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生日
蕾小丫2021-11-14 21:228,008

        (本文纯属虚构)

     “铛!”太平间外,男人的机械手表掉到地上,随之被裹上白单,放到到冰冷的冰窖中,等着家属的认领。那机械表懒散的躺在地上,表中的数字清零,毫无规律的闪烁着。

  不一会,医院的保洁阿姨拿着工具,熟练的用扫帚一滑,机械表就轻而易举的弹到了簸箕上。随之阿姨把它倒在了专用垃圾桶里,又低下头叹了口气说

  “今天都不知道是第几个了”

  上天是相对公平的,从我们出生啼哭的那刻开始,人人的手腕上就系了一块机械表,上面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固定时间窗口,里面的时间余额是30岁,就如死期存折一般。也就是说,除了生病和人生意外,无论你怎样活着,你都可以平安的长到三十岁那天。另外一个是流动时间窗口,那里面的时间提供人们的日常消费和自己赚来的时间,还有别人给予你的时间。到了30岁那天,第一个窗口就会平静的清零,意味着从此以后你将进入人生的全新阶段。生命的长度,生活的质量,将全全依靠那个流动窗口,但如果30岁那天,两个窗口的时间同时为零,那就意味着,死亡。 

  八月的阳光总是最刺眼的,比九月的烈,比七月的燥。白色的光线轻而易举的穿过云层,点点坠入城市,又刻意的停在人脸上。街道两边的商贩吆喝着,食物的香气久久弥漫在空中,迟迟不能散去。马路上湿漉漉的,洒水车的痕迹还没有完全的消失,就和刚下过雨似的,但对烈日来说,真是一种讽刺。汽车在柏油路上来回穿梭,再合上一点鸣笛的声音,弄的人心惶惶的。道路两边的银杏树开始落叶了,又到了一年一度偷采银杏果的时候了,不过这金黄的叶子洒在地上还真是好看,映衬着整条街道明灿灿的,说不定还能把人心也照亮呢。

  “老板,来10个串,记上时”

  一个身穿白色衬衣的男人,走到一条路边的烧烤街摊前,高声喊到。

  那商贩老板听到声音后,把本注视炭火上肉串的眼睛刷的转移到男人身上,四目相对时,面部瞬间扭曲,双手在围裙上迅速蹭了蹭,飞快走到年轻人身边,怵的拽起他的衣领,并把他大力一推,开口嚷道:

  “刘光,你他丫的还敢来呀,欠我那么多时间……,快拿命来还!”老板说着,掂起摊上那个薄薄的本子,快速的翻开。

  “你自己看看,你都欠了我60分钟了。”

  男人把老板的手推开,整理好了白色的衬衫衣领。不紧不慢的吐出话来。

  “呵,我刘光是那种赖账的人吗?不就1个小时?”

  说完他习惯的看看自己的手腕,虽然眼神明显停顿了一下,但丝毫没有影响他理直气壮的继续说

  “我现在手头没流动时间了,等我回去问我家老太太要了,就给你。”刘光吊儿郎当的举起手腕上的机械表,那输送时间的流动窗口已被长时间的激光扫射,变得惨白了,但他还是得意的拿到老板面前晃了晃在放下。

  “我看你妈的时间也被你糟蹋的不剩啥了。”老板回怼道。

  “行了,别那么多废话,给不给烤吧?”

  “烤?没门,先把那60分钟还了,再说。”

  两人一句接着一句,谁也没有退让的念头。

  “好你个卖烧烤的,不就欠你1个小时吗?没有这一个小时,你还活不成了?你不给烤,本少爷还不吃了,谁稀罕。”说罢,刘光扬长而去。

  穿过几条人声嘈杂的街道,不知道拐了几次才走到一片看起来不太富华的小区,没有专门看门保安,也没有刷卡才能进的铁门。刘光直径走入,到了一单元门前,大力拽开咯吱作响蓝色防盗门,漫无目的上了二楼,来到一个贴着暗红色对联却沾满灰尘的铁门前,大力敲了几下。

