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东窗事发
香雪2021-09-28 22:273,266

  拓跋修带回曦月母子二人后,便吩咐自己的暗卫在一旁保护,由于星辰这次实在伤的太重,而他大哥和大姐的小孩伤得更重,估计终身还肯能导致残疾,这件事影响很大,他必须要提前做准备,在回来的路上已经通知仆人去告诉他母亲了。

  没有不通风的墙,朴凤和拓跋野很快便各自送回了附上,大公主见自己的掌上明珠被一个奴才挑段了手筋脚筋导致了残废,气得把所有斥候大朴凤的奴才们统统立即刺死,

  并下了血令要找到那个残害她儿的仆人,要让那仆人不但要以牙还牙挑断那手筋嚼劲还要给那仆人千刀万剐,凌迟而死。

  大公主本就是个刁蛮无理之辈,家里男宠数不胜数,正因为她是这样才让朴凤从小如此刁横,这件事很快传遍了整个皇宫。

  “是谁伤了我儿?”拓跋野的父亲,拓跋战很是愤怒的训斥着拓跋野的那些奴才们,那些奴才们见着个个发抖,通通跪在了地上不敢之声,这时一位穿着黄色华服的妇人向他们走了过来。

  “小弟,今日只是二弟家带回来的那个小野种干的,等下我们便去找拓跋修府上,把那小野种的手脚筋给挑了。”

  “长姐,这件事还与太傅那个老东西,他也参与其中,若是我们这就闯入拓跋修的府上估计他不会叫人,这件事我们得先找到那个仆人,

  我听我儿回来说,那个仆人自称是那个小贱民的母亲,估计是拓跋修派给那个小子的奶娘,今日我先去把奶娘给找出来。”

  “你这唯唯诺诺的样子,将来怎么当储君,如今你儿子又被废了,我们父汉更加不会看重你了,依我之见直接把那小子给废了,走我们现在就去。”

  ……

  由于星辰受伤了,这几日曦月便没在专研北魏木简了而是细心照料她儿子,那拓跋修建景齐受伤如此严重也留在了府上一并照料他们母子二人,并未回府,活像一家子,仆人们因为景齐的受伤各自也不停的忙碌着,一仆人正在院子里打扫,只见一群人忽然出现在他们的眼前,那仆人立即上前拦住:“给我滚开,叫你们的主子出来。”

  “一位穿着雍容华贵的女子站在了那仆人的面前怒斥道。”

  此事,在远处保护的暗卫立马跳了出来拔出了手中的剑来:“你们是谁?敢擅自闯入二公子府的私宅。”

  ,“主子们不好了,外面来了一大群人,好像是长公主和大公子他们。”只见那名侍女很是惊慌的说道。

  此事的拓跋修见着,立马放下手中的竹简来,只见他脸迅速阴沉了下来:“你们可看清楚了,我这皓月轩如此隐蔽他们是如何寻得。”是不是你们有人与外界高密

  拓跋修一听是若兰王妃,估计这些个侍女中出了奸细,便不能在留了,他什么话都没讲便起身来:“去告诉月安达和小公子暂时不要出去,此事待我去解决。”

  之后,拓跋修便甩袖走了出去,他来到了前厅见一群人围在了院子中,拓跋修便走上前去,“大姐、大哥你们若是要找我大可以去我府上,来我这偏僻的小院意欲何为?”

  “拓跋修你少装傻,今日我们就是来找你要个说法的,识相点赶紧交出你的那个仆人和你从外面带回来的那个小野种。”那长公主鞭子一挥的甩在了地上。

  那若兰见着拓跋修的脸很是阴沉并未动,她也了解拓跋修的为人,那月安达和那小子很受她母妃的宠爱,若是趁此机会出掉她二人,今后她的位置又稳当了,便走到了拓跋修跟前:“时修……”她刚想开口被拓跋修邪了一眼,她见此便立马退了下去。

  那些人二话不说便要往里面闯,这时拓跋修拔出手中的剑来:“此事学院已经调查好了,也解决好了此事,是你们自己平时管教无芳先欺负我儿,现在到跑过来找我要说法,若是今日谁敢擅长我府中休怪我手中的剑。”

  那长公主见拓跋修如此说话岂能善罢甘休,“拓跋修,你随便带个野种回来也自称是自己的种,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我才不迟你这一套,若你今日不交出人来,我今日便把你这破院子给拆了,我看今日谁敢拦我。”

  大公主,从小矫横跋扈又受老皇帝宠爱,平时她要杀个妃嫔什么的老皇帝很多时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整个皇宫谁不知晓,若她今日和大公子当着他的面要拆了他的小妾府,他拓跋修颜面何在,于是拓跋修拔出剑来,“若是你今日敢拆了我这皓月轩,明日我便派人拆了你公主府。”

  拓跋修是有底气说这话的,虽然大公子受宠完全是来自她母妃家族,但拓跋修一直才是老皇帝心中最喜爱的那个人,也是那个皇位储君的人选,为何皇位储君之位一直没有定夺完全来自于大公子和长公主的木族,

