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怪力乱神
老爷宠阿谁2021-04-07 23:483,083

  扶嘉正举着火把在井底摸索着往前,井底地形复杂,洞穴众多,扶嘉的耐心快被磨光了。

  “赵启,让大家分开走,节省时间。”

  “不行大人,分开走太危险了!”

  扶嘉脚步一停,忽然回身望着赵启:“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赵启微微一愣,他和李愚跟随扶嘉多年,很少见到扶嘉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赵启当下终于有些明白了,自家大人这回恐怕不全为了抓犯人。

  扶嘉耳力很好,远远便听到水声,他心里一松,这井底有地下河,火烧起来的时候,如果躲进河里,说不定就能逃过一劫。

  扶嘉加快脚步,朝着水声的方向走去,不知不觉已经脱离了队伍。

  地底河很长,扶嘉沿着河边一路寻找,除了几具死尸之外,始终不见有活人的迹象。

  难道江艳滨没能及时躲进地底河吗?还是说在火熄灭后自己离开了?

  扶嘉边走边检查沿途的尸体,心底竟难得的有些不平静,无论从哪个角度想,他都不愿意这些尸首中有江艳滨的。

  忽然一阵金玲声响起,扶嘉脚步一滞,他猛地回过头去,身后却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是江艳滨。

  扶嘉有些失望,正要继续走,忽然一道悠然的女声从门口传来——

  “大人?”

  扶嘉一顿,不等他回头,鼻间就钻入一股熟悉而清幽的牡丹香。很奇怪,这股香味钻进扶嘉鼻头的同时,也像钻进了他的心里似的,扶嘉觉得,他的五脏六腑这一晚终于熨帖了一回。

  扶嘉转过身,江艳滨就站在身后,正笑靥如花地看着他。她一身火红色石榴裙,颜色明艳得像一团火,精致的苏绣牡丹,将艳丽绣进了骨血里。

  “大人这是在找我?”

  “我找春月浓,顺便找你而已。”

  江艳滨轻笑:“是吗?”

  扶嘉不理她,“当然,你不会以为……”

  江艳滨忽然近前,一把捂住了扶嘉未说完的话,“这么着急找我,是怕我有什么不测?大人舍不得我?”

  扶嘉的瞳孔猝不及防地一震,他想否认,但江艳滨根本不给他辩解的机会。江艳滨的手微微带凉,扶嘉只觉口鼻间的牡丹香更甚了,那清冽又钻心的香味让扶嘉心底倏然一动,他有些赞同江艳滨的话,他确实有那么点不舍得她死。

  “为什么不说话?”江艳滨的手摸上扶嘉的胸口,那双秋水剪瞳忽然就含了笑意,星星点点落在扶嘉身上。

  “大人,你的心跳有点快啊!”

  扶嘉忽然往后一退,一把拉开了江艳滨作怪的手,“胡说!”

  江艳滨望着他但笑不语。

  扶嘉不自在地撇开目光,“春月浓呢?”

  “大人见我平安无事还不够吗,还要关心另一个女人?”

  “别胡闹了,她人呢?”

  “你见不到她了。”

  “怎么?”

  江艳滨丢过来一样东西,尽管扶嘉早有防备,但接过那样东西后,还是忍不住皱紧了眉头。那是用衣服包裹的一张人皮,那件衣服扶嘉看着眼熟,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春月浓时她穿的。

  “春月浓的尸首呢?”

  江艳滨理所当然地笑道:“她的尸首不就在花厅里放着吗?还是大人亲自验过尸的,再把这张人皮给她披上就完整了。”

  江艳滨无所谓的态度令扶嘉一阵恶寒,他不自觉地联想到了一事:“你不会是杀了她,又将她的皮扒了下来吧?”

  “大人,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人吗?”江艳滨哭笑不得,“我又不是春月浓,没有扒人皮的爱好!”

  “那这张人皮从哪来的?”

  江艳滨无奈解释:“春月浓不过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孽妖,她一死,形神俱灭,这张不属于她的皮自然就留下来了。”

  “孽妖?”扶嘉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什么是孽妖?”

  “这孽妖么……”江艳滨忽然笑了笑,“大人若真想知道,等我们上去了再告诉大人也不迟,现下么,还是先出去的要紧,否则大人那帮手下恐怕要急疯了不可。”

  扶嘉心中有数,他知道只要是江艳滨不想说的事他一个字也问不出来,于是便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

  两人走在漆黑潮湿的井底,扶嘉在前,江艳滨百无聊赖地跟在一步之外。

  “我有一句话想问大人。”江艳滨状似随意的语气中难得带了一丝认真,扶嘉立即觉察到了。

  “你说。”

  “子不语怪力乱神,大人怎么看?”

  扶嘉立即明白了江艳滨话里的意思,他微微勾唇道:“你其实是想问我怎么断花楼这桩命案吧?”

