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西医
秦皇嬴政2020-06-05 22:292,378

  上回说到:龙大小姐在后视镜里看到一个背影,高大劲挺,有几分熟悉……这人是谁?

  ~

  念头只一闪,车子已经驶出去百十米,把莲花镇府的大院落在了烟尘后。

  京东放下岳小凡,龙卷卷回家。

  玄关换鞋的功夫,就听到客厅里有说话声。

  是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我昨晚听晴天说,他和娟娟还在谈着,所以不考虑退婚。”

  龙卷卷这边一愣,这女人……感情那谁,秦晴天他妈来啦?

  “你知道丫头的事我也不好多过问,”爸爸龙承明说,“回头我再问问她。”

  “我那意思……”女人说,“他们要还有这个意思,就抓紧把婚结了,晴天眼看着快二十八岁了。”

  龙承明:“……”

  “他们要没这个意思,咱们就两家就把这婚事退了。”女人说,“晴天那边有个姑娘我看着挺好……”

  “哦,”龙承明说,“感情这是有目标了,得,回头我给丫头说,赶紧退婚!”

  “也不是那意思,”女人尬笑,“姑娘是我干女儿,我中意,但晴天目前没感觉。”

  “哦。”龙承明不冷不淡的语气,“那你的意思呢?”

  “这不晴天说还是想和娟娟培养下感情吗?”女人说,“所以我干女儿那边我也咱暂时不好说,就想来听听咱们娟娟的意见。”

  “爸!”龙卷卷在玄关适时打招呼,“我回来了。”

  “刚好,”龙承明说,“秦家你贺姨来了,有事要问你呢!”

  女人站起身,看到走过来的龙卷卷。

  这姑娘长这么高?

  这得一米七吧?

  这身材,啧啧,真好!

  这小脸儿,啧啧,真俊!

  还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还有这气质,洋气!大气!贵气!

  “你是娟娟?”女人笑弯了腰,“我是你贺姨,贺玲。”

  “贺姨好,”龙卷卷微笑,伸出纤纤素手。

  “哎哎,”贺玲与面前的小手软软一握,笑,“好几年没见了。”

  “我不记得。”龙卷卷斟茶,在爸爸身侧坐下来。

  “最后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才十二岁。”贺玲说,“往后大人都来往,工作事业的相互帮衬,孩子们还真没见着。”

  “嗯。”龙卷卷点头应和。

  “那什么……”贺玲说,“阿姨今天来呢,就是想问你个实底儿,你和咱们家晴天的事。”

  “这事啊……”龙卷卷挠挠头,“您问那谁……晴天就好。”

  “这不昨晚刚问了,”贺玲说,“晴天的意思是和你培养感情呢。”

  “唔唔。”龙卷卷垂头颔首。

  “那你们就是还想发展下去?”贺玲看着龙卷卷的长睫毛。

  “……暂时是这么回事。”龙卷卷应。

  贺玲蹙了眉:“怎么暂时?这可不行?”

  “那谁……”龙卷卷说,“晴天是这个意思。我觉得也对,但是谁知道处下去会怎么样呢?”

  “这我不赞成,”贺玲说,“晴天这都二十七岁了,不能再耽误了,你们想好了就赶紧结婚,决定不了就赶紧退婚,陈妍那边等着呢。”

  “陈妍?”龙卷卷想起昨晚的一幕,那女人说,她不会放弃秦晴天,

  这还来真的了。

  “对,陈妍。”贺玲说,“是我干女儿,也是你家亲戚。”

  “谁?”龙承明说,“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位亲戚?”

  “就是你儿媳妇孙淼淼的表妹啊。”贺玲说,“她没和你们说?”

  “哦,”龙承明说,“这也没什么可说的。”

  “要是娟娟不打算和晴天认真,”贺玲说,“我就看好陈妍了,这也是晴天父亲秦宇的意思。”

  “这样吧阿姨,”龙卷卷有些不耐烦,“你跟秦晴天商量吧,我这边没什么问题,说退就退不带墨迹的。”

  “关键是……”贺玲面有难色,“这不晴天的意思就是不同意退婚吗?我这不才来了解情况?”

  “那我没辙了。”龙卷卷耸耸肩,“你们聊,我上楼换衣服。”

  贺玲一愣,龙卷卷已经起身走往楼梯,楼梯口她又转回头来:“阿姨,秦晴天想好要退了,麻烦赶紧通知我。”

  翌日。

  龙卷卷一大早驱车来了莲花乡卫生院。

  从今天开始,这个卫生院以及远近各村的父老乡亲,就要和自己相伴了,心底里居然升起亲热的乡情。

  希望自己这枚“老中医”,可以真正的为乡亲们解除病患,带来福音。

  加油!暗暗给自己鼓劲。

  不多时院子里驶来一辆别克商务,陆续下来七八名年轻人。

  登时,叽喳声,欢笑声响成一片。

  龙卷卷站在廊檐下,浅灰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衬衣,外加那件白色的欧版小风衣。

  “是龙院长吗?”一个女孩儿雀跃过来,“我是您的中药剂师,我叫鹿鸣。”

  “是我,”龙卷卷一眼喜欢上这个扎着马尾,俊秀俏丽的鹿鸣,“欢迎你们。”

  “龙院长啊?”随即过来一个小伙子,白皙的皮肤,一对眯眯眼。

  “嗯。”龙卷卷点头。

  小伙子“扭”过来,拍了龙卷卷肩膀一下,“以后姐妹们就得指着你罩着啦!”

  龙卷卷吓一跳:“干嘛啊你!”

  “嘻!”小伙子掩嘴笑,“龙院长这还害羞?”

  “我看害羞的是你吧?”旁边的鹿鸣说,“你这脸都红了!”

  小伙子扭了一下身子,娇嗔,“讨厌!鹿鸣讨厌!”

  鹿鸣哈哈笑起来。

  龙卷卷皱皱眉,这什么人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娘炮”吧。

  “龙院长,”鹿鸣笑,“这是西医科的药剂师,陶渊。”

  “陶渊?”龙卷卷心道,“我怎么听着像讨厌?西医药剂师?嗯,还好。”

  龙卷卷吁口气:“后院有宿舍,大家自行安排,随后服从我这边统一管理。”

  “好来!”大家欢呼,拖着皮箱,扛着背包涌往后院。

  龙卷卷正要转身进去“中医科”,大门外驶来一台黑色的GLE。

  这车子昨天下午在镇府见过。

  是那个志愿者?

  那个援助坐诊一年的西医?

  岳小飞的工作人员说,他今天也来“入驻”的。

  但这西医属于志愿者援助,和她是合作关系,不在她的职工管理范围之内。

  但是也得接待吧?

  龙卷卷心想,好歹自己还是这卫生院的“院长。”

  这么一想,止住了往里走的脚步,重又回到廊檐下,负手而立。

  GLE在院子一角,顺着龙卷卷的X5来了个漂亮的直转,“吱”,干脆利落,霸气泊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晴天遇见龙卷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晴天遇见龙卷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