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殇逝
任瑾2021-05-17 15:072,381

  几个时辰后,楚西凉带着玶忧郡主和九宫主,还有一些侥幸存活下来的女弟子,顺着玶朝大军的踪迹,找到军队的驻扎地。

  众人悄悄潜伏在营帐附近,注意着营地内士兵巡逻的规矩,准备伺机潜入营地,解救其余姐妹。

  却不防,突然听见一名女弟子的惊呼声,众人吓了一跳,纷纷看了过去。

  惊呼的是成州分舵的一名女弟子,她指着前方不远的一个阴暗处,有些惊慌的说道:“那里躺着一个人,是不是恒州分舵的羽尘师妹?”

  楚西凉心内一凉,立刻小跑过去,只见羽尘师妹没有声息的躺在血泊中,腹部还插着一把匕首。

  楚西凉强压住满腹的疑惑和难过,弯下腰将她从地上抱起,又对其他人说道:

  “羽尘师妹看来不行了,你们先驻守在周围,我先替她运功疗伤。”

  楚西凉说完,九宫主马上跟了过去,嘴里跟着道:“我来帮西凉哥哥。”

  有楚西凉和九宫主联手替羽尘运功疗伤,原本快要没有生息的羽尘,呼吸又慢慢平稳起来。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后,羽尘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腹部的伤已被九宫主包扎上,伤口也已经不流血了。

  看着羽尘师妹发青的脸颊,楚西凉心痛不已,搂着她连声问道:“羽尘师妹,是谁把你害成了这样,楚师兄替你报仇……”

  羽尘仰头望着楚西凉,涩然一笑,轻声道:“楚师兄,什么都不要说了……我……我给你看样东西。”

  羽尘一边说着,一边努力抬手,从怀里掏出那封来之不易的信件。又慢慢的举起颤抖的手,递给了楚西凉。

  “楚师兄,你……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楚西凉含泪点头,“你说,楚师兄都答应你。”

  “楚师兄,我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想要了。只想要你……,吻一吻我,我便心满意足了……

  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愿望,也是我……一直最想要……而不可得的愿望。”

  羽尘目光凄楚的望着楚西凉,眼里溢满了渴望。

  楚西凉双目含泪,羽尘的眼神灼痛了他的心,他将怀中的小尼姑紧了紧,又在她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逐渐黯淡的眼神瞬间爆发出璀璨的神采,接着眼神一空,所有的一切就都消失不见了。

  随着这双眸子的猝然紧闭,小尼姑头一歪,便瘫软在了楚西凉怀里。

  楚西凉心一紧,又抖着嗓子叫了好几声“羽尘师妹”,却再也没有人回应他了。

  羽尘师妹的离世,加剧了楚西凉心中的悲伤和痛苦。

  他又一次的想要问上苍,为什么这么的不公平,要接二连三的,夺走他所在乎之人的性命。

  这边,大国师和他的师弟逃开了公孙左鹏和白教主的追踪后,进了一座道馆。这里是大国师的师弟曾经修行的地方。

  大国师的师弟人称元真散人。此时元真散人正一边给道教祖师烧香,一边对大国师说道:

  “真是想不到,那公孙小贼竟然真的找到谷总舵主的地盘来。”

  大国师拧眉道:

  “以公孙小贼现在的武功路数来看,似乎并不像是传说中的倚霞神功。”

  元真散人听了,蹙眉沉思片刻,接着道:

  “江湖传言,这倚霞剑已经落到了前朝太子的手里。而且,这前朝太子因练习剑上的神功,还变成了女子。这些个传言,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大国师心中也有些猜测,但嘴里还是道:“传言终归是传言。没有十足的把握,谁也不好断定那是真的还是假的。”

  “可江湖中,如今的确有这一号人物存在。”元真散人说到这里,又给道教祖师跪了三拜,继续说道:“师弟一直有个疑惑不得其解。”

  大国师看了师弟一眼,不动声色道:“师弟有话不妨直说。”

  “师兄一心想要得到倚霞剑,究竟是为了什么?”

  大国师沉吟道:“师弟有所不知,都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可如今看来,却像是得倚霞剑者得天下。”

  “可是,师兄您是奉王相国之令,帮他追回倚霞剑。若等此剑得手,不是一样要上交给王相国。于师兄而言,却是什么好处都捞不到。”

  “这你就不懂了。之前确实是这样的,那时候的确是奉王相国之令帮他追回倚霞剑。

  可如今不一样了,后来当今皇上知道此事之后,秘密召我入宫。亲口兑现承诺,说是倘若师兄我能将倚霞剑追回来,就将玶朝的兵马大权都交与我。”

  元真散人一听,连忙问道:“真有此事?”

  大国师点头:“确有此事。皇上似乎已经察觉到了王相国有独霸中原的野心,好像不再像以前那么信任他了。

  因此,这次师兄才想方设法的请你出山,助我和谷总舵主一臂之力,一并夺取倚霞剑。”

  元真散人听了很是高兴,兴冲冲道:

  “兴许,今后皇上想让师兄你替代王相国,那也说不定。到那时候,师兄真是前途无量呀!”

  “八字还没一撇呢!师弟可别取笑师兄了。”大国师却是摆手。

  “师弟怎会取笑师兄,替师兄高兴还来不及呢!”

  大国师和元真散人说到这里,就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各自都沉默着,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洛阳如此之大,在另外一个地方,楚西凉和各大分舵的女弟子们将小尼姑安顿好了之后,就将她临死前给的信件打开一看,里面正是李初兰和一些被玶朝大军俘虏的前朝女子的名字。

  楚西凉仔细看了一下,便走到了移秋的跟前,开口对移秋说道:“师叔您看。”

  楚西凉一边说着,一边将信件又转交给移秋。

  移秋看了一下,立刻将信件合上,并对楚西凉说道:“西凉,这事你怎么看。”

  楚西凉道:“以师侄的意见,不如师叔您带着大家先找个隐蔽点的地方休息一阵子。

  我和樱雪带着这封信件,趁着天黑之前,赶回洛阳城里。

  等到夜深人静之时,我二人一定将李老前辈和其他师叔、师姐师妹给救出来。”

  移秋想来想去,最后还是答应了楚西凉的这个想法。

  等到夜幕降临,楚西凉和九宫主带上几名武艺比较高强的女弟子,经过几个时辰的摸索,终于按照羽尘小尼姑给的那封信件上的新地址,找到了关押李初兰和那些同门的地方。

  随行的几名女弟子留在外面放风,楚西凉和九宫主则直接进入大牢。

  信上地址不假,楚西凉和九公主果然在狱中找到了关押李初兰和其它女弟子的牢房。

  二人将里面的狱卒解决了,很快就把里面的同门给放了出来。

  可等他们从里面出来时,外面的女弟子已经和玶朝的侍卫打斗起来了。

  楚西凉一跃向前,在前面杀出一条血路,九宫主搀扶着李初兰,带着其余女弟子从里面一涌而出。

  外面的玶朝侍卫不是太多,经过短时间的打斗之后,楚西凉一行人终于有机会逃离此地。

  出来之后,楚西凉和九宫主不敢久留,带着剩下的南教各分舵师姐妹,连夜离开了洛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