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到乡镇中学
程家秀才2021-03-27 11:282,991

  唐心甜公考失利,直接去乡镇中学教书。这是她的一个小目标,远离城市,怡情乡间。她就想安安静静的当一个老师。从校园到校园,是众多青年教师的选择。只有他们还有这种热情,当一个人在社会上磨惯了,他很难再把心思放在这上面。

  “爸爸,你回去吧!”唐心甜搬完行李,送爸爸车站坐车。

  那时候巴州镇还没有通公交车,从巴州镇到龙凤区城区客车翻身越岭要两个小时。这个镇位于两地交界处。隔壁镇已经发展到巴州镇边上了。旁边修了一个收费站,过了收费站才算是龙凤区的地盘。龙凤区发展的不够快,就算发展也要等很久才会越过大山飞到这个槽谷地带。

  巴州镇真小,巴州中学没有教师宿舍楼,唐心甜只能在外租房。学校老师不多,老师家住镇上的很少,多数是晚上骑摩托车回家。唐心甜来这儿一切是那么的新鲜,如果想回母校可以坐班车到临近的镇上。

  她来教书有备而来,中专的时候已经拿到了教师资格证。走进学校,见到的是一群稚气未脱的少年。“同学,教务处在哪个地方呀?”

  “上二楼左拐最里面的教室。”

  “好的,谢谢你啦!”

  “不客气!”

  唐心甜匆匆穿过花台,宣传走廊。教学楼是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时候集资修建的,楼房比较新。看规模这个学校每个年级不过六个班。新教学楼盖起来,软件还没跟上。透过窗户她看到教师办公桌椅还很陈旧,真是一切为了学生,学生用得都是新课桌。

  “吴老师在不在?我来报到!”

  “哦,你找吴处长呀!他去巡班了,你在这坐一下!”接待唐心甜的老师是一位中年女教师,打扮的比较正式。看着青春朝阳的新教师,感叹还有年轻人愿意来乡镇中学教书。

  “老师怎么称呼呢?我叫唐心甜,叫我小唐就行。”

  “我姓周,欢迎你加入我们这个学校。年轻人难得呀!别人挖空心思进城教书,你来乡镇。”周老师有点费解。

  “乡镇中学机会多,城区学校哪是我们才毕业敢去的?”唐心甜如实回答,她要是有机会考城里的学校,她肯定不会来这边。

  “那也是。我们这边好几个老师找关系进城里学校教书,花了几万块。你说城里有那么好吗?”周老师的孩子已经上高中,没有进城的需求。而年轻老师为了将来后人可以去好学校读书,读个好高中,挖空心思去走路子。

  唐心甜是不想跟周旭峰碰面,来巴州镇教书避免很多事情。她来学校教书没有告诉过去的同学,这是最好的安排。两年之后她会离开这里,寻找更好的出路。

  唐心甜等来吴处长,吴处长给她办了入职手续。学校缺思想品德老师,唐心甜就从这门课开始教学。“谢谢吴处长!”

  “好好跟老教师学习,每个周要听一个老师的课,对你教学有帮助。”吴处长语重心长的跟唐心甜鼓气。

  “周老师给唐老师打一份课程表!”吴处长招呼周老师。

  周老师打了一份课程表,交给唐心甜。一个周15节课,每个班3节课。每天都有课,唐心甜有心理准备。她是学校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

  唐心甜有自己的办公桌,这是调离进城的老师坐过的位置。桌子里还有一些遗留的资料,这一代人想得开,谁也不会在一个单位干一辈子。流动性极强的年代,还有教师下海经商。至于下海经商,闯荡沿海,最早是公务员,国企单位兴起的,教师比较保守,往城里去已经是脚步很大的。

  唐心甜安排好工作,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爸爸,我工作安顿好了,每个周15节课,上思想品德。妈妈回来没有?”

  “还没回来,等下我让她打过来!十五节课这么多,你忙得过来?”

