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受伤
秦皇嬴政2020-06-10 21:072,695

  上回说到:“秦晴天”发来一短信:我被缠住了,快打电话!

  ~

  龙卷卷不好再墨迹,急忙拨打过去。

  那边响了两声接起来,传来秦晴天“柔情蜜意”的声音:“娟娟啊。”

  龙卷卷干呕。

  “亲爱的天儿,你来接我,”这边也“柔情蜜意”甜糯娇嗲,“我等不及了天儿,限你五分钟出现在我面前。”

  “好!好!宝贝儿,我马上!”

  “嗯,么么哒!”

  龙卷卷持续干呕。

  “不好意思,”听到那边秦晴天的声音,“我未婚妻要我去接她……”

  “但是……”一个女人娇柔的微嗔。

  电话已经挂断了。

  可以想象秦晴天掐断电话,拿着车钥匙仓皇逃窜的样子。

  “秦晴天你就这点儿出息?连个女人都搞不掂?”龙卷卷对着黑屏的手机自言自语,“幸亏咱俩不是真的,否则就你这水平,以后怎么保护我龙大小姐?”

  龙卷卷不屑加鄙夷地“切”一声,摇头叹息。

  晚饭后,一个人在卫生院不远处的小树林散步。

  耳机里听着“潇湘水云,”倒也优哉游哉。

  眼见天色黑蒙蒙,这才回了卫生院。

  又接待了两个病人,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正要去洗漱,临时看大门的汪姨跑过来,在楼下叫:“龙院长,前边有病人。”

  “好好,我马上下去。”龙卷卷应。

  跑到前院,病人没见到,一个骑电动车的村名焦急地说:“龙院长,我母亲晕倒了,麻烦您去看看!”

  “晕倒了?”龙卷卷问,“具体什么情况?”

  “平时有血压高,”村民说,“刚和我媳妇吵架,可能气得!”

  “我知道了,”龙卷卷说,“我去拿医务箱!”

  诊室内拿出医务箱,对村民说:“前面带路,我开车。”

  “开车?”村民说,“开不进去的,小胡同。”

  “那怎么才快?”龙卷卷说,“我跑步?”

  “上车!”村名用腿撑着电动车,“我这个!”

  “那好吧!”龙卷卷也没辙,只好抱着医务箱跨在他电动车后座上。

  出了卫生院,沿大路走了不多远,电动车七拐八拐进了村。

  天色已经黑了,电动车的灯光照着路面。

  村民家老太太血压高晕了过去,幸好没有挪动。

  龙卷卷几针下去,耳垂舌底给她放了下血,减轻了脑血管压力,最后在神门下一针,人醒过来了。

  村民一家感激万分,装了一篮子草鸡蛋,非要龙卷卷挎着。

  龙卷卷百般推让,终于全身而退。

  乡村的胡同里乌漆嘛黑,龙卷卷有些怯。

  以往这种地方只存在于脑海的幻想里,充满浪漫的现实主意色彩,今晚身临其境,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

  “汪汪汪!”胡同里窜出来一只狗子,龙卷卷“啊”一声高分贝尖叫。

  狗子吓跑了。

  龙卷卷一脚踩水沟里。

  爬起身,脚脖上生疼,估计是摔破了。

  一瘸一拐的摸回到卫生院,发现脚脖可不真摔伤了。

  擦掉一大块皮,血水正往下流。

  自己在注射室冲干净伤口,涂了云南白药,包扎了厚厚一圈纱布。

  这下可好,本来要洗澡的,这可怎么洗?没办法,只能用水盆接了温水,简单擦洗身体。

  收拾完躺回床上,自己给自己打分:

  龙卷卷想不到你千金大小姐,美国留学生,吃苦耐劳照样不在话下!满分,加十分!