  “来了”里面传出老人微弱的答应。

  刘光又不耐烦的大力敲了几下,大声喊道“快点”。

  门“咚”的一下打开了,里面出来位老婆婆,布满皱纹的脸上青筋微微凸起,沉在眼皮下的眼袋,像是一种信号似的,清晰的提醒着她生命的长度。但老人的眼角始终眯成一条缝隙,嘴角的弧度也从未垂下,对着刘光“咯咯”的笑着。

  “光儿,妈妈一听敲门的声音就知道是你回来了,你看妈鞋都没穿就过来给你开门了。”老人的语气上扬的紧,把自己激动的心情都毫不掩饰的挂在唇齿间。但顺着她的目光往脚的方向望去,已经有了深蓝色斑点的脚却赤着贴在冰冷了白色瓷砖上…

  刘光低头看了一眼,眉头快速的皱了下,又眨了眨眼,抬头来看着老人,正有什么话想要脱口而出,却被急匆匆的打断了。

  “儿啊,今天怎晓得回来了,可是想吃妈做的糖醋排骨了?”老人边说边攒着刘光的手往里走。

  听到糖醋排骨这四个字,饿着肚子的刘光又立马恢复了对食物的需求,讪讪的说:“糖醋排骨也吃,但主要是有事。”

  “行,妈这就给你做,有什么事边吃边说。”老人话音未落,就往厨房小跑去。

  “哎,你先把鞋穿上。”刘光看着老人的身影,说道。

  “好好好。”老人高兴地回答

  不一会,厨房便响起热烈的做饭声响,锋利的菜刀夹杂着排骨一起触碰桌板的声音让人听了好不舒服,真没想到那样位柔弱的老人会那样的能干。油锅煎炸的音调徐徐作响,锅中不断冒出白烟,飘到屋顶便不见了,只留下有些刺鼻的气息储存在哪里……

  刘光在客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坐着,熟练的把电视打开,又开始嗑起了茶几上的瓜子,丝毫没有想要去厨房帮忙的想法。

  “光儿,饭做好了,快来吃吧。”老人对着瘫在沙发上的刘光说道。

  “来了”刘光从沙发上起身,懒散的伸了伸腰,放下了盘在沙发上退,穿上拖鞋走了过去。

  随意的抓起两只筷子,挑动着一块最大的排骨,连同着冒着的热气,一起送到嘴里,津津乐道的嚼着。

  “好吃吧?”老人询问道。

  “嗯,还行。”

  “对了光,你回来是有什么事,是不是又没有流动时间了。”

  “嗯”刘光来不及咽下嘴里的食物,点头如捣蒜就赶忙说。

  “妈,你可不知道,现在的这人真是太恶毒了,就南大街上那个烤烧烤的黑煤球,今天我过去,他就不给我烤,说让我把前几次欠的时间还了再说。”刘光边抱怨边把食物继续输送的嘴里。

  “好了,光,你别怪人家,他也不容易,有一大家子要养,现在谁挣点时间都不容易?”老人劝解说。

  “儿啊,你也别嫌妈啰嗦,你都二十九了,马上固定时间就要清零了,你要是在不找到工作,挣不到时间,继续这样游手好闲下去,性命堪忧啊”老人忽然眉头锁紧,带着点哭腔的说。

  刘光没说话,自顾自的吃着,仿佛把老人说的话当做耳旁风。

  “唉!”老人长叹了一声,又继续说道。

  “光儿,妈表盘里的时间能都给你,妈这么大岁数,活不活也无所谓,但你不一样,你还年轻,还是有很大的希望可以好好生活下去的,可别像你爸一样……”

  “知道了,知道了,每天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我耳朵都起茧子了,你烦不烦?”

