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演戏
张奎2021-04-19 10:558,604

  第二章:演戏

  这个三四十岁的男人名叫夜白,穿着下人的衣服,一看就知道他是狼世子身边的下人。

  “ 何事这么慌慌张张的?” 狼世子问着已经跑过来的夜白。

  “ 世子殿下,不好了,羊族的世子闯进了狼王城,还打伤了很多侍卫。” 夜白说道。

  “ 你说什么?羊族的世子闯进了狼王城?还打伤了侍卫?” 狼世子惊道,接着又道:“ 岂有此理,敢来我狼王城撒野,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本世子今日就算不将他打死,也要将他打成残废。”

  他说完,往城门外的方向走去,可他还没走到城门外,就看到了羊世子梅傲雪正在和几个侍卫打斗,于是他朝着梅傲雪叫道:“ 梅傲雪,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来我狼王城撒野,看我今日不将你打成残废。”

  他话音未落,便挥鞭打向梅傲雪。

  梅傲雪正在和几个侍卫打斗,突见狼世子的鞭子朝他挥来,于是他一闪身,躲过了狼世子的那一鞭子,接着挥剑冲向狼世子,而且还将剑抖出了一团剑花,接着又使出了精妙的剑招,不过他的这些招式,都被狼世子给破解了。

  剑是近攻,鞭子是远攻,所以即便是梅傲雪的剑法好,也很难靠近对方的身体。

  此刻的狼世子,将鞭子耍得呼呼作响,不停地朝着梅傲雪进攻,逼得梅傲雪连连后退。

  梅傲雪后退数步之后,接着应战。

  此刻梅傲雪一剑挥个大圈,再一个猛刺,可是手中的剑却被狼世子的鞭子给绕住了,不过他很聪明,将剑竖起来用力一拽,而狼世子也在用力拽着,结果狼世子的鞭子被梅傲雪的剑划断了一截,然后狼世子扔下鞭子拔起左侧腰间的短剑,再次和梅傲雪打了起来。

  刚才是鞭子和长剑相交,现在是短剑和长剑相交。

  就在他们打斗的过程中,那几个侍卫便闪到了一边,看着他们打斗,好像是把他们的这场打斗,当作是一场戏来看,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世子的武功,在梅傲雪之上,所以他们一点也不担心,反而站在一旁悠哉悠哉地看着戏。

  就在狼世子和梅傲雪打了一会儿的时候,我和郡主哑灵子也一起跑了过来,然后站在一旁观看着,不过我们也看得心惊胆战。

  此刻的狼世子,和梅傲雪打得热火朝天。

  狼世子打出的招式繁多,用法也多变,是虚招还是实招让人分不清楚。什么劈、砍、刺、撩、抹、拦、截、挑、挡、推等等,通通使了出来,让梅傲雪抵挡的手忙脚乱。

  梅傲雪虽然一直在抵挡,但也出手了一剑,等于出了一招,不过他这一招却有三式,直取狼世子的上盘下盘以及中间,不过狼世子也不差,连忙挥剑一挡,然后斜刺一剑过去。

  他这一剑以攻为守,先发制人,不过梅傲雪反应很快,连忙将剑一旋,与狼世子的短剑对接……

  他们就这样一剑接着一剑拼杀着,许久过后,梅傲雪有些招架不住了,便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出招,但最后还是被狼世子的短剑划伤了手腕,然后梅傲雪痛得手一松,剑落地,再然后就是梅傲雪被狼世子的脚踢飞几米外。

  梅傲雪被踢飞后,便躺在地上吐了一口血。

  这时狼世子走到他面前,对他说:“ 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敢来我狼王城撒野,今日我就砍断你的腿,让你爬着回去。” 说罢,便举剑砍向他的腿,可是还没等到狼世子的剑砍到他的腿上,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我,连忙朝着狼世子喊道:“ 世子殿下且慢。”

  听到这话,狼世子停止了砍梅傲雪的动作。

  这时我走到了狼世子的身旁,对狼世子说:“ 世子殿下,算了吧!他已经被您打伤了,您就放了他吧!”

  狼世子说:“ 他来我狼王城撒野,还打伤了我的侍卫,我怎么能这么容易就放了他。”

  我说:“ 他不已经被您打伤了吗!您已经教训过他了,就饶他一命吧!再说了,他可是羊族的世子,您要是将他的腿砍断了,他的父王是不会放过您的。”

  狼世子听了我的话后,觉得也有道理,于是他对躺在地上的梅傲雪说:“ 梅傲雪,看在我朋友替你求情的份上,今日我便放过你,若你下次再敢来我狼王城撒野,我定会杀了你,滚!”

