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受刑
任瑾2021-04-02 20:332,352

  楚西凉将所学的武功都练了一遍后,卢重振对单旗鼓笑道:

  “你我二人教给他的武学,他耍得平平。倒是把李师叔传给他的排虹掌,练得出神入化。”

  二人说着,一阵哈哈大笑。

  在两位老前辈这里住了几日,楚西凉还是担心师妹和金蝉公主两个小丫头,包袱一收,又下山去了。

  在江湖上行走了一个多月,依旧没有打听到陈露瑶和金蝉公主的半点消息。

  楚西凉担心她们两人是不是被郡主抓回去了,只得又回到洛阳。

  只才进洛阳城没多久,就被王相国的兵丁团团围住了。

  李副指挥使打马过来,神气的指着楚西凉,“哟!这不是总指挥使嘛!正要上那去呀!”

  “李副指挥使,许久不见。”楚西凉默了默,朝他抱拳道。

  李副指挥使冷哼一声,往旁边一让,便见王相国和玶忧郡主骑着马过来。

  楚西凉赶紧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抱拳,“属下参见相爷。”

  王相国面无表情的看着楚西凉,道:“受不起。”

  玶忧郡主跃下马背,抽出手中佩剑,剑尖直指楚西凉,一脸的悲愤,“楚西凉,你还敢回来!”

  楚西凉没有说话,但看着玶忧郡主的眼神却仿佛有千言万语般。

  王相国见女儿举着剑,却久久没有出手,眸光一暗,沉声吩咐道:“把他带回去。”

  楚西凉一动不动,任凭对方捆绑着,被带上马车。

  相国府大牢中,李副指挥使从狱卒手里抢过鞭子,往楚西凉的身上狠狠抽过去,“楚西凉,你还不招认吗!”

  楚西凉抬头觑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又垂下了头。

  “嘴硬是没有用的,谁也救不了你!”李副指挥使凑到楚西凉身边,猛然抓住楚西凉的头,冷厉的说道:

  “楚西凉!你知道吗?就因为你巴结上了玶忧郡主,把我这个副指挥使给压得死死的,一直没有出头之日!现在我总算熬出头了,老子终于可以飞黄腾达了!哈哈哈哈……而你呢,楚西凉,终于落在我的手上了。”

  李副指挥使说完,对着楚西凉又是一阵鞭打。

  楚西凉拒不认罪,狱卒们对他的鞭打也一直没有停止,李副指挥使更是时不时的过来折磨楚西凉一顿。

  这一日,两名侍卫来到牢中,对狱卒道:“相爷要审问楚西凉,你们把他带过来。”

  狱卒弯腰谄笑,一边麻溜将楚西凉带出大牢。

  楚西凉被侍卫带到了王相国跟前,王相国见他满身伤痕,狼狈不堪的样子,叹息一声道:

  “小子,你这是何苦呢!不好好做我玶朝的总指挥使,非要去做祢朝的奸细。人家都把你逐出师门,早已不承认你是祢朝的人了,你还这般忠心耿耿,岂不枉然。”

  楚西凉低咳一声,望向王相国凄惨笑道:“相爷,我说我不是祢朝的奸细,你信吗?”

  王相国嘴角淡淡勾起,“你既然没有做奸细,那为何还要跟南教的人学武功。”

  楚西凉摇头,“草民不知道此人是南教中人。”

  “你不知道?”王相国挑眉,却是不信。

  “草民没有撒谎。”

  “就算你没有撒谎,那本相国问你,为什么要私底下去和那两名女子见面。”

  楚西凉又是一声苦笑,道:

  “她们一个是我师妹,一个是我朋友。相爷只是不允许草民私底下接触南教的人,没说过不能见我的师妹和朋友。”

  王相国见楚西凉表情镇定,像是没有撒谎的样子,又道:“那你敢保证,今后不再见南教中的任何人?”

  “草民现在就可以对相爷保证。”

  “好。若你真是诚心悔过,那你现在就砍下一只手臂,本相国自是相信你。”

  王相国刚说完,屏风后面突然响起玶忧郡主的声音:“爹……”

  楚西凉偷偷扫了屏风后面的玶忧郡主一眼,见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关心自己,暗一咬牙,拔出旁边侍卫腰间的佩剑,挥剑朝自己手臂砍去。

  “叮!”

  楚西凉手中的佩剑被一个茶杯打落在地。

  王相国看了看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玶忧郡主,叹息道:“罢了,罢了。”说着,边摇头边背着手走了出去。

  玶忧郡主面色复杂的看着楚西凉,见他咳嗽一声便吐出一口血来,急忙扑过去,扶住他将要倒下的身躯,终于掉下泪来。

  “西凉,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没有一直相信你。”

  楚西凉朝玶忧郡主安慰的笑了笑,“郡主,你没有错,是我没有跟你说清楚。”

  “不不,是我太任性了,没有给你解释的机会!”玶忧郡主哭泣着摇头,“你的伤还好吧?我去叫大夫。”

  “没事,这点小伤不碍事的,我能撑得住。”楚西凉握住玶忧郡主的手,“只要你相信我,受这点伤也是值得的。”

  玶忧郡主听了这话,泪掉的更快了,“你满身都是血,还说是小伤!我扶你回房,大夫马上就到了。”

  几日下来,在玶忧郡主的精心照料下,楚西凉的伤势好了很多。有玶忧郡主的求情,王相国也没有再将他关进大牢。

  只是王相国到底没有完全相信楚西凉,他之前的总指挥使一职,也被王相国收回。

  楚西凉不再做总指挥使,反倒清闲了许多,现在每日除了陪伴玶忧郡主,也没别的事可做。

  不过这样也好,跟王相国碰不上面,也不用被迫做出伤害同门的事情。

  相国府也不限制他的自由,他想出去走走,也没有人阻止他。

  只是玶忧郡主整天照顾着他,却总吵着闹着问他什么时候跟她成亲。

  日子一天天过去,楚西凉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楚西凉在相国府闲得慌,趁着玶忧郡主不再,便独自一人上街溜达去了。

  刚好碰到带着仆从逛街的玶忧郡主。

  玶忧郡主有些不悦,撅着嘴问他:“你不呆在府里修养,跑到外面干什么?”

  “你不在府里,有点闷。”

  玶忧郡主嫣然一笑,“也好,我买了好多东西,拿不回去,你帮我拿着吧。”说着,将东西塞到楚西凉手中。

  楚西凉看了看郡主后面拿着大包小包的仆从,很聪明的什么都没说,只接过玶忧郡主手里的东西。“你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玶忧郡主侧头看他,“你很想知道?”

  楚西凉抿嘴,又笑道:“我说想知道,你会告诉我吗?”

  “既然你想知道,那我现在就告诉你。”玶忧郡主一脸的兴奋,“我要出远门了!”

  楚西凉挑眉,看玶忧郡主,“去哪里?”

  “去看我表兄,我娘生前可疼我表兄了。还说等我长大后,要把我嫁给他。”

  玶忧郡主边说,边侧头看楚西凉。见楚西凉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又笑嘻嘻的接着道:“还好我爹没有答应。”

  楚西凉好似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转头斜愁了玶忧郡主一眼,露出一丝宠溺的笑,“调皮!”

  玶忧郡主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拉着楚西凉高兴的往前走,“好了,该买的也都买好了,可以回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