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扫山的老头
哑咕2021-02-21 12:022,680

  “喂,我说林浩,你不要难过,没事了,杂役就杂役吧,反正也正好可以免除那些尔虞我诈,你是不知道,那些个弟子啊,一个个心机可都重得很哪……”

  “再说了,杂役处以后谁敢欺负你,我铁定过来给你出气,将他打得妈都认不出来……”

  “喂,我说你也不要走那么快啊!”

  正在行走的林浩脚步一顿,随即转头过来。

  “郑重,你一直没告诉我,你的身份吧?”

  “额……”

  “你走吧,这几天我先适应一下环境,过几天你再来吧……”

  正眉飞色舞的郑重面色一僵,想说些什么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那好吧,你保重!”

  山风缓缓吹过,清晨的天空仿佛倒映出了两个孤独的身影,然后一吹既散……

  看着郑重转身离开的身影,林浩呆立了好一会,许久,才缓缓转身。

  “终究不是一个世界啊。”

  ……

  林浩第一眼大概还是没想到朱老头会是这样一个充满悲伤气息的老头。

  清晨的小木屋旁,一个扎着满头银白和胡子的老头下巴杵着一根扫帚不知道在想什么,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的孤独。

  看见有新人来了,朱老头立马起身,拉了拉自己有些褶皱的衣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显得有些腼腆。

  林浩一向认为腼腆与热情是合不来的,直至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还是见识短浅了。

  “那个,你是新来的吧,快进屋坐着。”

  说着立马把林浩的小包袱从肩上取下来挂在了小木屋的柱子上。

  “这里有些寒酸但也就将就着了,以后你也可以将这里当成你的家,毕竟这偌大的山上,也就我和小陈两个人打扫,算起你来是第三个,所以也算不上无聊孤寂。”

  沉吟了一下,朱老头又说道:”对了,我姓朱,你也可以叫我老朱,今天想必你的心情也是极为不好的,所以就用不着打扫,先歇息着,明日起你再和我们一起去打扫宗门吧。”

  “那个饭菜还是热着的,你进屋自己吃,我先去忙活了。”

  撂下这一句话,朱老头便提着工具走了,也没留下什么寒暄的意思。

  周遭又突然安静了下来,林浩有些沉默。

  转头看看屋内简单的摆设,两张木床,一个木橱,一张有些发旧的桌子和几张微微发黑的竹椅,屋内的木柱上挂着些常用的工具,看着异常寒酸。

  “小七,你要吃饭吗?”林浩摸了摸肩上小七的头。

  哪料小七突然跳了下去,叽叽叫着跑去了外面。

  “自己小心啊!”

  喊完这句话的林浩走到木橱旁自己盛了些饭,端出两盘还冒着些许热气的咸菜,和着饭大口吃了起来。

  ……

  晚饭的时候朱老头带了一个面容黝黑的年轻人一起回来。

  看着他黝黑的面庞,林浩想这大概便是朱老头口中所说的小陈了。

  “来了新人了。”小陈有些疲惫地放下肩上的扫帚抹布,端起桌上林浩盛好的饭大口吃了起来。

  “我还担心回来没有饭吃,没想到林师弟还会做饭。”小陈边吃边看着林浩。

  “你认识我?”林浩有些诧异。

  “那可不,林师弟的事情可是在宗门内传得沸沸扬扬,说是一轮测试第一名竟然无仙资,这事可是宗门内头一次。”

  说着小陈又扒了几大口饭。

  “不过我说林师弟你也不要沮丧,咱们杂役待遇也不大低,比起外面的人可是待遇要高得多,而且好歹有个宗门的名号,说出去也不至于丢了人。”

  正说着朱老头走了过来,看了看林浩,端起了桌子上的饭。

  “陈校你不要说了,先吃饭。”

  闻言陈校悻悻地闭了嘴,低头大口地扒着饭。

  晚饭过后,月明星稀,一个小身影左顾右盼,贼眉贼眼悄悄地准备溜进房间,却被人一把抓住了尾巴,在空中半吊着胡乱挥舞着手脚。

  “耶?这里有一只猴子?”陈校有些诧异地说。

  林浩赶紧跑了出来,一出来便看见一副泪眼朦胧垂怜祈求的猴脸。

  “陈师兄这是我的……伙伴,还请师兄放了它罢。”

