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七星王者
花二爷2021-07-06 21:233,983

  在我还没消化完眼前的所见所景之前,李慕白嘭一下就将箱子关了起来。

  “绝了!李慕白,你是怎么办到的?”我不禁给这位玄堂兄弟口中的四先生一个赞。

  “那是肯定的,不把这件事搞定,玄堂何以在这片土地上立足。我一定要告诉所有人,即使狮子在沉睡,那也是狮子。不是什么猫猫狗狗背后使几招就能扳倒的。”李慕白习惯性得点起了一支烟。

  “七爷,我去找二爷,也就是你叔公出山的时候,想不到已经晚了。赶上的时候老爷子阳寿已尽。因为你叔公掌大印,早在他去世之前他就写信给国爷,以后堂主大印必传给你。所以我那时候想试探你是否是扮猪吃老虎,和我装蠢,想不到你是真蠢。”说着李慕白看着远处的大雨,嘲讽的露出一个恨铁不成钢的贱贱的表情。

  “老白,你别瞎胡吹了,我根本不会法术,而且我只是从小跟在我叔公身边长大,从未接触和了解过道术道法。我这几手东西也是叔公去世之后照样画葫芦自己根据玄黄录乱学的,什么气感上天,神游物外,七星耀天,虚空白莲我是一个都不会,我顶多就是一个庄稼汉野狐禅,你们这些人才是科班出身。”我对李慕白的话十分疑惑,按理说,怎么会提前就准备将堂主大印传给我,在这之前我可是对李慕白,叔公和国爷的世界从未接触过了。

  “七爷,你说笑了。你这几手是野狐禅,那下面那些人可就真的是门外汉了。”李慕白指着忽隐忽现的玄堂兄弟。

  “七爷,他们这些人一辈子可能只能在阴阳可以先生这个段位徘徊,如果没机遇这辈子也就没机会跨过七星天师这道半仙坎。”说着他脸红了红,仿佛欲言又止,

  “小七爷,如果不是我在玄堂算半个当家,可能我也拿不到七星天师这个所有天师眼里炙手可热的荣誉。这个世界已经变味了,连天师的世界也在变味,财富名利权势,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

  “有斗争的地方,就有江湖。”我顺口接了下去,沉默不语。我一直以来认为天师就是孤单与英雄的代言词。

  可我听了李慕白这个话,发现原来天师的世界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一个大染缸。在这里讲究出身讲究团队讲究人力财力。说的也是,对付妖魔鬼怪对付歪门邪道的那些材料奇怪稀奇,仅凭一人之力怎么能收集完全。

  “天师的世界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这里等级森严,更因为不守人间律法,我们这些拥有大能力的人,才是暗夜世界真正的帝王。一朝地狱一朝天堂,你有家族你有名师,你就有出头的机会。人人都想出头,人人都想做一阳天师。可是真正到达顶峰的人能有几个?我们负责保护夜里的世间,也负责统治。”

  “那天下岂不是乱套了?”我大惊失色。

  “人人都说六扇门中好修行,官府中怎会没高人?听说近日帝都市就出了一号人物,私底下被道界佛家之人称作京城剑神。官差能对付的他们对付,枪炮解决不了的,就是这些六扇门中的人物来对付。”

  “老白,前面你说的那些一阳天师,七星天师,我们天师是怎么划分的?你给我说说”我像一块海绵一样吸收关于李慕白口中这个现代世界的天师知识。

  “我都忘记了,你现在就是一个瞎子,什么都不懂。”李慕白把我比喻成瞎子可真是对头,现在的我在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瞎子天师,什么都不懂,现在想想都险,在火车上都没什么邪门歪道看见我露出日月星三剑,否则肯定有夺取的想法。

  “天师的等级划分,分为先生和天师,先生之中分风水先生,阴阳先生,天眼先生。天师划分为七星天师,三月天师,一阳天师。”说着他还顿了顿,喝了一口放在旁边的矿泉水。

  真是的,最讨厌人说话大喘气。

  “风水先生识鬼魅,辨风水。会初步的道法玄术,万中无一。阴阳先生懂因果,跨阴阳,自有门派道法玄机,十万中无一。天眼先生开天眼,通天地,如有仙界便可称半仙。百万中无一,而我就停留在这个境界。总的来说这个世界还是强者为尊,人们总称半仙天师,就是称我们这些人。你没开天眼,顶多算是一个阴阳先生。”

  “那后面的天师境界呢?你怎么不说了。”

  “七爷,我这个七星天师也是天师会卖国爷和你叔公面子给我的。我又怎么懂那个阶层?但是你要记住,你师承玄黄教,份属洪门。乃洪门玄堂堂主。要坐实这个位置,只有早日到达天师的境界才能安稳。这里的天师就不是平民百姓口中的天师了,而是真正的天师,我们修道之人的帝王。大道归一,虽然我们天师界日益强大,脱离了道门的管辖,但是我们仍旧是道门一份子,而我们之间敢真正称作天师的却没有几个人,那些人即使放在道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每个天师不仅是除魔卫道之杀神,更是武术巨家。一般都是兼修道天两家所长,每一位人物都是尸山血海杀出来的神话,与其称他们是天师,更不如是活着的传奇,活着的历史,活着的神话。”