  听到这话,梅傲雪捂着被踢的胸口,并且爬起来灰溜溜地走了。

  梅傲雪走后,这时我问狼世子:“ 世子殿下,您刚才说,我是您的朋友?”

  狼世子说:“ 怎么了?不愿意和本世子学武也就罢了,难不成还不愿意做本世子的朋友?”

  我连忙摆手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一个小小的老百姓,能和世子殿下成为朋友,是我此生莫大的荣幸。”

  狼世子说:“ 少拍马屁,我要不是为了我妹妹,我才懒得和你做朋友。”

  我说:“ 什么意思?难道是郡主让您和我做朋友的?”

  狼世子说:“ 不是。”

  我说:“ 那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呀?”

  这时狼世子把我拉到一边,然后在我耳边小声说:“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想不想听?”

  我点点头,表示想听。

  狼世子见我点了头,便又在我耳边小声说:“ 在你昏迷的这段日子里,我妹妹对你可好啦!每日给你喂药,还亲自给你擦药,所以我猜,她肯定喜欢你。”

  我听后,羞的脸都红了。

  狼世子见我脸红了,便问我:“ 你怎么脸都红了?你不会也喜欢我妹妹吧!”

  我支支吾吾道:“ 我……我……我…… ”

  “ 王兄,哑公子,你们在聊什么呢?” 哑灵子见我们在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于是她便走过来问道。

  “ 没……没聊什么。” 狼世子回答道。

  “ 没聊什么。” 我也回答道,不过我刚回答完,就见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匆匆忙忙地跑到了哑灵子的身旁,然后对哑灵子说:“ 郡主,您怎么在这里呀?奴找您好久了。”

  这个四十出头的男人名叫墨青,他是狼王身边的公公。

  “ 找我何事?” 哑灵子问墨青。

  “ 不是奴找您,是王上找您。” 墨青回答道。

  “ 我父王?他找我作甚?” 哑灵子又问。

  “ 这个……奴也不清楚,王上只是让奴过来向您传个话,让您去狼王宫一趟,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墨青回答道。

  “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哑灵子说,不过她说完便往狼王宫的方向走去,而墨青也跟了过去,不一会儿,他们便走到了狼王宫。

  狼王宫外粉墙黛瓦,门口有大理石的台阶,名贵的地毯,玉制的石像。

  狼王宫内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富丽堂皇。

  他们到了狼王宫之后,便走了进去,不过哑灵子是先进去的,墨青是后•进去的,因为哑灵子是主人,墨青是仆人,仆人是不能走在主人前面的,所以哑灵子在前,墨青在后,他们是一前一后•进去的。

  他们进去后,看到狼王坐在宝座上,然后哑灵子面对着狼王,而墨青却站到狼王的身旁。

  狼王名叫哑春雷,年龄大概有五十几岁。

  狼王的耳朵也是狼的耳朵。

  凡是狼族的人,耳朵都是狼的耳朵,在前面就已经说过。

  他们不仅看到了宝座上的狼王,还看到了狼王面前站着的那个人。

  那个人正是狼族的大将军,名叫寒清风。

  寒清风长得挺俊秀的,剑眉星目,气宇轩昂,不过他的耳朵也是狼的耳朵。

  寒清风会武功,用得兵器是刀。

  寒清风的年龄和主人公的年龄差不多。

  寒清风和哑灵子、狼世子从小一起长大,所以寒清风从小就喜欢哑灵子,可是那个时候,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士兵,而哑灵子可是狼族的郡主,身份尊贵,他认为自己配不上哑灵子,所以一直没敢跟哑灵子说,也没敢跟狼王说,后来大将军生了病,在临死之前,提拔他当大将军。自从他当了大将军后,便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向郡主表白心意了,于是他找了个机会,向郡主表白了,可是却被郡主拒绝了,但他没有死心,却找了个机会,向狼王提了亲,说什么他心仪郡主很久了,所以恳求狼王将郡主许配给他,狼王本来就比较看重他,觉得他是个人才,能文能武,所以便答应了,可是郡主却跟狼王说,说她一心只想钻研医术,暂时不谈儿女情长,所以这件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可是就在这几日,寒清风却发现了哑灵子带回来一个男人,刚开始,他还以为这个男人只不过是哑灵子的一个病人而已,所以他就没在意,可是后来他却发现,哑灵子带回来的这个病人,并不是普通的病人,哑灵子对他似乎格外的关心,所以他怀疑哑灵子肯定是喜欢上了这个病人,于是他今日来到了狼王宫,再次向狼王提亲,说什么他从小就喜欢郡主,恳求狼王将郡主许配给他,而狼王最近也在怀疑他的女儿和那个病人的关系非比寻常,也就是本故事的主人公,所以狼王也比较担心、害怕他的女儿会喜欢上那个既没用,也没出息,就像个废物一样的人,所以狼王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他的恳求。就是因为狼王答应了他的恳求,所以狼王才会派他身边的公公墨青去叫郡主哑灵子来见他……

