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捉拿
任瑾2021-06-02 21:312,790

  两人在擂台上打得昏天暗地,从午时一直打到日暮黄昏。

  然而,白教主到底小看了九宫主。九宫主不仅打败了她,还差点废去她的功力。

  楚西凉见此,连忙上前叫住九宫主,白教主因此躲过一劫。

  只是,九宫主的出现,也招惹来了一些麻烦。

  以泰山派、庐山派、华山派为首的十大门派中的五位掌门人见到她后,一眼就认出她来。

  泰山派掌门人钟成子早就认出了九宫主,本想以逸待劳,让白教主和她狗咬狗。却不料白教主如此不中用,连个小辈都打不过。

  钟成子眼看楚西凉要带着九宫主离开,连忙站出来,指着九宫主大声对其他四位掌门说道:

  “这小女子正是夜闯洛阳行宫的其中之一,千万不能将她放过!”

  钟成子振臂一呼,就带着其他四位掌门人,一同围攻九宫主。

  以他五人的功力,自然战胜不了九宫主。只楚西凉也不会待在一旁袖手旁观。

  早在九宫主被围时,楚西凉便跳了出来,同九宫主一起,抵抗五人的围攻。

  场面一时有些混乱,有不预卷入朝廷纷争的,带着弟子悄悄的退了出去。

  也有爱看热闹的,反而围在四周瞧稀奇。

  还有趁着混乱,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趁机对仇家下手的。

  白教主被九宫主差点废去武功,却不想着趁乱离开,反而对上了宁爵风和沈博阳。

  相比于沈博阳,白教主自然更恨宁爵风一些。因此,她首先找上了宁爵风。

  沈博阳是个心思深沉的,虽然之前他对白教主一副毫不畏惧的样子,但他心里有鬼,自是恨不得能躲白教主多远就躲多远。

  此时见白教主和宁爵风对上了,立马带着手下趁乱悄悄离开了。

  少林寺方丈见会场一片大乱,一边派出寺中高僧出来收拾残局,一边扬声对场中各门派领头人说道:

  “各位英雄还请息怒,不要忘了武林大会的宗旨,千万不要伤了和气。”

  只现在有十大门派掌门人带头,又牵涉到朝廷和江湖,再有人在此间混水摸鱼。方丈的话根本起不到震慑作用,现场局面却越加混乱。

  就在这个时候,王相国带领着玶朝大军匆匆忙忙赶来。大国师和他的师弟元真散人,也在其中。

  王相国的目标直指楚西凉和九宫主。

  楚西凉和九宫主的对手逐渐多了起来,不仅有泰山派、庐山派、华山派等五位掌门人,还有王相国、大国师和元真散人。

  可即便是王相国他们一伙人武功高强,人多势众,却难以困住楚西凉和九宫主。

  楚西凉和九宫主所演练的这套倚霞神剑,堪称百年不遇的绝顶武学,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其他门派也都看得目瞪口呆。

  五大掌门人和王相国、大国师、元真散人联手,各路武学五花八门,与这倚霞神剑对抗。不但困不住楚西凉和九宫主,还落了下风。

  可就在这时,玶忧郡主突然出现了。她怀里抱着陈露瑶的孩子,朝着王相国走来。

  王相国见来的是自己那个不孝女,咬咬牙,到底让自己的人都停止了战斗。

  玶忧郡主走到王相国跟前,抱着孩子跪了下来,仰头双眼含泪的看着父亲,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王相国见她抱着一个孩子,也不知道来龙去脉,只以为这是她和楚西凉生的孽种,心里又怒又气又心疼。

  王相国心中气怒交加,但看着瘦削憔悴的女儿,对她的怜惜又涌了上来。

  他已经许久不见玶忧郡主了,老眼里泛泪花,轻轻的叫了一声:“玶儿。”

  随着便扑上前去,将玶忧郡主从地上扶起来。

  玶忧郡主也轻轻的喊了一声:“爹……”

  王相国这一次并不像之前那样,一见面就严惩玶忧郡主,而是将她搂在怀里。

  玶忧郡主眼中的泪水便“啪嗒”落了下来,嘴里也忍不住哀求道:“爹,不要再打下去了,放过西凉他们吧!”

  王相国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看玶忧郡主怀里的孩子,然后忍不住问道:“这是谁的孩子?”

