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分别
商半仙2020-08-15 19:062,150

  方大洪跟随马超兴转了圈,进了一条黑压压的巷子。

  马超兴说道:“白天在酒馆,未能和方兄弟说话,没想到,方兄弟也是仗义好汉,刚才在王家,看见兄弟好手段,随后又跟你到衙门,没想到你都帮我把事情都打理好,万分感谢。”

  力大成笑道:“不提了,咱们萍水相逢,也算是缘分了。”

  又说:“只是我老师,非常敬重你,还没来及一叙。”

  “可是那洪先生?”

  “正是。”

  “如今案子没销,我不太方便露面吧?”

  方大洪拍马超兴肩膀严肃的说:“过了明天,就没事了!”

  现在已经二更天,客栈早就打烊了。

  方大洪又问:“你今晚和我一起去如何?”

  马兴超道:“好吧,只是现在,不方便进店了,他们见了洒家,少不得要吵闹,不如咱们越墙跳窗吧!”

  良久,两人已到客栈,马超兴换了身短打,非常灵活,只一跳,就翻上了墙。

  只见洪英房间里还有灯火,两人伏窗舔指,往里面看,都不由得偷笑。

  原来洪英正在舞弄短剑,那件短剑正是方大洪的随身武器,有很多柄。

  洪英原是等方大洪却睡着了,一觉醒来,看着灯火,万籁俱寂,思潮起伏,见床头方大洪的衣服,提起一看,却滑出了亮闪闪的短剑,暗器什么的,寒光闪烁,拿起一瞧,感觉非常顺手,便想起年轻时,自己行走江湖,创的一套“连环双飞燕”剑法,也是用短剑,忍不住剑舞起来。

  洪英只是练过一些粗浅的武功,只算是有形物实了,又低念着杜甫的“剑器行”,颇有章法,确是个节目。

  方大成与马超兴同看,剑法精妙,却也舞的也很美,便互相顿足捶胸。

  两人在窗外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洪英吃了一惊,连忙收住,向窗外道:“何人?”

  言语未落,咯吱一声,窗开处,门外站着两人,趁着光月,却只看清了方大洪。

  洪英见是方大洪,又惊喜又不好意思的问:“如何了?”

  方大成道:“马兄弟,过来拜见。”

  马超兴强前一步,喊道:“洪先生,晚辈有理,令高徒仗义相助洒家,特来拜谢。”

  洪英见马超兴,又一大喜,惊奇的问:“你不是走了?”

  当下两人把经历一说。

  洪英连连拍手称赞:“如此这般,马兄弟依然可以待在兖州。”

  马超兴道:“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我躲在兖州,要救两位哥哥,免得被我连累,正无计谋,没想到遇到方兄弟,飞剑传书,技法真是佩服,令人痛快,那兖州知府倒也明鉴,不过还等他几日,看时如何发落,再行定夺去与留。”

  洪英此去徐州,结交天下义士,把原由说了一遍,又问马超兴是否有意相随,或者拜自己为师,共同创一番事业。

  马超兴兴奋的道:“那太好了,先生能收,洒家便三生有幸。”

  洪英白天就有此心意,自然答应。

  马超兴不由分说,跪地向洪英拜了三拜,行了师礼。

  洪英告知地址嘱咐道:“我此去徐州,找我的学生蔡德忠,暂时落脚,明日便启程,先到曲阜,你在此了事,到徐州龙云山,找一个姓蔡的山西人开的骡马店,便能与我们汇合。”

  马超兴大喜,三人又谈了许多江湖趣事,洪英越发高兴,在兖州收了两位武艺高强的学生,此后行走江湖,倒也无虑。

  来言去语,已到四更天,马超兴抱拳道:“先生,我先走一步,来日徐州再会吧。”

  三人相别,马超兴推开窗户,向外一纵,没了声息。

  二日,王伴伴也是明白,飞剑传书暗指崔氏,叫崔氏来前堂,发了休书,也不敢问原由,又给了二百两银子,说是给她父亲修缮坟地,其实只是买个安心。

  崔氏拿了行李,收了银两,也无二话,离了王宅,出来门口,看见她的莽子哥正在街边等着自己。

  两人相拥了片刻,又跪倒在地,双手合十虔诚发愿道:“因果报应总有时,王家多行不义,自食恶果,今日方大洪、马超兴两位大侠,替我等苦命人做主,报了冤仇,也似菩萨一般,大恩大德,有如在造父母,回家便立功德牌位,日后吃斋念佛,恳求观世音菩萨护佑两位恩公,平安无灾祸,多福多寿。”

  说完两人又是磕了几个响头,脑门红肿,却不在乎疼,掸了掸身上灰土,相依离去。

  兖州知府那边还没有动静,王伴伴却自己来销了案,知府会意,就把案子撤销,马超兴的两个哥哥,都给放了,没人报案,也就不用在捉捕马超兴,就此放下一桩命案。

  在说洪英、方大洪师徒二人,也睡不着了,稍稍合眼,刚养了回神,昨天雇好的骡夫,已经来拍门。

  没多时,金鸡报晓,店里行路的客人,都起了床。

  洪英到柜台结了房钱,出得门来,却见昨晚求字画的少侠胡德帝,已和书童离去,有道是:

  “一梦拂春晓,五更柳絮长。却见背蹄影,只无回首望。”

  天色渐亮,洪英问骡夫:“此去曲阜,有多少路程?”

  “大约三十里路程,先生要去那边,可能得多赏些酒钱喽。”

  “不少你酒钱,咱们今日便赶到曲阜县。”

  洪英南下,在兖州被劫,又遇方大洪,便不用愁银两,可直奔曲阜了。

  凡去山东,到了兖州,怎么可以不去孔子故里曲阜的道理。

  三十里路,就算步行,也能到。如果来得及,当日也可返回兖州。

  可是洪英打算,到了曲阜,在那休息,还要去孔林一行,然后向南,经尼山,再到邹县孟子故里,最后南下徐州。

  那骡夫却只想到曲阜;不过好多游客,都是这个线路,如今是春天,南来北往,来曲阜的人很多,却还可以在做几笔生意。

  当下洪英说明情况,骡夫也欣然接受了,骡夫还说自己姓罗,叫他老罗就行,不必客气。

  方大洪问:“老骡?还是老罗?”

  洪英和方大洪两人,各骑着一匹骡子,扬鞭疾走,春风拂面,远山如画,破晓似镜,景色十分是诱人。

  老罗也撒开自己骑的骡子,大步疾风,跟了上来,嘴里还吆喝着山东的小曲儿。

  洪英四顾看去,路上行人,倒也不少,车水马龙,颇是一番太平景象。路旁杂树森森,松柏尤其苍翠,淳然天厚,气象确实不同凡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门英烈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门英烈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