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梦醒
张奎2021-05-31 08:146,368

  第五章:梦醒

  之前就说过,魔族与狼族相隔很远,即便用最快的速度,也要数月才能到达。

  数月后,我带着月如霜回到了狼族。

  此刻的月如霜,正在铁铺铸造一把可以对抗魔剑的刀,而我却站在她的身旁。

  为何我要站在她的身旁呢?原因是因为她铸造的这把刀需要人的血,但不是坏人的血,而是好人的血。

  这世界好人有很多,可她为何偏偏选中我呢?那是因为我从未杀过人。

  我是个善良的人,所以她才会选中我。

  铸造兵器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一个月两个月的事,所以这段时间,我天天都和她待在这个铁铺里。

  我也不记得我和她在这个铁铺待了多少天了,我只记得待了很长时间了。

  就在今日,她的那把对抗魔剑的刀大功告成了。

  这把刀铸造的很简单,因为赶时间,所以越简单才会铸造的越快。

  这把刀的刀身是银白色的,刀柄是深棕色的,上面还镶嵌了黄金,刀鞘是黑色的。

  此刻的月如霜,拿着这把刀一边抚摸一边问我:“ 哑公子,你觉得我铸造的这把刀如何?”

  这时我走到她的面前,将她手里的那把刀拿过来看了看又摸了摸,然后我对她说:“ 这把刀看起来很简单,但质量很好。”

  她问我:“ 那你可喜欢这把刀?”

  我回答说:“ 喜欢。”

  她说:“ 既然你喜欢,那我就送给你。”

  我说:“ 送给我?这……这不妥吧!”

  她说:“ 有何不妥?这把刀本来就是用你的血铸造的,所以你就是这把刀的主人。”

  我看着这把刀,再次摸了摸它,然后我称赞道:“ 这是一把好刀。”

  我说完,问月如霜:“ 对了月姑娘,这把刀叫什么名字?”

  月如霜说:“ 这把刀是专门用来对付魔剑的,要不……就叫斩魔刀吧!”

  我说:“ 斩魔刀?意思是……斩断魔剑?这名字好,这名字好。”

  她见我连连称赞,于是便笑了笑,不过就在这时,我们却看到了狼世子正向我们这边走来。

  “ 世子殿下,您怎么来了?” 我连忙走过去迎接,并且问他。

  “ 月姑娘,你的刀铸造好了吗?” 狼世子没有回答我的话,他只是问着月如霜。

  “ 已经铸造好了。” 月如霜回答说。

  “ 快给我看看是什么样子?” 狼世子伸出手说道。

  “ 我已经送给哑公子了。” 月如霜说。

  这时狼世子看了一下站在一旁的我,然后对月如霜说:“ 月姑娘,你真偏心,送给他都不送给我。”

  我一听,连忙对狼世子说:“ 世子殿下,这把刀是用我的血铸造出来的,所以我就是这把刀的主人。”

  狼世子说:“ 你又不会武功,再好的兵器在你的手里都是废铁。”

  狼世子刚说完,这时月如霜对狼世子说:“ 世子殿下,用这把刀不需要武功,只要有内力就行。”

  狼世子说:“ 他连武功都不会,又怎么会有内力?”

  月如霜说:“ 他是没有内力,但是你有啊!你可以将你的内力传授给他呀!”

  狼世子说:“ 他都不愿意拜我为师,我干嘛要将内力传授给他?”

  月如霜说:“ 世子殿下,魔王要灭得可是你的族人,我们是在帮你,希望你配合我们。”

  狼世子说:“ 我又没说不配合你们,我刚才只是在跟你们开玩笑。”

  他说完,对站在一旁的我说:“ 喂!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我的寝宫。”

  我问:“ 去你的寝宫干什么?”

  他回答说:“ 你傻呀!当然是传授内力给你了,不然还能干嘛?”

