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群贤
任瑾2021-04-02 20:083,026

  光州分舵谷舵主首先开口道:“不知公孙舵主请我们到广陵来,是为何事?”

  公孙舵主也不含糊,直接切入主题:

  “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本教的镇教之宝倚霞剑不久前重出江湖。”

  沈云移眼中波光一闪,接口道:“不错,本舵主听闻王相国在洛阳为其女举办比武招亲大会,信物就是倚霞剑。”

  旁边谷舵主也点头称是,“本舵也曾听闻,倚霞剑在洛阳出现,并且被人劫走了。”

  公孙舵主摸着胡子继续道:“倚霞剑是我教镇教之宝,岂能落入外人手中。因此,这倚霞剑势必是要寻回来的。不过……”

  谷舵主见公孙舵主迟迟没有下文,急道:“公孙舵主有话不妨直说。”

  “众舵主都应该知道,自本教分裂以来,各分舵各自为政,众弟子也都不齐心。且不说如何寻回倚霞剑,如果我们不同心,恐怕连区区一个相国府都对付不了。”

  “那公孙舵主的意思是?”一直没有开口的恒州分舵邢舵主也开口问道。

  公孙舵主又摸了摸胡子,笑道:“我建议咱们五大分舵联盟,一起对抗玶朝,找到倚霞剑。”

  几位舵主听了,具都眼神闪烁,迟迟不表态。而底下众弟子却纷纷小声议论了起来。

  公孙舵主也不急,现如今情况,五舵联盟势在必行,几位舵主迟早会同意的。

  不出公孙舵主所料,没过多久,光州分舵谷舵主就首先跳出来,“公孙舵主这话不错,五舵联盟对我们各分舵都有利。不过,既然要联盟,那就必须选一个盟主出来,统领五舵。”

  谷舵主这话一出,众人又不说话了。

  沈云移的师妹移秋突然站出来,道:“照谷舵主的说法,这不就是选总舵主吗?”

  谷舵主却摇头道:“移秋师妹此言差矣,盟主只是暂时统领五大分舵。这选总舵主嘛,还是要从长计议。”

  其余几位舵主俱都点头。

  公孙舵主见此,又说道:“既然大家都同意联盟,那诸位就说说,选谁来当这个盟主呢?”

  南宫分舵刘副舵主见众分舵舵主都不开头,便站出来道:

  “我南宫分舵弟子众多,各分舵中,也是我南宫分舵势力最强的。我认为,我们南宫夫人是最有资格坐上这盟主之位的人。”

  “不错,刘副舵主说得对,我南宫分舵不仅弟子众多,而且人脉广,资源丰富,势力也是最强的。”说话的是南宫分舵的佟堂主。

  “要说人脉广,确实没有哪个分舵能比得过南宫分舵的。背地里干得那些偷鸡摸狗的丑事,都传的人尽皆知了。”公孙舵主一改之前的温和模样,冷冷说道。

  “你……”佟堂主对此无法反驳,只能怒瞪着公孙舵主。

  刘副舵主拦住佟堂主,也冷了语气,“大伙今日是来联盟,不是来吵架的。公孙舵主何必如此咄咄逼人,伤了和气。”

  公孙舵主冷冷看了刘副舵主一眼,不再开口。

  “本舵不同意选南宫分舵中人为盟主。”光州分舵谷舵主忽然开口道。

  成州分舵舵主沈云移看了刘副舵主一眼,也开口道:“本舵也不同意。”

  恒州分舵邢舵主此时也慢吞吞地说:“既然众舵主都不同意,那贫尼也只能从命了。”

  刘副舵主冷哼道:“既然我南宫分舵没有资格参选,那为何还要千里迢迢的把我等叫来。”

  谷舵主笑呵一声,“不是你南宫分舵没有资格参选,是你南宫分舵做的丑事太多。”

  刘副舵主却狡辩说:“我南宫分舵做了什么丑事了,你倒是说出来,让大伙都听个明白,也好还我南宫分舵一个公道。”

  谷舵主也不笑了,冷声道:“这还用说吗?你南宫分舵背地里勾结白狐教,这就是最大的耻辱。江湖人都知道,白狐教教主身边美男无数。南宫分舵与白狐教狼狈为奸,简直是江湖之耻。”

  “谷舵主此言差矣,我南宫分舵算不上暗中与白狐教勾结,只是我们舵主夫人与白教主私交甚好而已。这也算不得错吧!”