  “大人真聪明!”江艳滨笑道:“以怪力乱神之事去交差,官府恐怕不会认吧?”

  扶嘉淡淡道:“你说错了,这世上所有的案情,究其根源都是人心之祸。”

  “人心?”江艳滨饶有兴趣地望着扶嘉,“按照大人的意思,难道杀人的不是孽妖而是那具干尸不成?”

  扶嘉看了她一眼,道:“你知道什么叫替死鬼,什么叫真恶人吗?”

  “哦?”江艳滨挑挑眉,来了兴致,“以大人的意思,孽妖春月浓不是真凶,而是替死鬼?”

  扶嘉微微抬眸,身上扬起一股万般事物皆了然于胸的气度,这样的气度让江艳滨竟有一瞬的晃神,这个男人的确不是一般的出色。

  扶嘉道:“这世上的事,不是信就有,不信就没有。有人的地方就有鬼,没有人作恶哪来的鬼作祟,有的时候人怕鬼,但更多的时候是鬼怕人。我虽然是刑狱官,但却认为怪力乱神之事可信也不可信。可信,是因为世人需要有敬畏心,否则行事没有底线,但也不可信,因为这世上还有太多恶人在借鬼神之名蒙混过关,若尽信他们的话,抓了替死鬼放了真恶人,那才叫枯木搭桥,害人不浅。”

  “我还是不明白。大人莫不是真想把那具干尸交出去抵罪吧?”

  “干尸当然不能杀人,但是活人可以。”

  “什么意思?”

  江艳滨忽然踩到一物,她回头一看,是一支发簪,现在叫她一踩已经断成了两截。

  “就是他了。”

  扶嘉走到骸骨面前蹲下身来,这具尸骨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杂乱的发髻上插着一根发簪,刚才江艳滨踩到的正是这物。发簪上镶嵌着一块清透的美玉,扶嘉将簪子取下,用帕子包了,收入袖口。

  “连死人的东西都不放过?”

  “这是证物。”

  “证物?”江艳滨有点跟不上扶嘉的思绪,“这人是谁?刚才一直是你在带路,你早就知道这里有一具尸骨?你还认得他头上的发簪?”

  “我在井底已经转悠了好几个时辰,想摸清楚几具尸骨的机会还是有的。”扶嘉挑挑眉,“至于这根发簪,我本来打算将它作为呈堂证物,现在被你毁了一半,幸好,还能用。”

  “我……”江艳滨一时语塞,“那你方才为何不提醒我?”

  “没注意。”扶嘉一派自然。

  没注意才有鬼吧?明明心细如发,怎么可能没注意?

  江艳滨心中忽然感慨,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碰上一个让她落于下风的人,着实少见。

  扶嘉的嘴角噙着极淡的笑意,转过身继续摆弄那具尸骨,那架势恨不得将它的前尘往事全部扒开陈书立传。

  江艳滨在一旁托着腮探究地看着他:“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扶嘉看了她一眼,“何出此言?”

  江艳滨不答。

  扶嘉这个人,怜贫惜老有,但怜香惜玉还不曾有过,虽长了一张毓秀温文的脸,其实骨子里冷漠孤高谨慎多疑,若想错了这一点,以为他与你说了几句好话便是站在你这边,可是会误了大事。

  “其实我没什么特别的。”

  瞎话。

  “不过比常人用心了点。”

  瞎话。

  “你没必要防备我。”

  ……

  “我没有防备。”

  扶嘉忽然回过头,“那你敢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

  江艳滨微微一怔,继而淡笑道:“你没必要知道我是什么人,你我总不过是睡一觉的缘分罢了。”

  江艳滨的回答实在太过儿戏,扶嘉略有些不满,“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非要找我?”

  “因为我喜欢大人,从见到大人的第一面起我就……”

  “够了。”

  扶嘉不想再听废话,既然她不想说那就算了,他早晚会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偏偏缠着他不放。

  “大人,终于找到你了!”赵启急忙跑过来,身后还跟着同样着急忙慌的两名衙役。

  扶嘉站起身,拍了拍衣角,淡淡道:“你们来得正好,帮我把这具骸骨抬上去。”

  “是!”

  井上的空气比井底好了许多,夜风不知从哪带来一阵花瓣,春风一过,几人才发现东方已经发白了。

  又是一夜。

  “李愚他们几个什么时候能醒?”扶嘉问。

  江艳滨挑眉道:“只要大人想,我随时可以让他们醒过来。”

  “那就劳烦江姑娘叫醒他们,我在正厅等着。”扶嘉又转过脸来对赵启道,“赵启,你去把花妈妈叫来,再派人去请吴县主,这桩案子是时候该了结了。”

  江艳滨望着扶嘉的身影,脸上浮出兴致盎然的笑,事情比她想得还要精彩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劫色不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劫色不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