  他们母族掌握了北魏大半壁江山,轻易动不得,而拓跋修的母亲随是汉人出生但,从小和老皇帝青梅竹马,由于为了巩固当时老皇帝的位置才选了鲜卑族族长的女儿当皇后,

  而拓跋修的母亲只凤了个贵妃,由于这些年拓跋修的努力已经将整个北魏的大部分经济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他从小没有争夺储位之心,因此老皇帝为了帮拓跋修留住这个位置才以他们的后代作为盟约来立储君之位。

  瞬间场面陷入焦作状态,大公子见拓跋修拔剑,这是他这个兄弟第一次为个女人拔剑,他大笑道:“就你,为一个小妾与我们二人为敌你也太自不量力了吧!”

  他又接着说道:“我也不为难你,你那仆人挑断我儿的手筋让他握不了剑,我也同样要挑掉你儿的手筋,不但如此我还有凌迟处死你那小子的奶娘。”

  “我看谁敢动我儿。”这时一个声音从里面传了过来,拓跋修一看正是曦月向他走了过来,曦月走到了拓跋修身旁挽着拓跋修的胳膊:“啊修,你看这些人莫名其妙的闯入我的府中想残害我们的儿子,你看要如何解决?”

  此时的曦月,眼睛眨眨很是深情的望着拓跋修,让拓跋修刚才冰冷的心瞬间暖了起来,看见如此妩媚的曦月,瞬间他的心又开始跳动了起来,便咳咳道:“放心,有我在没人敢动我们的儿子,若是今日他受伤一根汗毛我便让他们整个陪葬。”

  拓跋修给人的感觉一直是那种温柔儒雅之人,今日说出如此霸气的话让长公主和大公主哈哈大笑起来:“拓跋修,我看你是皮痒了,竟敢朝我们说如此大话,今日我们硬要拆了你这小妾府。”

  说着,长公主鞭子一挥,他周边的暗卫便开始动了起来要往里面闯,拓跋修见此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的暗卫们也纷纷的动了起来,场面顿时刀光剑影一片混乱,此刻的曦月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儿子,于是便回房中去找星辰去了。

  “追。”他那小妾往里屋跑了。

  长公主和大公子的那些手下们也不是吃素的各个武功高强,立马飞奔过去拦住了曦月,拓跋修见此立即跳跃过去挡住了他们,

  丫鬟们吓得纷纷躲藏了起来,由于场面太过混乱加上皓月轩里出了奸细,很快被长公主和大公子的探子找到星辰,星辰被人打晕了带到了大公子和长公主身前,“主子,整个屋子就一个小娃估计就是他。”

  曦月见此很是惊慌失措,“今天谁伤我儿我要他们整个陪葬。”,拓跋修的脸也顿时阴沉起来。

  大公子和大公主见此,“就你们二人,我随时恭候”

  来人,那剑来,只见长公主便要向星辰挥剑,只见曦月一个快速飞镖打到了长公主的手中,她那剑快速的掉在地上,曦月一个飞扑抢回了自己的儿子,但由于速度太快被长公主身边的一人一剑给刺伤在背上,曦月瞬间流血了,此刻的拓跋修一剑过去,刺死了那人。

  场面又陷入焦作状态,曦月抱着自己的儿子迅速被拓跋修给拉了过来,“你若如此就不要怪我血洗你二公子府了。”只见一只军队立马从外面闯了进来,

  原来他们二人来这里时给自己留了后手,若是一个时辰他们没有离开这里,这里便有他亲信部队前来接管,但拓跋修也不是吃素的,听闻大公子和大公主来他府中闹事便飞鸽传书给他母妃了。

  戚将军,二公子公然勾结外人残害皇族子嗣,有谋反之嫌你将此二人给我拿下,生死不伦。

  “我看今日谁敢伤我儿和我的孙儿”一个妇人的声音从外面穿了过来。

  “参见冯贵妃。”那戚将军见冯贵妃来了,自然不敢动作,大公子和大公主见此也不敢轻举妄动。

  此刻冯贵妃见眼前的景奇,满身是伤,很是心疼的让人接了过来,“奇儿你没事吧,祖母来晚了,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人在欺负你了。”

  “祖……母”星辰声音很是嘶哑的哭了出来,娘亲为了我受伤了,你若是在晚来我怕是快要见不到你了。

  “我看今日谁敢,你们口中的说的那个仆人已经被我处死了,若是今日你们还有人要闹事便去我景福宫来找我吧!那个奇儿我便带走了。”

  冯贵妃带着星辰便离开了,长公主和大公子见此刻的冯贵妃出现了,也不能立即阻拦了,便对着拓跋修道:“此事我们不死不休,今后我们走着敲”说完长公主便转身离开了。

  “哼!”那拓跋战大袖一甩之后也跟着离开了

  拓跋修抱着曦月便进了屋,那若兰眼巴巴的看着很是自讨没趣的也离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曦月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曦月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