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练功
任瑾2021-07-29 17:152,225

  楚西凉这话刚落,山下又有一对人马迎面而来。

  楚西凉警惕的看过去,发现领头之人居然是王相国。

  小尼姑见玶朝大军来势汹汹,连忙缩着身子,躲到楚西凉的背后。

  王相国带着人马,停在了楚西凉三人身前。

  就有一位将领突然指着羽尘小尼姑,大声道:“这小尼姑正是恒州分舵的弟子,先把她抓住。”

  楚西凉忍受着身上的伤痛,拦在了羽尘师妹的前面,道:“大人如此欺负一个弱女子,就不怕人取笑吗?”

  “臭小子,你的事还没完呢,倒先管起旁人来了!”将领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又指着楚西凉大声说道:

  “想当初你被赶出师门,是相爷好心收留你,还打算将郡主赐婚于你,没想到你臭小子却不知好歹,数次与南教勾结,如今还护起了这南教的叛徒来。你如此忘恩负义,还有脸取笑别人!”

  楚西凉沉默道:“不管怎样,是南教将我抚养长大,我无法违背自己的良心,去伤害南教的弟子。”

  将领却冷笑道:“是忘不了你这前朝太子的头衔吧!”说着,又吩咐身边的士兵道:“把这三人通通给抓起来,一个也别放过。”

  王相国没有说话,似乎是默认了这位将领的说法。

  这个时候,玶忧郡主也垂头丧气的从山上下来了。见楚西凉也在此处,不仅有些发怔。

  王相国见玶忧郡主过来了,立刻从马背上下来,激动的喊道:“玶忧!”

  玶忧郡主见到爹爹先是一喜,见已经有士兵想将楚西凉拖走,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爹,放他们走吧!”

  王相国的脸瞬间变得铁青,突听见“啪”的一声,一个耳光落到了玶忧郡主的脸上。

  身后的将领见玶忧郡主被这一巴掌打趴在地上,连忙上前将王相国的胳膊给抱住,劝着道:“相爷,您消消气,郡主还小,这都不是她的错。”

  王相国怒气冲天,怒声骂道:“她没有错,难道是老夫错了?”王相国一边说着,一边举着手往玶忧郡主走去,“今日老夫非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将领力大如牛,两只手紧紧将王相国抱住,怕他一时气急伤了郡主,过后又后悔自己打了郡主。

  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之前等人的注意,正与左芳云斗得激烈的白教主发现了王相国一行人,眼珠一转,就冲着左芳云道:“今日本座另有要事,就不跟你玩了。”

  没有了白狐教的纠缠,左芳云终于得以解脱,朝着还在打斗的李初兰大声笑了笑,得意道:“贱人,你慢慢玩,小妹我上山去咯。”

  白教主此时却转身召集了部下,朝着王相国等人冲去。

  玶朝将领见白狐教气势汹汹的朝着王相国而来,连忙大声呼喊:“保护相爷。”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楚西凉三人了。金蝉公主趁机扶起楚西凉道:“趁他们现在正在打斗,我们赶紧走吧!”

  羽尘小尼姑也跟着说道:“是呀!楚师兄。”

  楚西凉知道这是自己逃脱玶朝大军的唯一机会,必须马上离开。

  可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玶忧郡主,楚西凉突然觉得心里阵阵的难受,就像心里藏着一颗石头一样,钝钝的疼。

  最终,他还是狠了狠心,放开被金蝉公主搀扶的手,双手抱拳,低头看着地上的玶忧郡主道:“玶忧,保重!”

  玶忧郡主趴在地上,一句话也不说,眼里的泪水却不停的流下来。

  没有得到玶忧郡主回应,楚西凉心里又是一疼。深深的看了玶忧郡主一眼后,楚西凉还是带着金蝉公主和羽尘小尼姑一起趁乱离开了。

  楚西凉三人一路不停歇的赶路,已经逃出几里之外了。三人转进一个林子,见没有人追过来,大家心情才放松下来。

  随后,楚西凉又忧心忡忡的问道:“现在我们去哪里?”

  羽尘小尼姑正要说话,却被金蝉公主抢先,“若是你们二人不嫌弃,不如我们去西域吧!”

  “去西域?”楚西凉皱眉思索着。

  羽尘小尼姑却突然道:“西域怕是去不成了。”

  金蝉公主疑惑问道:“小师父,此话怎讲?”

  羽尘小尼姑又回道:

  “玶朝大军这次攻山,看这架势,不围上几个月,恐怕是不会离开的。

  卢太师伯和单太师伯让师父送我下山,然后找到楚师兄,再一起前往少林寺,去请少林寺的方丈来广陵搭救我们南教。”

  楚西凉垂眸,“原来你刚才一直不肯说的,就是这个原因?”

  羽尘小尼姑点头,“是的。方才不知这位姐姐是什么人,才不敢说出来。不过现在知道姐姐不是坏人,羽尘就不藏着掩着了。”

  楚西凉朝金蝉公主歉然一笑,道:“事情紧急,金蝉公主,你看我们就先去少林寺吧。”

  金蝉公主心内一喜,先去少林寺,是不是以后就会去西域呢?这么一想,金蝉公主脸上的笑容又甜美了几分,“好!”

  三人歇了一阵,又调头前往少林寺。

  此时广陵分舵的山上,依旧是刀光剑影。

  公孙左鹏逃离酒窖后,就一直躲在后山修炼。

  虽然这几日,没有左芳云在身边指导,但凭着他的悟性,已经将左玄神功练到了第三套。

  就在这个时候,公孙左鹏听见下面似乎有人上来了。暗中查看后,发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左芳云。

  公孙左鹏见到左芳云,立刻站了出来, 行礼问道:“前辈,您怎么来了?”

  “老身就知道你会躲在这里练习,老身再不上来,只怕你又练错了。”

  公孙左鹏疑惑问道:“前辈如何知道晚辈是在后山练功的?”

  “老身自有办法知道。”左芳云微微有些自得,又道:“好了,不说这些了,你接着练习吧。”

  公孙左鹏连忙道是。

  日复一日,公孙左鹏所练习的左玄神功,在左芳云的精心指导之下,进步十分神速。

  七七四十九日后,公孙左鹏就将左玄神功的十八套全部练完。

  之后,他又开始琢磨起倚霞神功,功法也似乎渐渐步入正轨。

  突然有一日,公孙左鹏问起左芳云:

  “前辈,晚辈有一事不明。为何晚辈在没有练完左玄神功之前,这倚霞神功练起来,不仅一点也不通透,还处处失常。现在却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左芳云回道:“这就是说,你有了左玄神功当作底子,现在练习倚霞神功,自然变得轻松了许多。

  好好练吧!千万不要辜负了老身对你的期望。老身倒想看看,究竟是她李初兰能够教出一个教主来,还是我左芳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