津的一名有着元婴期的修道者,用二指算过一卦,并且在事后被确认无误,便有了二指卦仙的称号,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天机门早已不复当年,甚至沦落到靠着天蚕寺的庇佑,才得以苟且。

  而且此次要算的,乃是真正的天机。

  玄机放下了茶杯,灰色袖袍一挥,一道青色光芒便从袖中飞射而出,没入云海之中,片刻后,底下云海便缓缓散去,露出了竹林上冰火交织的一幕。

  看到玄机这番云淡风轻的便破掉了自己布置的云幻迷幻阵,极道上人眼里划过一道精光,却笑抚掌道:“云大师一身修为果然深厚。”

  “四洲传言云大师的圤算之能,上可惊天,如今一见,才知大师能够洞察先机,果然名不虚传。”

  “廖赞了。”听闻极道掌门的夸赞,玄机却只是一笑了之,指了指云海下的那番冰火交织的异象,缓缓道:“掌门真人,要问的可是此事?”

  老者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放下茶杯,望着玄机道:“一个月前,老夫在龙池滩打坐修炼,却忽然心神不宁,但四周却毫无异样,大师应该也知道,修道之人本就对心中的这种异动,一向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我就差谴弟子下山入世查探,但却是毫无消息,直到今日,那颗陨石从我问鼎门上划过,我才解了心中异动,只是见了那两道冰火,却又生疑虑,不知云大师可否帮忙讲解其中奥妙?”

  山下的那道纠缠在一起的冰与火,相生又相克,威能实在不小,即便以他的法力,竟也无法靠近分毫,不然的话,他早就将山下那道冰火摄来观看,究竟是何方神圣。

  “神火降世,风波再起啊。”

  玄机沉着眼皮,目光落到山下冰与火交织的一幕,眼中闪过一道复杂之色。

  “这是何意思?”

  玄机话语声虽小,但掌门真人还是清楚的听见了。

  玄机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道:“我和师傅早年曾欠贵派上任掌门白荀子一份人情,并赠予贵门铁令牌一块,不知道那块铁令牌尚在否?”

  “确有此事。”掌门真人手扶白须,眼中露出了回忆的神色,那是在一百多年前,玄机的师傅天请道人来到问鼎门,找到了上任掌门白荀子,求一颗‘三转还魂丹’,只是三转还魂丹是何等贵重之物,白荀子自然不舍得轻易拿出,但等天请道人拿出那块令牌后,白荀子便反常的答应了下来,这块令牌至今还存放在问鼎门的隐秘库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仙问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仙问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