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山下
任瑾2021-04-02 20:092,688

  楚西凉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个山洞里,旁边燃着火堆,山洞里空荡荡的也没有人。

  摸了摸身上湿漉漉残破的衣服,楚西凉才想起来,自己被南宫分舵的人扔下了山崖。

  楚西凉灿然一笑,被打了这么久,还以为今天就要命丧于此了,没有想到却捡回来一条命。

  “你醒了!”

  楚西凉正暗自庆幸,突然听到一声娇软的女声响起,抬头一看,一个苗条的身影从光影中穿了过来,梦幻而又耀眼。

  他眯了眯眼,再睁开眼时,女子已经走到了他身前。

  “是你救了我?”

  “嗯,”女子欢快的点头应是,“我叫金蝉,在湖边打水的时候,正好看见你从悬崖上掉下来,我和阿奴就把你从水中救了上来。”

  “谢谢你,金蝉。”楚西凉边说边想坐起来。

  金蝉赶紧阻止了他,“唉,别动。你从上面掉下来,都受伤了,还有你身上的鞭伤也要处理。阿奴出去采药了,马上就回来了。”

  “谢谢。”看着眼前善良美丽的姑娘,楚西凉眼中的笑意渐深。

  “不用客气,我们江湖儿女,自然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

  楚西凉摇头轻笑。

  金蝉说完,又看向楚西凉,“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楚西凉。”

  “楚西凉?”金蝉歪头看着他,“为什么要叫西凉,难道你是西凉人?”

  “不是,”楚西凉摇头,“听我师父说,我出生的时候,母亲正陪伴着父亲在西凉一带驻守边疆。”

  楚西凉看着金蝉身上明显异于本朝的服饰,“你不是我朝的人吧,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

  “公主,我找到药草了。”金蝉话没说完,呼喊声由远及近。

  金蝉心喜,笑道:“阿奴找到草药了,先让她给你包扎伤口吧。”

  金蝉是西域维州王朝的公主,因不愿意被赐婚给其他部落的首领,就带着阿奴逃婚来到中原,打算在江湖游历一番。

  楚西凉见她们两个女孩子就赶出来闯江湖,不由得担心道:“江湖可是很危险的,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好玩。你们俩个还是回去吧。”

  金蝉公主咬咬唇,不甘道:“回去了,就要被我父王嫁给其他部落的首领了,我才不要嫁给那些人!”

  说完,又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楚西凉:“我能跟着你一起走吗?”

  两小姑娘好歹救了自己,把她们丢着不管,楚西凉也不忍,“我身负师命,必须要回师门一趟。如果你们没有地方去的话,就和我一起回成州吧。”

  “好呀,好呀。我也想瞧瞧中原的门派是什么样的。”金蝉公主拍手道,一点都不担心,楚西凉这个人是否可信。

  楚西凉摇摇头,心里暗暗打算,以后要多多看着金蝉公主些,别让她给人骗了。

  三人在湖里抓来几条鱼烤了吃,就准备回成州了。

  楚西凉的衣服早在牢里的时候就已经被皮鞭抽烂了,后来被扔下崖的时候,衣服更是被树枝刮的破烂不堪。

  身上衣服不能穿,只能先去城里买一身衣服换上。

  三人转出崖下的小树林,走回了山前的官道,却不料在路上碰到了巡逻的官兵。

  王相国退走之后,并没有将所有的人马都带走,而是留了一部分的人驻守在城外,注意南宫分舵的动态。

  秦将军奉命在南宫分舵附近山脉巡逻,企图找到南宫分舵出入山下的密道,顺便抓捕南宫分舵的余孽。

  “将军,前面有一男二女,身份有些可疑。”前边斥候回来禀报:“那两位女子服饰异常,很可能是西域人士。男子则衣衫褴褛,似乎受了伤。”

  秦将军眼神一厉,挥手道:“走!看看去。”

  一行十几人马上就将前面楚西凉三人团团围住了,“你们是什么人?”

  金蝉公主看了楚西凉一眼,见他似乎有些紧张,站出来道:“我们是从西域来中原游玩的。”

  秦将军见金蝉公主和阿奴的服饰还有样貌都像是西域人士,暗自点头。

  不过,这小子就有些可疑了。看他服饰就知道他和另两位女子不是一起的,而且身上还带着伤……

  等等!那是!

