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报复
任瑾2021-05-26 13:432,084

  自那日起,楚西凉和九宫主便一直都在练习这来之不易的“倚霞神剑”。

  二人本就是练武奇才,再加上夜以继日的勤学苦练,更是将倚霞神剑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这日,楚西凉和九宫主二人将倚霞神剑又反复练习了数遍后,正在树荫底下歇息。

  突然见一名成州分舵的弟子跑来。他疾步走到楚西凉跟前,大声呼喊道:“大师兄,不好了!”

  楚西凉见他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下意识皱起了眉,“出什么事了?”

  弟子喘着气道:“玶忧郡主她……她带着孩子去集市买布料,路上被白教主给劫持了!”

  楚西凉心里一凉,连忙问道:“只有郡主一个人去吗?”

  “还有恒州分舵的几位师姐陪同。”

  楚西凉沉凝片刻后,暗道:“这下遭了!”接着又转身对九宫主说道:“樱雪,你一个人先练着,我下山去看看。”

  九宫主拉住他道:“玶忧郡主和白教主并没有什么仇怨,白教主为什么要抓她?”

  “宁爵峰和沈博阳以前一起设计陷害了白教主,她一直怀恨在心,要找他们报仇。如今找不到宁爵峰,我担心白教主会对孩子不利。”

  九宫主略一沉思,便道:“我跟你一起去。”

  “这……”楚西凉有些犹豫。

  “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事,去了说不定能帮上你的忙。”

  “那好吧!”楚西凉略一想,便点头答应了。

  等不及通知卢重振和单旗鼓两位老前辈,楚西凉便匆匆带着九宫主下了山。

  二人下了山后,就去了集市寻找,只什么发现也没有。

  二人在集市附近寻找了一番,奈何什么线索也没有。

  楚西凉望着不远处广陵分舵的山峰驻地,对九宫主道:“这里离广陵分舵很近,说不定白教主带着她们去了广陵分舵。不如我们往广陵分舵的方向找,兴许能碰见她们。”

  九宫主也觉得有理,应了一声,就和楚西凉一起朝着广陵分舵的方向直奔。

  不到半个时辰,二人终于在广陵分舵山脚下的一处林子里,发现了玶忧郡主等人。

  玶忧郡主和恒州分舵的几个尼姑,被绑在了一块,陈露瑶的孩子却在白教主的手上,此时正不停的啼哭。

  楚西凉和九宫主近前时,白教主站在一块一丈多高的石块上,单手抓着孩子的衣襟,手伸出去,孩子被悬空抓在手里,距离地面有两丈多高,小孩子掉下去不死也残。

  楚西凉见了目呲欲裂,急道:“白教主,有话好说,你千万别伤了孩子。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白教主朝着楚西凉哈哈笑道:“你不放过本教主?哈哈……那又怎样!本教主还怕你不成。”

  “孩子他是无辜的,你不要妄造杀孽。”

  白教主望了一眼正哇哇大哭的孩童,笑看着楚西凉道:“想不到你会这么关心他。”

  楚西凉看着啼哭不止的侄儿,心疼的不行,“他是我师妹的孩子,我自然关心他。白教主有什么要求,我们自可以商量。”

  “可惜……”白教主却是不答楚西凉的话,只道:“他投错了胎,成了宁爵峰的种。你可知道,当时宁爵峰联合沈博阳一同把本教主骗到悬崖边,然后又将本教主推下悬崖,是多么残忍!”

  “可当年将你推下悬崖的人是宁爵风,不是这个孩子。”

  “父债子还!当年宁爵风做的恶,就让他的孩子来偿还吧。我也要让他知道,从高处掉下去,究竟是什么滋味。现在,本教主只要轻轻一松手,这个小野种就会立刻掉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我不管他是不是宁爵风的孩子,我只知道这是我师妹的孩子,他也不是野种。白教主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他?”

  白教主对楚西凉的示弱毫无反应,只道:“他们无媒苟合,不是野种是什么?”

  楚西凉怒道:“既然你要这么说,那你之前在白狐教的时候,你和你的那些男宠,又明媒正娶了吗?不知道又有多少野种啊?”

  白教主气得手止不住的发抖,怒视着楚西凉道:“你敢侮辱本教主!有种就过来和本教主一较高低。”

  楚西凉见白教主将手中孩子抱了回去,微松了一口气,又道:“我只不过是就事论事,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说完,便拔出佩剑,直接飞身朝白教主奔去。

  白教主单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对付楚西凉。

  只楚西凉也非吴下阿蒙,长久的交锋后,白教主才发现,楚西凉内力深厚,剑招精妙,再打下去,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

  白教主眼见不敌,便将手中婴孩扔了出去,企图干扰楚西凉的心智,趁机中伤他。

  却见旁边的九宫主飞身一跃,手中披帛飞出,瞬间就将孩子卷入其中。

  白教主见孩子被九宫主救走,便一掌要劈向披帛中的孩子,又被楚西凉看穿心思,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将她拦了下来。

  九宫主将孩子卷入怀中后,见白教主分身泛术,便立刻来到几位被抓起来的恒州分舵弟子和玶忧郡主的身边,将她们身上绑着的绳子解开。

  几位女弟子将场中的凶险尽收眼中,将身上绳子解开后,其中一名女弟子便急忙对九宫主说道:“小施主,你把孩子交给贫尼,快去帮助楚师兄吧。”

  九宫主却似胸有成竹,只笑道:“无需担心,西凉哥哥对付得了她。”

  几人听了,虽心里担忧,但还是按下心来,同九宫主以及玶忧郡主一起,静静的站在一旁,注视着楚西凉和白教主的打斗。

  众人看了一会儿后,果然发现端倪。

  虽白教主不见颓势,但细心观察便会发现,白教主如今只有防守的份,一点攻击的余力都没有,落败已是早晚的事。

  见楚西凉果然没事,玶忧郡主心里的愧疚终于少了一些,又转头便对身边的女尼说道:“都是我不好,不该让你们陪我带着孩子出来。”

  领头的尼姑连忙安慰玶忧郡主道:“这不怪你,即使你不出来,总有一天,她也会找机会对孩子下手的。”

  领头的尼姑一边说着,一边抬手轻轻拍了拍玶忧郡主肩膀,无声的安慰着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