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少林
任瑾2021-04-20 05:572,591

  玶朝大军突然撤离,远在少林寺的楚西凉并不知情。一直以为南教各分舵仍旧危在旦夕,还在为这场战斗发愁。

  这日,楚西凉见金蝉公主和羽尘小尼姑正拿着竹箩准备出去,便问她们:“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金蝉公主就道:“我们去山里采些草药回来,给你治伤,等你好了,我们就可以离开少林寺了。”

  楚西凉却接过竹篓道:“既是给我采药,那我也去吧。你们两个女子去山里采药,我不放心。”

  金蝉公主见他伤还没好,就想拒绝。

  但羽尘小尼姑却道:“金蝉姐姐,既然楚师兄要一起去,那就让他去吧。让他一个人留在寺院里,他肯定不放心的。”

  金蝉公主见楚西凉一副担心的样子,便抿嘴笑道:“那好吧。”

  三人说好便朝深山走去,金蝉公主对草药有些了解,因此走在最前面。楚西凉有伤便走在中间,小尼姑则背着竹箩,走在最后面。

  路上,楚西凉突然小声对羽尘小尼姑说道:“羽尘师妹,你有没有发现,金蝉公主身上,好像有一种奇特的清香?”

  羽尘小尼姑听了,捂嘴一笑,“楚师兄,你一个男子,居然会注意姑娘家身上的香味,你心里是不是想着人家金蝉姐姐。”

  楚西凉忙看了前面的金蝉公主一眼,又小声呵了小尼姑一声,“不要胡说!”

  金蝉公主没有发现二人的猫腻,还在继续往前走。

  楚西凉又对小尼姑说道:“羽尘师妹,楚师兄问你个问题,你如实的回答。”

  小尼姑说道:“楚师兄请讲。”

  “你觉得金蝉公主长得怎么样?”

  “金蝉姐姐长得国色天香,楚楚动人,如同仙子一般。我这辈子,都没见过比金蝉姐姐还漂亮的女子。”

  楚西凉又问道:“那你觉得,金蝉公主和玶忧郡主,还有你露瑶师姐,谁最出色?”

  “当然是金蝉姐姐了。”羽尘小尼姑快言快语道:

  “其实我觉得吧,若楚师兄真的是我们祢朝的太子,如果要选太子妃的话,选金蝉公主是最好了。

  可楚师兄若想得到权势,那就得选玶忧郡主了。毕竟如今玶朝的大权都掌握在王相国的手里。

  但你要是想做个平凡的普通人,那露瑶师姐会比较适合。”

  楚西凉噗嗤笑道:“你这小丫头还真敢说。”

  羽尘小尼姑瞄了楚西凉一眼,又道:“其实我还挺羡慕金蝉姐姐的,能让楚师兄动心。”

  楚西凉却哈哈道:“好了,你是佛门弟子,本不该和你说这些。金蝉公主已经走远了,咱们快跟上吧!”

  羽尘小尼姑应了一声,立刻和楚西凉一同赶上金蝉公主。

  楚西凉看着没有什么变化,可自从听了羽尘师妹的话后,整个人就有些恍惚,心里也七上八下的久久无法平静。

  却没有想到,三人居然在山上碰上了玶朝的大军。

  领头的指着三人大声说道:“我就知道他们一定会来少林寺,全部抓活的,一个也别放过。”

  玶朝士兵一拥而上,冲上去将楚西凉三人围了起来。

  好在这些玶朝士兵看着人数并不多,也就一两百人。

  楚西凉大惊,连忙将金蝉公主拦在身后,提剑就迎了上去。

  金蝉公主和羽尘小尼姑自然不能让楚西凉一人对付那些士兵,也跟着和那些士兵交上了手。

  楚西凉虽然身上有伤,好在经过这几天的修养,好了大半。而且只是些小兵,对于这些武林人来说,并不难对付。

  三人同这些玶朝士兵纠缠了些时间,那些士兵见牺牲的同袍越来越多,自知不敌,最后只能大喊着逃命去了。

  三人见玶朝士兵都追到少林寺了,都有些忧心忡忡,草药也不找了,只匆匆回了寺院。

  夜里,楚西凉心事重重,一个人坐在寺院里,抬头望着天空发呆。

  这个时候,一个中年和尚手里拿着酒葫芦,不时往嘴里灌上一口酒,有些醉醺醺的躺卧在他的身边,道:

  “小兄弟夜里不睡觉,坐在这里发什么呆。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相思了?”

