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第二伟大的艺术
老步惊云2021-07-24 17:273,817

  迎合

  必须用新的方式榨取他们愿意动情的灵魂,得让观众心甘情愿地看见自己的影子,让他们悲伤也好、震颤也好,让他们嘲笑也好、愤恨也好,让他们站在上帝那条恶犬旁高高在上地指点些什么也好、判断些什么也好,重点是要让他们不吝啬掏钱。

  可怎么才能做到呢。

  我们已经做到了,我亲爱的夫人。

  现在场上净是些二流、三流乃至彻底老套陈旧的货色,什么脱衣舞娘和智械的邂逅,什么上世纪的金属摇滚,我的老天,连相扑你们都试过了。你们做到了什么?

  夫人你看好了,要让人们体内灰白停滞的脑浆真正躁动热烈起来,要让他们体验巨大的虚实失落,就得靠这个。

  惊艳

  观众老爷们已经不耐烦了。

  就在场上快闹成一片浆糊的时候,一个披着硕大黑袍的人影从天而降。人们可以清晰地看见他背后那根绳子,即使是被绳子捆住制住,黑袍人的行动依然若无其事,他在舞台上奔来奔去,愈发兴奋愈发狂烈。

  “这是什么玩意儿!我们要看女人!看歌剧!看狮子!”靠近舞台中央的通道旁边,坐了一个比披着黑袍的人还要硕大的光头胖子,他把手里的烟当做令牌,此刻正以为自己是什么斯拉夫族的将军。

  黑袍人的奔驰突然停住,准确地说他依然在跑动,但他换了方向。

  他一跃而起,在一股不可名状的力量的加持下,他几步就跃到了胖子眼前。直到此时,胖子才能看清这黑袍并未遮住的这人的脸庞。杂乱的涂鸦让这张脸难以被认为是亲昵,他的眼神更显浑浊且凶狠,两只眼睛都是淡淡的蓝色。黑袍人蹲在栏杆上,正若无其事地往下盯着他,一副端详猎物的无所谓的样子。

  观众席里传来一声声不安的唏嘘,因为大多数人都知道自己与这胖子想表达的东西基本无异。

  胖子蠕动了几下喉咙,还来不及开始骂眼前这个不知是什么来头的神经病,就挨上了三个浑厚的耳光。

  “你个小杂种!”

  舞台后方突然传来激烈的钢琴音乐,声音一遍遍升调,又一遍遍重复着躁动的旋律,最终开始不停尖锐地鸣叫起来。螺旋式的声音盘旋在空中,在尝试俘获还未关注到这场最新上演的小品的场上其他的观众。

  你听,这音乐,像海浪一样把所有人包裹起来,又瞬间像闪电找上门来;像金属与金属一样碰撞得粉碎,又在此刻,一切突然沉入流沙中,混沌、轻柔、凝聚了所有人眼前即将即将枯萎的目光。还未沉静片刻,激烈的又碰撞起来。这一切只发生在十来秒之间。

  音乐又激烈起来的那几个瞬间,黑袍人旋即又回到舞台上,这回他开始坐在不知何时准备好的椅子上了。他用一只手撑住下巴,就这么看着眼前的诸位。眼珠子不停在转,像在寻觅些什么。

  人们注意到,他发出了一声叹息,他叹息着,一次又一次,然后蒙着脸,哭了起来。哭的声音由小变大。

  沉默

  观众席开始躁动起来,有好几个人骂骂咧咧不知所云,但无非是有的想退票,有的想走人,有的想揍这穿着黑袍的小丑一顿。但还没等所有人定下心来准备做什么,场上的音乐又变成了急促的鼓声,浑厚有节奏的响动着,时大时小。