  玶忧郡主垂眸,“爹,他是我和西凉的孩子。”

  王相国沉默半响,轻轻的从玶忧郡主手中接过孩子,然后又在自己怀里抱了一会,才又轻轻还给了玶忧郡主。

  “没想到这臭小子,下手还真快。”王相国说着,沉默了一阵,终于转身对手下道:“撤兵!”

  王相国下令撤兵,其他人不敢反对,只有大国师上前说道:“相爷,此时万万不能撤兵,擒拿前朝余孽要紧。”

  王相国面色一沉,盯着大国师冷冷道:“老夫的话你是没听见吗?我说撤兵!”

  王相国说完,便立刻召集部下,撤出了武林大会。

  等到王相国和玶朝大军全部离去,楚西凉才和九宫主,还有玶忧郡主,一同离开了此地。

  楚西凉抱过玶忧郡主手中的孩子,转头问玶忧郡主:“郡主,你怎么会来这里?”

  玶忧郡主咬唇沉默半响,才道:“听说你们来了少林寺,我担心你出事,所以就跟来了。”

  楚西凉略皱了皱眉,道:“你一个人出来也就罢了,还把孩子带着出来,上次的事还没得到教训?”

  玶忧郡主有些委屈,忍了忍,还是流下泪来,“我倒是想一个人出来,可是带习惯了,离开了我他就要哭,我只能带着他了。”

  楚西凉见玶忧郡主哭了,也不好再责备她,只好道:“好了,我不说就是了。你别哭了,是我的不是。”

  说着,抬手替玶忧郡主擦了擦眼泪。

  玶忧郡主这才好了,看着楚西凉抹着眼泪笑起来。

  九宫主在旁边看着,眼神微闪,沉默不语。

  楚西凉带着玶忧郡主和九宫主,大约走了将近五六里的路程,却发现前方有很多人正在交战。

  楚西凉三人停了下来,仔细打量了一阵,九宫主突然说道:

  “其中一方倒像是玶朝军队,正是方才王相国所带领的那些。另一方却是不知道是什么人,看上去也像是朝廷的军队。”

  楚西凉也道:“是的。只是这另外一方的旗子上,都是标着一个‘徐’字,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

  九宫主又道:“西凉哥哥,我们还是别多管了,先离开这里吧!等碰到人,再打听一下是什么原因。”

  楚西凉点了点头,又和二人绕道而行。

  直到进了城,楚西凉这才和路边的一名摊主打听情况。

  得了楚西凉的赏银,摊主高兴的对楚西凉小声说道:“这位客官一定是刚从外地来的吧?那些都是‘徐朝’的人。”

  “徐朝?”

  “是呀!朝廷贪官污吏横行,苛捐杂税,百姓民不聊生。徐朝因此兴起,他们在这一带,都已经半个多月了。”

  摊主说完,便又缩回了脑袋。

  楚西凉也不为难他,又转身对九宫主说道:“既然是徐朝兴起,那就不管它了,我们走吧!”

  只嘴里又喃喃道:“怎么在广陵一带却没听说过这事?”

  楚西凉说着,和玶忧郡主及九宫主继续赶路。

  过了一些日子,楚西凉带着玶忧郡主和九宫主,来到了广陵一带。

  半日之后,就碰上了沈舵主和邢舵主。

  与沈舵主和邢舵主刚碰面,楚西凉就将路上所见的徐朝兴起之事告诉两位舵主。

  邢舵主也点头道:“我和你师父这一路上,也听说了徐朝兴起这件事。”

  “那邢舵主和师父这是要去哪儿?”楚西凉问。

  邢舵主没说话,倒是沈舵主嗔怪的看着他,道:

  “去找你们呀!你说你们俩这好好的待着不好吗,非要去参加什么武林大会。卢师伯和师父十分担心你们。都没让其他人去,你们倒偷偷的去了。”

  楚西凉自知理亏,却又凑到沈舵主身边,笑嘻嘻道:“其实这次去参加武林大会,也没给南教添什么麻烦。”

  “还顶嘴,你难道不明白,武林大会上的那些门派,大多都是玶朝的走狗。卢师伯和师父也因此,才万般的叮嘱各分舵弟子,不要去参加武林大会。”

  见师父有些生气,楚西凉忙道:“弟子知错了,下次我一定不再去了。”

  “好了,既然都回来了,就算了,先回去吧!”邢舵主见他们无事,也在旁边打圆场。

  沈舵主这才罢休,正准备带着大家打道回府,却见下面上来了几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