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美妙的钟声送师尊
刻舟求荐2020-12-22 06:323,272

  二月十五盈丰节,夜幕初降,轩宇大洲灯火阑珊,家家举杯欢庆团圆。

  傍晚集市上,人声鼎沸,小摊、店铺里河灯高挂,各家变着花样推销着新创的河灯,期待节日里的畅销,更期盼自家河灯能在沉香河上独占鳌头。

  此时,轩宇湖边最高峰的迎丰台上,四个衣着白色锦袍的少年迎风而立,他们俯瞰平静的湖面,像是蓄势待发的战士。

  一阵寒风穿过山谷而来,夹杂着美酒的香甜,拉扯着少年的锦袍。他们笔挺的身躯,像是四面不倒的旗帜,稳稳地插在轩宇大陆的最高点,向世人宣告着它的威严。

  子夜已到,圆月高挂正空,湖面风平浪静。

  冷若凝回头,看看了身后的三人,从纳戒里拿出“唤钟结”,那是一颗散着白光的珠子。

  他面容清冷,神情凝重,犹豫了一会儿,将珠子递给旁边的少年:“雪儿,你来唤钟。”

  这个决定太过突然,沙岭雪握紧了拳头,“我吗?大师兄,我……我不行啊!”她慌乱得结巴起来。

  “怎么不行,你虽是女儿身,但师尊待你和我们一样,从穿衣到修炼,你一样从未落下,怎么就不行了?”冷若凝坚定地说。

  “大师兄,……我……我不行的,我修为太低,灵力卡在了瓶颈,还未突破,不能进阶魂力,我……无法唤钟。”沙岭雪声音越来越小,从慌乱变成了害怕,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身子,求救似地看向身旁的少年。

  旁边的上官冷忆心领神会,接道:“大师兄,还是我来吧,毕竟师姐修为不够,唤钟还得借助外力,而这是轩宇大洲最重要的仪式,不能出错的。”

  “师兄,就让雪儿再等一年吧,明年再唤钟如何?”一直沉默的二师兄花哲,也替她求情。

  “你们这样护着雪儿,她何时才能长大?几时才能担负起宗门重任?再说师尊他也等不了……”冷若凝突然顿住。

  凝若凝重活一世,除了舍弃愚善、小心提防,更是想着帮上官冷忆和沙岭雪尽早突破进阶,如果卯足一口气,尽快提升修为,他们定能和自己一起改变宗门命运。

  三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冷若凝,等着他的后话。

  冷若凝察觉自己失言,掩饰地轻咳一声,接着道:“今日雪儿唤钟是师尊安排,并非我的意愿。”

  他转过身面对沙岭雪,望着她,鼓励道:“师妹,你一定行的,且有师尊准备的“唤钟结”相助,定会成功,你不要辜负了师尊的期待。”

  花哲本想再说什么,但被沙岭雪拉住了。她想起爹爹往日赞许的眼神,鼓足勇气,上前一步接过“唤钟结”,调动灵力灌入珠子,红色的光芒透出,瞬间聚成一道红色的光束,直指湖心。

  顿时,湖心水面迅速下沉,平静的湖面掀起十丈高的巨浪,一层层浓密的白色水汽弥漫开来,遮挡了皎洁的月光。

  接着,一袭劲风卷带着水气,从湖心中猛然冲出,慢慢上升,水气凝聚成一朵红莲花,随着魂力指引,一朵红色莲花漂悬在轩宇湖上。

  上官冷忆盯着“红莲花”,瞠目结舌。三年前,他突破魂力境界便开始唤钟,但唤出的梵音钟都是金色的。更让他诧异的是莲花的形态,眼前这红色梵音钟,像是宗门续缘池里的红莲一般大小,比起自己所唤的梵音钟小了太多。

  他心里冒出无数个疑问,是雪儿魂力太弱,让梵音钟发生了改变?就这么大点钟,能发出那浑厚的声音?那声音能传遍轩宇大洲?

  他困惑极了,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梵音钟,仿佛这样就能看穿其中的奥秘,弄个明白。

  湖面的景象也让花哲震撼,他每年都参加唤钟仪式,但因为体质特殊,无法修炼梵音咒。宗门弟子知晓他是唤钟人沙海生的亲传弟子,但却不知他只是负责御剑护送,从未唤钟。

  花哲之前见过大师兄和忆儿唤钟,要么是白色莲花状,要么是金色莲花状。而这红色的梵音钟,他也是第一次瞧见。

  他想向大师兄请教,但见冷若凝严肃得近乎冷漠的神情,他硬是将话憋了回去,大气不敢出,生怕影响了师妹的唤钟仪式。

  “古钟现,众灵归一。忘尘忧,心明无尽。起!”

  沙岭雪口念梵音咒,凝聚灵力于指尖,借着‘唤钟结’朝梵音钟打出三道魂力。

  “咚——咚——咚”梵音钟发出了浑厚的声响。

  霎时间,湖上白雾变得稀薄,露出了洁白月光,湖面漫起白色的水雾,如一层薄薄的轻纱,笼住高挂的圆月。

  继而,湖中巨浪陡然平静,化作点点晶莹的水珠,水珠折射着月光,散发出彩色的光芒,跟着中声的节奏慢悠悠地落回湖中,湖面重归平静。

  “天地聚气,钟聚灵。祥瑞丰登,照万民。奏!”

