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进入一班
爱吃烤鸡的猫2021-05-13 00:362,017

  被反驳还回怼了的余鸣旸表情变得有些难看。

  “沫沫,阿旸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太惊讶了,毕竟你以前在普通高中读书,而且成绩也……”阮思思倒是急得连忙为余明旸辩解,但是话只说了半截,引得班里的同学瞬间想到了许多。

  之前念普通高中?还跟阮思思,余鸣旸认识?

  “对,就你的成绩念普通高中都难,竟然能进贵族学校,而且是一班,到底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余鸣旸也在脑补了一番后对阮以沫斥责道,“你最好回你乡下的高中去,别给阮家丢人!”

  阮以沫用看傻子的表情看了一眼阮思思和余鸣旸后,慢悠悠开口说道:“有人跟我说过,别跟傻子说话,会被降智的,没想到今天遇到这么多,我太难了。”

  接着阮以沫目光环视着开始找座位,大家看到阮以沫的样子连忙把自己旁边的空座堆满了书和试卷,一副这里有人坐了的模样。

  大家都是靠自己实打实的成绩进来的,而阮以沫那样的成绩竟然也能进来,这让他们感觉到了不公平,他们觉得自己的努力和骄傲被践踏了。

  长得好看又怎么样呢?

  不过是个花瓶!

  就在全班同学都无声的拒绝阮以沫成为他们同桌的时候,荆相儒的开口打破了班里的平静——

  “阮以沫,坐我这儿来。”荆相儒凝着眉头开口说道。

  “哦,是你啊。”阮以沫眼睛亮了一下,走到荆相儒旁边坐下,“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阮思思看到阮以沫坐在了荆相儒身旁,面上的惊讶都来不及掩饰。

  以前荆相儒对大家都很冷淡,也并不会管班里的闲事,这回怎么回事?竟然直接开口帮了阮以沫?

  “阮以沫,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荆同学身边?!”一个直肠子的女生直接不满地开口说道。

  “荆相儒邀请我的啊。”阮以沫笑眯眯地说道。

  “关系户就应该坐到最后一排,别影响荆同学学习!”另一个女同学也开始帮腔。

  “你家大米分了我几口就让你关了这么宽的闲事?”阮以沫脸色冷下来,直直地看着出言不逊的女生说道,“给我闭嘴!”

  阮以沫生冷的模样和散发出来的气场让同学们忽然觉得像是家里大人注视着他们一般,当即后背一凉,讪讪低头假装在看面前的课本。

  离阮以沫更近的荆相儒也在一刹那感觉到了阮以沫散发出来的气场,这让他对阮以沫的出现更加警惕。

  阮以沫显然不在意这些,她双手抱臂,身子往后一靠,就这样盯着正在做题的荆相儒看了整整三分钟。

  锋芒在背的感觉显然不好受,更不用说荆相儒这种对周围感知十分敏锐的人,他稍微有些用力地把一道题的答案写完后扭头看着阮以沫。

  “什么事?”

  “嗯……我在测试长时间盯着一个人时那人会不会有感觉的实验。”阮以沫摸摸下巴煞有介事地说道,“没想到真的有。”

  “……”荆相儒握笔的右手忍不住紧紧地攥了一下,回过头准备继续做题。

  “咳咳,开玩笑的。”阮以沫抬手拍了拍荆相儒的肩膀,挪了挪身子靠近荆相儒不好意思地说道,“你能不能辅导我学习?我那个成绩,确实有点惨。”

  温热的气息从荆相儒的耳边吹过,加上阮以沫低了好几度后听起来有些软糯的声音,荆相儒的耳朵一下红了起来。

  他不着痕迹地把身子朝里挪了挪后轻咳一声问道:“你现在认知中最清晰的数学方程式是什么?”

  阮以沫抬头望着天花板好一阵后扭头看着荆相儒严肃地说道:“一元二次方程?”

  正准备翻高二试卷的荆相儒停了一下,扭头看着一脸骄傲的阮以沫深吸了一口气,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一道高一函数题后说道:“做出来。”

  阮以沫坐直身子低头看着眼前的函数图,一脸迷茫却肯定地看着荆相儒。

  “我们肯定没学过这么高深的东西。”

  荆相儒被阮以沫的表情逗得忍不住弯了嘴角,然后点了点题。

  “这是高一的题,去翻书,自己找答案,做出来我再给你讲。”

  “你不讲我怎么能会做?我都不认识它。”阮以沫奇怪地看着荆相儒。

  “……”荆相儒无奈地叹了口气认真地看着阮以沫,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这是函数,你学过,做出来。”

  “哦,”阮以沫抓了抓头发,拿起笔看着眼前的函数题涂写起来。

  十分钟后。

  针芒在背的感觉再次让荆相儒的身体不自觉地警惕起来,他缓缓扭头看了一眼盯着他的阮以沫,将目光落在了她手里的纸上。

  “……”

  冗长的沉默后,荆相儒看着阮以沫说道:“你退学吧。”

  “瞧不起我?”阮以沫放下纸拿出手机说道,“我不信我找不到答案。”

  说着阮以沫打开百度开始搜索关于函数的知识点,荆相儒看到阮以沫并不是用直接寻找答案这样的方式后再次沉默半晌开口问道:“你怎么不直接搜答案?”

  “啊?”阮以沫疑惑地抬头看着荆相儒,“为什么要搜答案?”

  “我会做,这道题我做过,只不过它忘记我了,现在我在召唤它回家。”

  荆相儒被阮以沫的样子逗笑了,轻笑一声后点头说道:“你继续。”

  相比于荆相儒和阮以沫这边还算和谐的气氛,余鸣旸和阮思思这边的气氛却有些凝固。

  脸色不善的余鸣旸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阮以沫面前,用居高临下的语气说道:“阮以沫,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滚。”阮以沫头也不回地拒绝了余鸣旸的要求,继续指着其中草稿纸上的一条公式跟荆相儒讨论。函数公式问荆相儒:“你看这个带入进去对不对?”

  被无视的余鸣旸神色微妙地看着阮以沫,心里有些不解。

  怎么回事?以前对他言听计从的阮以沫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而且长得似乎也比以前更好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团宠千金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团宠千金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