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有个怪物叫滕闻风
雷小搽2020-11-29 10:111,798

  没想到就在这山谷里,找到了电话的主角。

  “挖吧,我就在下面。”耳机里的声音很兴奋。

  这是雷小搽始料未及的。

  她刹车,脚下,是一座看不出任何异样的小土坡,周围,是一片荒草丛。

  “你是个死人?”

  “我不知道。”

  “你要知道才怪!”雷小搽没好气地摇摇头。她没带工兵铲,没有任何趁手工具,在周围绕了一圈后,决定用帐篷的地钉来挖掘。

  土坡下只埋着一块腐化的土色碎布,并无它物。

  DV记录了这一幕,让雷小搽同时感到放松和恐惧的,是画面被电磁干扰而抖动了几秒,伏在地面的枯叶像一条灵活的蛇,唰地窜向荒草外围。

  耳机里传来高亢的呼叫,似乎被囚禁多年的重刑犯重获自由,是那种发自心底的酣畅和快慰,足以震撼旁人的灵魂。

  所以,手机里的那玩意儿重见天日了吗?

  雷小搽心想,自己该不会放出某个非正常灵异体了吧?

  “这是风啊,”他兴奋地像个孩子,“哇——你看,风在吹我的头发和汗毛。月光好凉快啊!”

  荒草丛这边动一下,那边动一下,一步步地由近及远,又一步步地由远及近,最后到了雷小搽身边,雷小搽不自觉地后退,一屁股摔倒在地。

  耳机里的喘息粗重:“你好漂亮。”

  老娘当然知道老娘漂亮,问题是:

  “你在哪里?”雷小搽紧张地向虚空的眼前伸手摸索,尽管她知道自己什么也摸不到。

  她的手忽然被拽住!

  冷!

  虚!

  但拽住她的,绝对是只成年人的手!

  雷小搽歇斯底里地大叫,从第一次无法挂机时开始积累的恐惧瞬间爆发。

  “鬼啊!”

  她抽手!

  草丛突然又一阵动静,草株纷纷被连根拔起,在雷小搽面前迅速编织,很快就扎成个蹼似的东西,模样丑得很。

  “我不是鬼,这是我的脚,你瞧,还会动呢。”

  说着,草蹼上代表大拇指的那根小树枝动了动。雷小搽闷哼一声,两眼向后一翻,晕了过去。

      ……

      一滴,两滴!

  豆大的雨水落到脸颊,雷小搽睁开惺忪睡眼,厚云灰蒙蒙地压着山头,荒草像大河般流淌,推上岸的风吹得她浑身冰凉。

  雷小搽赶紧去拿背包,突然间,一条绿藤缠上她的手腕。

  她惊愕地看着面前粗制滥造的藤蔓编织物,不成人形,倒像个扭曲的怪物。

  大概是冷,大概是怕,她哆嗦着,发不出半个音。

  怪物突然张嘴,连拽带塞,把她关进编织物中心的空间,飞也似的狂奔。

  这时她才反应过来!

  “救命啊!那谁!那谁快来救我!”

  挣扎踢踹间,眼中忽然掠过一辆抛锚的越野车!

  这天气,恶劣到极点。

  怪物身体里是空的,里面挤满了花儿,雷小搽在里面跌跌撞撞,倒也不至于撞疼,只是怪物突然爬坡,要往山顶去。山石嶙峋,坡路陡峭,她本能地紧抓藤蔓以保持平衡。

  风吹得异常猛烈,雨带着冲动又决绝的恨意,延伸到地平线的风云滚滚,蓝白魅影凌厉地裹挟其中。天地间的巨幕时常被闪电切割撕裂。有些并不平稳的山石终于打破千百万年的格式,痛痛快快地与大地玉石俱焚。

  刚才她睡觉的地方已成壮烈的坟场,雷小搽看到了,不禁抱紧藤蔓。

  快爬到山顶时,背包居然溜过肩膀,她试图去抓,藤蔓缠上她的细腰,将尖叫的她几步托举进洞穴。

  雷电劈碎的山石顺着它们来时的路,轰隆隆地滚下去了。

  雷小搽喘息着,惊魂未定。洞穴干燥,没有熊、虎之类的野兽。确定没有危险,才让她稍稍缓了心情。

  山谷名唤闻风,不虚传。

  然而,面前的怪物再让她心惊肉跳,雷小搽几步窜后,崴脚的痛感袭来,她打了个趔趄,身子扑到岩壁上,马上折身,捡起块石头,锋利一端对准它。

  “你又是谁?我跟你讲,我有个朋友……”她摸索耳机——哪里还有耳机?手机都不知道掉哪里去了!

  脚边,滚来两只野果,红红的,很甘甜的样子。

  怪物蹲着,伸出手一般的藤蔓,又将野果向雷小搽拨了拨。

  这是友好的动作,雷小搽混沌的大脑忆起那只会动的草蹼,紧绷的神经瞬间松懈。

  怪物自行拆解,将藤蔓团在一起,砰砰磕碰着两块打火石。

  雷小搽掏出防水打火机,给它丢过去。

  熊熊火光燃起来了,暖意逼人,雷小搽受不了这诱惑,便捡了野果,一瘸一拐地靠近火堆取暖。

  “你就是……那谁?”她试探地问,心里已有答案。普天之下,还有更邪性的东西吗?

  对新事物的探索欲酥酥麻麻地挠着她。

  “你有没有名字?”她问。

  没有藤蔓做的身体,神经病处于隐形状态,没有手机做声带,神经病等同于哑巴。

  “你是用藤编织成的,又在闻风谷被我发现——我叫你滕闻风怎么样?”雷小搽问。

  火苗猛地窜了下,一阵风在洞穴里刮着。

     “你很开心?还是你很生气?”

  响雷在洞外炸鸣,她情不自禁地低头闭眼捂耳朵,身子蜷成一团。

  烧过的灰烬在她身边划出生涩的笔画。

  不怕,我在。

  丑陋的字迹,却浸湿了雷小搽的眼眶。这么多天都习惯25小时不间断地与滕闻风通话,他的声音倒也还算好听。

    “雨停了,我们就去找手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滕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滕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