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归来了却遗憾
刻舟求荐2020-12-21 19:343,934

  二月十五盈丰佳节,轩宇湖上皎皎明月。轩宇湖畔,尸横遍野,满目疮痍!刀光剑气搅动湖水翻涌,在明亮的月色下夹杂着血光飞洒。

  沉寂了两百余年的魔族,突然攻打轩宇大洲。修道各门各派联合除魔,轩宇大洲上,轩宇峰、辕宇峰、麒宇峰的三大宗门伤亡惨重。

  “魔将、魔兵听令,今日踏平轩宇,重振我魔族辉煌。”冲锋的魔尊五浊杀红了眼,手起刀落,狠厉凶残。

  魔族步步紧逼,对三峰之首的灵霄宗更是赶尽杀绝。

  在强大的魔气碾压下,灵霄宗节节退败,众弟子一路拼杀血流成河,抵死护着中间的四人。他们明白,只要掌门亲传弟子还在,轩宇大洲终会安然无恙,重振宗门指日可待。

  冷若凝祭出临风剑作为阵眼,和小师弟上官冷忆一道布阵。九转莲花阵一旦完成,便能扭转整个战局。

  五浊眼见阵法将成,冲着阵中花哲怒喝道:“哲儿,你还在等什么,赶紧动手!”

  花哲猛然回神,以疾风之势挪了方位,飞身夺下临风剑,一剑刺穿了冷若凝的胸膛,毁掉了他的聚灵核。九转莲花阵失去阵眼瞬间崩塌,被强大的魔气吞噬殆尽,上官冷忆被阵法反噬,弹出了一丈之外昏迷不醒。

  五浊几下杀到跟前,一刀朝冷若凝劈了下去。师妹沙岭雪以身挡刀,倒在了血泊中。

  冷若凝目光空洞,嘴里的鲜血把贝齿染成赤红,他要紧牙关声音沙哑:“师弟……你……为何要背叛宗门……为何要这样对我……”还未说完,他就在百般不解和万般不甘中倒了下去。

  ……

  “大师兄,醒醒!你快醒醒啊,大师兄!”

  冷若凝捂着受伤的心口,在一片混沌中蹒跚。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他摔了又爬起来,爬起来又摔倒。

  “大师兄醒醒,你快些醒醒啊!”冷若凝听见声音变得更加急切。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被二师弟花哲一剑穿心,师妹为救自己惨死在五浊刀下,倒下前小师弟似乎已经被五浊擒住……他痛苦地摇摇头,尽管记不清后来发生的事,但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已经死了。

  冷若凝焦急地探寻着声音来源,摸索了许久,终于确定了方位,想大步上前看看究竟,或许身体太弱脚步太慢,一个踉跄往前扑去。迷茫中,感觉前方白光刺眼,他皱起眉头,眼睛微微睁开了一道小缝。

  “大师兄你可算是醒了!你这一觉都快睡到子时了。你平日不是如此啊?今日是有哪里不适吗?”小师弟一连串的问题,如断线的珠子般滚了出来。

  冷若凝躺着不支声,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看着面前熟悉的脸庞,一阵心酸涌上心头。真实和梦境的交叠,让他心中愤恨不已:他重生三月有余,只要睡着就断断续续地重复着这个梦,只是每次都不如今天这般清晰,大概是因为今日又是盈丰节,所以在梦境里陷得更深了些。

  他透过窗棂,看着当空的圆月,脸上波澜不惊,淡淡问道:“忆儿这么着急,可是有要事?”

  “刚才雪儿来传话,师尊召我们四人去唤心殿的书房,有要事吩咐。”上官冷忆见他神情自若,放下心来。

  冷如凝二话不说,起身整理好衣袍,带着小师弟推门而出。

  时至佳节,各殿阁楼宇高挂红莲灯,等着即将到来的唤钟仪式。届时,梵音钟声奏响,大大小小九千盏灯一起点亮,整个灵霄宗仿佛穿上了一件精致的红莲外袍。

  两人走在长长的廊上,感受着节日的欢愉,廊上路过的弟子,驻足给他们让道向他们致礼。

  上官冷忆礼貌地回礼,偶尔和熟识的弟子搭讪两句。冷若凝神情淡然,冲着他们只微微颔首示意。上辈子他们为了守护宗门,在最后一刻仍然至死不渝。重活一世,冷若凝起誓,绝不会再让他们无辜枉死。

