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荒郊
任瑾2021-04-02 20:232,272

  楚西凉打来几只山鸡、一只野兔,打算到附近的溪流边清洗,烤来给两位前辈做午餐。

  突然眼前黑影一闪,楚西凉隐约看到两条人影从前面一闪而过。“谁……”

  话音落,两个黑衣蒙面人出现在楚西凉面前,楚西凉一喜,抱拳道:“卢前辈,单前辈,二老怎会在此地?”

  卢重振看了楚西凉一眼,慢悠悠说道:“听说玶朝的军队近日要来围剿各分舵,我二人特前来助阵。”

  楚西凉面有惭色,“是弟子无能,没能阻止王相国出兵围剿各分舵。”

  卢重振摆手叹道:“这跟你没有干系。南教该有此一劫,逃是逃不掉的。”

  “王相国特意指明,让我率领军队去攻打各分舵,如今我已是骑虎难下。弟子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还望两位前辈指点。”

    单旗鼓并没有给他提示,只道:“你不必顾及太多,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便可。”

  楚西凉一脸为难的看着两位前辈,“可弟子担心,到时候会误伤同门,那又该如何是好呢!”

  卢重振同单旗鼓互视一眼后,哈哈笑道:“你放心,我二人自会暗中给你指点。”

  楚西凉松了口气,“那到时候,还请两位前辈出手。”

  两位老舵主对楚西凉的态度都满意,齐齐点头。

  “哎,对了!”楚西凉想起在林子里碰到的两位老前辈,忙问道:“两位前辈可知道,咱南教里头有没有叫做李初兰和左芳云的人?”

  “李初兰,左芳云?”卢、单两位老舵主大惊,“你在哪里见到她们的?”

  “就在前面不远处,两位前辈昨天打了一架,都受了伤,现在正在那里疗伤。”楚西凉指了指他来时的方向。

  两位老舵主显得很激动,急忙道:“快带我们去!”

  只是当他们回去之后,却没有看到李初兰和左芳云的身影。

  卢重振急道:“孩子,你是不是记错地方了。”

  楚西凉忙摇头,“是这里没错呀!晚辈记得清清楚楚。”

  “不如到附近看看,”单旗鼓看了看四周,提醒道:

  “两位老前辈一直水火不容,若醒来后看见对方,发生冲突也是难免的。”

  几人正说着,就听见不远处传来打斗声。

  三人连忙冲了过去,果然看见两位老妇人又交上手了。

  卢重振和单旗鼓知道她们的德行,谁劝都没有用。

  但既然看见了,就不好站着不管,再加上现在南教正值危机时刻,实在不适合再内斗了。只好上前道:

  “两位师叔,都别打了,大敌当前,要以和为重啊!”

  楚西凉一听,惊了,“老前辈,管她们……叫师叔?”

  四人明明看起来年纪差不多……特别是那位叫做左芳云的前辈,甚至比两位老舵主更年轻。

  卢、单两位老舵主已经顾不得解答楚西凉的疑问了,只在一边苦苦劝说两位师叔住手。

  李初兰也听出来卢重振和单旗鼓的声音,高声道:“二位师侄来得正好,你们来评评理,谁才有资格做这个教主?”

  单旗鼓见李师叔终于有了回应,赶紧道:

  “二位师叔都不要争了,现在不是讨论谁能成为教主的时候。玶朝正率兵围剿我南教,二位师叔还请救救各分舵的弟子们吧!”

  “什么!”师姐妹一听,玶朝正率兵围剿南教,都怒了!

  李初兰猛然收回阵势,冲左芳云道:“今日暂且饶了你。”

  左芳云冷嗤一声,“打不过就打不过,何必诸多借口。”

  “什么借口?我还怕你不成!我那是让着你,既然不服,我们就接着打!”

  两人一言不合,又要开打。吓得卢重振、单旗鼓两人忙上前劝阻她们。

  楚西凉倒是想看看后续如何,只是自己一夜未回,恐不好交待。遂开口对卢重振和单旗鼓道:

  “卢前辈、单前辈,弟子出来太久了,该回去了。”

  卢重振朝楚西凉挥手,“走吧!别耽误了正事。”

  楚西凉向几位前辈行礼告退后,正打算离开。李初兰突然叫住他:“小子,给老身留个名。”

  楚西凉正要回话,单旗鼓突然打断他道:“这孩子也是我南教中人,是成州分舵的弟子,姓楚,名西凉。”

  “哦!是嘛?”也不知道李初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只问了这一句,就不再开口了。

  楚西凉见没自己事了,运功腾空而起,朝玶朝驻扎的营地飞去。

  昨天一路追着两位老前辈而去,不知不觉就追去了很远。楚西凉寻了很久的路,终于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回到了营地。

  却没有想到,居然看到了玶忧郡主。

  玶忧郡主看到楚西凉,脸上的担忧终于散去,笑着朝他奔了过来。

  楚西凉见到玶忧郡主,也很高兴,接着又担心起来:“玶忧,你怎么过来了?路上还好吧?”

  玶忧郡主脸若暖阳,歪着头朝楚西凉灿笑道:“怎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了。”

  “可是,相爷,他知道你来吗?”

  玶忧郡主不自在的转转头,有些心虚,“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无须我爹同意。”

  “可这荒郊野岭的,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还是不要乱跑的好。”

  楚西凉知道玶忧郡主一向我行我素,王相国也管不了她,只是还是担心她一个人乱跑会遇到什么危险。

  玶忧郡主却突然生气了,嘟嘴看着楚西凉,“怎么金蝉公主可以乱跑,我就不可以了?还是,你就是不想看到我!”

  楚西凉捂脸,女人真的是不可理喻。“我什么时候说不想看到你了,我还不是担心你吗?你不知道现在江湖很危险吗?还有,你怎么跑过来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唉,对了,你猜的真准!”玶忧郡主被楚西凉一转移话题,又想起自己这次过来的目的,“我爹他不知道怎么想的,又要让你去夺回倚霞剑。”

  楚西凉听了,皱眉。“怎么又要去追回倚霞剑。这消息可靠吗?”

  “我在爹的书房偷听到的,”玶忧郡主对爹的反复无常也很苦恼,“送信的人可能快到了,你还是先做好准备。”

  “嗯,不急。反正相爷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了。”

  楚西凉说完,玶忧郡主笑眯眯地抱住他的手,道:“反正你做什么,我都跟着你。”

  楚西凉摸摸她的头,笑道:“累了一天,早点休息吧。”

  “嗯嗯,”玶忧郡主乖乖点头,“对了,你昨天去哪儿了?”

  “他们没有告诉你吗?我去追两位武林前辈去了。”

  “哦……”

  果然事情如玶忧郡主所说,当天晚上,便有人过来传达王相国的命令,让楚西凉将倚霞剑追回来。

  别人不清楚倚霞剑在哪里,楚西凉却是知道倚霞剑在南宫夫人手中。要夺回倚霞剑,就必须掉头去南宫分舵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