  楚西凉看了这和尚一眼,道:“少林寺禁止喝酒,要是被方丈看见了,你会被罚的。”

  和尚呵呵乐道:“我被处罚得还少吗?就让他罚个够吧。”

  楚西凉挑眉看他,“原来是个花和尚。”

  “花和尚又怎样,若不是外面仇家太多,我才不愿意留在这里呢!”那和尚又灌了一口酒,嘴里道:

  “小子说说,看上哪家姑娘了?改日老哥帮你。这种事情,老哥最拿手了。”

  楚西凉连忙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并不是因为看上哪家姑娘而烦心。”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这次来少林寺,没能请到方丈师兄去广陵分舵帮忙。”

  这事没什么好隐瞒的,楚西凉叹了口气,道:“算是说对了一半。”

  “哈哈,这事没什么可担忧的,老哥自有办法帮你。”和尚边说着,边将酒壶递了过去,“来,先喝口酒,解解愁。”

  “你能帮我?”楚西凉兴奋的坐起来。

  “来,先喝酒!”和尚说着,又将酒葫芦塞到楚西凉手中。

  楚西凉二话不说,接过葫芦就直接大喝起来。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不知不觉就将一葫芦的酒喝完了。

  和尚摇摇摆摆的站起身来,又对楚西凉说道:“一切顺其……自然。我这就去……,帮你捎封信,你把它……藏,好。以后就有人……,帮你了。”

  和尚说着,晃晃悠悠的走了。

  楚西凉也喝得醉醺醺,见和尚走了,自己也跟着站了起来,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金蝉公主和羽尘小尼姑的厢房门口。

  “金蝉。”

  金蝉公主听到门外有动静,就起身将门打开。一开门就见楚西凉靠在门框上,嘴里喃喃念叨:“金蝉,我喜欢你。”

  楚西凉嘴里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想要抱住金蝉公主。

  羽尘小尼姑跟在后面见了,连忙拉开楚西凉,“楚师兄,你喝醉了!你可不要犯糊涂,若是冒犯了金蝉公主,可要对她负责的。”

  楚西凉傻兮兮笑道:“我会对她负责的。”

  羽尘小尼姑见他醉的不轻,连忙将他扶在床上躺好。楚西凉倒好,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了。

  羽尘小尼姑见他终于安静了,连忙替他向金蝉公主陪不是,“金蝉姐姐,楚师兄今晚喝多了,你不要介意。”

  金蝉公主面若平常,耳根却悄悄红了,道:“我知道,我没有责怪他。”

  “实在对不住,金蝉姐姐。”

  金蝉公主摇头,又道:“没事的,我们去隔房睡吧!”

  金蝉公主说着,和小尼姑一道走了出去,离开时又回头看了看楚西凉。

  天亮后,三人便离开了少林寺。

  有弟子见他们三人离开,便将此事告知了方丈。

  方丈听弟子说师弟昨天晚上找了楚西凉,想了想又去找了师弟:“师弟你昨天和楚施主说了什么?”

  “我这不是替师兄您解决难题吗?师兄怕得罪玶朝,师弟我就想成全这小子和金蝉公主。准备将这个烫手山芋推给西域王,让他西域王亲自率兵前往广陵分舵,协助南教对付玶朝。到那时候,南教弟子需要多少救兵,就有多少。”

  “糊涂,真是糊涂。你以为如此就能让西域王如你想象的那样去做吗?金蝉公主之前是瞒着西域王逃婚出来的,他又怎会成全楚施主和金蝉公主。

  知不知道你这么做,犯了多少寺规!你不仅犯了酒戒,还欲与西域王勾结,损害本寺声誉。你到底还想被赶出少林寺几次!”

  方丈说到这里,又念了一声佛,才道:“大殿上还有事,忙完之后再对你院规处置。”

  方丈说完,便朝大殿匆匆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