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神功
任瑾2021-05-13 15:452,195

  南宫阙看着倚霞剑爱不释手,对倚霞剑上的秘笈更是入迷,不知不觉的就跟着剑上的秘笈修炼了起来。

  外面那几名看护南宫阙的弟子,见太子殿下躲在宫殿里面,任他们怎么叫唤都不出来,担心被舵主责罚,便每日从门缝里递进来膳食,给南宫阙食用。

  既然不用担心饿肚子,又没有人在旁边碍眼,南宫阙更是呆在宫殿里不挪窝了。

  负责看守的南宫分舵弟子们每天都能听到,宫殿里的宝剑争鸣之声,知道太子殿下没有忘记刘舵主的嘱托,果然在努力练功,心里还替他高兴。

  南宫阙在屋子里一呆,就是半个多月。

  只是这一日,那些弟子们却发现有些奇怪,南宫阙在里面习剑,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停过。

  南宫分舵的弟子察觉到不对劲,不仅有些担忧,都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着。

  “欸,这南宫阙今天好像有些不对劲,都练了这么长时间,还不休息,莫不是走火入魔了?”

  众人都有些赞同的点点头,其中一位又道:

  “你们记得吗,这南宫阙身上好像一直都背着一把剑,你们说这剑是不是倚霞剑。”

  “不可能吧,不是说倚霞剑被盗走了吗?”

  “盗没盗,谁知道呢!”之前先开口的那名弟子小声道:“如果真的是倚霞剑,那这南宫阙还真说不定是走火入魔了。”

  众人一慌,很快有人道:“若真是这样,那还真不能让他继续这样练下去了。”

  说着这人便走到宫殿门口,一边拍着门,一边大声道:

  “南宫阙,南宫阙,你快开门呀!你可不要偷偷躲在里面练倚霞神功啊,那是很危险的。南宫阙,你听到了吗?”

  此时的南宫阙哪里听得见这些话,正不知疲倦的练习着倚霞剑上面的秘笈。

  结果,南宫阙直接被累垮,趴倒在地上,怎么都爬不起来,嘴里还嘟囔着:“我好累,好累,好累……”

  看护的弟子们见里面几个时辰都没有一点儿动静,连忙派出一人跑下去通知其他人。

  这个时候,正逢刘舵主外出归来,刘舵主听说这件事后,立刻上了山。见里面果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情急之下,就将门给踹开了。

  进来才发现,南宫阙披头散发的,正呆呆的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变成了女儿身,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南宫阙急怒攻心,一时痰迷心窍,人像是疯了般,冲开站在门口的南宫分舵弟子,纵身出了大殿。

  他沿着道路飞身而下,功夫高得惊人,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几日之后,南宫阙出现在一间宽敞的屋子里面,屋里全都是女人专用的胭脂水粉,以及各式各样的女装和首饰。

  南宫阙身着一身华贵亮丽的红装,端坐在梳妆台前。

  两名女子正在为她梳妆打扮,最后再用红纸涂在唇上,顿时成了一位芳华绝代的红衣美人。

  她的突兀出现,让人很是好奇。

  她第一次挑战的对手,竟是南教的教主公孙左鹏。

  南宫阙与公孙左鹏如约而至,二人来到了一条江边,纷纷肃立在水面上。

  江水清澈见底,积雾冉冉上升。此景不仅怡人,更显得美轮美奂,仿佛如同天宫。

  公孙左鹏空手对阵,丝毫不用武器。

  南宫阙则是以一块缠身的红色布条作为武器。这块布条不仅长,若是出于功力深厚之人的手,它将会比刀剑锋利。

  二人的这场决斗,可谓是空前绝后。足足打斗了一天一夜,依然没有分出胜负。

  直到第二日,午后时分,南宫分舵的刘舵主才带领着几名堂主、坛主之类的人匆匆赶来。

  发现二人打斗十分激烈,看了一会儿,刘舵主便对身后的佟堂主说道:“快把武器呈上来,我要去帮助南宫阙。”

  佟堂主却道:“舵主您不能去呀!”

  另外一名余堂主却道:“舵主为何不能去?此时舵主若是帮助南宫阙打败了公孙左鹏,往后离总舵主的位置岂不是更近一步。”

  余堂主的话刚落,就被刘舵主呵斥:“住嘴!”

  说完,刘舵主又抬起头,大声冲着公孙左鹏说道:“公孙小贼,你若是敢伤太子殿下一根汗毛,老夫绝饶不了你。”

  一个分舵舵主就敢对自己指指点点,公孙左鹏不由怒道:“好大的口气,你算老几!”

  刘舵主也被怼的失了面子,不再多说,从佟堂主的手中抓起武器,就弹身朝公孙左鹏飞去。

  只是还没飞到公孙左鹏跟前,就被公孙左鹏隔空一掌,从半空中劈了下来。

  公孙左鹏想起左芳云的死,恨不得将刘舵主置于死地,却不防南宫阙的攻击悄然而至。

  公孙左鹏一个大意,就被南宫阙缠身的布带击中了胸膛,与刘舵主先后从高空坠落,掉在了岸边。

  刘舵主当场身亡,公孙左鹏身受重伤。

  公孙左鹏忍着剧痛坐起身,知道今日自己讨不到好了,狠狠的瞪了南宫阙一眼,一句话没说,就飞身而去了。

  南宫分舵的堂主、坛主们大惊失色,都围在刘舵主的身前大声喊道:“舵主,舵主您醒醒呀!舵主……”

  南宫阙却是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公孙左鹏一路上颠沛流离,终于回到广陵分舵。担心旁人知道他身受重伤,找自己麻烦,他一回来就闭关了。

  调养了半个多月,伤总算好了一些。第二日,他重新坐在了洞堂中的教主之位上。

  眼下弟子只剩下半数不到,这使得他有些心灰意冷。

  尽管如此,留下来的长老们和弟子,仍然一如既往的向他跪拜,只是口令稍微有所改动,变成了:

  “拜见公孙教主,教主如日光辉,副教主如星璀璨。同心协力,众志成城。”

  跪拜完毕之后,公孙左鹏有些无精打采,并对下面的弟子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大伙齐声回道:“谢教主……”

  等其余人都离开后,计堂主留了下来。见公孙左鹏坐在教主的椅座上,用手撑着头部,一动不动,像是在沉思什么。

  计堂主靠上前去,轻轻的对公孙左鹏说道:“教主,教主您千不该万不该,最不该让白教主当了这副教主。”

  公孙左鹏左手揉着额头,一脸头痛道:

  “本教主也不想她当这个副教主,只是怕她给本教主的丹药有异常,只能先答应让她做这个副教主,以后……行了,你先下去吧。”

  公孙左鹏说着,就让计堂主先退下去,自己沿着洞堂的周边,一步一步的走动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