  刘光抬起头不耐烦地说,又把手中的筷子摔在桌上。

  老人的话戛然而止,但脸上的担忧丝毫不减少,但无可奈和,谁让眼前这个小伙子,是自己最爱的儿子。

  老人举起手上的机械表,轻轻抓起刘光带有机械表的手腕,习惯性的一连串动作,把自己的时间准确的输送到他的手里。

  “刘光,妈手头也没都少时间了,正好昨天刚领了这个月的退休工资,就800天,你省的点花啊。妈现在就最怕生病,生了病以后表上剩余的时间就一天比一天少了。”

  “嗯,行。”看到自己手上的流动时间了成功的显示了“800”这个数字,态度才缓和一些。

  随着糖醋排骨的成功消灭,刘光在家里陪伴母亲的时间也走到了尽头。

  “妈,我走了啊,刚刚约了小丽。”刘光随手把碗筷一放,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好,去吧,小丽是个好姑娘,你可要好好对人家。”刘母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下个月再来看您啊。”最后一句话的涌出,刘光推门而出,剩下老人独自望着已经消失的背影……

  刘光出了家门,一路哼着小曲,看着表上满满当当的流动时间,心里美滋滋的,溜溜哒哒的来到了女友小丽日常工作的地点,等待着她的下班。

  “刘光。”一声清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刘光不住的回头看。

  小丽总是梳着一头干练的短发,由于是在酒店上班的原因,高跟鞋发出的声音总是带有一种独有的节奏,小丽和刘光是高中同学,在一起的日子已经很久了。

  “丽,这里。”他朝小丽夸张的挥手。

  “等着急了吧?”小丽小跑过来,急切的问道。

  “不着急,反正我也没事干。”刘光习惯性的拉起小丽的手。女孩的手掌并不柔软,反而多了些较于年纪的粗糙。

  “你今天还没去找工作吗?”小丽猛的紧握了下刘光的手掌,语气还是依旧平和。

  “没有没有,这年头工作那儿那么好找。”刘光回答时,眼神明显乱瞟,不敢直视女友的眼睛。

  “可是……”小丽刚想说点什么,却被刘光一把拽着快走了起来。

  “好了,别说这事了,我今天有流动时间了,走,哥带着吃好吃的去。”

  “喂,你又没找到工作,时间是怎么来的?喂……”

  刘光并没回答她的问题就带着她飞奔走了。

  他们来到一家比较奢华的餐厅门口,刘光二话没说,拉着小丽就要进去。

  “等等。”小丽叫住了走在前面的刘光。

  “怎么了?”

  “刘光,这种餐厅不是我们能消费的起的,还是不要在这里吃饭了,随便找一家麻辣烫店就行了。”小丽说。

  “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

  “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哪里来的时间?”小丽压着性子问。

  “我……我……”刘光明显的吞吐。

  “哼,不用问我也知道,又是问阿姨要的吧。”小丽一改往日的温柔,蹙紧眉头严厉的说。

  “对。”刘光苦笑两声回答说。

  “我说刘光,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好意思问你妈要时间?你不害臊吗?”小丽大声呵斥道。

  “问我妈要时间怎么了,我妈乐意给我。”刘光不屑的说。

  “那你就指着你妈养你?你都二十九了,如果固定时间没了,你怎么办?”小丽说。

  “没了,没了再说,大不了像我爸一样呗。”刘光撇了撇嘴说。

  “你……”小丽气到说不出话。

  “行了,你到底吃不吃?”刘光有些不耐烦的说。

  “不吃了,要吃你一个人去吧。”

  小丽转身走了,刘光追了上去,叫住了她。

  “你到底要干嘛?”刘光说

  “刘光,我不知道你算不算一个男人。”

  “我怎么不算了,把话说清楚些。”

  “你说呢,如果你算男人,你有一天承担过一个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吗?29年了,你自己挣过一刻时间吗?全靠固定时间维持生命和花你妈的时间来苟活,那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拿老人的时间在这里挥霍。”

  “我不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吗?”

