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分裂
任瑾2021-04-02 20:002,765

  江湖传言,倚霞剑藏有祢朝遗留下来的武功秘籍。

  祢朝末年,天灾不断,致使民不聊生,内有难民各地纷纷揭竿而起,外有外邦杀戮劫掠。

  护国将军严将军奋力保国,奈何祢朝气数已尽,最终被玶朝所灭。

  严将军英勇殉国,其大弟子计乘风不肯向玶朝投降,悄悄隐匿一部分族人及随从,并建立南教,将倚霞剑作为镇教之宝。

  祢朝彻底灭亡之后,南教教中势力内乱,南教也被分裂成南宫分舵、广陵分舵、成州分舵、光州分舵、恒州分舵五大分舵,倚霞剑也因此下落不明。

  南教分裂后,各分舵舵主都想要得到倚霞剑,找到失落的武功秘籍。

  因倚霞剑最后出现的地点在南方,数年后,各分舵纷纷南下发展,企图找回遗失的镇教之宝倚霞剑。

  然后江湖寻觅数年,教众几经轮换,却再没有倚霞剑的消息。时光匆然,倚霞剑再没有出现过,武功秘籍也成了江湖传说。

  忽有一天,江湖却有传言,消失多年的倚霞剑却又重出江湖。

  倚霞剑的现世,也让南教各分舵蠢蠢欲动,一时风雨欲来。

  这日,成州分舵舵主沈云移忽然将门下众弟子召到跟前,道有正事相商。

  沈云移端坐正中,沉声道:

  “诸位,如今玶朝当道,尔等祢朝后裔却只能龟缩一隅,眼看祖宗家业落入狗、贼手中。

  如今更听说,玶朝王相国要在洛阳为其千金举行比武招亲大会,指明要将咱们弥朝的倚霞剑当作赠品,送给此次比武招亲的胜出者。

  吾南教乃祢朝后裔,生是祢朝的人,死是祢朝的魂。岂能让玶朝的狗堕了我南教的威风!

  众弟子听令,本舵主誓要将倚霞剑迎回本舵,可有人愿往?”

  “愿为舵主效力!”底下各女弟子纷纷请愿:“我等愿往!”

  沈云移微点头,满意看向底下各女弟子。

  沈云移乃是成州分舵前舵主上官荣的妻子,几年前上官荣遇害身亡,沈云移就接任了成州分舵舵主一职。

  如今舵中多是女弟子,满室看过去,端的是百花齐放,各有风姿。

  成洲分舵几乎全是女流,唯有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鹤立其中。

  此人名叫楚西凉,面如冠玉若谦谦君子,却又身形俊朗,猿臂蜂腰,尽显男子气概。

  “西凉,此次比武招亲大会就派你去一探究竟,望你能将倚霞剑带回本舵,以偿为师多年所愿。”

  “是,师父。”楚西凉躬身回道。

  沈云移稍一沉吟,又道:“此次事关重大,让你三师妹与你一同前往吧。”

  陈露瑶见师父钦点自己同师兄前往,心中暗喜,举步上前,与楚西凉一起双双道是。

  临行前,沈云移又再三嘱咐两人:

  “玶朝相国将倚霞剑曝于人前,也许是为了引出我南教众人。你二人切记,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暴露自己身份。”

  两人谨记师父教诲,携行李下山。

  赶了几个时辰的路后,二人正打算找个地方休息,却不防一群人从远处急奔而来,两人吃了一鼻子灰。

  却见一群白衣女子抬着一顶白色的轿子,从两人身边腾空而过。

  看一行人如此轻快的步法,楚西凉连忙站起身子,向远处张望,并道: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哪个门派的?居然有如此俊的轻功,看起来功夫也是了得。”

  陈露瑶却并不以为意,“师父让咱们下山,是来打探倚霞剑的,师兄管他们作甚。”

  楚西凉见师妹并不感兴趣,也不多说,只道:“师妹既然休息好了,那我们就继续走吧。”

  楚西凉虽心中有所疑惑,却也没有多想,只没想到,临近傍晚,又见到一群白衣女子。

  这群女子的服饰样式却和几个时辰前所碰见的那一批女子的服饰,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白衣女子的中间却夹带了一名穿红衣的俊俏男子,看衣服样式,却是一件喜服。男子神情惊恐又有些愤愤,似乎是被挟持。

  楚西凉还待细究,却见陈露瑶突然拔出宝剑,拦住这群白衣女子。

  对方领头女子见有人拦路,也立刻拔剑相向,呵道:“你是何人,胆敢与我等作对!”