  “ 儿臣参见父王。” 哑灵子进来后,面对着狼王,拱手鞠躬道。

  “ 平身。” 狼王说道。

  “ 谢父王。” 哑灵子说道。

  “ 灵儿,你可知孤今日为何召见你?” 狼王问。

  “ 儿臣不知,还请父王明示。” 哑灵子说道。

  “ 孤之前就跟你说过,要将你许配给寒将军,你应该还记得吧!” 狼王说。

  “ 儿臣记得。” 哑灵子说。

  “ 记得就好,” 狼王说,“ 孤今日叫你来,就是要给你们选个良辰吉日,将婚事给办了。”

  哑灵子说:“ 父王,儿臣……儿臣之前就跟您说过,儿臣一心只想钻研医术,暂时不谈儿女情长。”

  狼王说:“ 钻研医术归钻研医术,谈情说爱归谈情说爱,这是两回事,为何要搅和在一起?难道喜欢钻研医术的人,都像你一样,终身不结婚?再说了,寒将军也没说过不让你钻研医术呀!”

  哑灵子听后,吞吞吐吐地说:“ 父王,儿臣……儿臣…… ”

  哑灵子想拒绝寒将军对她的一片痴情,可她又怕伤害了寒将军,所以她不好意思直接拒绝,于是便停止了后面要说的话,然后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寒将军。

  这时寒将军也注意到了哑灵子的眼神,而且也猜出哑灵子想说什么,所以他对哑灵子说:“ 郡主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即便是不好的话,臣也愿意听。”

  听到这话,哑灵子便大胆地对狼王说:“ 父王,儿臣不能嫁给寒将军。”

  狼王一听,问道:“ 为何?”

  哑灵子说:“ 因为儿臣从未喜欢过寒将军。”

  狼王说:“ 你和寒将军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你们的关系较好,狼族的人都知道,你现在说你从未喜欢过他,你觉得谁会信?还是说,你看上了别人,所以对他变了心?”

  哑灵子说:“ 父王,儿臣和寒将军虽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但是从始至终,儿臣都只是将寒将军当成哥哥一样。儿臣和寒将军较好,那是因为儿臣并不知道寒将军对儿臣的心思,后来儿臣知道了,儿臣就和寒将军疏远了,您若不信,可以问寒将军,我想寒将军应该早就知道儿臣不喜欢他,因为儿臣曾经拒绝过他。”

  她说到这,看向寒清风,并且问寒清风:“ 寒将军,本郡主曾经对你说过,让你不要再一厢情愿,不要纠缠不清了,你难道忘了?”

  寒清风说:“ 臣没忘,臣怎敢忘记郡主说的话。”

  哑灵子说:“ 既然你没忘,那你为何还要让我父王将我许配给你?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你,为何还要让我嫁给你?难道你愿意娶一个不爱你的人吗?”

  “ 臣……臣…… ” 寒清风被哑灵子说得无话可说了,所以只好说了几个 “ 臣 ” 便不作声了。

  这时坐在宝座上的狼王,见寒清风无话可说,于是狼王帮寒清风说:“ 灵儿,寒将军能文能武,一表人才,人长得也如此俊秀,和你也很般配,你现在虽然不喜欢他,但你可以尝试着去喜欢他呀!”

  哑灵子说:“ 父王,儿臣是不会喜欢上寒将军的,因为儿臣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狼王问:“ 他是谁?”