  艳阳高照鸟语花香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

  来到前院,就跟昨天一样,一眼看到黑色的GLE霸气十足的泊在柳树阴下。

  龙卷卷一瘸一拐地走到西医诊室门口,往里瞅一眼。

  万里乌云已经悠闲地泡好了茶。

  绿色的茶叶在透明的玻璃杯里翻舞出诗情画意。

  “你来了,早啊!”龙卷卷打招呼。

  “嗯。”对方没抬头,确切说是没看她一眼。

  龙卷卷嘟嘟嘴,有些火:“你不是说这活儿不干了吗?”

  “我是志愿者,”对方冷冷的语气,“不是小儿科!我干不干,你说了不算。”

  “我去!”龙卷卷撇嘴,返回自己诊室。

  “脚怎么了?”身后传来万里乌云的声音。

  “要你管!”头也不回。

  “伤口这都渗出血了!”万里乌云拧着眉,“谁给你处理的?”

  龙卷卷低头一看,可不脚脖上的白纱布已经渗出殷红的血来。

  “过来。”胳膊被万里乌云一把拉住,龙卷卷给他拖到注射室。

  “坐下!”命令的口气。

  龙卷卷乖乖坐下。

  不坐下也不行,伤口实在是疼。

  “忍着!”万里乌云说。

  “哦!但是你要小心。”龙卷卷哼唧。

  “我知道!”没好气。

  解开医用胶带,往下旋转纱布,这才发现纱布已经粘住了。

  万里乌云皱皱眉,用药棉沾了碘酒,将纱布慢慢浸湿,一层层揭下来。

  “伤得还不轻。”似是自语。

  龙卷卷没吭声。

  “谁给你处理的?”万里乌云头也不抬,“这水平,怎么毕的业?”

  “人家是中医,”龙卷卷低声囔囔,“又不是外科大夫。”

  万里乌云这才抬起头来:“感情你自己包扎的啊?”

  “昂!”龙卷卷扬扬眉,“已经不错了!”

  “……”万里乌云嫌弃地摇摇头,“怎么弄伤的?”

  “昨晚出诊,”龙卷卷说,“摔水沟里了。”

  口气平淡,就好像说的不是自己。

  “怎么不拿手电筒?”万里乌云说,“村庄里面黑。”

  “我哪知道?”龙卷卷说,“去的时候是电动车,回来就我自己了。”

  “你还能干点嘛啊?”万里乌云愁苦地瞥她一眼。

  “你什么意思啊?”龙卷卷说,“我不也处理得很好吗?老太太转危为安,没有脑溢血!”

  “我是说,”万里乌云给她裹着纱布,“以后晚上出诊的活儿,交给我!”

  “你不还得回城吗?”龙卷卷嘀咕,“我可不敢耽误你!”

  “我每周就回去一次,”万里乌云说,“医学院要讲课。”

  “你是教授啊?”龙卷卷打破砂锅问到底。

  “同时是!”万里乌云站起身,“好了!走两步看看!”

  龙卷卷下了椅子,眉飞色舞:“嘿!不是很疼了!”

  万里乌云似乎一分钟都不想和她多待,两步跨出了注射室。

  “龙院长,”鹿鸣过来叫,“卫生局来电话!”

  “怎么说?”龙卷卷说,“什么指令啊?”

  “电话还没挂,”鹿鸣说,“指明让坐诊医生来接。”

  “哦,”龙卷卷说,“让万医生接吧,等我走过去,卫生局领导得睡着了。”

  鹿鸣只好跑过去拦住万里乌云。

  万里乌云去接了电话,等龙卷卷过来,电话也挂断了。

  “卫生局下通知,”万里乌云说,“让所有卫生院的医生去所在镇上开会。”

  “哦,”龙卷卷说,“哪方面的?”

  “夏季农村防疫和农药中毒的防御。”

  “咱俩都得去?”

  “领导是这样说的。”

  “那好吧。”龙卷卷说,“我去换衣服。”

  “嗯,”万里乌云面无表情,“我在车里等你。”

  “开你一个车啊?”龙卷卷问。

  “大小姐,”万里乌云皱了眉,“去个镇上,你前宝马后奔驰的,你想干嘛啊?再说你这脚,能踩油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晴天遇见龙卷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晴天遇见龙卷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