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巧遇
任瑾2020-11-24 07:142,264

  一路上,陈露瑶问楚西凉,“师兄,我们打算去那里。”

  楚西凉回答说道:“我也不知道去那里。那师妹你说说看,我们现在该去那里好呢!”

  陈露瑶微微一笑,似乎有些羞涩,回答说道:“要我说,我们那儿都不去,就找个没有人居住的地方,然后安居乐业。”

  “师妹,这怕是要让你失望了,师兄还有许多事要做。”

  “也不急呀!等你办完你该办的事,再过我们想要的生活也不迟呀!”

  陈露瑶说着,就往前面走了。

  二人走了几个时辰,眼看已经没有人再跟上来了,楚西凉就对陈露瑶说道:“我们哪里也不去,暂时在这个地方避一避,等风声过去了再做打算。”

  “难道等风声过去了,师兄还要回相国府吗?”

  “不然怎么办!”

  陈露瑶没有再继续的说下去,只见她一脸的不高兴。

  过了一会儿,楚西凉又对她说道:“放心吧!到时候师兄要是真的回了相国府,绝对不会抛下师妹不管的,师兄会给你足够的银子,让你先住在客栈里,然后再规划你的去处。”

  “我不会要你的银子,我自己有银子。”

  “傻瓜。你又没像师兄一样替别人当差,哪来的银子。哎对了,前面好像有个小破草屋,咱们弄些野草补补,兴许还可以住上几日。”

  来到小草屋里,二人将自己身上的包袱放了下来。此时已经快天黑了,楚西凉对陈露瑶说道:“今晚就先将就一下,明日再补茅屋。”

  夜里,二人围坐在小茅屋里的火堆旁,也没有太多共同的话语,二人不知不觉的就各自睡着了。

  天亮之后,楚西凉首先爬了起来,撑了撑懒腰,然后又走了出去,前前后后的打量着这间小茅草屋。

  没过一会儿,陈露瑶也跟着醒来了,楚西凉见她从里面出来,就大声的说道:“师妹,你留在这里,那里都不要去。师兄去山里弄些野草回来补茅屋,顺便带些野鸡之类的回来。”

  楚西凉说完,便拔腿去了。

  不到午后楚西凉就背着许多野草,手里提着山鸡,远远就叫着陈露瑶:“师妹。”

  陈露瑶见到楚西凉手里提着的山鸡,立刻跑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楚西凉又去山里,陈露瑶回道:“我跟你一道去。”

  楚西凉说道:“不了,你还是留在屋里,把昨晚剩下的山鸡做好,我去一阵子就回来。”

  陈露瑶想了想,回道:“那好吧!”

  楚西凉又进了山,今日和昨天去的不是同一个方向。大约走了两三里,隐隐约约听见有打斗声。

  楚西凉顺着打斗声走去,等到走近时,楚西凉发现是一群匪徒正在抢劫一名女子。

  楚西凉几步走了过去,大声喊道:“住手。这么多人欺负一名弱女子,算什么好汉。”

  其中一名匪徒转过头来,大声回道:“嘿!我说臭小子,你装什么英雄好汉,这小妮子可不是弱女子,她武功高着呢!”

  人群中的女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一边应付对方,一边朝这个方向看了过来。见到来的人正是楚西凉,便大声喊道:“楚公子……。”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与楚西凉分离了一段时间的金蝉公主。

  楚西凉听见是金蝉公主的声音,二话不说就跳了过去,与金蝉公主一齐对付匪徒。

  楚西凉的武功十分厉害,一出手便将匪徒打得稀里哗啦的。

  匪徒们看见来了一个高手,全部都被吓得狼狈的逃跑了。

  二人见匪徒几乎都跑光了,等到停了下来,楚西凉问道:“公主,你的侍女呢!”

  “她……,她前些日子,已经被玶朝的人给杀害了。”

  楚西凉一听,立刻追问道:“那你知不知道,杀害她的人是谁的部下。”

  金蝉公主伤心的回道:“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的部下,经过打听之后,才得知是玶朝的人。”

  “你先不要难过,走吧!我现在带你去一个地方。”

  金蝉公主问道:“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我师妹也在。”

  “陈姑娘?”

  楚西凉点着头,就领着金蝉公主一道回来。

  快到小茅屋时,楚西凉老远就喊:“师妹,你快出来看看,到底是谁来了。”

  小茅屋里的陈露瑶听到楚西凉的喊声,立刻跑了出来。见到和他回来的人是金蝉公主,心里十分高兴,又跑上去,喊道:“金蝉公主!”

  金蝉公主回道:“唉!陈姑娘。”

  三人一同进了小茅屋,陈露瑶立刻将做好的野味端了上来。

  三人有说有笑,还没吃到一半,就听见远处有一群人马追了过来。

  不到一会儿功夫,这些人马就在小茅屋前停了下来。

  楚西凉和陈露瑶、金蝉公主,刚从小茅屋里走出来。马背上的人就指着楚西凉,大声说道:“楚西凉,大伙还以为你失踪了,都在到处找你,没想到你却躲在这里与两个小妮子寻欢作乐,你把郡主当成什么了。”

  金蝉公主一听,很不高兴的说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请你说话注意一点。”

  “那是不是要亲眼看见你们搂在一起了,才算做过。”

  楚西凉大声回道:“李副指挥使,说话这么脏,小心回去之后,我撕烂你的臭嘴。”

  “嗨嗨,若是相爷知道了这件事,怕是你想回,也回不去了。”

  陈露瑶两眼注视着对方,向楚西凉大声问道:“师兄,他们是什么人。”

  楚西凉回答说道:“他们是相国府的人。”

  李副指挥使又对其他人说道:“早上我说什么来的,楚西凉与祢朝勾结,没错吧!

  都看到了吗?

  旁边那姑娘他叫什么了,师妹。

  原来他不仅和祢朝暗中勾结,还和之前的同门女子在这里亲亲我我……。”

  陈露瑶严肃的回道:“我已经不属于南教的弟子了,我和我师兄一样,也被逐出了师门。至于你说我师兄与南教勾结,麻烦你找出真凭实据。”

  就在这个时候,树林中传来一名老者的声音:“楚西凉,你说你没有与南教勾结过,那你之前,大半夜的出来和李初兰在树林里习武,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说话的人一直没有露面,只听其声而不见其人。

  好半天也不见出来,楚西凉四处张望着,然后又大声说道:“这位前辈,能否出来与大伙碰过面,也好让大伙看看您的庐山真面目。”

  “罢了!”

  此人一直不肯露面,陈露瑶移动着步子,靠到楚西凉身边,用很低的声音对他说道:“师兄,我怎么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倒好像与广陵分舵的公孙舵主有些相似。”

  楚西凉低声回答说道:“我倒是没有听出来。没有真凭实据,我们还是不要猜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