  其实狼王已经猜出是他女儿带回来的那个小子,但他还是要问一下,因为他想让他女儿亲口跟他说。

  “ 他是……是……是儿臣带回来的那个哑公子。” 哑灵子吞吞吐吐地回答着狼王的话。

  “ 那小子什么都不会,怎配得上你?” 狼王说。

  “ 父王,哑公子的确没有什么特长,但他有一颗善良的心,” 哑灵子说,“ 反正……反正儿臣就是喜欢他。”

  哑灵子对这篇故事的主人公的确有那么一点好感,但目前为止,她也只是有那么一点点好感而已,因为他们暂时才刚刚认识,还不太熟悉,可她为了拒绝寒清风,只能欺骗她的父王,说她喜欢这篇故事的主人公。

  “ 你喜欢他,那他喜欢你吗?” 狼王突然问。

  “ 这个……儿臣不知。” 哑灵子回答说。

  “ 什么?你连他喜不喜欢你都不知道呀!这么说,是你一厢情愿喽!” 狼王说。

  “ 不是的。” 哑灵子说。

  “ 那是什么?” 狼王问。

  “ 是……是…… ” 哑灵子急得结巴道。

  狼王见哑灵子结巴了半天也回答不上来,于是便打断道:“ 罢了,你去将他叫过来,孤要亲自问问他,如果他也喜欢你,那么孤就成全你们,给你们赐婚,但如果他不喜欢你,那你就得嫁给寒将军,如何?”

  哑灵子说:“ 好,儿臣这就去叫他过来。”

  哑灵子说完,便走了出去。

  哑灵子出去后,来到了寒香院,看到了我正在整理药草,于是走过来对我说:“ 哑公子,刚才我王兄打你的时候,我都帮你解围了,现在我有困难,你得帮我解围。”

  听到这话,我停止了整理药草的动作,然后问哑灵子:“ 发生什么事了?您请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您。”

  哑灵子听后,往我身旁靠近了些,然后用一只手遮住了嘴,小声地在我耳边将寒清风恳求她父王赐婚的事情,以及她不喜欢寒清风的事情,还有让我和她演一出戏的事情,通通说了一遍。

  当我听完了哑灵子说得那些事情后,我连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配合哑灵子演一出戏。

  “ 好,我配合您演戏。” 我听完哑灵子的话后,便对哑灵子说。

  “ 多谢哑公子肯帮我,那我现在就带你去狼王宫见我父王。” 哑灵子说,不过她说完就带着我往狼王宫的方向走去。

  寒香院离狼王宫并不远,所以我们只走了一小会,便到了狼王宫,然后我和哑灵子一起走了进去。进去后,我们一起面对着狼王。

  “ 父王,儿臣将哑公子带过来了。” 哑灵子对狼王说,不过她刚说完,就在这时,我便向狼王下跪叩首道:“ 草民参见王上。”

  “ 起来吧!” 狼王对我道。

  “ 谢王上。” 我说,不过我说完便站起身来。

  “ 你可知道,孤为何召见你?” 狼王问我。

  “ 草民不知,还请王上明示。” 我说。

  其实我知道,因为郡主已经跟我说了,但我为了不让狼王察觉到我和郡主是在演戏,所以我假装不知道。

  “ 好,那孤问你,你可喜欢郡主?” 狼王直截了当地问我。

  “ 喜欢。” 我回答。

  “ 孤说得喜欢,是指男女情爱,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 狼王说。

  “ 草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我说,“ 草民从第一眼见到郡主时,便喜欢上了郡主,但草民知道自己的身份配不上郡主,所以草民将自己对郡主的这份感情藏在心底,一直没敢告诉郡主。”

  “ 喜欢就喜欢,干嘛要藏着掖着,” 狼王说,“ 既然你喜欢郡主,而郡主也喜欢你,那孤就将郡主许配给你,如何?”

  我惊道:“ 什么?您要将郡主许配给草民?”

  狼王见我这么吃惊,便问道:“ 怎么?难道你不愿意?”

  我摆手道:“ 不是不是,草民不是不愿意。”

  狼王道:“ 既然不是不愿意,那就是愿意了,那你刚才为何要吃惊?”

  我说:“ 草民吃惊,是因为草民觉得郡主身份尊贵,而我不过是一介草民,您如果将郡主许配给了我,岂不是委屈了郡主。”

  狼王说:“ 孤怎么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你并不愿意娶孤的女儿?”

