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凌云木2021-04-27 21:433,052

  王徽之低下头,眼神迷离,他突然感觉在桓伊面前好像全身赤裸,俄而,王徽之定了定神,恳切道:“不知梅郎?”

  “不可!”

  桓伊的坚决出乎王徽之的意料,王徽之站起身向桓伊正礼鞠躬,正色道:“既如此,那打扰了。我还以为你已视我为友,原来,是我自作多情。抱歉!”

  王徽之语气哽咽,不敢多加逗留,速速走出厅门,离了桓府。

  相较王彪之和谢安,桓伊的拒绝让王徽之尤为失望,甚至绝望,他想象过桓伊会拒绝,但没想到会是这么干脆利落,不带一点儿犹疑。原来,我们终是陌路人。

  而桓伊,王徽之走后,一直痴痴望着王徽之用过的杯盏,心内五味杂陈。

  “阿郎,王家五郎已经走了。”冰兰在桓伊身后禀道。

  桓伊点点头,摆手让冰兰退了出去,他想一个人静一静。

  “哎,你到底是傻还是笨呢?”桓伊自言自语道。其一,谯国桓氏与琅琊王氏本就对立多年,可王徽之竟如此便轻易的把他桓伊当成了知交;其二,政权之争从来你死我活,可王徽之居然天真的相信可以言和,即便桓温真不想要了,谢安和王彪之一样会寻机把桓温乃至谯国桓氏一族压垮。一旦身在局内,除非身死,否则任谁都无法退出。今日幸好是他桓伊,若是旁人,怕王徽之早已陷入了囹圄。

  杯仍在,人已去,不知日后可还有共盏的机会?

  当天夜里,月色皎洁,凉风稀疏,十几个黑衣人越过一个个屋顶,直奔桓冲的书房。他们驾轻就熟,像是府里的主人,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桓冲书房门前。只见门内红烛摇曳,有一人影伏案写书。这几个黑衣人互相点点头,举起刺刀,一起冲向门内。

  “啊!”

  领先冲进去的三个人被弹了出来,立即摔在地上,没了气息,其后的几人都被他们连带着摔出了几丈远。待他们重新立定定睛看时,门口出现了一位身披鹤羽长袍的白衣男子,正是桓伊。

  “是你们自己走还是我送你们走?”

  桓伊冷冷说道。

  这十几个黑衣人胆怯的后退了几步,但最终还是鼓起勇气,一起冲向桓伊,纷纷使出了必杀技,毫不留情。

  桓伊嘿嘿一笑,反手甩袖,将鹤羽长袍甩向空中,一边闪身抵挡,一边以竹笛对阵。只见他忽上忽下,忽急忽慢,如同跳舞一般,身若飞虹,步似流星,而当把他们都打倒在地时,桓伊一个转身,恰好披上下落的鹤羽长袍,又如清雅才子,毫无刚才丝毫肃杀之气。

  “世间繁花似锦,真不想再瞧瞧了么?”

  桓伊虽语气凌厉,但这批黑衣人颤抖了几下,仍大胆着一起涌了上去。

  桓伊眉头紧锁,不得不做好了应战准备。谁料,就在此时,一女子飞奔而下,抢在桓伊之前与黑衣人对战,不过十招之内,黑衣人全部应声倒地。

  这女子一身紫衫,打扮艳丽而不俗,颇有三分英气。

  “姐夫!”这女子转身,笑对着桓伊喊了一声。她,便是桓伊的师妹庾姚。

  桓伊看着满地的尸体,不由得紧锁眉头,别过了脸。

  庾姚十分不服:“师兄!我帮了你,你不谢我就算了,还……”

  “你哪里是帮我?是在帮你的冲哥哥吧?”

  “什么呀!我就是看你心太软了,跟他们,瞎纠缠什么!”

  庾姚跑到桓伊面前小声抱怨道,桓伊无奈摇了摇头,正要说她两句,桓冲打开房门,郑重向庾姚致谢。庾姚开心的像个小孩子。

  “夜深露重,二位屋里谈吧。”

  桓冲刚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庾姚就一边说“好呀”,一边就率先冲了进去。她很庆幸自己今天破例闯了进来,认识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进桓冲的房间,不由得心里怦怦直跳,耳根绯红起来。

  一进房间,庾姚就看见桓冲的书桌上放着一幅刚封笔画完的画像,依稀是一个女子。庾姚惊喜又好奇,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冲哥哥,你在画谁呀?”

  桓冲心叫不好,如临大敌似的迅速跑到前面,在庾姚碰到那副画之前快速把画卷了起来,带着歉意道:“啊?没什么,就是随便画画。”

  庾姚尽管尚未触碰到那画,但也看清了那画里的女子不是自己,不免有些失望,但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未显露出来。

  “庾姚,不得无礼!”桓伊不得不厉声道。

  “啊,没什么。”桓冲马上说道,“姚姚不是外人,让她随意些就好。这一见姚姚啊,什么烦心事都没了,先生可不要太拘束她了!”

