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穿越?
空白空白空了白2020-06-09 18:452,553

  我这是在哪?

        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是我瞎了还是四周一点光都没有?

        四周一片黑暗让陈竞感觉浑身不自在。

        记得我明明是在床上睡觉,怎么一醒来就到这了?难不成穿越了?

  虽然很离奇,但是对一直有看小说的陈竞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

        但我为什么什么都看不见?

        难不成穿越成瞎子了?

        还有,我怎么好像不仅看不见还……听不见?

        陈竞试着说了几句话,还好并不是聋了,只是四周太静了,静到什么声音都没有。

        前面好像有光?

        陈竞看见前面不远处有光亮,那光亮好像是希望一般,让陈竞很向往,让陈竞情不自禁的就走过去。到了近处,才看的清楚:这个光亮实际上是一个光球,大约两米这样,中间好像是光晕,又像是会旋转的光。陈竞才发现吸引人的是这个光球里面,身体不知不觉的慢慢靠近。 好像有个声音再说:再靠近点,再靠近点。陈竞觉得这个光后面一定有什么,不然不会这么吸引人。于是,走了进去。

       大周王朝。

       西川路,清平县,河陈村。

       陈竞猛然从差床上惊醒过来,大口的喘着气。

       “果然只是梦么?”陈竞喃喃道。

       但下一秒,陈竞愣住了。

       这是哪里?

       我不是在自己卧室的床上吗?

       我又软又大的席梦思呢?

       这个木板床是什么意思?

       这时,有一股记忆强行出现在陈竞的脑海里。

       一会儿,陈竞才回过神来。

       自己穿越了。

       下意识的从床上跳起,落到地面上,打量着四周。

       跟陈竞老家的瓦房差不多,只是老家怎么也是家具齐全,这里完全就是家徒四壁。除了床什么都没有了。

       难不成穿越成了困难开局?

       对了,对了,不是应该有金手指吗?

       陈竞大喊:金手指何在!?

       连喊三声都没有任何反应,难不成开局家徒四壁,还没有金手指?这让陈竞这个二十一世纪普普通通的社畜怎么在穿越后的世界立足?

       刚感叹完,陈竞又进入了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他站在光球边上,还是看不见自己,感觉跟隐身了一样。

  这次陈竞没有停留,直接走进光球里。

       陈竞晃过神来,发现自己还在原地。

       难道那个是金手指?是精神空间?梦境?还是哪里?是金手指的话 又怎么用呢?里面乌漆麻黑的,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那个光球应该是回现实的门?

      陈竞快速的思考着这些问题。

       许久。

       罢了,罢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陈竞走出了家门口,伸了个懒腰,深呼吸一口。

       根据脑海中多处那段记忆来看,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陈竞。父亲出去当兵战死了,母亲听到父亲战死消息后天天以泪洗面,没过三天,最后哭死了。十岁的陈竞就这样变成了孤儿,村里的乡亲看着他可怜,大家都多有照顾。今天陈大姐给了点野菜,明天陈二叔给了点野鸡肉。加上自己家里的那几亩薄田,勉勉强强还是过得步不错。

      就在昨天,陈竞浑身发冷,头晕目眩的。大晚上的,他不想麻烦父老乡亲们。于是自己洗了个热水澡,裹着被子睡去。

      虽然醒来的也是陈竞,但是此陈竞不是彼陈竞了。现在的陈竞已然是原本的河陈村陈竞的身体和二十一世纪陈竞灵魂的结合体了。

      现在,太阳刚升起 ,一切看起来欣欣然。空气是那么清新,陈竞忍不住多吸两口。

      不远处有两个人,猛地拍打面前一户人家的门,砰砰砰的。如果门开的晚了,那两个人会对开门的人一顿拳打脚踢。路过每一家都会进去。进去那家,出来手里多了两个鸡蛋。走到那家,出来手里多了一点青菜。陈竞知道,那是隔壁村的李二李大两兄弟,经常到几个邻村里白吃白拿。河陈村因为年轻人都出去当兵打仗,战死的官府给个几百钱抚恤费,有战功活着回来的都带着家人到县里去住了。

  村里没什么年轻人了,几乎都是老人和妇女。

  因此对收刮民脂的那两兄弟都是敢怒不敢言,也不是没有人反抗过,但是迎接反抗者的只是一顿毒打。向官府伸冤,官府只是草草了事,压根不会管。一个原因是河陈村离县里太远了,官府的人跟本不想走那么多山路过来。另一个原因是李二李大每个月都会孝敬县里一点,所以县里基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都无疾而终。

  李二从陈竞附近的一户人家里出来,看到陈竞在看着他。李二招呼了一声李大,恶狠狠的看向陈竞,并大步走过来。他们走陈竞的面前,想吸吮陈竞身上的恐惧和懦弱,谁知道陈竞竟然直勾勾看着他们。

  李二有点恼怒的说:“陈竞你这小子找打是吧?看什么看?”

  李大附在李二耳边说:“听说这小子昨天抓到了一只野鸡。”

  李二看着陈竞,“还看?不知道什么意思吗?感觉把你昨天抓到的鸡拿出来孝敬爷。”

  陈竞想了想,从多出来的记忆力看到了一个坑。于是转头对他们说:“想要自己进来。”说完就走向自己家的厨房。

  李二李大愣在原地一小会,然后才看着对方说:“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昨天看见我们都不敢抬起头看我们,今天怎么……”

  李大打断他的话,也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说:“那又怎样?还不是得孝敬咱们?你要是看他不爽打一顿就好,讲这么多废话干嘛?”

  李二想了想,觉得李大说的没错。也跟着走进去,院子里看不见陈竞。厨房那边却有鸡叫声,两人径直走向厨房。没走几步就到了厨房门口,李大听着鸡叫声走,突然脚下一空,掉进了陈竞挖好的坑里。

  “啊啊啊!”李大大叫着,因为这个两米深的坑下面还有一些被削尖的竹子,身上被扎出了血。李二走在后面,并没有掉进去,但也是一步之遥。看到此情此景,忽然想明白了。难怪陈竞那小子这么反常,还叫我们进来,平时都是他乖乖拿出来。正想找陈竞打一顿呢,背后就挨了一脚。那一脚自然是陈竞踢的。

  坑里的两人流着血对陈竞怒道:

  “陈竞你这个小兔崽子敢阴老子,等老子上去了打死你。”

  “陈竞!”

  ……

  各种烦狠话,各种谩骂不绝于耳。等过了一会,声音渐渐小了后,陈竞才悠悠的说了一句:“骂完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大周我来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大周我来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