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白云边
秦皇嬴政2020-06-09 21:322,325

  上回说到,大家正吃饭,来了急诊……

  ~

  “我去吧。”万里乌云冷着脸,“你吃饭,吃完过去顶我。”

  龙卷卷“哦”一声。

  几分钟功夫,护士又过来叫:“龙院长,病人点名要你诊治。”

  “我?”龙卷卷指指自己鼻子,“不可能这么快老中医就扬名了吧?”

  “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护士说,“总之是要你过去呢!”

  “那好吧。”龙卷卷放下筷子,拿纸巾擦擦嘴。

  “我也去,”鹿鸣说,“我吃好了。”

  “嗯!”

  来到前院进了中医诊室,万里乌云抱着手臂倚桌而立。

  旁边站着个瘦小的男人,身侧椅子上坐着的应该是病号,脑袋趴在诊桌上,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来了,”男人推推椅子上的人,“爷,龙院长来了。”

  脑袋趴在桌上人的这才抬起头,目光扑捉到龙卷卷,随即人也站了起来,一米八几的个头。

  “你找我?”龙卷卷凝眉,这人有些微的熟悉。

  白花的衬衣,浅灰色的长裤,三分油头,长相十分俊秀,却透着些许浮夸。

  龙卷卷想了起来,镇府签约那天这人她见过,开一辆凯迪拉克SUV。

  岳小飞说,他是承包莲花山度假村项目的,官宦子弟。

  “龙院长!”白花衬衣伸手要握龙卷卷的手,“我可找到你了!”

  龙卷卷把手背过去,凝了眉:“我只看病,不叙旧。况且我也不认识你。”

  “这是我名片。”白花衬衣急忙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上。

  龙卷卷看一眼:莲花山旅游度假村总经理,白云边。

  “哦~”龙卷卷说,“可我只是看病,白先生您怎么了?”

  “我胃疼!”白云边蹙着眉,捧着心,“这不在山上跟度假村的工程吗?忽然就胃疼。”

  “刚刚不是万医生在?”龙卷卷指指万里乌云,“他开几片药就好的。”

  “我还是比较相信中医。”白云边说,“我这老胃病了,西药不行,刺激大,得服中药,得养。”

  万里乌云咳了一声,低沉的声音:“没事我吃饭去了。”

  龙卷卷还没得开口,白云边说:“您忙万什么云大夫!这里有龙院长就好!”

  万里乌云已经阔步出了中医诊室。

  “坐下吧,”龙卷卷一面从椅背上拿起白大褂穿上,一面说,“我给你把把脉。”

  白云边顺从的坐下来,卷了卷衣袖,把手腕放在脉枕上。

  眸光灼灼地凝聚在龙卷卷脸上。

  “表!”

  “啊?”

  “摘下手表!”龙卷卷翻翻眼皮。

  “哦!”

  “咔,”宝珀摘下来,放在桌上,眸光又凝聚过来。

  龙卷卷搭出纤纤手指,屏气凝神,将他左右寸关尺都听一遍。

  “张嘴。”

  “啊?”

  “舌苔。”龙卷卷解释。

  “哦!”白云边张嘴,吐出舌头,“啊~”

  龙卷卷皱了眉,挥手扇了扇鼻端。

  “喝酒喝得吧?”板着脸,“你是得好好养养。”

  “龙院长高明。”白云边笑微微,眸光依旧锁定龙卷卷的容颜。

  龙卷卷被他看的很不自在,在椅子上往后挪了挪:“我给你抓几副药,回头用三颗大红枣做引子,熬好了早晚一碗,连喝七天,第八天上再来找我,号脉看看。”

  “得来!”白云边扭头对身边的人说,“候可,给龙院长上诊金!”

  侯可立刻拿出来一只厚厚的红包。

  “这边不收,”龙卷卷写了“香砂养胃汤”加减方,递给白云边,“药剂室那边核算,核算好了收银。”

  “这样啊?”白云边有些失落。

  “嗯!”龙卷卷说,“抓药去吧。”随即起身,准备回餐厅继续吃饭。

  “那什么……”白云边急忙说,“龙院长。”

  “还哪不舒服?”龙卷卷蹙眉。

  “这里。”白云边指指心口。

  龙卷卷没明白。

  “从上次在镇府见到你,”白云边又指指心口,“这里就不舒服。”

  龙卷卷还是没明白。

  “这里怎么了?”龙卷卷说,“这是心脏的位置,胃不长这里。”

  “对啊。”白云边一脸愁苦。

  “可脉象看……”龙卷卷说,“你心脏除了有点虚火,没什么问题,我已经给你加了莲子心。”

  “我自己知道有问题。”白云边说,“一跳一跳都是你。”

  龙卷卷皱了眉:“没事去抓药吧,喝七天再回来。”

  “那您给我个电话,”白云边说,“微信也行,这样服药期间我有什么三长两短可以随时咨询您。”

  龙卷卷低头在台历上撕下一页记事纸,飞快写了卫生院座机号。

  “有事打这个电话。”

  白云边接过记事纸看一眼,苦了脸:“我是说您的手机号,或者微信。”

  “不方便。”龙卷卷有些不耐烦。

  “但是我……”

  “去吃饭!”门口有人冷硬的打断,“这里有我!”

  龙卷卷转身举眸,看到万里乌云阴着脸站在那里,也不知道来了多久了。

  “没听见啊?”万里乌云锁着眉心看着龙卷卷,一副十分不耐烦的神情。

  龙卷卷忽然明白他这是在帮自己脱围,应了一声,脱下白大褂出了诊室。

  “龙院长!”白云边叫,起身就要往外追。

  “要不来个中西医结合,”万里乌云似是而非的侧了侧身,拦住他。

  “怎么结合?”白云边冷冷的语气。

  “打上十天二十天吊瓶,”万里乌云说,“消消炎也就好了!”

  “十天二十天?”白云边说,“这手上不得扎成蜂窝?”

  “那就赶紧抓中药去,”万里乌云轻哂,“良药苦口但是治病,心火上炎舌苔厚腻也能给你消下去。”

  说着举掌做了个削的动作。

  “你这人……”白云边身子一趔趄,“切!”转头对着随从候可吼,“还不赶紧去抓药!”

  吃完午饭,龙卷卷没有休息,直接来到前院。

  “刚才谢谢你。”进了西医诊室。

  万里乌云抬眸看她一眼,没吱声。

  “那人我不认识。”龙卷卷继续说。

  万里乌云擦过她身边,去饮水机接水。

  “但是他要图谋不轨,”龙卷卷十指交叉活动下手腕,“啪”将腿搭桌子上,“姐跆拳道黑带!”

  “感情来个病人,”万里乌云这才冷冷说,“你得把人家打趴下才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晴天遇见龙卷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晴天遇见龙卷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