  我说:“ 哦!我知道了。”

  我说完,跟着狼世子去了他的寝宫。

  狼世子的寝宫红墙黄瓦,金碧辉煌,四周古树参天,绿树成荫,门匾上还写着 “ 月牙宫 ” 三个大字,宫内金碧辉煌,雕梁画栋……

  狼世子带着我来到了他的月牙宫之后,便让我坐在了他的床上,而且还让我伸出了双掌,然后他自己也坐到了床上,之后将他的双掌贴在了我的双掌上,然后他闭上了眼睛,传授内力给我,而我也闭上了眼睛,吸收着他传给我的内力。

  许久过后,我和他的额头都流了很多汗,而月如霜却在门外等着我们出来。

  大概又过了一段时间,一个下人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然后这个下人正要进月牙宫,却被月如霜拦住了。

  这个下人是男的,三四十岁,名叫夜白,是狼世子的下人,在前面就已经介绍过,所以在这里就不介绍了。

  “ 月姑娘,我要见世子殿下,你为何要拦我?” 夜白见月如霜拦住了他,于是他问月如霜。

  “ 世子殿下正在传授内力给哑公子,所以现在你不能进去打扰他们。” 月如霜说。

  “ 可是我有事情要向世子殿下禀报。” 夜白说。

  “ 世子殿下说了,在他还没有出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能打扰他,如果你有什么事情要跟他说,你可以等他出来,或者跟我说也行。” 月如霜说。

  听到这番话,夜白想了一会,然后说:“ 羊族的世子来了,在城门外呢!他说他是来找郡主驸马的。”

  月如霜说:“ 那你还不快传他进来。”

  夜白说;“ 是,我这就去传他进来。”

  夜白说完,转身去城门外传羊世子进城。

  过了一会,夜白带着羊世子梅傲雪来到了月如霜的面前,然后梅傲雪问月如霜:“ 月姑娘,你的刀铸造好了吗?”

  月如霜回答说:“ 已经铸造好了。”

  她说完,问梅傲雪:“ 羊世子,您突然来狼族,是不是发现了魔王有什么异常?”

  梅傲雪回答 “ 是 ” ,然后接着说:“ 魔王的魔剑已经铸造好了,而且他现在正带着他的魔剑去水星塔呢!”

  水星塔是在魔族的边界,是魔族最高的宝塔。

  月如霜听完梅傲雪的话后,便问道:“ 他去水星塔干什么?”

  梅傲雪回答说:“ 水星塔是魔族最高的宝塔,站在水星塔上可以看清羊族和狼族。魔王带着他的玉魔剑去了水星塔,当然是为了灭羊族和狼族了。”

  魔王的魔剑镶嵌了很多玉,所以取名为 “ 玉魔剑 ” 。

  梅傲雪刚把话说完,地就晃动了几下,就像地震一样,就连他们人也跟着晃动了几下,但这不是地震,而是魔王在挥舞着他的玉魔剑。

  “ 什么情况?” 月如霜说。

  “ 是魔王,是魔王在挥舞他的玉魔剑。” 梅傲雪说,“ 我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们,魔王带着他的玉魔剑去了水星塔。水星塔是魔族最高的宝塔,站在那上面可以看清羊族和狼族。他带着玉魔剑去水星塔,为了就是灭羊族和狼族的,刚才地晃动了几下,肯定就是他在挥舞他的玉魔剑,他的玉魔剑可厉害了,一剑劈下就可以山崩地裂。”

  梅傲雪刚说完,月牙宫的大门就打开了,然后就从月牙宫内走出来两个人,哪两个人呢?一个是狼世子,一个是我。

  我和狼世子一起走出来后,这时我将手中的斩魔刀平举胸前,并且对梅傲雪说:“ 魔王的玉魔剑再厉害,也没有我的斩魔刀厉害。走,跟我一起去对付魔王。”

  我话音还未落,便带着狼世子、羊世子、月如霜他们三人去水星塔,可我们刚走了一小段路,就听到后面有人在喊 “ 夫君,等等我。夫君…… ” ,于是我们转身看过去,却看到哑灵子,也就是我的夫人,正追着我们喊叫。