  “我还年轻,应该没问题!”唐心甜初生牛犊不怕虎,凭着一腔热情成为巴州镇中学的老师。

  “上课比听课累多了,现在的娃娃不好管,你个人注意点,不要跟娃娃用硬政策。”龙凤区流动人口多,小孩普遍缺少管教。国家政策法规修改之后,禁止体罚,羞辱学生。加上独生子女增多,每个家庭的孩子又不多,有些不讲理的家长还去学校跟老师吵架,甚至去教育局举报老师。老师有业绩考核需要,不管不行,管了学生不买账还对着干。

  “嗯!我是副课,在中考占得分数不高。我也不当班主任,学生不会捣乱的。这些乡镇中学的孩子还是比主城的娃儿听话很多。”

  “你教七年级还是八年级?”唐爸关心女儿,按照他的逻辑在中学读得越长就越调皮。

  “七年级,才入学的娃娃。”唐心甜带初一,还是比较轻松。

  “那还好!平时跟同事搞好关系,今后回城别人不说坏话。”

  “我晓得,我这两年把本科学历拿到就好了。”唐心甜公考初试被拉下来她很不服气。今后回城路子也不多。要么公考,要么去企业。她学会计,听同学们说他们找得工作很不错。每个月收入比她当老师高一截。学校的会计是一个任课老师兼任的,拿着两份工资,每天打扮的性感迷人,跟校长关系走得近,她很不欣赏这种人。

  挂了电话,她继续备课。没有晚自习,她主动加班,无非就是想接到妈妈的电话。妈妈比较强势,她来学校教书妈妈很不高兴。这个年代教师的地位不高,学校还面临裁撤。外面进厂打工比在学校教书工资都高。沿海进厂一个月包场包吃包住可以挣八百元,龙凤区的私人厂一个月可以拿到七百元,学校老师上课的那几个月可以领680元,但是寒暑假基本上只有一半的工资。

  电话响了,她赶忙去接。是妈妈的声音,妈妈声音有点嘶哑,唐心甜问是不是感冒了。“没有,我每天说话多,还要时不时用扩音器吼。”

  “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呀!”

  “现在时代不同了,你不吼出来,谁晓得你是卖什么的!你上课不要吼,坏嗓子!”

  “嗯!还是妈妈体谅我。等我发工资了,我买礼品孝顺你!”

  “别套我话,你刚上班,每个月能有多少钱?”唐妈冉萍有点看不上唐心甜,她门店经营的好,她一天要挣三百块,两天就抵得上唐心甜的工资。

  “多少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自己自力更生啦!我好歹也是人民教师!”唐心甜软磨硬泡,妈妈心软了,不跟她计较来学校的事情。

  “你个人晚上走路小心点,乡下人生地不熟。”

  “我知道,住我附近有个老师。可以跟他一起走。”唐心甜为了让老爸放心,编了这个谎言,哪有什么老师跟她一起上下班啊。

  妈妈挂断电话,叹气“孩子打了不听话!”

  唐元龙搂住老婆的腰两人喝点酒:“甜甜迟早要离开家里,我们今后要跟她分开啰!”

  “就你想得开,我们的心头肉,一个人去打拼我不放心!”冉萍叹气。虽然母女关系一直不好,到底是她的孩子,她必须看着她才放心。

  “又来了!我们刚参加工作还不是自食其力!家里兄弟姐妹多,丢到哪里,就在哪里扎根。”唐元龙安慰她,当年他招工进城才16岁。吃厂里住城里,一样过得开心。

  “我们那时治安好,哪里像现在到处五抢六夺得。她一个女孩家万一被别人盯住了,这可怎么办?”

  唐心甜人俊美善良,很容易把坏人盯上。唐妈冉萍担心不无道理,唐爸告诉老婆,有空他去考察一下环境。

  唐心甜醉心讲课,每天早睡早起。学校的生活让她心灵得到安慰,不再去想周旭峰。周旭峰已经远离她的内心世界。她现在是一个没有感情的钢铁侠。除了工作,她还要学习本科课程。读书使她快乐,能有这么好的条件读书,心满意足。

  唐爸悄悄的在巴州镇街道附近观察女儿的动向,因为思想品德没有早晚自习,她每天基本上不用加班到晚上,连续三天都是如此。唐爸住了三天的旅社,决定回家跟老婆回报工作。

  冉萍得知这个结果,自己宽慰了。“既然是这样,可能是我想多了。”

     “所以啊!我们当父母不能考虑太多了,这样对自己不利!儿女自有儿女福。”唐元龙认真的说。他已经把孩子送到位了,再不想关心孩子的事情。

  可怜天下父母心,唐心甜还不知道父亲来巴州镇探视她三天。她无忧无虑的上班下班,就这样过了一周。

  周五下午唐心甜带着自己的行李开开心心的回家。唐元龙悄悄的做好饭菜等她回来,给她做了卤猪头肉,醪糟,还有几样小菜。唐元龙的手艺很好,家人喜欢吃他做的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意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意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