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新增
任瑾2021-05-14 11:422,307

  为了救李初兰,成州、光州、恒州三分舵马上采取行动,舵中相貌出众的女弟子,都纷纷赶往洛阳。

  然而,南宫分舵在南宫阙的掌控之下,却是毫无动静。她不出声,没有谁敢擅自行动。

  广陵分舵也一样,公孙左鹏不发话,弟子们也只能乖乖的窝在分舵里。

  公孙左鹏万事不理,只在山洞里练功。计堂主匆匆从外面进来,朝公孙左鹏行礼后,道:“教主。”

  公孙左鹏睁开双眼,看向计堂主,“何事?”

  “成州、光州、恒州三分舵正派女弟子前往洛阳营救李初兰老前辈。”

  公孙左鹏听了,却是没有再说什么,只轻轻问道:“副教主现在都在忙些什么?她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来见本教主了。”

  计堂主默然片刻,又躬身回道:

  “回禀教主,副教主这几日都深居简出,属下以为,副教主定是在替教主您领悟倚霞神功进一步的功法。”

  公孙左鹏轻笑一声,“哦?是吗?”

  计堂主迟疑了下,道:“大概是这样吧。”

  公孙左鹏摆了摆衣袖,漫声道:“那不如你现在去跑一趟,看看副教主究竟是在忙什么。”

  “是,教主。”

  计堂主应声退了出去,又马不停蹄的往白教主的住处而去。

  盏茶的功夫,计堂主便到了白教主的住处。一靠近白教主的修炼室,便被白教主发现了。

  “谁?”白教主盘腿坐在蒲团上,警惕的拿起手边的佩剑。

  计堂主忙回道:“副教主,是我。”

  白教主听到是计堂主的声音,松了口气,才又问道:“你这个时候来找我,可有要事?”

  计堂主自然不会实话实说,只道:“教主想见见您,让属下过来看看。”

  白教主却立刻站起来道:“本教主正好有事与教主相商,既如此,那就和你一道过去吧!”

  计堂主自是点头应是。

  没过多久,二人便来到公孙左鹏住处。

  白教主一见到公孙左鹏,就让计堂主退下去,并道:“教主,属下已经将倚霞神功后续的功法领悟出来,请教主过目。”

  说完,就将一本册子递给了公孙左鹏。

  公孙左鹏接过之后,打开一看,册子只有一页。

  里面寥寥几句,也是如诗词般排列,字数同倚霞剑上的秘籍差不多。

  公孙左鹏细细看了一遍后,将册子合起,才对白教主道:“有劳副教主了。”

  公孙左鹏说完,又向白教主提出一个要求:“本教主听闻,副教主武艺高强,不如今日咱们来比试比试如何?”

  白教主咯咯笑道:“在下的武功,哪能跟教主您相比,只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

  “副教主过谦了,毕竟曾是一教之主,自有过人之处,你说是不是。”

  公孙左鹏说着,就朝白教主直面而去,二人瞬间就交上了手。

  公孙左鹏想要探出白教主的真本事,自是竭尽全力。白教主也不敢大意,自然也是全力相抗。

  几个回合下来,公孙左鹏也发现,白教主的武功,和玶朝的大国师不相上下,自己还是能够应付的。

  经过这次比试,公孙左鹏对白教主也放了一半的心,待她离开后,便拿出新得的秘笈研究了起来。

  一晃就是半月,上次大意败给了南宫阙,公孙左鹏自是不甘心,如今左右无事,便直接奔赴南宫分舵,寻南宫阙决斗。

  南宫阙上次赢了公孙左鹏,自是不惧他,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

  二人来到一处无人之地,这里云雾缭绕,山下一潭湖水如巨大的翡翠镶嵌在这幽深宁静的深谷。

  南宫阙站立在一块巨石上,公孙左鹏盘坐在地面,手里抱着一架古琴。

  只见公孙左鹏右手轻轻拨动琴弦,身后的竹子便如同刀切一般,整整齐齐的倒了下来。

  公孙左鹏嘴角微勾,看向南宫阙,“上次大意输给了你,让本教主颜面扫地,今日,本教主绝不留情,你可要小心了。”

  南宫阙重重“哼”了一声,看着公孙左鹏冷冷道:“本宫主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为何你却第一次见面就要杀本宫主。”

  公孙左鹏也沉了脸,“谁让你没事要到广陵分舵来,还自称是祢朝的太子。本教主若不杀了你,又怎么能够雄霸天下!”

  南宫阙没有想到公孙左鹏的野心居然这么大,知道再说下去也是话不投机,干脆道:

  “废话少说!你想再输一次,就放马过来,本宫主一定奉陪到底!”

  说完,便脚尖轻点朝公孙左鹏飞身而去,手臂上的披帛也朝着公孙左鹏攻去。

  公孙左鹏不动如山,手指再次往琴弦拨动了几下,迎面而来的披帛便被琴音击退,并朝着南宫阙击去。

  南宫阙不甘示弱,挥掌又将披帛打向公孙左鹏。

  公孙左鹏手中猛地用力,琴声变得急促,攻击也变得猛烈,并接连朝着南宫阙发出攻势。

  几次三番下来,南宫阙只勉强接住公孙左鹏的攻势,手中的披帛不似刀剑般锋利,也被公孙左鹏的琴弦断了一节。

  公孙左鹏见南宫阙颓势已显,不想再给她机会,放下手中的琴,就纵身离地而起,朝南宫阙近身攻去。

  二人你追我赶,从地上打到湖面。

  南宫阙单脚踩着水面,公孙左鹏朝她猛然一掌击了过去。

  南宫阙连忙张开双臂,仰着身子往后倒退,好险躲开了公孙左鹏这一掌。

  却不防身上的那块金牌,从袖子里掉出来,直接落入湖中。

  南宫阙转身想要抓住金牌,却已经来不及。更何况公孙左鹏步步逼近,根本不给她机会。

  趁着南宫阙转身,公孙左鹏重重击出一掌。

  南宫阙躲闪不急,才刚扭头,就被公孙左鹏击中后背。南宫阙虽勉强稳住身形,但还是被这一掌打上了岸。

  公孙左鹏顺势跟了过去,斜身落在南宫阙跟前,眼里满是得意,也不急着动手,嘴里却道:

  “南宫公子这是怎么了,方才不是还说,要再让我输一次吗?”

  南宫阙愤恨的看了公孙左鹏一眼,爬起来之后,两人又缠斗在一起。

  只是,南宫阙到底不是公孙左鹏的对手,才没过多久,就又被公孙左鹏一掌击倒在了地上。

  公孙左鹏如猫逗老鼠般,依旧没有着急下手,只嘲讽的看着南宫阙,又是兴味又是得意地道:“来呀!南宫公子继续打呀!”

  南宫阙闷哼一声,嘴角就有血液流出,她也终于认识到自己功力真的不如公孙左鹏深厚,没多想,便起身匆匆逃走。

  公孙左鹏却没打算就此放过她,一直紧追在她身后。

  南宫阙一路闪避,终于逃回南宫分舵。见公孙左鹏紧追不舍,南宫阙一转身,就进了一个山洞。

  南宫阙对山洞地形很是了解,进了山洞之后,就如鱼入大海,一转身就不见了。

  公孙左鹏对南宫分舵不熟悉,却仗着自己武艺高强,不管不顾的跟了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