  “ 夫人,你来干什么?” 我问着已经跑过来的哑灵子。

  “ 我要和你们一起去。” 哑灵子说。

  “ 你一个女子,又不会武功,你去干什么?又帮不上什么忙。” 我说。

  “ 女子怎么了?不会武功又怎么了?你不也不会武功吗?” 哑灵子有点不高兴,于是便说道。

  “ 我不需要会武功,因为我有斩魔刀,斩魔刀会保护我的。” 我将手里的斩魔刀平举胸前,并且对她说道。

  “ 我也不需要会武功,因为我有你呀!你会保护我的。” 她一边用撒娇的语气对我说着,一边伸手挽住我的胳膊。

  “ 你呀!什么时候学会撒娇了?” 我说着用手轻轻地碰了一下她的鼻尖,不过就在我刚说完的时候,狼世子却清了清嗓子,然后对我们说:“ 我说你们两个,都什么时候了,还有这个雅兴谈情说爱?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赶紧去杀了魔王。等我们杀了魔王,救了族人,到时候你们想干嘛就干嘛!没人干涉你们。”

  他说完,便带头走了。

  我见状,连忙追过去走在了他的前面,做他们的老大,因为我是斩魔刀的主人,所以只有我才有这个资格对付魔王。

  ——————————————————————————

  水星塔。

  魔王站在水星塔上,一剑接着一剑往羊族和狼族的方向劈去。

  他每劈一剑,天上就有一道剑痕,地上也会开裂,人也掉到了裂缝里,就连山、房屋、大树都会倒塌,就像地震一样,惨目忍睹。

  他已经劈了三十多剑了,就在第三十剑的时候,他却看到了我带着狼世子、羊世子、哑灵子、月如霜他们一起正往他这边跑来,于是他朝着我们的这个方向连劈好几剑,不过都被我的斩魔刀给挡回去了,气得他再次朝我们的这个方向挥剑,不过还是被我的斩魔刀给挡回去了。

  就在他第三次朝我们挥剑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水星塔了。

  此刻的我们,站在水星塔的面前,然后我伸出我手里的斩魔刀,并且大声地对魔王说道:“ 魔王,我知道你的玉魔剑厉害,可以开天辟地,不过你的玉魔剑再厉害,也没有我的斩魔刀厉害,只要有我的斩魔刀存在,你的玉魔剑就是一把废剑,所以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投降吧!只要你肯投降,我们可以饶你一命。”

  魔王哈哈一笑道:“ 就凭你一个不会武功的臭小子,还想让我投降,你别做梦了。”

  听到这话,我说:“ 既然你不愿意投降,那就别怪我了。看招!排山倒海。”

  我说到 “ 看招!排山倒海 ” 的时候,便举起手里的斩魔刀,然后朝着魔王的方向一刀劈去。

  我这一招 “ 排山倒海 ” ,都可以把高山推开,把大海翻倒过来,但是这里没有高山,也没有大海,所以我只是把这里的东西推开了,把挡在我前面的东西翻倒过来了,就连那么高的水星塔,也被我斩魔刀的力量给推倒了,而魔王也从水星塔上摔下来了,所以魔王气得大发雷霆,然后魔王用他手里的玉魔剑一剑向我劈来,并且叫道:“ 劈天盖地。”

  他这一招 “ 劈天盖地 ” ,声势浩大,已经划破天空,划破大地,甚至划破我的手臂。

  我就这样被魔王的玉魔剑给划伤了。

  其实我的斩魔刀很厉害的,只不过我不会武功,不知道怎么使用,但我又不能把斩魔刀让给狼世子或者羊世子用,因为他们不是斩魔刀的主人,我才是斩魔刀的主人。

  斩魔刀只认主人,不认其他人。

  我有斩魔刀护身,都被魔王打伤了,可想而知,魔王有多厉害。

  站在一旁的狼世子和羊世子,见魔王那么厉害,于是他们躲到了一边,不过哑灵子却没有躲起来,她还是站在我的身旁。

  魔王将我打伤后,接着出下一剑。

  此刻的魔王,一剑劈向我,并且叫道:“ 天崩地裂。”