  两人来到书房外,花哲和沙岭雪站在门口等着他们。平日虽然四人都住在静心楼,但长大后各自忙着事务,忙着进阶突破,提升境界,闲暇时间少之又少,便很少聚在一起。

  四人进到书房,给师尊沙海生行完礼,便站在书桌前,听师尊教诲。

  沙海生嘱咐了一番,依次探查了每个人的灵力和魂力,根据各自的特点,指明了修炼的要窍。

  沙海生看着眼前的四个孩子,严肃道:“自灵霄宗建宗以来,每年都会在盈丰节当晚唤钟,钟声浑厚深藏奥妙,能神魂除魔,恩泽万物,能与人心生共鸣,让闻者心神安宁、精神焕发。因此,民间将钟声视作天神之乐,对灵霄宗更是虔诚膜拜。”

  冷若凝站着,静静地听着师尊说话,悲从中来,上一世自己并不知晓这是最后一次听师尊教诲,更不明白这教诲实乃最后的嘱托,只当往唤钟仪式前,师尊的叮嘱罢了。

  沙海生顿了一会儿,见四人屏气凝神,接着道:“如今你们已经长大,需谨记,处世行事,都应遵寻宗门大道,保世间安宁为先,此乃我灵霄之责。”

  “谨遵师尊教诲!”四人齐身行礼。

  一番交代后,沙海生面露倦色,四人行礼告退。

  冷若凝有些不舍,偷偷地朝师尊望了一眼,正对上沙海生的目光。他赶紧低下头,准备退出书房。

  “凝儿留下,为师还有吩咐。”沙海生让其余三人先回去准备。

  冷若凝心中诧异,虽然自己重生后有的记忆变得模糊,但只要是关于师尊的事,他都记忆犹新。上一世,师尊可没单独留下他,更没有什么特别的吩咐。

  沙海生领着冷若凝来到后山的静心院,院里的大树,楼宇、亭角都挂上了莲花灯。灯光映着他挺拔的身影,为他英俊的脸庞添了几分柔和。

  一踏进静心院,冷若凝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他记得这静心院再往后就是宗门禁地。修道之人皆知灵霄先祖曾在禁地布下法阵,凝聚天地之气威力巨大,前任魔尊古令山,就镇压在此处。可他们却不知那法阵里还滋养着一个人,那就是昏迷不醒的姐姐冷若霜。

  冷若凝思绪翻涌,面上却波澜不惊。跟着师尊来到院里的铭心亭,小方桌上摆着几盘水果,中间是一盘蜜汁莲藕,整齐的藕片上撒着星星点点的桂花,边上是两副碗筷。

  沙海生示意他与自己一起坐,夹起一块蜜汁莲藕递到他碗里。

  冷若凝赶紧捧碗接住,夹着点心,细细地咬了一口,软糯细滑,桂花留香。

  他望着师尊,满足地笑道:“谢师尊,又吃到您亲手做的蜜汁莲藕,真好!这是弟子平生最喜爱的点心。”

  上一世,每年的盈丰节,沙海生再忙都会亲自做蜜汁莲藕,可冷若凝从小不喜欢甜食,从未好好品过,每次都被师弟、师妹们吃了个精光。这次他慢慢的嚼,细细的品,望着沙海生的手感慨万千:师尊的手真巧啊,既能提剑力斩妖魔,又能挥墨篆符纹,还能做这精致香糯的蜜汁莲藕,待师尊身边,是我在灵霄宗最幸福的日子……

  他正想得入神,忽闻:“凝儿,为师要走了!”

  冷若凝突然一震,身体轻轻地抖了一下,蜜汁莲藕掉到了碗里。他没想到师尊是竟是这样与自己诀别。

  “为师曾与你说过,我身负神力,有推不掉的职责,绕不开的道路。如今魔族蠢蠢欲动,世间将有一场浩劫。轩宇大洲虽不乏修道除魔之士,但门派众多,人心各异。纵使为师联合三大宗门,也无法保尽世人安宁,为师只能先作部署,防范未然。”

  冷若凝泪眼朦胧,默不作声,他低头夹起掉落的蜜汁莲藕,放在嘴边,却舍不得再咬一口。

  沙海生拍拍他的肩,语气温和:“凝儿,你自小便跟我到了灵霄,为师虽有四个弟子,可得为师亲传的只你一人。你是大师兄,我走之后,将继承灵霄宗掌门之位,身负宗门荣辱,肩担世间安危。虽然你已能独当一面,但若遇棘手之事,你可多与宗门长老商议。”

  冷若凝心痛万分,强忍泪水,抬头望着师尊,艰难地克制着情绪,小声问道:“师尊是要羽化登仙?”

