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外出
任瑾2021-05-21 10:581,963

  几日下来,楚西凉和九宫主没有再继续练习倚霞剑上的武功秘籍,而是把之前李初兰所教授的那些,重温了一遍。

  老婆婆在一旁看着,心喜不已,觉得他二人天生就是练功的好苗子,这光复南教之事,非他二人莫属了。

  老婆婆一时心潮血涌,将自身所学,毫无保留的亲自传授给了楚西凉和九宫主。

  见老婆婆如此尽心指导楚西凉和九宫主,李初兰和卢、单二人都异常欢喜。

  楚西凉和九宫主得了老婆婆的真传,二人的功力突飞猛进,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自身功力的迅猛增长,两人自能体会的到,练起功来也自是卖力。

  日子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老婆婆所说的九月初九,已经来临。

  这日凌晨,老婆婆便和李初兰一起,早早的来到众人平时练功的地方。

  二人面对面的盘坐在地上,双眼微闭,两手捻成莲花指,端放在两腿上。运功聚精会神的复原倚霞剑上的原笈。

  卢重振和单旗鼓则静静的站立在两边护法。

  楚西凉和九宫主因昨日练功练得太晚,日头升的很高,才从屋子里转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成州分舵的弟子从山下上来。

  见李初兰和一位陌生的老婆婆正在打坐,没敢打扰,只悄声来到楚西凉跟前。

  对着楚西凉的耳边,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阵。

  楚西凉听完之后,便小声的对九宫主说道:“樱雪,我有点事,先出去几个时辰,你留在这里,帮老前辈们打打下手。”

  楚西凉说完就撒腿离开了,等九宫主反应过来,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楚西凉跟着成州分舵报信的这名弟子下了山,来到了各大分舵的众弟子暂时逗留的地方。

  沈舵主和邢舵主见楚西凉跟着报信的弟子从山上下来,连忙迎了过去。

  见到沈舵主和邢舵主,楚西凉问道:“不知师父和邢舵主急着召弟子下山来,是为何事?”

  沈舵主没有回话,只有邢舵主开口道:“也没有什么要紧之事,只是许久没有你们的消息,特地让人把你叫来,想了解一下上面的情况。”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楚西凉恍然,便把山上的情况告诉了沈舵主和邢舵主。

  二人听完松了一口气,沈舵主又对邢舵主说道:“李太师叔事先交代,无事不得上山,也不知道山上的物品还剩下多少?”

  邢舵主指着楚西凉,笑道:“西凉不是已经下山来了嘛!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你看我,忙得什么都忘记了。”沈舵主说着,便又问起楚西凉:“西凉,山上的伙食还剩多少?”

  楚西凉道:“师父和邢舵主不必担心,山上伙食还能用上十天半个月。只是……李老前辈为了能够振兴南教,只留我和樱雪,还有卢太师伯、太师父几人在山上练功,却是用心良苦。只是委屈了大家蜗居在这山下。”

  邢舵主轻挥了挥拂尘,摇头轻笑道:“西凉有心了,只要能振兴南教,众弟子受些委屈,也是无碍的。你们只管在上面练功,缺什么就下来说一声,我们立刻派人给你们送上去。”

  楚西凉听了忙拱手道:“有劳师父和邢舵主了。”

  邢舵主继续说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说这些做什么。”

  楚西凉见事了,便不由得四处张望着,片刻后,不禁眉心微皱,转头又问道:“邢舵主,怎不见玶忧郡主?”

  邢舵主便指着对面小溪的方向对楚西凉道:“呶,玶忧郡主她在那边,一直不跟你那些师姐妹们打交道,成天只和露瑶的孩子在一块。”

  “我过去看看她。”楚西凉说着,就朝小溪的方向跑了过去。

  见到玶忧郡主时,她正蹲在小溪边,给孩子清洗衣物,孩子正躺在旁边的摇床中沉睡。

  楚西凉看到这一幕,心里微暖,似乎看到,将来,郡主像现在这般贤妻良母的照顾他们的孩子。

  楚西凉走到摇床边,轻轻的从摇床中抱起孩子。

  等到玶忧郡主洗完孩子的衣物,转过来时,一眼就看到了楚西凉。

  楚西凉连忙将孩子放回摇床里,上前准备帮玶忧郡主凉衣物。

  玶忧郡主连忙推开楚西凉的手,对他道:“这些小事我能做的,从山上下来,一定累了吧!快先在一边歇着。”

  “我不累。”楚西凉傻笑着摇头,亦步亦趋的跟着她。

  只见玶忧郡主端着木盆,走到晾衣服的地方,将衣服往绳子上搭。

  楚西凉望着她,这哪里还是之前的郡主,简直都快成了一名农妇。

  楚西凉看着心疼,连忙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玶忧郡主笑着摇摇头,手中动作不停。

  楚西凉一直站在玶忧郡主的身边,帮着晾晒衣物。

  等晾完之后,玶忧郡主一边撑着衣物,一边对楚西凉道:“西凉,我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楚西凉连忙说道:“什么事,你说吧!”

  “我觉得,你们和我父亲的仗,不要再打下去了。等过一段时间,我就回一趟洛阳,亲自劝劝父亲,双方都各退一步,大家都过些舒坦日子。”

  楚西凉摇头苦笑,小声道:“就算我能答应你,各分舵的弟子能答应吗?你父亲他又会同意吗?”

  “分舵的人,你也多劝劝,这样长年累月的打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你我都是被累及之人,无法改变这一切,还是听天由命吧!”

  玶忧郡主说了半天,发现跟没说一样,就没有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和玶忧郡主呆了一阵子后,楚西凉不得不站起身,道:“山上还有重要的事,改日再来看你和孩子,我得先走了。”

  玶忧郡主知道楚西凉事务繁多,也不阻拦,只招招手,看着他同沈舵主、邢舵主以及其他弟子打过招呼后,慢慢的消失在山林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