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未婚夫是余鸣旸
爱吃烤鸡的猫2021-05-14 00:552,127

  “沫沫,阿旸肯定是有急事找你才对你态度不太好的,而且阿旸毕竟是你的未婚夫,你对他这样不太好吧?”阮思思看到余明阳的表情有些不对劲,赶忙走过来柔柔弱弱的对着阮以沫说道,“还有你跟荆同学的距离太近了,你们才认识第一天就这样……”

  “阿旸心里会不舒服的,毕竟他才是你未婚夫……”阮思思见阮以沫不说话,继续开口苦口心婆的劝说。

  余鸣旸满意地看着阮思思,心里对阮以沫更加不满起来。

  阮以沫神色平静地转过头看着阮思思,直到把阮思思盯得忍不住低了头才开口说道:“说起来我都叫他余鸣旸,你竟然直接叫他阿旸?这关系比我这个未婚妻还亲近呢。”

  “沫沫,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怎么会跟你抢阿旸呢?”阮思思神色慌张地看着阮以沫说道,“只是因为我们一直在一起念书,太熟悉了才这么叫的。”

  “嗯,挺好的。那你们多熟悉熟悉。再深入点我也没意见。”阮以沫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把头转回去指着公式对荆相儒说道,“我们继续。”

  “嗯。”荆相儒低着头嗯了一声,把阮以沫手里的纸拿过来又写了一道题说道:“做题专心点。”

  阮以沫点了点头,咬着笔头看着眼前的数学题蹙紧了眉头。

  微垂的眼眸让余鸣旸看不清阮以沫现在的表情,秀挺的鼻子微缩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太高兴,娇润的樱唇和白皙的脸颊配上阮以沫这张他一个巴掌就能遮住的脸,竟然显得无比美艳。

  余鸣旸忍不住看呆了,恍惚中又有些气恼。

  他才是阮以沫的未婚夫,现在他本人都站在她面前了,阮以沫难道不应该将目光都放在他身上吗?竟然敢凭什么无视他?

  站在余鸣旸身边的阮思思看着倒余鸣旸这个模样心里有些慌乱。

  这可不行。

  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东西,难道就因为阮以沫的出现就要把这一切都还给她吗?凭什么阮以沫一回来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身上?

  不行!

  想到这里阮思思心中一横,泪眼婆娑的转头看着余鸣旸说道:“阿旸,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想从沫沫身边抢走你的意思……你们才是一对……是我错了,不该在你们之间突然插话……”

  阮思思的哭泣声音一瞬间把余鸣旸的目光从阮以沫那里拉了回来,对自己刚刚产生的状况有些意外。他竟然有点喜欢上了阮以沫?

  但是看着眼泪摇摇欲坠的阮思思,余鸣旸心中钝痛,内心那丝异样瞬间消散,伸手将阮思思轻轻揽住低声安慰。

  只是这样的安抚显然不起作用,一旁的“始作俑者”正事不关己地跟荆相儒讨教题目答案的正确性,而阮思思抽噎的声音在两人看来倒是有些吵闹。

  “虽然我没有阻止别人哭泣的权利,但是我还是想说一句,”阮以沫把笔扔在桌子上看着阮思思和余鸣旸说道,“别演了,太吵了。”

  阮思思的哭声停顿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阮以沫这句话的意思。

  荆相儒有些不满地撇了两人一眼,对着阮以沫说道:“把手给我。”

  “嗯?”阮以沫茫然地看着荆相儒,把左手伸到荆相儒面前。

  “怎么了?”

  荆相儒在书包里翻了一下拿出一副耳塞来放到阮以沫手里说道:“戴上它,好好学习。”

  “你用过的?”阮以沫看着手里有些冰凉的小东西,好奇地问道。

  “咳,今天早上新买的,就试用了一次。”荆相儒咳了一声,耳尖有些微红。

  “旧的我也不嫌弃。”阮以沫笑了笑把耳塞戴上,呼出一口气说道,“世界顿时安静了许多,真好。”

  荆相儒也拿出一副之前用的耳机戴上,把阮思思期期艾艾的声音隔绝在了外面。

  余鸣旸看到两人的表情和互动瞬间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拽着阮以沫的胳膊恶声说道:“起来!给思思道歉!”

  “……”阮以沫面无表情地看着余明旸捏着自己胳膊的手,开口说道,“放开。”

  “给思思道歉!”余鸣旸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神色愤怒的紧紧的捏着阮以沫的胳膊,像是在给阮以沫施压。

  “对,阮以沫…思思那么好,你凭什么把她说的那么龌龊?”阮思思的同桌一脸气愤地指责阮以沫,“真是祸害精,刚来就惹事!”

  “就是就是,关系户有什么好拽的?这里的大家谁不是有身份的人?狂什么?给思思道歉!”

  “对,道歉!把思思弄哭的人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她!”

  阮思思心中得意地笑了。

  看,全班同学都向着她的,阮以沫你还能翻起什么风浪来?

  但是阮思思的表情却非常慌乱,她红着眼睛对大家解释着:“不是这样的,沫沫不是这样的人,她也是太生气了…?”

  阮以沫懒得听阮思思假模假样的辩解,用笔戳了一下余明旸手腕的某个部位,忽然感觉手腕处剧烈疼痛的余鸣旸忍不住松开了紧握着阮以沫的手。

  因为天气不错,阮以沫穿着五分短袖,被余鸣旸紧握的地方松开后不一会就有些泛红。

  阮以沫对这样的结果很不满意。

  然后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余鸣旸说道:“渣男,解除婚约吧。”

  荆相儒看着阮以沫手臂上的红痕忍不住皱了眉头,抿嘴看了一眼余鸣旸。

  突然感觉身体有些汗毛倒竖的余鸣旸以为是阮以沫的表情吓到他了,冷笑一声说道:“怎么,还来这招欲擒故纵的把戏?你会后悔的!”

  说完余鸣旸径自回到座位上。

  阮思思对破坏了余明旸和阮以沫的婚约内心暗喜,但是明面上当然不能这样,于是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不要钱地流了下来,她拉着阮以沫哀求道:“沫沫,你别这样,我……我以后不跟阿旸……余鸣旸同学来往就是了……”

  阮以沫被阮思思吵得有些烦躁,声音冰冷的阮思思说道:“我记得我前几天对你说过,别逼我揍你。”

  “现在,你想怎么死?”

  亲眼见证了阮以沫气场变化的阮思思惊得忘了哭泣,拉着阮以沫的手也不自觉松开,阮思思无声地张了张嘴后退几步。

  接着阮思思在恍然间听到了阮以沫一字一顿地命令。

  “滚、回、你、的、座、位、上、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团宠千金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团宠千金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