  我说:“ 不是不是,草民不是这个意思,草民的意思是,草民愿意娶郡主。”

  狼王说:“ 那好,那你们的婚期,就定在下个月初八。”

  ——————————————————————————

  梅傲雪从狼王城离开后,便来到了琅琊山。

  在前面就已经说过,狼族与羊族只相隔一座山的距离,这座山便是琅琊山。

  梅傲雪从羊族去往狼族必须要跨过这座琅琊山,而他现在是往回返,所以也必须得跨过这琅琊山才能到达自己的国家。

  此刻的梅傲雪,正在回家的路途中,而他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正是琅琊山。

  此刻他正在琅琊山上行走,突然,他看到不远处的一棵树下,躺着一个人,于是他走了过去。过去后,看到那人是趴在地上的,而且地上还有很多血,看她的穿着打扮,能猜出她是个女人,然后他蹲下身子将那人翻了个身。当他将那人翻身后,却被那人吓得跌倒在地,并且大叫一声:“ 啊!”

  为何他被吓得跌倒在地,又为何要大叫呢?那是因为那人被人扒了脸皮,所以那人的脸上没有皮,只有血肉模糊的一张没有皮的脸,看起来挺吓人的,也难怪他被那张脸吓得跌倒在地,并且大叫。

  那张被扒了脸皮的人是个女人,她因为被扒了脸皮,所以看不出来她是美是丑,不过能看到她的耳朵。她的耳朵是狼的耳朵,单凭这点,就知道她是狼族的人了。

  此刻的梅傲雪,瘫坐在地,并且大叫道:“ 鬼啊!鬼杀人啊!这里有鬼啊!救命啊!” 话音未落,便起身往羊族的方向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叫道:“ 有鬼啊!鬼杀人啊!救命啊!有鬼啊…… ”

  其实根本没有鬼,但他为何要说有鬼呢?因为他看到那个女人被扒了脸皮,所以他认为是鬼干的,因为只有鬼才会这么残忍,将人的脸皮扒掉。

  此刻的梅傲雪,一边往羊族的方向跑,一边大叫 “ 有鬼啊!鬼杀人啊!救命啊!有鬼啊 ” !而且还时不时的往后看去,看看有没有 “ 鬼 ” 追他。

  他在往后看去的时候,同时也在往前跑。

  就在他第四次往后看去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女人的身上。这个女人名叫落倾城,是魔族的郡主,也就是魔族的魔王之女。

  她会武功,用得兵器是短刀,所以她的腰间时时刻刻都会挂着一把短刀。

  魔族的人长得都很丑,在前面就已经说过,不过她却不丑,不但不丑,而且还非常好看,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她隔三差五的将那些长得好看的女人的脸皮扒下来贴在自己的脸上,所以外界的人都不知道她长得丑,只有她的亲人知道她长得丑。

  她真正的相貌是满脸麻子,而且脸上还有很多肉痣,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不过她假的相貌就不同了。她假的相貌都是美若天仙,而且还是不相同的,因为她今天扒这个美女的脸皮贴在脸上,明天扒那个美女的脸皮贴在脸上,所以她的相貌都是变来变去的,要不是她的左胳膊上有一块胎记,就连她的亲人都不一定认出她。所以说,她的亲人都是凭着她胳膊上的那块胎记才辩解是不是她。

  现在她脸上贴得那张脸皮,正是刚才梅傲雪看到的那个被扒了脸皮的女人的。

  此刻她正在往前方走去,却突然听到了后面有人喊叫,于是她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身往后看去,可她刚转身,就被一个男人给撞了一下。这个撞她的男人正是梅傲雪。

  当梅傲雪看到她时,却被她的容颜给惊呆了,因为她的容颜美得无法挑剔,简直可以用 “ 倾国倾城 ” 这四个字来形容。

  梅傲雪很风流,喜欢和美女打交道,身边有数不清的美女,在前面就已经说过,但是这个美女,和他之前的那些美女不同,因为这个美女,比他之前的那些美女要美上千百倍……

  梅傲雪只知道她美,却不知道她的美并不是她真实的美,而是她扒了人家的脸皮,贴在了自己的脸上,才得到的美。

  “ 这位公子,出了什么事了?你为何这般慌张?” 落倾城见梅傲雪先是撞了她,然后又呆呆地看着她,于是她问梅傲雪。

  此刻的梅傲雪,两眼死死地盯着落倾城看,就差没流口水。

  “ 有鬼,鬼……鬼……鬼杀人。” 梅傲雪两眼色咪•咪地看着落倾城,并且结结巴巴地回答着落倾城的话。

  “ 有鬼?” 落倾城先是疑惑道,然后看了看四周,接着道:“ 鬼在哪里?”

