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取命
任瑾2021-05-14 11:422,330

  九宫主赶回洛阳城,就急着去寻找楚西凉。

  当她历经千辛万苦找到楚西凉的时候,楚西凉正带着玶忧郡主,和南教分舵的女弟子们一起对抗玶朝大军。

  楚西凉脸上的面纱已经摘掉,此时正站在队伍的前面,保护那些南教女弟子们。

  玶忧郡主在他身后不远的位置,不过脸上一直蒙着面纱,那些玶朝士兵也没有认出她来。

  眼见玶朝士兵越来越多,南教的那些女弟子们已经难以抵抗。最后,在楚西凉的指引下,众人一边应敌一边设法逃离。

  本打算潜入洛阳城解救李初兰,却没料到途中遭到奸人搅局。如今连自己性命都差点不保,更别说去解救李初兰了。

  南教众女弟子们俱都心情复杂,好不容易,在楚西凉的带领下,

  如此逃亡了半日,终于陆陆续续出了城。

  只是,成功逃离的只是一部分人,还有一些弟子已经在逃亡中战死身亡。

  成州分舵年长的女弟子当中,移丛和移凤已经不知所踪,目前只看到移秋一人。

  此时,移秋正领着其他女弟子以及玶忧郡主,往城外逃离。楚西凉和九宫主则留下来断后。

  王相国和秦将军带领着追兵,一直紧跟在后面。

  九宫主转头望向后面坐在马背上,紧追不舍的王相国,恨得牙痒痒。又扭头对楚西凉说道:

  “西凉哥哥,你先行一步,待我去取那姓王的项上人头!”

  楚西凉被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拉住九宫主,“你别去,这样很危险!”

  九宫主不再多言,推开楚西凉拉着自己的手,就张开双臂腾空跃起,朝着王相国飞去。

  九宫主来势汹汹,王相国不动如钟,只抬起手朝她一挥,便见其左右两边的副将立刻从马背上飞起,直冲九宫主而去。

  只还没等他们靠近,九宫主便已伸出双手,使出“九莲神掌”,直接将两名副将打出去老远。

  九宫主去势不减,依旧朝着王相国飞去。

  她右手朝前,曲起中间的三根手指,只伸出大拇指和小拇指。左手在后,体内内力翻涌,运功直指王相国。

  并大声喊道:“还我师父和太师父!”

  见九宫主已经逼近,王相国终于坐不住,纵身便跳下马来,打算与她正面对决。秦将军见此,亦紧随其后。

  九宫主在王相国跟前落地,二话不说就与王相国交上手了。

  二人对战数十个回合后,秦将军发现,九宫主的功力比王相国要高出一筹。

  担心王相国有什么闪失,秦将军观看一阵后,也加入了战局,与王相国联手对付九宫主。

  有了秦将军的加入,九宫主就有些左右不支。

  好在她天性聪颖,又足智多谋。在对战中,虽数次陷入险境,但都完美化解。即使王相国和秦将军联手,也没有将她困住。

  只是这样长久打下去,谁也不知道后果会是怎样。

  楚西凉很是替九宫主担忧,见王相国和秦将军居然两个打一个,便也弹身飞了过来,和她一起对付王相国和秦将军。

  有了楚西凉的加入,颓势马上就朝王相国那边倾斜。

  只是玶朝士兵并没有干看着,早在九宫主过来的时候,玶朝士兵就将周围团团围住了。

  眼看着包围过来的玶朝士兵越来越多,楚西凉担心他们二人被困出不去,也无心恋战,将秦将军打退后,就趁机一把抓住九宫主的手,带着她弹身飞出重围。

  尽管九宫主不愿意就此放过王相国,到底还是被楚西凉给带走了。

  王相国见二人逃走,自然不愿就此罢休,马上召集士兵,尾随其后,誓要将二人捉拿。

  楚西凉和九宫主带着南教各分舵女弟子,在洛阳城外,一逃就将近半个月。

  玶朝大军一直紧追不放,一刻都没消停过。

  他们逐渐远离了洛阳城,一日晌午,众人在一处小树林中歇息,突然听见几声婴儿的哭叫声。

  大家转头看去,便见羽尘小师妹手上抱着个婴儿,从树荫后走了过来。

  南教众女弟子们全都诧异的看着她。

  羽尘小尼姑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激动地朝楚西凉跑了过去,边跑边哭着喊道:“呜……楚师兄,你可算来了!”

  楚西凉也是一脸的诧异,他疑惑的看着羽尘师妹手中抱着的婴儿,问道:“羽尘师妹,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个孩子,是哪里来的?”

  羽尘小尼姑双眼含泪,看着怀里的婴儿,伤心的道:“这是露瑶师姐的孩子。”

  楚西凉听了,又是一惊,急忙追问道:“露瑶师妹的孩子?那,那师妹她现在在哪里?”

  “露瑶师姐她……她已经离开人世了。”

  “什么……”楚西凉不可置信的喃喃,又怔怔的看着羽尘小师妹手里抱着的小婴儿,心里猛地一痛,强打精神追问道:“羽尘师妹,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

  “我和露瑶师姐当天出了城后,在途中,她便生下了这个孩子。”想起当日的情景,羽尘小尼姑又不禁泪流不止,“只是这附近找不着郎中,露瑶师姐生下孩子后,就流血不止。最后治疗不及,不到七天,露瑶师姐她,便离开了人世……”

  楚西凉想起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妹,也不禁俊目含泪,颤着手想摸一摸孩子的脸,又不敢,只望着孩子凝目问道:“师妹走之前,有没有交待什么?”

  “有,”羽尘流着泪点头,“露瑶师姐说这孩子是她和宁爵风唯一的骨肉,求楚师兄你一定要收养他。”

  楚西凉听了露瑶师妹的遗言,眼中的泪忍不住落了下来。他抬起手轻轻的接过羽尘小尼姑手中的婴儿,心中悲喜交加。

  羽尘小尼姑又指着后边,对楚西凉道:“露瑶师姐就葬在后面的那块空地里。”

  “带我去看看吧。”

  楚西凉抱着孩子,跟在羽尘身后,来到陈露瑶的坟前。他望着眼前小小的坟堆,眼泪又忍不住落了下来,久久无语。

  跟在他身后的成州女弟子们,也都感伤不已。

  众人祭拜过后,移秋见楚西凉悲情难抑,就对其余女弟子道:“我看玶朝大军暂时是不会追来了,大家不如就地休息几个时辰吧。”

  大家便也就各自找地方坐下,继续休息。

  玶忧郡主一直站在楚西凉旁边,见他蹲在地上颤抖不已,便慢慢的走到他的跟前,从他的手里接过孩子。

  楚西凉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小土堆,含泪低声道:

  “师妹啊,你就这么走了,我们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你知不知道,其实师兄心里,一直都放不下你。

  师兄希望你过得比任何人都好,可事实上,你过得比任何人都苦。若有来生,希望师妹能够远离江湖,为自己好好活着。”

  楚西凉一直呆在陈露瑶的墓前,过了好几个时辰,直到移秋过来。“西凉,我们该走了。”

  几个时辰后,南教各分舵的女弟子们在移秋的带领下,又开始了新的逃亡之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