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王喜顺的大哥
醉梦黄泉2020-09-18 19:202,743

  听他这么说,我当即就去了附近的银行,一查里面果然有三万块钱,我也就没多想,当时就把钱出来用了。

  一个月快到期限的时候,我拿了钱准备还信用卡,可是让我想不到的是,插了卡银行的存款机一点反应也没有,最后找了银行的工作人员,结果他们看了都说,这卡是假的,我当时都懵了。

  怎么可能,要是假的,当初自己怎么能从里面取钱出来?

  可他们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我越发的觉得不对劲儿了,出了银行,就给那个代办信用卡的人拨了电话,让我愕然的是,电话号码是空的。

  我有些蒙圈儿,不过也知道,这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就想起来之前那人说,这卡是一个新银行推出来的,难道这银行名头还没打出来就倒闭了?不然的话,为啥办卡的人也消失了?

  自己莫名其妙的白赚了三万块钱!

  可这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我没有丝毫的惊喜,而是把钱存了起来,寻思着万一那个人哪天忽然找到我,自己还了就是了。

  之后过了一个星期,也没人打电话跟我提信用卡的事儿,我寻思着,自己可能真的是赚了一个大便宜。

  现在想想,这件事儿很诡异!

  难道……是那个给我办卡的人死了?

  想到这些,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想到什么了?”察觉到我的神情,络腮大叔开口问道。

  我犹豫了下,就把那个奇怪的信用卡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最后道:“可是也不能怪我啊,我后来准备还钱的时候,卡不能用了,人也找不到了……。”

  络腮大叔皱着眉头听我说完,沉吟了片刻,看着我说:“应该就是这件事儿了,你有没想过,那么快能给你办出来,还不要其他费用,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他这么一说,我一想还真是,当时办卡的时候,对方只要了我的详细资料,其他的就没了。

  原本悬下的心,一下子又提了上来,我惊疑不定的看着茶几上的黑袍:“你是说,这衣服,就是给我办卡的人寄来的?”

  络腮大叔没有点头,也没有否认,拍着额头说道:“我不确定,不过很有可能,而且,我猜得不错的话,对方是故意让你找不到的,你还不了钱,就得替他办事,正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我瞪大了眼,跌坐在沙发上,半响说不出话来。

  到了这时候,听了络腮大叔的分析,我也明白了,那人给了我三万块钱,可是让我做的事情,却是杀了饭馆老板一家三口……

  这么说来,自己真是杀了人,一时间我感到心口憋闷,天旋地转,怎么也不肯接受这个事实。

  而且摆在眼下的,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自己若是真的帮那人杀了饭馆老板,他为什么,还要拿这‘锁魂鬼衣’缠着我?这几天发生的这些事,就是要让我彻底的发疯发狂,才好继续控制我?

  这些念头在我脑子里转来转去,头都要炸开了一样,忽然我意识到什么,抬头去看眼前的络腮大叔。

  这人打扮邋遢,却是有些本事,一出手就制住了那个假的青河,可是我怎么觉得,他刚才救我,似乎是早有预谋的,这人一出现就直奔我住的地方,难道他之前一直暗中盯着我,而这发生的一切,也跟他有关?

  意识到这个,我顿然升起了警惕,看着他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你到底都知道什么?”

  说到最后,我几乎有些歇里斯底。

  络腮大叔看着我,脸色有些阴沉不定,等我喊完那些话,他神色一黯,缓缓道:“我是王喜顺的大哥!”

  “王喜顺?”我皱了皱眉,脑子里飞快转动,思索着这个名字,自己似乎从来都不认识一个叫王喜顺的。

  难道是那个给我办卡的人?

  一想到这个,我一个激灵就站了起来,这时候,络腮大叔从身上摸出了一张照片,我狐疑的看过去,当即就愣住了。

  照片上是一个死者,身上盖上了白布,虽是双眼紧闭,可是脸上依旧带着临死前的痛苦,正是那饭馆老板。

  那老板叫王喜顺?到现在我才知道,之前被警局审问的时候,民警一直没有提起这个,不过我从别处,知道那饭馆老板一些大概的资料,老家是外省的,带着全家在这里开了一家饭馆,所以出事的那天,只有警察和救护车,却没有其他人到场。

  见我发愣,络腮大叔收起了照片,看着我语气淡淡的说道:“我们兄弟两个,父母早就去世了,五年前他结了婚,就带着老婆到外地做生意,期间很少回老家,算起来,我们哥俩,见的最后一面,是两年前过年的时候……三天前我接到这边派出所的电话,才知道他出了事……。”说到这里,他眼角隐约闪烁着泪痕。

  我不禁恍然,默默的坐了下去,只是此刻如坐针毡。

  “我坐了一天的火车,在派出所知道了情况后,就出来找你了,只是你住的地方没人,后来我打听了下,才知道你住在这里!”络腮大叔看着我,表无表情的说着。

  我忍不住站了起来,有些心虚的避开他的目光,与其复杂的说道:“叔,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我想告诉你,你弟弟不是我杀的……怎么说呢,就算是……也,也不是出自我……我自己的意愿!”讲到最后,我语气都结巴了,我相信换做任何人,面对这样的事情,都不会淡定下来。

  这番话,我是不想说,说出来,就表示自己承认杀了人,可是此刻又不得不说出来,因为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我。

  “我相信我弟弟不是你杀的!”络腮大叔暗暗叹了口气,神色黯然,不过目光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冷然:“我来找你,是想问一下当时的情况,找你的同时,我也在找这个东西!”

  随后他看了看茶几上的黑袍,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看了当时的监控!”

  见我有些不明白,他停顿了下,说:“我弟弟为人老实,根本不会得罪什么人,我不相信他会忽然遭来杀身之祸,知道看了当时的监控之后,我感觉你当时是被人控制了……”

  我将信将疑的看着他,心里隐约的明白过来,这络腮大叔肯定是从派出所知道了我的住所,只是这几天我住在小海这里,所以一开始他没有找到我。

  可是他怎么找到小海这里的?

  我暗暗的皱眉,忽然脑海豁然一亮,难道自己被派出所的人监视了?络腮大叔找不到我,就又回到派出所打听了我的情况?

  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络腮大叔轻叹一声,看我的目光有些复杂:“一开始我问他们要你的地址,他们不愿意说,是怕我私下对你报复,我告诉他们,只是想找你了解下情况,他们才告诉我的!”

  我咧嘴尴尬的笑了笑,他口中的‘他们’,肯定是派出所的人了,一时间,心里有些憋闷,一想到这几天自己不但被那个神秘的凶手盯着,还被派出所的人监视,那种无所遁形的感觉,让我很不爽。

  然而我又忽然意识到,那神秘人借用我杀了人,做法不但诡秘,更是滴水不漏,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派出所那里,是不是已经被定为了真的杀人犯?

  我登时坐不住了,说不出的恍然无助。

  对面的络腮大叔也有些沉默,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我,在我们中间的茶几上,那套黑色长袍,静静的摆在那里,气氛说不出寂静压抑。

  “可是……”脑子慌乱了一会儿,我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开口问道:“那人为什么要控制我,杀……嗯,要取你弟弟一家三口的命?”

  络腮大叔摇摇头,眼睛微微眯起,脸上流露出我看不懂的神情:“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一定会查出来的!”讲到最后,他语气变得很悲愤。

  “那我该怎么办?”我求助的看着他,此时此刻,眼前的络腮大叔,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了,就凭他刚才一出手,就制住了那个假的‘小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人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人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