  秦将军眼神一厉,举剑上前,一把将楚西辞左手袖子挑了下来,“他是前朝余孽,给我把他抓起来!”

  三人被秦将军的举动吓了一跳,楚西辞连忙将金蝉公主主仆俩拦在身后,“将军何以断定我是前朝余孽!”

  秦将军冷笑一声,“你手臂上的青斑就是证据!”

  “青斑?”楚西凉一怔,连忙抬手看向自己的左臂,果然在左胳膊上看到一块明显的青斑。

  “不可能!从小到大,我手臂上都没有过青斑。这到底怎么回事?”楚西凉惊讶出声,又抬头看了一眼金蝉公主。

  “我没有,不是我干的!”金蝉公主见楚西凉看向自己,连忙摇头。

  说完又看向秦将军,“再说,手臂上有青斑怎么了,怎么就是前朝余孽了。”

  秦将军将三人团团围住,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楚西凉的表情。

  “据传祢朝的太子,手臂上就有一块青斑。你们又在南宫分舵附近出现,你说你们不是前朝余孽,可能吗?”

  金蝉公主却跳脚,“即便是手臂上有青斑,那又如何,是不是每一个手臂上有青斑的人,都是祢朝太子?”

  “废话少说,给我拿下!”秦将军也不想听他们再废话,直接吩咐抓人。

  三人自然不会束手就擒,拔出宝剑,就和玶朝士兵斗在了一起。

  楚西凉虽然武功高强,但金蝉公主和阿奴的功夫却不怎么样,加上又受伤,根本对付不了这些士兵。

  楚西凉眼见不敌,怕金蝉公主受到牵连,抓住一名士兵横剑于其颈上,出声道:“住手,放了这两位姑娘,我跟你们走!”

  秦将军看了看被楚西凉抓在手中的士兵,又微眯眼看了金蝉公主主仆二人一眼,朝士兵们挥挥手,“放她们走。”

  “不行!”金蝉公主听了却不依,“我岂能弃你于不顾,独自离开!”

  “公主,”阿奴焦急的拉着金蝉公主的手。

  楚西凉眼神一暖,温声道:“金蝉,你救了我,我岂能再连累你们。阿奴,快带公主走吧!”

  “我们还是走吧,你可不能有事。”阿奴哀求的望着金蝉公主。

  金蝉公主一咬牙,朝楚西凉微一点头,带着阿奴腾空而去。

  等金蝉公主一走,楚西凉果然束手就擒了。

  秦将军也并没有再派人去追金蝉公主二人。

  楚西凉被押去了玶朝的军营,被士兵绑在了一个无人的帐篷里。

  帐篷里什么都没有,外面不时都有士兵来回走动的声音。楚西凉沉声倾听,每隔半炷香的时间,就有士兵巡逻经过。

  看来想要逃跑,还是有点难度的。

  “郡主,”楚西凉正自闭目养神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守门的士兵恭敬道。

  睁开眼,便见到一位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女子面庞精致小巧,一身银红劲装,却又显得英姿飒爽。

  这女子便是洛阳比武招亲大会的主角,王相国千金,也是玶朝先皇的义女,玶忧郡主。

  “你就是祢朝太子?”玶忧郡主围着楚西凉转了一圈,来回打量了一遍,问道。

  楚西凉幽幽的看了玶忧郡主一眼,“我不是什么祢朝太子,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玶忧郡主从腰间抽出一根鞭子,往楚西凉的身上抽了几下,“小子是看不清形势吗,被抓了还这么嚣张!凡是祢朝的人,通通都该死。”

  玶忧郡主教训了楚西凉一顿,见他不松口,就又离开了。

  王相国也闻讯赶到了。

  秦将军指着楚西凉的手臂,对王相国道:“相爷,您看这小子是祢朝太子吗?”

  王相国细细打量了楚西凉一番,又看了看他手臂上的青斑,“确实长得一副好皮囊,”说完,又吩咐旁边的士兵:“不管是不是,先好好教训一顿,看他招不招。”

  两名士兵躬身应是,手中拿着鞭子,对楚西凉又是一阵抽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