  沙岭雪看着如此盛景,备受鼓舞,高声地念着梵音咒,心里感叹:这咒诀背了十六年,今日终于用上。

  随即,她身似飞燕一个转身,将灵力再次灌入‘唤钟结’,珠子一下飞起,被梵音钟吸了进去。

  咚—咚—咚—……

  浑厚的钟声响起,撞击着人们的心灵。

  月色洒向湖面,随着钟声九响,月光变幻出白、橙、黄、绿、青、蓝、紫、粉、金九种颜色。彩色的月光下,轩宇湖面如微风拂过,水纹从湖心向外层层荡漾。

  钟声抚过轩宇湖,湖面上的水雾散尽,鱼儿欢腾、跃出水面。钟声穿过岸边树林,地上花儿悄然绽放,林间百兽啼叫,灵鸟翩翩起舞。

  “这……这真是世间盛景啊!”花哲赞叹道。

  看着眼前的景象,听着这美妙的钟声,冷若凝突然明白了师尊的安排:雪儿魂力尚未突破,只能借“唤钟结”唤钟,待到唤钟仪式开始,可以为整个轩宇大洲送去福祉,同时还能助宗门圣器化形归位,而那颗所谓的“唤钟结”,便是改变了形态的宗门圣器“红莲灯”。

  想及此,他心里痛苦万分:此刻,那个自己敬仰两世的掌门,那个慈爱的师尊,已然完成了夙愿,羽化登仙。

  钟声停止,余音仍在山谷回荡,萦绕耳畔。他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悲痛,闭起了双眼,任凭泪水滑落。

  旁边的三人,正凝心感悟着钟声的共鸣。上官冷忆心里一阵激荡,想和大师兄分享心中的愉悦。他转过头正欲开口,恰好看到冷若凝滑落脸颊的泪水,晶莹的泪珠在月光折射下特别显眼。只见大师兄悄悄地拭去了泪痕,痴痴地望着梵音钟。

  上官冷忆骤然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地刺了一剑,刚才的愉悦消失殆尽,一颗心沉到了轩宇湖底,只剩下无声的冰凉。

  ……

  轩宇峰上百兽欢腾,灵霄宗里灯火辉煌。

  唤心殿正殿内,九位长老带着一千多名弟子,盘腿而坐,闭着眼,调动灵力,感受钟声的震鸣。

  灵霄宗掌门沙海生端坐于殿台正位,嘴角微抬,英俊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意,他满足地闭着眼,听着浑厚的钟声奏响。

  咚——咚——咚——

  殿台下方众人成排席地而坐,前排的九位长老神色凝重,神情哀伤。归一长老泪眼婆娑,她和木一长老对望了一眼,无助地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九下钟声响过,弟子们陆续睁眼,大都还沉浸在共鸣的愉悦之中。他们翘首以盼,希望掌门像往年一样,为他们讲解其中的奥秘,替他们开悟大道。

  过了许久,他们都未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响起。

  殿里,弟子们开始窃窃私语:

  “怎么回事啊?你说掌门是睡着了吗?”苏佩云猜测。

  顾云峰摇了摇头,接道,“掌门修为颇高,这么重要的仪式,他怎么会睡着呢?不过……他一直没睁眼,难道掌门是听得入迷了,不能自已。”他性情活泼,总是喜欢与同辈弟子玩闹。

  旁边的王守云当即抬手给了他一下,“哎哟”一声,顾云峰借势向左倒去,被左边的苏佩云又打一下,外加一个白眼,瞪得他立刻正身端坐。

  “你们没发现吗,这次钟声的共鸣很是愉悦。掌门应该是在参悟钟声里的玄机吧,说不定此刻正值紧要关头,我们再耐心等等吧!”木一长老的大弟子王守云猜测道。他向来细心,办事也稳妥,是云字辈里的翘楚。

  顾云峰转过身,朝他吐舌头:“哟,哟,哟,你何时成了掌门肚里的虫子呀?连掌门正在参悟什么你都能知晓?”

  闻言,周围的弟子纷纷窃笑起来,王守云也不恼,只眯着眼狠狠瞪了他一眼。

  正在大家窃声嬉笑时,九位长老站了起来,弟子们虽不知缘由,但也跟着起身。

  唤心殿瞬间寂静,木一长转过身,声音低哑:“掌门……已经化仙而去了。”

  言毕,苏佩云惊讶不已地看着师尊归一长老,只见她默默地揩着眼泪,苏佩云触景伤情,也小声地哭泣起来。

  顾云峰和王守云刚才一番玩笑,此时惊得目瞪口呆,他们四目相望,悲伤涌上心头。

  众弟子大惊失色、面色凝重,一齐望向殿台上的沙海生,只见他盘腿而坐,身身姿挺拔,嘴角微扬,神色安详,平日那包含慈爱的双眼紧紧地闭着,宛如一尊不倒的塑像。

  众长老和弟子整理衣冠,齐齐跪下,依照宗门礼法,对着沙海生三叩首。

  木一长老高声道:“灵霄弟子听令:轩宇点灯,恭送掌门。”

  随即灵霄宗弟子调动灵力,汇聚到殿外祭天坛中央的“聚魂柱”上。灵力催动柱上九朵红莲绽放,强劲的灵力波动从柱身往外荡漾。

  刹那间,整个轩宇峰九千盏红莲灯一起点亮,天际殷红,灵兽嘶吼,灵鸟鸣叫,入耳扣心,久久不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被师弟撩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被师弟撩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