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失守
任瑾2021-04-14 06:362,311

  一百棍子打完,楚西凉后背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脸色也变得苍白,双眸半闭着,人随时都要倒下的样子。

  玶忧郡主忙将他小心翼翼的扶了起来。

  这时,谷总舵主又大声说道:“罚也罚了,既然你已经不是南教弟子,广陵分舵自然容不得你的,你下山去吧!”

  谷总舵主说完,一些弟子也跟着起哄道:“叛徒,滚出去。叛徒,滚出去……”

  听着这些刺耳的声音,楚西凉的心好似被尖刀刺了一下又一下,人差点就要支持不住倒下去。

  金蝉公主连忙扑了上去,扶着楚西凉的手,道:“楚公子,我扶你下山吧!”

  玶忧郡主见金蝉公主主动接近楚西凉,楚西凉也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由自主的就将手收了回来,站在原地生气。

  金蝉公主扶着楚西凉,慢慢地走出了人群,陈露瑶正要跟上去,却被沈舵主一声令下:“抓住她。”

  几名成州分舵的弟子立刻将陈露瑶拉住。

  陈露瑶一边挣扎,一边哭喊:“师兄,你不能走,你不能下山去。”

  楚西凉被金蝉公主扶着往山下走,却被玶朝大军拦住了去路。

  李副指挥使正巧就在关口处,见楚西凉和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从上面走下来,带人将两人拦了下来。

  “楚西凉你这个叛徒,还有脸过来?”李副指挥使一脸不屑的看着他,并朝后面的亲信微微使了使眼色。

  亲信们会意,立马举着手喊道:“叛徒!叛徒!”

  其他不明所以的人听了,也跟着高声呼喊:“叛徒,叛徒……”

  喊声振耳,也引来了玶朝大国师,大国师见是楚西凉,也大声呵道:“这狼心狗肺的东西,不但是我玶朝的叛徒,还负了咱们郡主,今天我绝不饶他!”

  大国师一边说着,一边飞身而起,朝楚西凉扑去。

  “住手!”眼看楚西凉就要命丧于此,一声娇呵声起。只见玶忧郡主匆匆从山上下来,大声喊道:“不得无理!放他们下山去!”

  李副指挥使自然心有不甘,朝着玶忧郡主大声回道:“郡主,此人薄情寡义,存心负您,罪该万死!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

  玶忧郡主柳眉扬起,俏脸一寒,怒声呵道:“你们都把本郡主的话当耳边风了是不是!我说了,马上放他们下山!”

  玶忧郡主发怒,其余人也不敢再拦着楚西凉和金蝉公主了。

  大国师眼看刁难楚西凉不成,又将目标转向那些驻守关口的南教弟子。

  大国师此时离那些南教弟子已不是很远,趁人不注意,便闪身冲到关口,一手解决一个,没多久的功夫,那些守关口的弟子,都丧了命。

  眼见前方关口南教弟子倒了一地,下面的玶朝大军便直接冲上山去了。

  不到半个时辰,玶朝大军与南教弟子又在山上开始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这场战斗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时辰,南教弟子最终还是敌不过玶朝大军,再次往山顶退离。

  南宫分舵刘舵主此时正对南教弟子大声道:

  “各香主、旗主听令,立刻带所有弟子向山顶退离。堂主和坛主,留在各位舵主身边,听候差遣。”

  南教弟子一边往山上撤离,一边拿着武器应敌。玶朝大军步步紧逼,寸步不让。

  楚西凉和金蝉公主下了山,发现山脚下也同样在打斗,似乎比山上的还要激烈。

  二人定睛看去,发现一边是李初兰在抵抗玶朝大军。另一边则是左芳云在与白狐教纠缠。

  左芳云与白狐教的较量,就一直没有停歇过。李初兰则是刚才又与玶朝大军交上了手。

  楚西凉此时身受重伤,就是想帮忙,也无能为力了。

  李初兰一边御敌,一边大声对左芳云喊道:“贱人,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没想到区区几个鼠辈,打了几天几夜都没有赢。”

  左芳云嗤了一声,嘴硬的回道:“贱人,你别小看这几人,他们一个是白狐教教主,另外两个是白狐教护法,各自都身怀绝技,你要是真有本事,你来试试?”

  李初兰哈哈一笑,幸灾乐祸道:“我倒是想试试,可人家偏要纠缠你呀。谁叫你这贱人那么贪心,一心只想拿到倚霞剑,好当你的教主。”

  左芳云回嘴道:

  “彼此彼此啊!莫非你这贱人就不想成为教主了?自师兄去世后,你就一直盯着这教主宝座。若不是因为你想抢这教主之位,南教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四分五裂。”

  “你血口喷人,南教之所以分裂,是因为重振和旗鼓他们这一代发生了分歧,跟我有何干系。

  当初我还在闭关之中,对教中发生的事,一概不知。倒是你,作为他们的前辈,不仅不阻止,还往里边掺和。还有点师叔的样子吗?”

  “哼!就你是好人!”左芳云似是有些理亏,也没有多辩驳。

  楚西凉一直在旁边看着,见两人又吵起来了,不仅有些无奈,边摇头边道:

  “两位老前辈,为了这教主之位,争斗一直没有停过。都斗了半辈子,还是没有放下。”

  金蝉公主垂眸道:“可能她们争的,不仅仅只是教主之位,或许还有他们的师兄吧。”

  楚西凉叹息一声,“也许吧。”

  二人停了片刻,金蝉公主见楚西凉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不由劝道:“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你身上都是伤,万一玶朝的人冲了过来,你我也难以应付。”

  虽背后疼痛难忍,楚西凉还是有些犹豫的不愿意离开,“可是我担心两位老前辈对付不了白狐教的人,还有玶朝大军。”

  “她们的功夫不凡,若真对付不了,想必她们会自己想办法离开的。反而是我们,说不定会成为他们的拖累。”

  楚西凉一想也是,遂点头道:“那好吧,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

  二人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后面有人喊道:“楚师兄,楚师兄!等等我,等我一下!”

  楚西凉转头一看,发现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尼姑。小尼姑长得娇娇俏俏,一笑,嘴边有两个小酒窝。

  楚西凉觉得这个小尼姑有些眼熟,便问道:“这位师妹,你是?”

  小尼姑嘟了嘟嘴,又笑着道:“我是恒州分舵的弟子羽尘,楚师兄不记得了?”

  “哦,原来是羽尘师妹。”楚西凉有些惊喜的笑道:“许久不见,都长这么大了。”

  羽尘小尼姑抿抿嘴,轻轻的笑了。

  楚西凉又接着问道:“羽尘师妹,这一路上兵荒马乱的,你是怎么下来的?”

  羽尘小尼姑道:“是师父送我下来的,她让我跟着你们一道离开广陵。”

  楚西凉惊讶道:“跟我们离开广陵?师父她们这是?”

  小尼姑看了看金蝉公主,又四处张望了一番,才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等离开了再告诉你。”

  楚西凉点头,“那好吧,我们先且离开这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