  “那是你根本就不想找。”小丽又说。

  “当保安你嫌太苦,做服务生你嫌太委屈,去工地打工你又嫌挣时太少,刘光,你就是个三流大学毕业的普通人,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能找到那种清闲又挣时多的工作,早知今日,你小时候干嘛去了?”小丽气急败坏的说。

  “我……”刘光一时说不出话,但隐约觉得,普通人三个字有点晃眼。

  “刘光,人平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堕落。保安,服务生那些工作并不丢人,他们都是靠自己的双手吃饭,照样可以拥有很多时间的。”小丽稍微平复了下心情,耐心的说。

  “嗯,我知道了。”刘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那我现在陪你去找工作好吗?小丽问。

  “先吃了饭再去吧。”刘光说。

  “行。”小丽回答道。

  刘光拉着小丽的手又要进刚才那家餐厅,小丽原本充满希望的眼神又一下变得暗淡。

  “真是够了,你还要去刚才那家餐厅。”小丽不耐烦的说。

  “看来我刚才的话又白说了。”

  “怎么……”刘光刚想张口说些什么,却又被小丽打断了。

  “刘光,我看我们还是分开吧,我不想和你这种人在一起了。”小丽忽然平淡的说到。从眼神中真的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就吃个饭这点小事,你至于吗?”

  “行了,你不要说了,你以后也别联系我了,咱俩得关系到此为止。”小丽说完就转身走了。留下刘光一个人站在街头。

  雨打疼了残红落木,晚风吹乱了浮生流年,夜渐渐拉上了黑幕,城市里五彩缤纷的霓虹灯亮了起来,晃得人眼睛生疼。这两天接连滴了好几场雨,秋天的味道渐渐逼进了好多,大街上车水马龙,行人匆匆而过,刘光混在他们中间,一筹莫展的不知想些什么,顿时他朝着天空长舒一口气,白色的气体缓缓消失在空中,就如人的生命一样。转瞬即逝。

  他走到一把街椅旁,想都没想就迅速坐了上去,在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才找出手机,胡乱按了一通后,对着屏幕说了起来。

  “喂,清哥,我刘光。”

  “嗯,我知道,电话那边传来低沉的男声。”

  “清哥,我失恋了,想找你出来喝两杯。”

  “嗯,好吧,那老地方见。”

  “哎,得嘞。”刘光可能没想到对方会答应的这些爽快,赶紧说。

  挂了电话后,手机屏幕上的通挂记录显示着好多人的名字,刘光刚才都一一打过电话,但都被“婉拒”了,没想到最后既然是韩清接了电话。

  韩清是他的初中同学,和刘光的关系一直不咸不淡,偶尔出来小聚一下,韩清因为家庭条件的原因,上完初中就去不读书了,现在是一名出租车司机。

  他们口中的老地方就是一家门面十分小的烩菜馆,刘光放下电话就直接赶了过去,选了一个靠窗边的位子坐下,随意点了几盘菜,又摸出烟和打火机,等待着韩清的到来。

  大约过了几分钟,一辆蓝色的出租车如约而至的停在了饭店的门口,韩清走了下来,刘光在窗户上看到了,连忙起身挥手,示意着他。韩清也稍稍点头微笑,朝他走来。

  “清哥,你来了”刘光热情的说道。

  “嗯,路上有点堵车,来的有点晚,不好意思啊。”韩清说

  “你这说的哪里话,你能来我已经很高兴了。”刘光又说。

  “怎么了,你今天约我出来,又遇到什么事了?”韩清问。

  “还不是和小丽那点事,现在她成天数落我没本事,怨我问我妈要时间的,这不,今天刚和我吵完一架,还提了分手。”

  “小丽也是为了你好,咱们马上就30了,这固定时间一清零,日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韩清安慰道。

  “是啊,清哥,你这几年跑出租车,流动时间怎么也攒了好几万了吧。”刘光问。

  “哪那么夸张,不过30以后又要拿它维持生命,又要承担日常开销,现在还真得多攒点。”韩清说。

  “我说刘光,你马上也30了,就不考虑考虑找份工作?”韩清把话锋一转,问起了刘光

  “考虑是肯定考虑的,只不过现在还没碰上合适的。”刘光说

  “工作还有什么合不合适,只要能吃苦,什么也行,我看你是不想吃苦吧。”韩清边笑边说。

  刘光也只能跟着苦笑两声。

  在接下来的吃饭时间里,韩清一直在给他讲述他们同班同学现在的事情,谁现在的流动时间已经攒够几十万了,谁在国外已经定居了下来,谁的朋友圈里整天都在晒照炫富。仿佛这个世界就对刘光很不公平,工作,感情都不顺。

