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落雨栖霞
芹赋2021-06-15 09:161,672

  “闲云潭影日悠悠,

    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

    槛外长江空自流。”

    唐大和九年八月十三雨,登州府栖霞镇金家老店。金掌柜站在柜台后边,摇着胖乎乎的脑袋,低声和着唱诗人调子。他读书不多,仅能料理客店人员登记,官府陆引凭证,于诗歌仅能唱而不能读。这也是大唐开国两百余年的常态,唐朝富足百年,佳作千数,懵懂小儿,也能传唱数几首,但是落于笔端,往往万中无几。唱诗人是一位四十左右男人,无须面色焦黄,双目内凹,像是塞外胡人面目。店中靠门口处横竖坐着七八个赶车的脚夫,红着眼睛吆喝着猜枚子赌盐粒子。他们是登州海盐帮黄家的运队,运着五车海盐到河南道贩售。海盐怕水怕潮,秋雨绵绵,他们被雨阻在了栖霞镇。

   金家店堂屋东西两道房梁,南北三间,临近中屋窗子,坐着两桌十几位镖客,他们穿着青马不外衫,斜披着短毛兽皮薄甲,有人背着铁尺,有人带着短刀。金掌柜知道,这帮盐客既是财神爷,一张嘴就包下来两套院子,整个库房,可另一边也是霉头客,明显他们开的官凭盐引,是伪造的拙劣。他们带着的武器甲胄,也是介于唐律甲器管理律令核准之间。唐律疏议明申,“私有禁兵器,胄甲、弩、矛、槊、具装等,依令私家不合有。”这帮人薄甲带毛,束紧即可说是甲胄,宽泛也可说是皮袍。他只盼着雨赶紧停这帮盐客赶紧上路,也盼着这雨再下大些,这巡查的官军偷懒不出来巡查。

    金掌柜看着唱书人曹端,也真为他捏把汗,他这段书从早饭说起,到过午已经是 已经是第二遍了,不知道那句话得意了盐帮黄标黄九爷,上午就抓了一把通宝,赏给了曹端。下午再说一遍,怕是通宝拿不到,恼了吃他们一顿拳脚。

   “列为可知,咱们开国高祖皇帝,陇西成纪人,他的祖上确是邢州尧山,现今在河南道,也就是诸位大爷要去的发财宝地。高祖起兵之初,时值隋炀帝暴政,三下辽东,折兵百万,开凿运河,苦死民夫千万。天下都道,苍天虐民,非旱即涝,家无余粮,老百姓卖儿卖女。隋炀帝虐民,老百姓家有余粮却无余儿,男丁不死辽东,就死运河。当时河南李密,洛阳王世充,河北刘黑闼,举义旗反隋,唯独咱们的李皇爷犹豫不决,起兵最晚,走到一半,又想回太原做个逍遥侯爷。那当时情况高祖犹豫,太宗愁。您该问了,为啥太宗愁呀。那这是高祖开不了国,太宗称不了帝呀。这时候,屯兵山下,山上一座李祖道馆,夜放虹光,山下数十里都见瑞彩。”曹端看看户外,见细雨轻下,已经不似刚才瓢泼汤撒,滴水檐下几个顽童贴着窗子偷听,角落里面,一个蹬着草鞋,披着蓑衣的樵夫模样男子,坐在廊下,打磨着一双只新草鞋。他背后站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那女童穿着一件绛色麻衫,斜背着尺余长的一截碧绿的竹筒,像是山间樵子喝水的器物。女孩梳着双丫髻,面色黄馁,两腮凹陷,一双眸子带着浓浓的愁。她把一只赤足点在自己脚上,靠着樵夫后背,听着屋子里面讲故事。

   店伙计提着一根柴担子,走后院走了过来,“你这个柴夫,大雨天的送的什么柴,难道短这一担柴,家里就揭不开锅的,要不是老板看你的柴粗捆实,蓑衣遮了,定是不要你的。这是你的柴钱,一根麻线穿着五六个通宝,递给樵夫。”柴夫也不答话,接过铜钱,捻开麻线,摘下一枚,“劳烦小哥,给两个粟饼。”小二接过通宝,后边去了。

   “诸位说,莫非这山上有神仙。嗨!还真是神仙。原来这是一座太上真君李祖道观。李尔老祖姓李,高祖也姓李。攀起亲来,竟然是一家。太上老祖见高祖犹豫不决,下凡点化,传授仙册,停驻一个月后,高祖出兵,真是横扫环宇,所向披靡。尤其是神仙送给太宗的马铁神符,太宗的玄甲骑兵登山过河如履平地。洛阳城外,太宗敢匹马探敌营,靠的就是这飞一般的马铁神符。却说那日,天朗日清,太宗带着贴身卫士,登上洛阳城外单雄信,夜袭王世充。王世充邪术化身的排军,在玄甲军前,如秋风卷黄叶不值一提。”

   不知道谁,冷冷的哼了一声。

   众人哄道,“上午说过了,听新的。”

   曹端清清嗓子,尴尬的看了大家一遍,“大家不喜欢听金戈铁马,纵横疆场的,我们就说一段富贵温柔乡,滕王夜梦点石成金术,为美人三建滕王阁的故事。那咱们便从这篇《滕王阁序》说起,滕王李元婴是高祖第二十二子,也是最小的儿子。二十二岁封为滕王,封地山东滕州。也就是咱们本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陇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陇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