  陈露瑶见那名男子一副被胁迫的样子,自是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只举剑说道:

  “将这位兄台放了,我师兄妹二人自不会为难你等。”

  领头女子不屑地看了陈露瑶一眼,冷嗤道:“好大的口气!若我要是不放呢!”

  陈露瑶见对方如此轻蔑地看向自己,作为南教分舵舵主的亲传弟子,何曾受过这等气,手中剑立时往前一递,口中呵道:

  “那你们就别想离开!”

  对面女子也不怯,见陈露瑶已经动手,人群中也飞出几名白衣女子,片刻就与陈露瑶和楚西凉斗在了一起。

  二人虽然武功不错,对方却也不弱,再加上人多,两人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眼见两人快要不敌,却听远处响起几声尖锐哨声。

  领头女子一挥手,对方突然收回阵势,众白衣女子就携着那名红衣男子腾空而去。

  楚西凉见众女子离开,心里松了一口气,转头便教训陈露瑶:

  “师妹以后切不可鲁莽行事,须知江湖险恶,切莫多生事端。”

  陈露瑶也有些后怕,在舵中自己和师兄的功夫都算不错,却没想到这群女子的功夫也不弱,差点就闯祸了,遂连忙认错道:

  “师兄,我知错了,下次再也不会如此鲁莽行事了。”

  楚西凉怕那群女子转头再来算账,带着师妹匆匆赶路。直到天色渐晚,才寻了一家客栈,准备在此歇息一晚,明天再赶路。

  同掌柜的定了两间房后,二人便打算在大堂吃了饭就去休息。

  只刚坐下,便听到有人在议论:

  “听说没,南宫分舵最近又在抓人了,听说镇子里今天就有人被抓走了。”

  旁边有人附和道:

  “知道知道,刚刚才过去没多久呢!害的镇上那些年轻男人都不敢出门。听说是南教中人,专门替外邦寻觅俊俏男子。”

  “唉,这南教原来也算名门正派,却偏偏去勾结外邦,还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实在是让人不齿。”

  另有人叹息道:

  “唉,南教以前还好,自从分裂后,就不成样子了。现如今这行为,简直邪教无异。”

  “是呀,是呀。”

  众人纷纷附和。

  听到这般言语,身为南教弟子,师兄妹二人的心里自是不好受。

  陈露瑶心中不忿,猛地握紧手中剑,想要教训一下这些人。

  斜刺里伸出一只手,将她拿剑的手按了下来。却原来是被楚西凉给阻止了:

  “师妹不可轻举妄动,你忘了之前答应我的话了。”

  陈露瑶脸上不满,到底还是将师兄的话听在了耳里。二人老老实实吃了一顿饭,便不顾下面的议论声,回房休息去了。

  之后的路程虽略有风波,但总算有惊无险的到了洛阳。

  两人紧赶慢赶,但还是迟了一步,等到了比武招亲的现场,却发现比武招亲已经过了大半。

  两人隐在人群中,关注着事态发展。

  此时擂台上站着的是,梅林山庄的少庄主颜彤坠。

  颜少庄主不仅长得俊俏非凡,武功也确实不凡。但凡上去抢擂的人,都被他打下了擂台,一连胜了十几人。

  楚西凉观察半天后,也跃跃欲试,“师妹,此人武功极好,让我上去会会他。”

  陈露瑶连忙拦住他,“不可,你忘了师父说的话了,这可能是个陷阱,到时候被骗了怎么办!”

  楚西凉一听,也只能按捺住同梅林山庄少庄主一较高下的冲动。

  眼看已无人再上擂台上挑战,王相国也信守承诺,命下人将倚霞剑赠与颜彤坠。

  却恰在这时,擂台四面飞来数十名白衣女子,并朝颜彤坠围了过去,目标直指他手中的倚霞剑。

  “来人,将这些女子拿下!”

  王相国似是早有准备,厉呵一声,便见一群侍卫手持弓箭,将擂台四周团团围住。

  领头女子却并不畏惧,一面命人将颜彤坠手中的剑夺了过来,一面将颜彤坠也截了过去。

  最后一挥手,众女子在箭阵西面撕了一个口子,呼啦啦一群人却腾空而去了。

  连同颜彤坠,也被这群白衣女子截掳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