  他这一招 “ 天崩地裂 ” ,简直太厉害了,不仅让地裂开,还让天也塌下来了,不过他是对着我劈下这一剑的,所以他这一剑的威力,如惊涛骇浪一般,笔直地冲向我,而且速度超快,让我来不及躲闪,所以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那一剑的威力冲向我。

  他的那一剑都可以让天崩塌,让地裂开,自然也能将我劈死。

  我原本以为我今日是要死在他的手里了,可我没想到在这关键的时刻,哑灵子张开双臂冲了过来,将我拦在了他的身后,所以那一剑的威力,并没有将我劈死,而是将哑灵子劈死了。

  哑灵子被劈了一剑后,整个人往后倒去,这时我连忙伸手抱住了她,并且喊了几声 “ 夫人,夫人 ” ,可是哑灵子已经死了,已经听不到我在喊她了。

  我喊了几声夫人后,便朝着魔王的方向一刀劈去。

  魔王见状,忙用剑一挡,结果魔王的玉魔剑被我的斩魔刀劈成了两半,而魔王也被我劈死了。

  我将魔王劈死后,便放下了斩魔刀,然后我抱着哑灵子边哭边喊:“ 夫人,夫人,你醒醒呀!夫人,夫人,我们成亲还不到半年呢!你怎么可以就这样丢下我。夫人,夫人…… ”

  我哭得天昏地暗,哭得死去活来,而且还一边哭一边喊,不知过了多久,我仰头朝着天大喊一声 “ 啊 ” !同时我也听到了一阵很熟悉的手机铃声。

  就是这个手机铃声,把我从梦里拉回了现实。

  当我醒来后,才知道原来这是一场梦,然后我从床上坐起,并且听到我的手机铃声正在响着,于是我伸手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拿起来一看,才知道原来是我银行的行长打来的,于是我按了一下接听按键,然后对着耳边,但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行长的声音:“ 喂!小哑,现在都几点了,你怎么还不来上班?是不是不想干了?要是不想干了就卷铺盖走人。”

  我一听这话,连忙说道:“ 不好意思啊行长,我家里有点事,所以才会迟到的,我现在就去上班。”

  我是因为睡过头了才迟到的,并不是因为家里有事迟到的,但我害怕被开除,所以我故意说家里有事,不然我会被开除的。

  当我说完后,便挂掉了电话,然后我看了一下手机上面的时间,已经九点半了,于是我用最快的速度起床穿衣,然后刷牙洗脸。

  已经九点半了,我也不做早饭吃了,直接下楼去了车库,然后开车往我上班的地方赶去。

  我上班的地方是一家银行,地点在街中心,离我家并不远,只要过三个红绿灯就到了。

  就在我过第三个红绿灯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女人骑着一辆自行车冲了过来,吓得我连忙踩了一脚急刹车,哧!

  我虽然被她的突然出现给吓了一跳,但是,她也被我的宝马给吓得摔倒在地,而且腿还摔破了,流了一点点血。

  现在是夏季,她穿着裙子,只要轻轻一摔,就能受伤。

  她摔倒虽然不是被我的车碰的,但也是被我的车给吓得,所以我多多少少也有点责任,于是我开门下车准备向她道歉,可我刚下车就见她抬头朝我骂道:“ 你眼瞎呀!我这么大的人你看不到吗?你是怎么开车的?”

  我原本是打算去扶她起来,顺便看看她伤得重不重,并且向她道歉,可我还没有来得及向她道歉,就见她骂我,所以我很生气,准备骂回去,可是我的嘴刚刚张口,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她的长相给惊呆了。这是为什么呢?原因是因为她长得和我梦里的妻子一模一样。

  “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她见我一直盯着她看,于是冲我凶道。

  “ 对不起夫人,我不是故意的。” 我一边向她道歉,一边走了过去,然后我伸手正要扶她起来,却被她推开了,不过她在推我的时候,同时也在对我凶道:“ 滚开!别碰我。谁是你的夫人?你这人有毛病吧!”