  沙海生没有回答,皱了皱眉,神情有些难过,英俊的脸颊僵硬的绷着。

  冷若凝记得上一世,师尊就是在今晚仙去的。四人唤钟仪式结束归来时,便得知师尊已仙去,没能守在师尊身旁,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思及此时,他红了眼眶,眼里泛着点点泪花。

  沙海生望着他,过了许久,神色哀伤:“为师的大限或许就在今晚。凝儿切忌不要妄然催动灵力。三年前,你不惜赌下性命,放弃修为,取心口一寸的精纯魂力滋养姐姐,如今霜儿情况稳定,可你却……”

  提及此事,冷若凝悔意难平,他握紧了筷子,将蜜汁莲藕一下夹成了两半,莲藕掉在碗里,他低头看着泡过蜜汁的莲藕,仿佛在数着藕孔里的糯米粒。

  他低着头,紧紧地攥紧手心,泪滴到了藕片上,却故作平静道:“徒儿知晓了,徒儿谨遵师命。”

  沙海生从怀里取出四块白玉,递给他,吩咐道:“回到灵霄宗前,为师的事,你一人知晓即可。这玉你且找合适的时机,替为师转交给哲儿、忆儿和雪儿,玉坠里注入了为师的一缕魂力,可在危急时刻保住一命,也可用它进入禁地。”

  冷若凝接过玉坠,心中悲痛万分,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沙海生望着亭子外面的月亮,难过道:“凝儿,时辰不早了,唤钟仪式不能耽误,得赶紧出发。”

  冷若凝点了点头,站起身。

  沙海生突然问道:“你可还记得为师之前的谋划?”

  “徒儿铭记在心。”冷若凝应道。

  “如今,为师支撑不了多久,灵霄宗以后就拜托给你了。”沙海生也起身,重重地拍了拍冷若凝的肩膀。

  那一刻,冷若凝想任性地拉着师尊的手,想陪在他的身边,送他最后一程。可是他不能,他知道师尊的性情,他更明白作为唤钟人的使命。

  他感到心如刀绞,身躯像被万千恶魔啃噬,他想放声哭喊,可又被理智生生拽住,卡在喉咙。他感到无力,痛苦折磨着他的身心,让他落入绝境,逼着他独单前行。

  院子里传来几声猫叫,打破了短暂地沉寂,小猫从树间跳出,脖子上挂着三个小铃铛,它慢悠悠地走到沙海生脚边,用身体蹭着他的腿。

  那是沙海生五岁时在后山游玩,无意间捡到的灵宠,距今将近百年。冷若凝年幼时总喜欢和它玩耍,后来还特意在智宝阁里要了小铃铛送给它,从此大家便唤它“小铃铛”。他一直精心地照顾小铃铛,但从未见它有发育的趋势,一直是最初那娇小的体态。

  冷若凝定了定心神,坚定道:“请师尊放心,若凝誓死守护灵霄宗。”

  沙海生收回手,附身抱起小铃铛,小猫眯起眼,依偎在他温暖的怀里。他看着冷若凝,不舍道:“凝儿,时辰将至,快出发吧。”

  冷若凝藏起痛苦,抬手一挥,将蜜汁莲藕和玉坠收入了空间纳戒,往后退了一步,随即跪了下去。

  一叩首:“徒儿谨记师尊教诲。”

  再叩首:“徒儿谢师尊养育之恩。”

  三叩首:“徒儿拜别师尊。”

  沙海生背过身,望向轩宇峰下的轩宇湖,不再言语,只轻轻地挥了挥手,与他作别。

  重生后,冷若凝起身走出铭心亭。他了却了上一世的遗憾,可怎么也开心不起来,眼泪像洪水决堤而下,划过他冷清俊秀的面颊,流成了一条无声的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被师弟撩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被师弟撩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