  鼓声渐渐消失,黑袍的演员突然站了起来,他脱下了他的黑袍。

  现在在观众面前的,是一个瘦弱得几乎皮包骨、穿着背心,看起来很高且站得很直的男青年,他的眼深深地凹陷下去,在这样的身躯的映照下,神情更显无神浑浊。

  人们开始慢慢被这一次次变化所吸引住了,最让他们感兴趣的是——眼前这小丑虽说总让人疑惑,但他竟然完全不像个演员。他警觉、胆小、不安全地时刻扭动着身体,时刻扫射四周、眉头紧皱的面庞,让人惊觉真实。

  “我的老天,这是个什么玩意儿?”舞台角落里又上来一个新角色。

  一个留着大胡子,身材短小但步伐沉稳的,穿着一身伐木工服的男子过来了。但这声音,和这装束截然不同,竟是个女性的声音。人们怀疑,是这装束之下本就是个女人,亦或是有什么东西在舞台背后配音。

  “你背后那是什么,捆住你的那个东西,是你主人给你的绳索吗?”

  瘦弱的小丑并不言语,他的世界里似乎没有语言这种存在。

  “你刚才为什么要打那位尊敬的财主姥爷三个那么响亮的大耳光呢?在这个剧场,这可是不被允许的呢。还是说,你并不认为自己从属于这个地方?噢,我想,你真正喜欢的东西,怕是早就丢失了吗?”

  小丑重新穿上了他的黑袍,他开始砸场上留存下来的一切。

  “好!快些吧!砸碎这破旧无用的桌椅!砸碎这音响!砸碎人们用来指挥脱衣女郎的钢管,砸碎他们的酒瓶!哈哈哈哈哈哈哈,记得喝一口,别浪费最后一口佳酿!你还需要怎样才能满足你的暴力欲望?”

  场上的所有东西都失去了最开始的形状。在强烈的灯光的映射下,酒瓶碎片变成一个个折射人们虚弱与偷窥精神的绝佳的镜子。有人开始津津有味地让侍者再拿几箱酒上来,他们对这一幕幕惊奇的变化分外感兴趣。

  伐木工迈着坚实的步伐,大步走上前去——他一把拧住黑袍小丑的脖子,把他轻而易举抬了起来。与这个粗暴的动作并不特别相符的声音又慢悠悠流了出来。

  “你呀,除了砸碎这一切,除了一句话都不说,除了像个野兽一样陷在你天生的牢笼里,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你觉得你还活着?嗯哼哼哼,啊哈哈哈哈”放荡的索性的笑声,毒蝎一样的阴冷,这一切都让被拎起来的小丑听见了。

  “来啊,若有本事,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像个小丑!”

  爱

  人们还记得,被举起来的这只小丑本来是瘦弱的,要他挣脱这个矮人一样的强壮的存在,那肯定是相当的难了。

  伐木工一把将小丑扔到舞台下面。

  被掷起来的小丑突然灵活起来,他像注满了油的摩托一样突然向前冲,几步冲上去,拿起刚才砸碎的木头椅子的棍棒,一次又一次地一边跳跃奔走一边往伐木工身上打去。

  虽然强壮,但敏捷并不是这个男二号的特长。伐木工的额头开始在流血了,那鲜艳的赤红色的明晃晃的痕迹似乎成了小丑眼里值得兴奋的影子。小丑更加敏捷地奔来奔去,嘴里发出猿猴一般的鸣叫。木棒已经被打得断了半截。最后伐木工抓住小丑的右臂,用力一踢,我们可怜的小丑先生就这么升入舞台前方的观众席里,倒进绯红色的人群中。

  伐木工的头上已经流了太多的血,他来不及再大声咒骂几句,赶紧下了台。人们相信那是真的血液,人们更相信这个小丑受的伤也不比逃走的那位要轻多少,人们最不相信的就是这个小丑值得他们像对待一个正常人一样去做些什么。

  于是在小丑像个断线的风筝一样,软绵绵地倒在地毯上。人们自动地腾出一个空地。

  那最开始被结结实实打了三个巴掌的胖子似乎是找到了很好的机会。

  他急忙地奔走过来,往手上唾了个泡沫,准备以牙还牙。“揍死这该死的畜生!”“对,打死他,他就是个野兽!”