  刘光听了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拿起手中的酒杯一次次的痛饮而下。

  “光啊,真心劝你一句,别再吊儿郎当的了,你爸的事情,还没给你教训啊。”韩清说完,把手边的饮料喝尽了。

  刘光的大脑飞速旋转了起来,仿佛今天所有的人都在提醒他父亲的事情。

  他的父亲,刘建国,在两年前因为好面子请客吃饭,但是没有算计好自己的时间,把生命永远的留在了那个阳光明媚的中午。

  父亲的离世打了刘光和母亲一个措手不及,虽然他一直知道,父亲几乎有世界上所有的坏毛病,他每个月挣的时间,连养活自己都费劲,他爱赌博,爱酗酒,每次都会输掉大把大把的时间,但刘光一直觉得,父亲不至于死,或者说,父亲不会离开他。再或者说,父亲还可以在养活他几年的。

  父亲去世的时侯,刘光正赶上大学毕业,接到医院的电话时,他正在寝室修改自己的毕业论文,准备着毕业答辩。还在跟代写论文的某宝客服吵得不可开交。当时接到电话的他还误以为是诈骗,气愤的挂掉了电话。直到母亲的声音传入他耳朵中的时候,他才半信半疑的接受了。

  等到他去了医院,医生把父亲的时间手表,交到他手中时,他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父亲死了。太平间这种地方他从来没有进去过,没想到第一次进去的时候就看到父亲裹着白布单平静的躺在那里。他看着父亲的时间手表上无论是固定时间窗口,还是流动时间窗口,都清晰的闪烁着“00”,那数字上微光让刘光觉得,快把他的眼睛晃瞎了。

  但亲情有什么用,又能值多少时间?父亲死后,还算仁义的单位给了刘光母亲一笔抚恤时间,还有当天父亲请客吃饭的几个老头因为不好意思,也象征的给了刘光和刘母一点时间,这些七七八八得时间加起来,竟然有整整10年啊,这笔时间的输送,让刘光把父亲去世 的痛苦暂时抛到了九霄云外。

  母亲和他说,这笔时间会帮刘光攒起来,等到他结婚的时候用这笔钱给他买房子,购置车子。

  想到那笔抚恤时间,原本愁眉苦脸的刘光瞬间舒展了眉头,感觉生活又恢复了一片欣欣向荣之景。

  究竟是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把这种用一个人生命换来的时间去延续另一个人的美好生活?

  “光,我要走了,家里老婆还等着我回去呢。”

  韩冰的话把他拉回现实。刘光猛然从回忆中惊醒,不知怎的,今天的他忽然有点想父亲了。

  曾经最珍贵的友谊,如今终究被现实打败,在这个莫名奇妙的世界里,你没有时间,谁都瞧不起你。人终究还是赢不过那神坛上的时间。

  两人的聚会在尴尬的气氛里逐渐殆尽,刘光简单的和韩清告别之后,又独自一个人徘徊在街头。

  他没有像现在这样难过,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件件的都压在他身上。为什么人人都比他出色,比他成功,为什么这世界上只有他这么倒霉,在今天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今后该怎么办?”这个问题。他以为,无论怎样,生活都可以继续,都可以如他所愿的摇摆下去,他埋怨,为什么没有一个富有的家庭,注定从一出生就输在起跑线上;为什么没有一个温柔大方的女友,每天不给他压力和打击;为什么,他没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兄弟,一起谈天说地,放肆畅饮。

  为什么他是刘光啊…

  想着想着,这雨啊说下就下,哗啦哗啦的打到柏油路上,地面上的颜色瞬间就被加深了,雨滴夜顺理成章的滴到流过脸上,眼睛里,口鼻中,顺着嘴角,悄悄的浸湿衣领。

  刘光赶忙跑到一家奶茶店避雨,刚走进去,店员小妹就拿着菜单热切的迎上来询问刘光要点什么饮料。刘光一时有点尴尬,但依旧询问道

  “我只是简单的避雨,可以吗?”

