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小白
任瑾2021-04-02 20:041,952

  因为白教主的到来,横峰坛等人又在大厅等了一个多时辰,才等来南宫夫人。

  虽屋中女子众多,但容貌能胜过南宫夫人者,却是了了。

  据说南宫夫人已经三十多岁的年纪,看相貌却是要比实际年龄年轻了许多。

  陈露瑶抬起头偷偷打量南宫夫人,这一看,却是惊讶不已,“小师叔……,是小师叔!”

  楚西凉被陈露瑶拉着衣袖晃动,随着她的眼光看过去,却是莫名,“什么小师叔?”

  陈露瑶却是激动不已,“你好好看看,中间那位华服女子,她们说的夫人,不就是小师叔吗!”

  楚西凉拧眉细看,才发现端倪,“哦,你说的是移雪师叔啊。”

  楚西凉的师父沈云移有数个师妹,都是以“移”字开头,舵中有二师妹移葵,三师妹移秋,四师妹移丛,五师妹移凤。

  另有小师妹移雪,却早已被逐出师门,不再属于成州分舵。

  楚西凉二人简直不敢相信,江湖有名的南宫夫人居然是移雪小师叔。

  南宫夫人目光往下一扫,下面弟子都不敢放肆,只静悄悄等待夫人吩咐。

  “先将倚霞剑呈上来,横峰坛弟子先下去休息。你们夺取倚霞剑有功,去领取奖励吧。”

  厅中横峰坛弟子具是一喜,齐齐道:“谢夫人赏赐!”

  南宫夫人说完,又扫了一眼厅中众男子,对旁边的李坛主吩咐道:“先将这些人带下去,按之前规矩安排。”

  “是,夫人。”

  李坛主躬身一礼,便让弟子带着这些男子出了大厅,往后院走去。

  楚西凉见小师叔将倚霞剑带走,一时却无法再将剑夺回来了。只得跟着一众男子,以后再找机会拿下倚霞剑。

  李坛主将众男子带到一处院落安置,没过多久,便有人捧着一叠统一样式的衣服和鞋袜过来。

  “你们也都累了,先去收拾收拾,余下的之后再说吧。”

  李坛主说完,让人放下一堆衣服,就带着众弟子离开了。

  楚西凉和陈露瑶跟着忙活了数日,此时也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可进屋一看,里面是几十人同寝的大房间。

  楚西凉倒是无所谓,只陈露瑶是个女子,跟一群男人睡大通铺,确实不妥。

    陈露瑶小脸羞红,点头应好。

  大家惴惴不安的等待了几日后,终于等来了李坛主。

  李坛主也不多说,将众人叫了出来后,就道:“白教主有令,今夜由梅林山庄的少庄主,颜彤坠侍寝。”

  话音刚落,颜彤坠便急了,“什么侍寝,我不去!”

  李坛主脸一沉,冷道:“这里是你说不去,就能不去的地方吗?进了我南宫分舵,就由不得你了!”

  李坛主抽出一条长鞭,啪的一声,就打在了颜彤坠身上。

  任颜彤坠夺得比武招亲第一名,却还是躲不过李坛主的鞭影,只一下,就把颜彤坠给抽晕了。

  李坛主看都没看地下的颜彤坠一眼,只吩咐身后护卫道:“抬走。”

  之后几日,李坛主再没有踏入过这个院子,颜彤坠也再没有回来过。

  院中男子皆惴惴不安时,陈露瑶却从外面打听到一个消息来。

  “师兄,告诉你一个消息。”陈露瑶神神秘秘的拉着楚西凉道。

  楚西凉问她:“什么消息?”

  “颜彤坠没死,他被送去白教主那里去了,据说还十分得宠!”

  “白教主?是江湖传闻的白狐教教主白狐妖姬?”楚西凉惊道。

  “对,就是白狐教的白教主。”陈露瑶点头,又凑到楚西凉身边轻声道:

  “据说颜彤坠很得白教主宠爱,现在南宫分舵弟子都轻易不敢得罪他。”

  楚西凉心中正思索着这事情的厉害关系,却不防听到师妹这么说,不由失笑,“我们是来寻倚霞剑的,别人得不得宠,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师兄!”陈露瑶忙忙道:“怎么跟我们没关系呢?如果得宠,就能有自己的房子住,就不用同这些男人挤在一起了!”

  “嗯,你说的倒是有些道理。”楚西凉摸着下巴点头,转头却又说:“可惜你是女的,侍不了寝。”

  陈露瑶气急,指着楚西凉的鼻子怒喝道:“师兄!你就是这样对待你师妹的?”

  说完,气冲冲地就跑出去了。

  楚西凉本不以为意,却没有想到,陈露瑶出去半个时辰都没有回来。楚西凉也坐不下去了,转头也跟着出去了。

  结果刚跨出大门,就听见外面有人喊:“快去禀报夫人和白教主,玶朝率兵攻上山了。”

  此次率兵的是王相国,上次比武招亲大会上,虽然王相国没有当场抓住南教的余孽,但却一路顺藤摸瓜,将南宫分舵给暴露出来了。

  王相国一得到消息,就给皇上上了奏折。

  同朝上大臣一商议,玶朝便决定派兵来攻打南宫分舵。

  只玶朝虽然兵力充足,但南宫分舵易守难攻,再加上有舵中教众武功高强,又有白狐教鼎力相助,一时却没有攻下来。

  朝廷也没有就此放弃,见南宫分舵久攻不下,便又增兵过来支援,并将整个山峰团团围住,企图将整个南宫分舵教众困在山上。

  南宫分舵被围困数日不得外出,舵中弟子多有伤亡,气氛很是压抑。

  白教主欲下山与玶朝将领一较高下,却被南宫夫人拦住,“白教主不可意气行事,这里易守难攻,对方是攻不下来的。”

  “难道就任他们在山下嚣张?”

  南宫夫人劝说道:

  “分舵中还有密道可以下山,一时之间也不会有太大问题,只要我们守住关口,不让人应战,他们也拿我分舵没有办法。时日一久,没有粮草供应,他们自己就会退走了。”

  白教主还是不服,“话虽如此,到底堕了气势。”

  “如今玶朝势大,切不可意气用事。”南宫夫人表情却很是平静,这份冷静也是异于常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