  突然,胖子被一个白色的身影冲撞了一下。

  一个穿了一身白色亚麻裙衫的留着蓝色长发的女子从观众中闪了进来,直直地扑在摔在地上的小丑身上。她太瘦弱了,并不能把胖子撞倒,但足以停止本来要发生的事情。

  胖子怒不可遏地准备继续实施复仇计划,可这女子紧紧抱住怀里的浑身淌着血的这个被众人厌弃的反派演员,没有丝毫让步的意思。胖子犹豫了,对小丑进行攻击怕是这剧院允许的,对观众的话,怕就会被惩罚了。

  人们也大都这么想,那些恶毒的咒骂因此也慢慢消停下来。

  场上就这么慢慢地沉寂下来。

  像正常人会被剧烈的噪音震醒一样,这小丑似乎突然被这强烈的安静的力量所吓倒,浑身剧烈地抖动着,瞬间就醒了过来,他警觉的眼神扫到了眼前这个女子。

  睫毛干净修长,眼里盛满水花,嘴角不停地在颤动。白皙的、清香的,沾染了自己血迹的她的脖颈。小丑不自觉地伸出手,想靠近这个女子的脸庞。可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几乎没什么力气了。自己整个人都像瓦解了一样,没有任何机动性了。

  “噢,我的老天!多么完美的一对佳人!”

  “看,他俩瞧上眼了!”

  “这可能就是最好的结局吧!”

  “胖子,你别碍事儿了!让他俩好好抱个够!”

  这些话让小丑更想哭了。他看着眼前这破烂的一切,不明白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不相称的、不协调的存在。他从喉咙里发出野兽低鸣一样的声音。人们以为那是喜极而泣。

  “你听得懂的吧。不用在乎他们。你不需要这样。”身着白色裙衫的女子用手巾擦了擦他额角的血。“我这么做,并不是需要你去痛苦些什么,或是回馈些什么。只是,别再让他们把你再推出来给这些蠢人们看了好吗?”这声音是轻柔的、醉人的,像小丑所呼吸到的清香的空气一样。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哭出来。

  小丑身上的绳子突然开始拉得很紧,从背后有一股力量在用力把小丑拉回去。

  那股力量这么的强大,小丑甚至不能抓住座椅角抵抗住它。这力量直接让小丑被抛掷在空中,又重重地摔回到舞台上去。

  留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浑身被染了通红血迹的震愕的女子。舞台上的小丑依然在挣扎,他望向这个白色的身影,他发出了虚弱、断断续续的吼叫声。

  绳子没有再继续往回收,似乎在等些什么。

  小丑用力想咬断这绳子,想解开它,甚至想扯断它,可徒劳的力气并不能改变些什么。观众里面有些人似乎想过来帮帮这小丑——还没等他们靠近,这绳子又开始往回拉,这次力气没那么大,却依然让人们停止了呼吸。那害怕到极点的被摆弄的感觉,似乎出现在每个人身上。

  小丑知道这绳子是有弹性的,于是他用力向前纵身一跃,想靠着自身的重量扑倒在女子旁边。可他才刚刚跃到半空,还没用手拉住女子的裙衫,绳子剧烈回缩的力气又加大了。这回舞台后面的人直接将这小丑从空中拽回了幕后。颤抖的空气中再没有了小丑的影子,只有一片空洞和袅绕的余响。

  空气似乎都在颤抖,灯光打在舞台上,一片鲜亮的血迹尤其明显。人们不是在沉默忏悔,而是在等待恐惧和紧张的情绪消退。

  那个女子的神情依然是醉人的,不安的,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手巾上还残留着一些温度,和鲜红的血迹。

  空气似乎暂停了流动,一切陷入了沉寂。

  大概半分钟后,观众席中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若你仔细观察,你还能看到几个观众流出喜悦、震撼的泪水。

  人们纷纷赞赏道,这哪怕不是今年最伟大的艺术,也称得上是第二伟大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年第二伟大的艺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年第二伟大的艺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