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启行
轩辕楼主2020-09-12 19:182,060

  修行之人不惮于身外之物,陈雪簌环顾了一番自己的房间,随手取了两卷自己常看的书收在袖里乾坤,便信步走了出去。时辰尚早,她想了想,还是下到半山腰,去了外门弟子所住的地方,虽然昨日已经告过别了,但临走之前再见她一面,想来殷晓雅会很高兴。

  不料她在外门弟子的住处却扑了个空,她又转道执事堂去,不想殷晓雅竟还是不在。这般一耽搁,辰时已经近了,陈雪簌不敢再耽搁时间,便往山门而去。

  “师姐!”未近山门,便听到一声娇呼,“你怎么才来呀。”

  陈雪簌走到她跟前笑道:“我本欲去寻你告别,不想你竟来了此处。”

  殷晓雅双眼亮亮的,笑容满面:“今日师姐远行,晓雅自当前来相送。”

  陈雪簌仔细端详了她一番,见她面上并无戚容,这才放下心来,转而与其他几人一一见礼。

  又等了片刻,便见归藏真人与那两位紫衣神官缓步而来,众人连忙行礼。

  归藏真人含笑免礼,对着新晋的七名神官道:“老夫归藏,想必各位已经认识了。这二位是裴如墨裴少卿与沈不言沈少卿,诸位见过。”

  裴如墨是一名看上去约莫三十出头的女子,生得一双桃花眼、柳叶眉,虽然姿容娇美,却神情冷肃,即便对着他们也不过是微微颔首。那沈不言则是一名男子,神情较之裴如墨更加冷冽,眼神肃杀,嘴角微微下撇,一看便知其性子严厉。

  众人见过礼,罗飒左看右看,除了他们新晋七人,就只有归藏真人与两位紫衣少卿了,昨日还在试炼大会上出现的风离乾等人却不见踪影,他不由张口问道:“敢问长老,不知我师兄他们去了何处?”

  归藏真人淡淡道:“离乾他们自有任务在身。好了,闲话少叙,我们这就出发罢。”

  众人应是,裴如墨双手掐了个法诀,召出来一艘流光宝气的飞舟,看形制有点像凡人军队所用的战舰,但是要珠光宝气得多。飞舟并不稀奇,宗门都有这种飞行法宝作为代步工具,一般这种飞舟都是以舒适美观为主,陈雪簌等人还是头一回见到像是战舰一般的飞舟,不由大是好奇。

  “都上来罢。”

  眼看着离别就在眼前,殷晓雅终于掌不住了,带着哭腔唤了一声:“师姐!”

  陈雪簌回眸冲她一笑:“回去罢。”

  殷晓雅倔强地摇了摇头:“不,我看着师姐走。”

  “好罢。”陈雪簌没有坚持,转身上了飞舟。

  飞舟离地而起,很快飞入云端消失不见。立在船头的陈雪簌看着站在山门处的殷晓雅变得越来越小,终于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即便以她的目力也看不见了。

  “你们师姐妹感情很好啊!”温霁走到她身后,忽然感叹了一句。

  “那是殷师妹得了陈师妹的眼缘。”说这话的是辛瑜,她过来瞅了一眼陈雪簌的神情,笑道,“陈师妹这一走,殷师妹怕是要哭鼻子了。”

  陈雪簌道:“殷师妹年纪小,骤然分别,难免会伤心。”

  辛瑜摇摇头:“你也不比她大几岁,怎么感觉老气横秋的?”她用目光在陈雪簌和温霁身上溜了一圈,忽然“噗嗤”一笑,“我说你们俩怎么这么投缘,原来是气场相近。”说着,她摆摆手走开了。

  温霁蹙眉琢磨了一会儿,没琢磨出来什么名堂:“你师姐是什么意思?”

  陈雪簌随口道:“夸你呢。”

  温霁严肃地摇摇头:“我觉得她像是在揶揄,决不是在夸赞。”

  陈雪簌一怔,继而“噗嗤”一声笑了:“温师兄,有没有人说过你其实很幽默?”

  这个问题把温霁问得愣了一下,他仔细思索了一会儿,给出了回答:“没有。”

  陈雪簌越发笑得不可收拾,温霁被她笑得颇有些不明所以,但他仅仅纠结了一会儿就忘了,因为他发现陈雪簌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他默默地欣赏了一会儿,破坏气氛的来了——

  “雪簌师妹,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啊?”

  “没什么。”陈雪簌随口应了一声,换了个话题,“这座飞舟与我们常见的颇为不同,我刚刚在上面感应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只怕并不是一件寻常的飞行法宝罢?”

  罗飒兴致颇高地接过话头:“师妹你有所不知,这确实不是一艘普通的飞舟。我听大师兄说起过,这应该叫作天舰,其用途也不仅仅是飞行,而是杀敌。”

  陈雪簌叹道:“真不愧是以战斗著称的灵峤宫啊!”

  罗飒斗志昂扬:“否则何以捍卫修仙铁律?”

  陈雪簌微笑赞道:“罗师兄所言甚善。”

  罗飒嘴上谦虚着,其实心里的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

  殷晓雅站在山门处目送陈雪簌登上飞舟,眼看着飞舟起飞,她这才发觉自己心中的不舍竟比自己以为的还要多。她情不自禁地追着飞舟奔跑起来,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慢慢停下脚步。

  她静静地望着飞舟消失的地方看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神情既不舍又难过。过了一会儿,她小心翼翼地将那只纸鹤取出来,仔仔细细地看了好一会儿,像是下定了决心,面上的神情重新变得坚毅起来。

  她双手托着那只纸鹤,最后向飞舟消失的地方望了一眼,转身一步一步向山门处走去。

  但她并没有察觉到,有一片阴影无声无息地笼罩在了她的头顶,在不知不觉之中渐渐将她完全淹没……

  ……

  经过半日的飞行,天舰上的众人终于看到了除了云海以外的东西,一座突然出现、直入苍穹的高峰。凡人常以高耸入云来形容山之高,但这座高峰显然已经不能用入云来形容了,云海轻轻流动只在它的山腰处缭绕,即便他们如今身在云海之上,也无法一眼望到它的顶峰。

  陈雪簌七人都是头一回见到这种高峰,都不由面露震撼之色。陈雪簌轻声道:“素闻东北有一赤杖山,高达千丈,乃是当年的撑天之柱之一,灵峤宫就建在其中的凝碧崖上。今日一见,天柱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渡轮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渡轮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