  “即是林师弟的灵宠那我就放了它,只是看这猴子好似通灵有些不凡,虽说可以解解山中的杂闷,可是师弟日里可是要小心被别人瞧了去,毕竟我们杂役可是没些势力去惹那些弟子的。”

  林浩闻言一震,眼中露出些许无力沉默。

  “好了林师弟你也不要忧心了,外面风大,先进屋去吧,平日里看紧些就是了。”

  一进屋便看见朱老头慈祥的笑容,林浩内心忍不住涌起了一阵温暖。

  “坐下吧,继续我们刚刚交代的事。嗯,对了,我刚刚说到哪里了?”

  “师……叔伯刚刚说到了杂役处。”林浩如实答道。

  听到林浩叫自己师叔伯的朱老头霎时笑得合不拢嘴,使劲忍住眉间的褶子不让它飞舞起来,终究还是抵不过双眼的笑意。

  “额,杂役处分自三处,一处丹童,一处器奴,还有一处,已然就是我们杂役。”

  “丹童器奴大多都是有些修行可以辅佐宗门弟子长老炼丹练器,而我们杂役处,便是修行极微一无是处只能干些打扫采办的杂活,所以即便同是杂役处,别人人数众多,我们可是加上你也只有三人,而我们也是最为被瞧不起的。”

  说到这里朱老头看了林浩一眼。

  “自然,你是宗门第一个无仙资的人,这个算不进修行里面。”

  林浩摸了摸鼻子并没有太大的意外。

  “以后每日去些闲置的石室洞府还有山门空置处打扫便可,毕竟那些真正长老弟子的洞府,约摸着还是有些属于自己的小秘密,都是不喜被人看了去的。”

  “偶尔宗门会置有采办,到时候下山采办便可,除此之外,也算落得个清闲自在,只是终生却是止步于此。”

  林浩一直附和点头,只是待朱老头说到止步于此的时候,林浩眼中终是泛起一丝涟漪,却是突然抬头问道。

  “朱老头,你说毫无仙资可还修行有望?”

  大概是也没想到林浩会问这个问题,朱老头不停地磨着一双老得磨出了一层厚厚老茧的手,沉思了大半天,终还是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书上没有说过这种情况,我也没有听过,不过大概是有的吧,或许是书上没有记载我没有听过也说不定。”

  林浩闻言叹气。

  等一切事宜交待完毕,陈校朱老头两个猥琐的家伙挤在了稍显宽大的那张木床上,把稍小的床留给了林浩和小七,便安然入睡。

  入夜三更,林浩从纳气中醒过神来,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旁呼吸声均匀可闻,一夜好眠。

  ……

  不知为什么,虽然昨夜打坐纳气那么久,今晨醒来林浩仍是觉得精神奕奕,浑然没有半点疲倦的感觉。

  此时林浩提了些打扫的工具,听着朱老头仔细嘱咐了几遍,便被陈校领着去熟悉宗门去了。

  一路上陈校也不多言,沉稳地走在宗门的路上,倒是林浩心里有些思绪飞扬。

  炼器炼丹该是什么样的呢?师兄师姐又是不是都是气度出尘呢?不过这也好像和自己没多大关系了,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小杂役而已。

  这般想着,林浩浑然不觉前面走来了一小帮有说有笑的同门,迎面撞了上去。

  “哟,这不是杂役处的林浩吗?走路不长眼睛吗?”

  “哈哈,废物就是废物,连眼睛都白长了。”

  在嘲讽的人群中,一个绿衫女子眼露不忍,有心想说些什么,许久叹了口气,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林浩使劲地低着头,盯着陈校的衣摆默默走了过去,不顾身后传来的阵阵嘲笑声。

  “哈哈……”

  即使走得远了,可对于从小听力异于常人的林浩来说,那些嘲讽还是莫名刺耳的煎熬。

  许久没犯过的咳嗽突然严重了起来,林浩蹲下捂着胸口大声地咳嗽起来,眼泪随着不停地流了下来。

  仿佛撕心裂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