  “哼,巧嘴簧舌。”谷舵主冷哼一声,正待再说什么,忽听远处传来一阵清亮笛声。

  众人朝着笛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两顶大轿凌空而来,轿子两边站着俊男美女,正朝空中挥洒着粉红桃花瓣。

  两顶大轿在会场中央缓缓落下,旁边婢女小心将轿帘掀开。

  只见前面轿子走出一位身穿大红烟纱裙的女子,云鬓高耸,只鬓边斜插一支粉红牡丹,却一点都不显单调。

  额间描金花钿更是多添一丝贵气,那烈焰红唇却又让人觉得分外妖娆,当真是一尤物耳。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刚才众舵主提起的白狐教教主,江湖人称白狐妖姬。

  正当场中女子一脸嫉妒的看着白教主时,后面轿子的轿帘也被人从里面掀了开来。

  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抬起,一张俊美如仙的俊俏脸庞随着轿帘掀起,露了出来。

  墨发雪肤,强烈的对比更显触目惊心,一身白袍显得越加仙气飘飘。手中长笛又让其增添了一分儒雅,不再那么高不可攀。

  此人正是白教主身边的第一男宠宁爵风。宁爵风施施然走到白教主身边,在她身后一尺的地方站定。

  “妖女,我等在此开会,你来这里做甚。”谷舵主对着白教主大声呵问道。

  “呵呵,”白教主掩唇呵呵笑道:“这破大会,你以为本教主想来,要不是你们污蔑南宫夫人,你求我我都不回来。”

  刘副舵主听了这话,马上大声喊道:“白教主,在下有一事相求,还请白教主帮忙。”

  “刘副舵主请说。”

  刘副舵主一副义正辞严的样子,“方才有人说,我南宫分舵私下与你白狐教勾结,请问白教主可有此事。”

  白教主勾着头发,媚眼如丝的看着周围众分舵舵主:

  “本教主只是与南宫夫人有几分私交而已,难不成只要是本教主的朋友,就要被你们污蔑成与白狐教勾结吗?”

  刘副舵主一副小人得意的嘴脸,斜睨了谷舵主一眼,“谷舵主,现在您没话好说了吧!下次可不要如此颠倒黑白,污蔑我南宫分舵了。”

  众舵主气得脸色通红,明明就是狼狈为奸,却被他们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可恨没抓到他们勾结的证据,要不然,岂容他们在此狡辩。

  沈云移见白教主都过来了,却一直不见小师妹的身影,也不知道师弟有没有见到小师妹。

  袁天柱一路晓车夜行,终于来到南宫分舵驻地门口。

  守卫将他拦在了门外,“来者何人?”

  袁天柱拱手道:“我是你们舵主夫人的师兄,想请代为通传。”

  守卫却是疑惑,从没听说舵主夫人还有一位师兄?不过他也不敢随意拒绝,若真的是夫人的师兄,那岂不得罪人。

  但守卫也不敢随意将人放进来,朝廷的军队才撤走不久,前阵子还放跑了两个男宠,他们可不敢大意了。

  “还请师伯稍等片刻,待我回去通传一声。”

  袁天柱只拱拱手,道:“有劳。”

  一炷香时间,袁天柱便看到小师妹带着一行人从山上下来。

  南宫夫人将袁天柱迎到待客厅,待婢女上完茶退走,两人便寒暄上了,“小师妹,这一向可好?”

  南宫夫人回道:“我在这里很好,师兄千里迢迢赶来,是有何事?”

  “小师妹,师姐这次让我来,是让我过来接一个人。”

  南宫夫人蹙眉,讶然问道:“她让你来接谁?”

  “接她的弟子。”

  “师姐的弟子?”南宫夫人更奇怪了,皱眉看着袁天柱:“师姐的弟子怎么会在我这里呢?”

  “此事说来也凑巧,师姐有个弟子叫楚西凉,几个月前不巧被你们的人抓到了,”袁天柱咳嗽了一声,继续道:

  “如今,正被白教主关进了大牢。”

  “楚西凉?”南宫夫人皱眉思索了片刻,大声道:“来人!”

  有侍女走了进来,屈膝行礼道:“夫人。”

  “去叫李堂主过来。”

  侍女点头应是。

  没多久,李堂主便被寻了过来。

  李堂主弯腰行礼后,问道:“夫人找我,可有何事?”

  “大牢中,可有个叫楚西凉的人。”

  李堂主一思索,立马回道:“回夫人,牢中的确有一个叫楚西凉的。”她看了袁天柱一眼,见夫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又继续道:

  “白教主让他侍寝,他不从。白教主就把他关起来了。”

  南宫夫人微一蹙眉,先让李堂主离开,才接着对袁天柱说道:

  “此事可能有些不好办,事关白教主,我若直接放了楚西凉,恐怕不好交待。

  不如这样吧!我让人将这臭小子从断肠崖上扔下去,装作他逃跑坠崖的样子。”

  袁天柱皱眉道:“将西凉扔下崖,那他还有活路吗?”

  “师兄放心,崖下有个湖,掉下去人会落在湖里,不会有事的。”

  袁天柱见小师妹这么说,想想也就答应了。

  只是等袁天柱下到崖下,顺着湖边来回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