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习武
任瑾2021-04-02 20:133,231

  两位前辈对楚西凉的身世闭口不提,却留下了他,并且让他跟着他们一起习武。

  卢重振和单旗鼓作为南教两大分舵上一届舵主,功夫自是了得。

  再加上这些年退隐江湖后,两人一路游历江湖,又一起修炼切磋,将各门派武功融会贯通,武功更是精进。

  楚西凉的资质也是极好,一个用心教,一个用心学,楚西凉的武功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自上次楚西凉被黑衣人带走后,陈露瑶就独自一人,悄悄的离开,去寻找楚西凉的下落。

  陈露瑶此时早已离开恒州,正在去往洛阳的路上。

  为了避开朝廷的走狗,她将门派服饰换下,扮做江湖女侠的样子,游历江湖。

  这日黄昏,陈露瑶进了一家客栈,打算今夜就在此夜宿。

  店小二见有客上门,连忙迎过来,“客官里面请,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先上几个菜。”

  陈露瑶抛给小二一角银子,进了大堂,找个桌子坐了下来。午饭就吃了一个馒头,这会儿也饿了,还是先填饱肚子再上楼去休息。

  “小二,拿酒来!”

  陈露瑶才刚坐下,就见隔桌一位公子正趴在桌子上,嚷嚷着喊拿酒。

  小二连忙走过来,劝道:“客官,你喝醉了,可不能在喝了。”

  店小二也不是不想卖酒给这位客官,只是这人喝了一下午,小二也怕这客官喝醉了不给钱。

  而且这位客官手里还拿着剑,一看就是江湖人,他们店小,可惹不起。

  “拿酒来,我要喝酒!”这公子却已经是烂醉如泥,根本就听不进话,只一味要酒。

  陈露瑶心中一动,走过去将那人扶了起来,“颜彤坠?”

  “姑娘您认识这位客官?”店小二大喜,“您赶紧劝劝他吧,这位公子已经喝了三坛酒,都醉成这个样子了。”

  “他的酒钱,我帮他结了,小二再帮我开间客房,送这位公子上去休息。”

  陈露瑶一边说,一边将颜彤坠手里的酒杯拿开,让小二帮忙送他上楼休息。

  颜彤坠见手中杯子被夺,醉眼朦胧道:“你是谁,为何拦着我喝酒!我要喝酒!”

  陈露瑶敷衍他:“喝醉找不到回去的路。”

  “回去?回哪里去!”

  “回家呀。”

  “我哪里还有家……”颜彤坠醉熏熏的,又嚷着要酒。

  “好了,你不要再喝了。看你已经醉成这样,来,我扶你去休息。”

  陈露瑶说完,便让店小二扶着,将颜彤坠送进楼上房间。又让小二打来水,帮颜彤坠收拾好,才回自己房间去休息。

  第二天,陈露瑶又过去看颜彤坠,见他还没有醒,就拜托了小二帮忙照看,自己却早早离开了。

  等颜彤坠从酒醉中醒过来,已是太阳高悬。宿醉的他口渴异常,到桌边倒水的时候,才发现桌子上有一张纸条。

  看来是昨天照顾自己的人留下的,颜彤坠拿起一看,却发现纸条落款的地方写的居然是陈露瑶!

  颜彤坠飞快的跑下楼,又跑出客栈向大街上望去,然而日头晃晃,他并没有见到陈露瑶的身影。

  此时的陈露瑶已经在十里之外了,虽然颜彤坠对她一片痴心,但她最在意的,还是师兄楚西凉。

  既然无法回应他的深情,那她只能离得他远远的。

  这段时日,楚西凉一直在卢重振和单旗鼓身边认真习武。

  得两位高人的亲传和指点,他的武功突飞猛进,在江湖上也能排的上号了。

  玶忧郡主不久前也已经醒了过来,纤纤一直跟在她的身边照顾她。

  不过因为楚西凉每天都要和两位前辈学武,两人并没有多少相处的时间。

  一天,玶忧郡主突然将楚西凉拉到一边,悄悄问道:“那两位老前辈究竟是何方人士?不仅救了我们,还要教你武功。”

  楚西凉打哈哈道:“喔!他们没说,我也没问,应该是两位已经退隐江湖的老前辈吧。”

  “我怎么觉得有些奇怪呢。”

  “哪里奇怪了?”

  玶忧郡主噘着嘴,不乐意的说道:“练功的地方,只让你进去,为何不许我进。”

  楚西凉哈哈傻笑着,支支吾吾道:“可能是在练功的时候,他们不喜旁人打扰。”

  “哼,我也是习武之人,为何以前教我的师父没有这么讲究。”

  “哈哈,哪些武林老前辈都有一些小怪癖,可能这两位老前辈练功的时候,就不喜欢人打扰吧。他们也不是针对你一人,你看纤纤她不也是一直陪着你在外面吗?”

  “这个说法倒是有些靠谱,哎呀!不管它了。”

  这日,楚西凉练完招式结束后,卢重振和单旗鼓将他叫过来,“我二人传与你的这些武学,你只要掌握好,足够你行走江湖,你可以下山了。”

  楚西凉却茫然道:“西凉已经被逐出师门,下山还能去哪?”