  她凶完我后,便站起身来。

  她的右膝盖摔破了,还在流血,虽然伤得不重,只是小伤,但是小伤也要治疗,所以我对她说:“ 对不起美女,刚才我喊你夫人是我口误,你别生气呀!”

  我说到这,指着她的膝盖,接着说:“ 你的膝盖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 算你有点良心。” 她丢下这么一句话,便一瘸一拐地朝我的车子那里走去,这时我连忙跟过去扶她上了车。

  我们上车后,我开车送她去医院。

  医院离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还有一段路,至少需要半个小时才能到达。

  此刻的我,一边开着车,一边问她:“ 那个……美女,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

  她说:“ 我叫什么名字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人真是莫名其妙。”

  我说:“ 我叫哑狼,我想和你交个朋友可以吗?”

  她惊讶道:“ 你姓哑?”

  我叫她如此惊讶,便问道:“ 怎么了?莫非你也姓哑?”

  她说:“ 我的确姓哑,我叫哑灵子。”

  我惊道:“ 什么?你也叫哑灵子?”

  她见我如此吃惊,便道:“ 怎么了?我叫哑灵子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 没什么问题。”

  她说:“ 那你刚才干嘛那么吃惊?”

  我说:“ 我就是觉得太玄乎了。”

  她问:“ 哪里玄乎?”

  我回答:“ 你长得和我梦里的妻子一模一样,而且连名字都一模一样。”

  她不相信我的话,还反过来嘲笑我:“ 我说帅哥,你是不是想妻子想疯了?还是说,你看我长得美,所以想勾引我?”

  我听她这么说我,我有些不高兴,说:“ 我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呢!”

  她噗嗤一笑,然后故意问我:“ 那你说说看,你是哪种人?”

  “ 我……我是……是…… ” 我一时半会想不到该怎么说,所以我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整话。

  她见我说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整话来,于是便对我说:“ 帅哥,你应该没有女朋友吧!刚好我也没有男朋友,要不……咱俩凑一块?”

  我听她这么说,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但我嘴上却说:“ 这……这也太随便了吧!”

  她假装不高兴,说:“ 那算了呗!”

  我见她这么说,连忙改口道:“ 你一个姑娘都不介意,我一个大男人介意什么,我不管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反正我追定你了。”

  她笑着问我:“ 你有钱吗?”

  “ 没有。” 我回答的很干脆,因为我不想骗她,所以我很坦诚地跟她说了实话。

  “ 那你有什么?” 她问。

  “ 我有心呀!” 我回答说。

  “ 切!谁没有心?” 她假装不高兴地说。

  “ 我的这颗心是真心。” 我说。

  “ 谁的心不是真的?心不是真的难道还是假的?假的能活吗?”她说。

  “ 我的意思是说,我的这颗心只放在你的身上。” 我说。

  “ 油嘴滑舌,我不喜欢。” 她说。

  “ 既然你不喜欢,那我就不跟你油嘴滑舌了,我用行动来证明。” 我说。

  “ 好啊!我等着你行动。” 她说。

  “ 那咱们走着瞧,不超过一个月,我绝对能搞定你。” 我说。

  我很有自信,因为我能感觉的出来,她是喜欢我的。

  “ 好,那咱们走着瞧,看看谁搞定谁。” 她说。

  ……

  ……

  ……

  ……

  ……

  我一边开车送她去医院,一边和她没完没了地胡扯。

  我们从东扯到西,从西扯到北,从北扯到南,只要是能扯的话题,我们都能胡扯,包括结婚生子啊!将来怎样怎样啊!都胡扯了一遍,而且还边胡扯边笑,好不开心。

  ~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哑狼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哑狼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