  梅傲雪指着他自己的后方,道:“ 刚才我看到了一个女人被扒了脸皮,我猜肯定是鬼干的,因为只有鬼才会用这么残忍的手段杀人。”

  落倾城笑道:“ 我说公子,你的胆子也太小了吧!只是扒个脸皮而已,就把你吓成这样。如果你说的这件事情真的是鬼干的,那我倒是觉得这个鬼还是不够残忍的,因为有句话叫作扒皮抽筋挖心肝,这个鬼也只是扒了那人的脸皮而已,并没有抽那人的筋,也没有挖那人的心肝,所以我认为那个鬼还是有点良心的。”

  梅傲雪见落倾城跟他开起了玩笑,所以他以为是落倾城不相信他的话,于是他对落倾城说:“ 姑娘,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开起了玩笑,你要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一看那个被扒了脸皮的女人。”

  落倾城说:“ 哎呀公子,我又没说不相信你,你干嘛这么较真。”

  这时梅傲雪看了一下落倾城的耳朵,然后说:“ 姑娘,你的耳朵是人的耳朵,你是魔族的人吧?”

  落倾城说:“ 对,我是魔族的人。”

  梅傲雪说:“ 都说魔族的人长得很丑,可你怎么长得如此好看?”

  落倾城说:“ 因为我和他们不一样呀!我是魔族唯一一个长得好看的女人。”

  梅傲雪听后,嘀咕道:“ 要是我能娶到你多好。”

  梅傲雪的声音很小,落倾城没听见,于是落倾城问道:“ 啊?你说什么?”

  梅傲雪道:“ 我说,要是我将来的妻子,和你一样美该多好。”

  落倾城听后,没吭声了,只是害羞地低下了头。

  “ 对了姑娘,这里不安全,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吧!” 梅傲雪见落倾城没吭声,便又说。

  “ 我家……在魔王城。” 落倾城说。

  “ 你家在魔王城?” 梅傲雪道,“ 你是魔王的什么人?你怎么会住在魔王城?”

  落倾城道:“ 魔王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女儿。”

  梅傲雪说:“ 原来你是魔族的郡主呀!你怎么一个人在这琅琊山上?”

  落倾城说:“ 我听说琅琊山上有很多珍贵的药草,我一个朋友生病了,所以我来这山上采些药草回去,可是这山太大了,我迷了路,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梅傲雪说:“ 我的方向感好,我知道魔族在哪里,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落倾城说:“ 好,那就谢谢公子了。”

  梅傲雪说:“ 举手之劳,不必言谢。” 说完将一只手伸向落倾城,并且接着说:“ 把手给我,我拉着你走。”

  听到这话,落倾城将一只手放到了梅傲雪伸过来的那只手上,然后跟着梅傲雪一起走。他们走了一会,突然,梅傲雪对落倾城说:“ 对了姑娘,你不是说,你来这里采药草的吗!那么你的药草…… ”

  梅傲雪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落倾城已经猜出梅傲雪想说什么了,于是落倾城说:“ 你不是说这里有鬼吗!既然有鬼,那我还采什么药草。”

  梅傲雪拉着落倾城一边往魔族的方向走去,一边笑着说:“ 也对,采药草是小事,保命才是大事。”

  落倾城被梅傲雪拉着一边走一边说:“ 对了公子,你叫什么名字呀?我该怎么称呼你?”

  梅傲雪拉着落倾城一边往魔族的方向走去,一边回答着落倾城的话:“ 我叫梅傲雪。”

  落倾城一听,惊道:“ 你叫梅傲雪?”

  梅傲雪道:“ 怎么了?你认识我?”

  落倾城道:“ 羊族的世子,谁不认识。”

  梅傲雪笑了笑,不过没说话,只是拉着落倾城往魔族的方向走去。

  “ 我叫落倾城。” 落倾城见梅傲雪久久没说话,于是她又道。

  “ 那我以后是叫你郡主呢?还是叫你落姑娘?还是叫你倾城?” 梅傲雪开玩笑道。

  “ 叫我倾城吧!我喜欢别人叫我倾城。哦不对,我只喜欢你叫我倾城。” 落倾城说。

  “ 我叫你倾城,那你是不是应该叫我傲雪?或者梅大哥?” 梅傲雪开玩笑道。

  “ 讨厌。” 落倾城说。

  他们就这样手牵着手,一边说着,一边往魔族的方向走去。

  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离魔族比较远,再加上他们又是步行,所以他们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到达了魔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哑狼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哑狼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