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意微凉2020-06-02 09:371,882

  皇兄进来时,我正轻理红妆。一身大红喜服的我看向皇兄,笑,“皇兄何事?莫非皇兄舍不得我?”

  “阿皖……”他叹了口气,起手为我插上金钗,“你并非不知,当年意气风发的大将军现如今只是一个疯子罢了,你又何苦嫁与他?你若开口说不,皇兄立马帮你退了这婚事。”

  我浅笑,抚了抚皇兄紧蹙的眉头,“我心已倾,从前是;现在,亦如是!”

  ……

  大漠风沙,吹起烟尘。风吹雾散,雾又化尘,尘刹那而散。

  “您就是白神医?”坐在军帐里的红衣男子轻笑,“原来是个弱女子。”

  白菀起唇,声音泠泠,“是个弱女子又何妨?倒是将军你长得这般俊俏,如何能威震敌军呢?”

  对面的红衣男子五官偏柔,长相妖孽,比起将军这个职位,他好似更适合当个纨绔公子。

  “可是……”他起身,渐渐走向白菀,笑,“他们一听到本将军的名讳就吓得屁滚尿流了,你说,是不是很可笑?嗯?”说罢,他戏谑地用右手食指挑起白菀的下巴。

  “望墨将军自重。”白菀扭过头去。

  “有趣,实在是有趣。”他哈哈大笑,“不知神医此次前来有何见教?”

  “自然是来医治伤兵的了,不然……要吾何用?”白菀睥晲地看着他。

  “呵呵,神医说话果然有趣。”他爽朗笑道,“在下墨临,日后,得多向神医讨教了。”

  “讨教二字不敢当,不过是为我大燕做些事情而已。”

  ……

  后来,白菀便一直住在军帐之内,为伤兵治疗。两人虽嘴上较着劲,可心里却产生了一种暧昧情愫。

  是夜。天空长悬银钩,月华似练,流泻如水,映彻山河点点。

  白菀叹了口气,她似乎想念那个繁华的长安城了。

  忽的,大漠上飘起阵阵羌笛声,似乎也在哀怨这使家国不安的战争,似乎也有着浓浓的思乡之意。

  听着听着,她鼻头一酸,红了眼眶,却没落下泪来……

  她抬头,你光看去,只见一个漆黑的声影向她走来,那身影是落寞的,遗世的……

  公子如玉世无双。

  这是她脑海里第一个想出来的词。

  待那人走近,白菀才发现,那人不是墨临还能是谁?

  他说,菀菀,莫哭,这战场上,无论是我国军将,还是敌国军将,皆会思家。

  他说,菀菀,待着战乱过后,我便娶你为妻,可好?

  听到此,她再也抑制不住她的心情,泪,直直地落了下来……

  那个晚上,天空有流星滑落,他淡淡一笑,“菀菀,听世人道,对着这流星许下心愿,便会实现。要不,你许一个试试?”

  “切,道听途说来的,又岂能当真?真不知你这个大将军怎么当的。”白菀趴在墨临怀中羞嗔道。

  “那又何妨?”墨临又紧紧搂了搂白菀,“有个寄托总比没有寄托的好。”

  “也是,那我许了啊。”说着,白菀将柔荑轻轻合十,闭上双眼,不久,又渐渐睁开。

  “这么快?”

  “你以为?”

  “我以为你会多许几个呢。”

  “愿望有一个足矣。”

  “那你许的何愿?”

  “不告与你。”

  ……

  这可惜,这样的好日子过不了多久……

  “阿临,我家人要召我回去了。”她垂着眼睫,纤长如蝶翼的睫毛微微颤抖,红润的小嘴因倔强抿成了一条线。

  “这有何不开心的呢?”他笑。

  “可我、我、我舍不得你。”她泫然欲泣。

  “无碍,带到战乱平息后我便娶你为妻。”

  “真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若我违誓,我变扮成疯子等你三年,可好?”

  “噗嗤”白菀由泣转笑,“那我一定等你,一生一世!”

  “对,一生一世……”

  ……

  后来的每一日,白菀都站在城门上,望啊……可仍望不见墨临的身影。

  年关之时,白菀放了一盏孔明灯,看着孔明灯渐飘渐远,直至变成一个极小的光点时,她才幽幽叹了口气,双手合十——

  墨临,你何时,才能回来?

  也不知熬了多少个年头,宫中才传来墨临的消息。她高兴的来不及梳洗打扮,跌跌撞撞地跑向皇兄那里,只可惜,皇兄说的并不如她所愿,“墨临他……疯了。”

  霎那间天地静止,时光似乎不再流转。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她不知她是如何回的宫中,她只觉得自己难过的要命,抬头,看着宫中漂洋的旗帜,蜿蜿蜒蜒的,似乎能让人迷失了方向……

  墨临,你怎敢,负了我?

  泪水夺眶而出……

  故事到这里,算是一个结尾吧。

  是时候了,该走了……

  我坐上大红喜轿,没有停顿,没有迟疑。

  到了墨府,草草了了地拜了一下天地便入洞房了。

  “来,将我的喜帕掀开。”我轻轻道。

  “不、不要……”他向后退去。

  “你在怕什么呢?本公主既然为你妻,日后便是要听从于你的。”我的语气不平不淡,“既然你不揭,那便由我来揭。”说罢,我将喜帕摘下,看向他,果然和记忆中的一样,“你……丝毫未变呢。”我浅浅一笑。

  他身子微微一震,惊讶地看着我,声音有些发抖,“菀菀?”

  “嗯”我乖巧地应了一声,“望夫君珍惜好身体,不然妾身何托呢?”

  “菀菀,你知不知,我等着一天已经等了好几载?”

  “我自然是知道的。”我笑,“妾身等着一天也等了好久,从此,那个约定可否废弃?”

  “自然。”他吹了灯,将我紧紧拥入怀中 ,不知怎的,我竟哭了。

  「墨郎,我等着一天真的等的好苦,真的好苦……」

  (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安清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安清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