  原本还满脸笑容的服务员,瞬间就把嘴角的微笑取下。不屑得说

  “不点餐是不允许在我们店里休息的。”

  要是换做今早的刘光,定会如同对烧烤摊老板那样大声呵斥服务员,但现在却老实的拿起菜单,点了一杯5分钟的奶茶。希望留在店里躲雨。

  看到刘光点单后,服务员又把笑容挂好,去帮他制作奶茶了。奶茶很快就制作好了,刘光吸了一口,甜腻的味道一下子就窜到了他嗓子眼里,他猛然咳了两声,心里怒骂道这家奶茶店的水准,奶茶做的比马尿还难喝。他刚准备把奶茶摔倒地上,但看着粘在玻璃窗上的雨滴,又硬生生的把心里的火压了回去,只能在喝一口奶茶,让自己习惯了它的味道,可能就会好受一点吧。

  夏日的雨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刘光出了奶茶店,继续漫无目的的走到大街上。心里还是一直转动刚才的问题,为什么啊?

  直到现在他还在埋怨生活,埋怨命运。

  走了好久好久的刘光,估计要把这一生都走完了吧。但十二点的钟声如约的敲响在城市上空,新的一天开始了,刘光裹了裹衣服,才想起往自己的出租房走去。

  明天又是怎样的一天呢?

  没有人会知道,明天。但刘光的明天又因为昨天晚上喝了酒,一觉睡到日上三竿。醒来之后拿起手机,点了一大堆外卖,匆匆解决的午饭后,拿起手机,开始度过自己的生命时光。

  依旧没有找工作,也没有回家看看母亲,甚至没有联系小丽,道个歉希望得到她的原谅。就如同寄生虫一般,寄生在自己被子上。

  只是到了晚上,看到电视剧里男女主人公接吻的戏份时,刘光猛然间有点想念小丽,但有不好意思给她打电话,就学着网上的方法,给小丽的微信转了520分钟的红包,可是对方拒收了。他从床上弹起,给小丽拨打电话,但换来的只是冰冷的机械声音……

  可时间怎么会对他仁慈,时间还是悄无声息的流走啊,剩下人类在后面拼命的追赶,追赶…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转眼间,刘光30岁的生日悄然来临。按照习俗,这个生日是要大型操办的。这个生日的寓意太多了,人们必须要用特别的方式去感知它的存在,去记忆,去留念,去在乎它的到来。

  母亲在当地的一家中等饭店给刘光订了20桌饭,几乎宴请了所有的亲朋好友。生日当天,刘光坐到宴会厅门口的收礼台上,傲娇的抬起自己的手表,等待着来参加生日的人们,给他输送流动时间。就连前女友小丽看在刘母的面子上,也来参加乐这次宴会。但两人全程几乎没什么交流。

  生日的现场被布满了白色的玫瑰,《三套车》的俄罗斯民间歌谣萦绕在各个角落,刘光身穿黑色的西装上台致辞,言语间竟是表达感谢之意,但生日现场的气氛却不似原本的生日宴会红火。

  刘母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抹着眼泪,小丽坐在他旁边暖心的安慰着,小丽看着台上的刘光,她拿出手机,用支付宝给刘光转了24个小时过去,但台上的刘光不知道为什么,手腕上表盘竟然没有收到信息。小丽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安慰着刘母。在台下坐着的每位来宾的脸上都没有如台上的刘光笑的那般灿烂,大家反而用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看着刘光。

  生日的最后,刘光起身用力的吹灭了蛋糕上的那30支蜡烛,白色的气体缓缓的消失在空中…

   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生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生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