  庾姚目不转睛地看着桓冲,马上转忧为喜,眉角含笑。

  “既如此,那便多谢丰城公了!”

  庾姚装模作样的作了一个揖,桓冲不由得嘴角含笑,当下便示意庾姚随意,而后与桓伊分主宾坐于两侧,商讨起来。不过,因庾姚在场,他们并未聊的太深,只是谈了些大司马桓温的病情。桓伊再三叮嘱桓冲切莫回姑孰,更不要前去探视桓温,若实在过意不去,便去几封信慰问下便是。

  “这是为何?再怎么说大司马也是我大哥,于情于礼,我都该侍奉左右才是。”

  “丰城公若真是如此想,那为何又会应我之邀来建康呢?”

  桓冲怔住,良久,才盯着桓伊,警觉道:“既如此,那先生又何须建言呢?”

  桓伊笑而不答,拿起面前的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道:“好茶!”

  桓冲也默默一笑,轻声道:“好茶一直有,先生你也永远是我的先生。”

  庾姚一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欣赏桓冲的陈设,一边侧耳偷听他们的谈话,虽然她并未全然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明显感到他们话不投机,怕再说下去会吵起来,于是便故意凑过去东扯西扯的闲聊,桓冲倒不介意,反而越来越有兴致和庾姚攀谈,桓伊反落了单,不得不摇头苦笑。终于,桓伊找到了一个契机,打断了他们的交谈,起身告辞。庾姚噘着嘴,悻悻不乐,却又不得不跟着桓伊出来。

  “姐夫你怎么这样啊!人家聊的好好的,偏偏要打断!这……”一出门,庾姚就开始了不停的抱怨,抬头看看乌黑乌黑的天,仍故意道,“这天还早嘛,你急着回去干嘛!”

  “早?”桓伊停下脚步,盯着庾姚,“你真把那儿当你自己的家了?”

  “什么呀!”庾姚拼命地跺脚否认,“我……我……那要是我自己的家就好了!”

  “哎!”

  桓伊长叹了一口气,真是女大不中留,要不是亡妻生前托付,这个丫头,他还真懒得管。

  桓伊摇头加快了步伐,孰料庾姚追了上来,拉住桓伊不停追问:“姐夫,姐夫,姐夫!”

  “哎,又怎么了?!”

  “姐夫!”庾姚小心试探着问道,“那个,冲哥哥,刚才……那个……”

  “那不是冰兰!”

  “啊?!”

  庾姚的心情一落千丈,原来桓伊已经看到桓冲刚才画中的女子,可庾姚记得分明,那眉眼,就是冰兰无疑。

  “你忘了?冰兰是你姐从贼寇窝里救下的,从未离开过家,也从未结识过丰城公。那画中的女子,不是冰兰。”

  “哦,好像是呢。”

  庾姚这才想起来,三年前,桓伊调任豫州,当地孤山上有贼寇作乱,常常下山惊扰村民,桓伊日夜筹谋,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将这帮贼寇剿灭。庾姚记得当时贼寇窝里关了不少妙龄女郎,是她和义姐梅露斯一起将这些女郎救了下来,并把她们一一送回家,只有一个已无家人亲朋,梅露斯便将其留在了身边,改名冰兰。庾姚素知,冰兰不喜出门,而桓冲也从未登门拜访过桓伊,是以他们是不可能结识的。

  “只是,那……”庾姚仍不放心。

  “世间万物总有相似,人也不例外,有相像的不足为奇。”

  “可她到底是谁呀?”

  “这恐怕只有丰城公自己知道了。好了,你呀,不要胡思乱想了,快走吧。”

  桓伊走了五步后转身回看,发现庾姚仍在原地一动不动,无奈又折返回来,道:“你?”

  “姐夫——”庾姚拖长声音哀求道。

  桓伊知庾姚性情倔强,想了一下,只好无奈叹气道:“好吧,那你就留下暗中保护丰城公吧,不过——”

  “我知道,我保证不闯祸!”庾姚喜出望外,举起双手发誓。

  桓伊把庾姚的双手放下,说:“我是说,情之一字,强求不得,你好自为之。”

  桓伊这么一说,庾姚倏然想起,好像桓冲从未真正喜欢过自己,不由得愁容满面,泪眼婆娑。桓伊虽心有不忍,但也知道,除非庾姚自己了悟,她的路,终究要靠她自己去走,是以撇下庾姚,独自回府。可他万万没想到,他刚一踏进府门,冰兰、月华、流风、羽裳四人都在院中面面相觑,战战兢兢。

  “你们?”

  “阿郎……”月华、流风、羽裳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冰兰上前悄声道:“阿郎,是余姚公主……她……等了您许久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左梅郎之梅花三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左梅郎之梅花三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