  二老对视一眼,道:“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楚西凉疑惑问道:“太师父莫非让我回成州分舵?”

  单旗鼓摇头,“非也,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女子对你情深义重,你可不要辜负了她。”

  楚西凉皱眉,“可她是玶朝的郡主。”

  “正因为她是玶朝的郡主,你才要更加真心对待她。只要她感觉到你的真心了,往后你才能更好的在她身边生存,也方便我南教行事。”

  楚西凉看了单旗鼓一眼,快速合下眼帘,掩住眼中神色,“那两位前辈的意思,是要弟子和她回洛阳,然后去相国府?”

  两位前辈没有回答,只微微点头。

  楚西凉复抬头,蹙眉看着两位前辈,“那弟子不就成了南教的叛徒了?往后各分舵的人见到弟子,还不将弟子千刀万剐。”

  “有我二人在,没人能把你怎么样。”卢重振安抚完他,又接着暗示,“你知道‘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故事吗?”

  楚西凉双眼微眯,马上又眼睛发亮的看着两位前辈,“弟子明白两位前辈的意思了。”

  卢重振和单旗鼓两人俱满意的笑了,“明白就好,只要你能记住这一点,就不枉费我二人这些日子里所付出的心血。”

  “两位前辈的大恩大德,弟子永生不忘。”

  “你不必谢我二人,祢朝的兴复,就全指望你了。带上那小女子,赶紧走吧!她和纤纤已经在山下等着你了。”

  楚西凉给两位前辈磕了几个响头,带着行李下山了。

  下了山,玶忧郡主和纤纤已经在山下牵着马等着他。

  二人风尘仆仆,终于赶到了洛阳。

  楚西凉将玶忧郡主送到了相国府门口,玶忧郡主要带他去见王相国,楚西凉却不愿,“既送你到了相国府,我就不进去了。”

  玶忧郡主急道:“为什么不和我进去?”

  “我怕……”楚西凉欲言又止。

  “你怕我父亲会因为你是前朝太子,又像以前那样对你,是吗?你放心,我会跟他说明白的。”

  楚西凉却摇头,“不是这个原因。”

  “那又是什么原因?”

  楚西凉正要开口,相国府的大门突然从里边打开。

  “玶儿啊,”王相国激动的走出来,一把抱住玶忧郡主哭道:“这么久了,你都上那里去了?为父担心啊!”

  旁边的家丁,低着头,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玶忧郡主安慰了他很久,才让他收住了眼泪。

  哭了一场的王相国这才有空打量周围,发现楚西凉居然站在旁边,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似乎想说什么,还没等王相国开口,玶忧郡主就抢先说道:“爹,是他送女儿回来的。”

  王相国不信,“他会好心送你回来?”

  玶忧郡主连连点头,“真的是他送女儿回来的。”

  “他是前朝太子,送你回来,也是另有所图。”

  “爹,他已经不是什么前朝太子了,前朝的人已经与他恩断义绝了,他之前的分舵更是将他逐出师门。”

  王相国却根本就不信楚西凉和南教没有关系。“你可不要让对方的障眼法把你给蒙蔽了。”

  “是女儿亲眼所见,真的不是障眼法。爹,我们先回家,听女儿给您慢慢讲。”

  玶忧郡主扶着王相国,顺便将楚西凉也拉了进府。又将她离开相国府后,发生的事情,向王相国详细的讲述了。

  “那他现在来相国府,又有何企图?”王相国听完女儿的讲述后,还是不愿意相信楚西凉。

  玶忧郡主道:“爹,不如您就将他留在身边,替您做事。”

  “他是前朝的太子,爹可不敢让他做事。”

  “爹~”玶忧郡主不依的朝王相国撒娇道:“不管怎样,他都救了女儿,而且还一路护送女儿回家。现在他没地方可去,女儿也不能忘恩负义,爹你可一定要帮忙!”

  王相国经不住女儿的哀求,也想知道楚西凉到底有什么目的,“这样吧!咱们玶朝不是正在翻修洛阳行宫,不如让他去那里。”

  玶忧郡主却不依,“那怎么行,这跟囚犯有何区别!”

  王相国觉得自己这主意挺好,悠闲的喝着茶,道:

  “玶儿,这你就错了,他比囚犯好多了,囚犯可是没有自由的。你跟这小子说,如果愿意,就去洛阳行宫帮忙吧。”

  楚西凉就站在大厅里,只王相国不待见他,一直当他是空气。

  楚西凉自是求之不得,忙回道:“我不介意。”

  王相国也不看他,只道:“既然你不介意,那明天一早,就去行宫吧。”

  王相国让秦将军领着楚西凉去行宫。

  洛阳行宫里,干活的人有不少。秦将军指着这些人,对楚西凉说道:

  “我家相国让你管着这些人干活,也不知道你走的什么狗屎运,刚进来就能当头了。”

  秦将军说完,拍拍楚西凉的肩膀,转身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