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疗伤
任瑾2021-04-02 20:151,899

  白教主手上蓝色披帛朝谷舵主脸上抽过去,啪啪几下,抽得谷舵主面红耳赤,“我让你胡说八道,让你胡说八道!”

  白教主武功高强,谷舵主哪是她的对手,四位舵主见了,连忙过来帮忙。

  好在这个时候,有两名黑衣人从远处乘风而来,替四位舵主接手。

  这两名黑衣人别人或许不认识,楚西凉却知道,他们正是卢重振和单旗鼓。

  卢重振和单旗鼓联手,白教主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一不注意,便被卢重振一掌拍碎了脏腑。

  白教主吐出一口血,眼见不敌,转身就逃离了南宫分舵。

  卢重振和单旗鼓见对方已经跑了,也没有跟着追下去,而是将目标转向哪些南宫分舵把守关口的弟子。

  不到半个时辰,南宫分舵把守关口的弟子,没有一个能够抵挡得住。

  四分舵弟子跟在卢重振和单旗鼓身后,进了南宫分舵。

  南宫夫人自知闯了大祸,早在其余分舵弟子闯入南宫分舵的时候,就带着贴身侍女采云,从房间里的暗道下了山。

  众人将南宫分舵翻了个遍,都没能将南宫夫人给搜出来。

  南宫夫人下山后,就马上去投奔了白教主。

  白教主此时的形势,也不太好。

  自上次被卢重振和单旗鼓联手打伤后,白教主被教众抬着回了白狐教。

  宁爵风让其他功力深厚的男子同时运功为白教主疗伤,这才让白教主脱离了危险。

  然而经此一役,白教主的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运功调养身体。

  只白教主似乎厌倦了这种日子,练功的兴致大减,甚至有连身体都不顾的趋势。

  宁爵风见她不拿身体当回事,就像哄孩童般哄着白教主:“不要再贪玩了,你该练功了。”

  白教主拿着酒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嗔道:“忙什么!我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呢!”

  宁爵风摸着她的头发,哄道:“不是我着急,我是担心你。你难道不想修炼南宫夫人给你的武功秘籍。”

  “这个时候,你还跟我提她。若不是因为她,我也不会伤成这个样子。”

  宁爵风呵呵笑道:“若不是南宫夫人,你怎么能得到‘倚霞神功’。说出来,还真要多谢她将倚霞剑派人给你送来。”

  白教主冷嗤一声,“她哪是好心,她是怕倚霞剑被人抢去,暂时让我替她保管罢了!再说了,这倚霞剑本就不是她的人夺回来的,而是我的人。”

  白教主又撇撇嘴,继续道:“其实我根本就没有看上这把破剑……”

  宁爵风皱眉看向白教主,疑惑道:“倚霞剑曾经名振江湖,更是南教的镇教之宝,教主您怎么对它不屑一顾。”

  白教主将手中酒杯放下,呵呵冷笑,“连怎么使用都不知道,不是破剑是什么。”

  “那你不图这把剑,你图她什么。”

  “我呀!我图她的权利。”

  “图她权利?”

  “自南宫舵主去世之后,南宫分舵的大权就握在她手上。可下面的那些副舵主、堂主之类的,却早就不服她的管制。

  她有心想成为总舵主,可即使有倚霞剑在手,没有使人屈服的武力,也是不行。她将倚霞剑送来,就是为了让我帮她悟出‘倚霞神功’,然后好替她清理门户。”

  宁爵风失声笑道:“她难道不担心,等你悟出‘倚霞神功’,再顺手收拾了她?”

  白教主面色一冷,“她当然担心,但她也知道,我暂时是不会动她的。”

  “此话怎讲?”

  “因为她知道,我要利用她的权利,替我姐姐报仇!”白教主幽幽说着,又倒出一杯酒,缓缓饮下。

  “我姐姐原是玶朝先帝的宠妃,却被王相国陷害,打入了冷宫。先帝死后,我姐姐居然还被拖去殉葬。

  虽说先帝驾崩,嫔妃是要被殉葬的,可我姐姐有玶朝太后的懿旨,可免去一死。

  谁知王相国专权,不把玶朝太后的懿旨当回事,直接将我姐姐殉葬了。为了报仇雪恨,我从一个大家闺秀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女。”

  宁爵风又为白教主倒了一杯酒,“那南宫夫人知道这些吗?”

  “我之前跟她说过,否则,她也不会轻易将倚霞剑送来给我修炼。”

  两人此时还不知道,南宫夫人带着侍女已经来到了白狐教后山。

  采云却是疑惑为什么她们不从白狐教大门进去,“夫人,我们为什么要从后山上去?难道白教主会不让我们上山吗?”

  南宫夫人笑笑,“那可不一定,也说不定白教主在闭关。”

  南宫夫人对白狐教的地形,却是了解,一路躲着那些守卫,终于找到了白教主闭关修炼的山洞。

  白教主此时已经与宁爵风滚做了一团,哪里在练什么倚霞神功。

  采云羞红了脸,躲在南宫夫人身后道:

  “看来白教主没把咱们南宫分舵当回事,夫人好心将倚霞剑送来给她修炼‘倚霞神功’,她却在这里逍遥快活。”

  采云的声音虽然小,但对于武功高强的白教主和宁爵风来说,却无异于耳中震雷。

  白教主将衣服拢在身上,扶着宁爵风的手,慢吞吞坐起来。

  南宫夫人眼中微光一闪,关切的问道:“白教主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因为练功过度的原因,伤了身子。”

  宁爵风扫了南宫夫人一眼,“难道夫人不知,白教主上次去南宫分舵替夫人解围的时候,被两名黑衣人打成重伤,到现在内伤都还没有好。”

  南宫夫人惊讶道:“我没有想到白教主伤得这么重,让白教主受苦了。”

  白教主摇头,又淡淡道:“不碍事的,夫人这次过来白狐教,不知所为何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