  我无言以对,因为我根据玄黄录和天闻录上的笔记,发现,我的叔公,就是一名天师,而且还是天师中的佼佼者。

  天闻录中的一段话我到现在都记得:

  十月十五,闻鼠辈做法,屠戮一村。余及五弟察之,怒。

  十月十七,察其行踪,四天师,乃曰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五弟怒,屠

  十月二十,余孽仍纠,山门中人,寻衅,约八天师,五弟怒,屠

  别的都记不得了,只是这一段让我一下子打了一个激灵,文中出现四位天师作邪法害人,被叔公和他的五弟察觉,追上们之后不仅不认罪,还视万民作蝼蚁,文中的五弟大开杀戒,连后来讨理的天师师门中人,屠戮了大约十二位天师级别人物。

  叔公看来没超越天师的境界,也肯定是天师境界的巅峰存在了,轻描淡写三句话,十二位神话的命。

  “李慕白,叔公那么厉害,为何却要隐居深山,为何我听闻你说他曾有暗疾。”我越来越对叔公的生平和死感到好奇,听鬼婆婆说叔公肯定不是因为阳寿尽而死去,其中有隐情。

  “说到这个,我不知道,只是早些年听国爷说你叔公,也就是二爷他因为忍辱负重,远走他乡而保存了玄堂一线香火。不过我知道一些你肯定感兴趣的东西。”他又走开了矿泉水喝起来。

  “我还小的时候,当年玄堂可是不一般的了得,最巅峰时候出现了超过50位天师。这在哪个门派哪个组织哪个家族都是不可能的。那一年气象更新,整个玄堂不止是天师界更是道家的至尊霸主。其中更有七位天师被誉为七星王者,天道合一,彼此之间更是互相结为异姓兄弟。玄堂一时,风头无二。”

  “老白,玄堂到底哪里来找到那么多百万中无一的天师?这里面到底是什么门道。”

  “七爷,我话没说完呢,你听我说完。这七位天师统领玄堂所属,号令天下,莫敢不从。连官府都和我们交好。七位天师的师傅是同一人,为上一代洪门军师---天机老人。玄门是最早一批从小开始搜集有天赋的幼童的计划就是天机老人的安排,在得到其父母肯定意见之后,带回门中修行。所以玄堂大多数之人都是孤苦无依之辈,好的家庭谁愿意把孩子送进身份不明的洪门中来。”

  “那不就是天师养成计划?”我隐隐对这位天机老人感到钦佩,这样的好处就是不像我荒废了炼法的黄金年龄,更可以确定忠诚度。

  说到这,李慕白沉默了,脸色阴冷。我知道,他想起了他的父亲,那个背着洪门叛徒之名的男人。

  “那岂不是一家独大?”我赶忙岔开话题。

  “也不是,之后所有家族和组织都一一效仿从小开始培养有生力量,一时之间,天师界的发展远远甩开了道家,脱离了道家的束缚,自成一家,那些对道家持激进意见的人纷纷自称天家,摆明脱离道家的意愿。江湖传言,道家那些执牛耳的人因为道家自己遇到了一些麻烦,而才让天师界成功脱离道家成为既定事实,天师界自立门户一直是一个迷,其中也许也有纵横家,阴阳家,法家后人的插手,但是墨家最后出手替道家的人摆平了一切。所有人都说,道家欠墨家一个人情。不过这件事之后却也开了一个坏头,邪门众人为了搜索根骨奇才,大肆掠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可以说天师界的脱离,天机老人有一半的功劳,也有一半的罪责。”

  “那七位王者最后呢?”

  “最后他们都成了玄堂的当家,七位爷,从大爷到七爷,大爷喜欢被人称作古爷或者大师傅,二爷一直被人叫做张道长,五爷喜欢人称他国爷。七位爷当中,二爷人缘最好,五爷脾气最为火爆,古爷最为冷静睿智。七爷道法修为最高。”

  如果我猜测不错,国爷,也就是五爷------------当年那位屠戮12位神话天师的强者。

  “他们统领天师,岂不是说明他们已经超越了天师境界了?”我反问了李慕白。

  “超越没超越,我不知道,但是他们七个人任何一人走出都号称天师之中无敌手,也许只有他们七人之中,才能分个胜负。不过也有传言,天师境界之后有一个更广大的世界,这些就不是我们这些人能看到的了。”

  “那你们称我七爷?岂不是犯了前人的忌讳?”我一时之间不明白国爷把我放在和他一样的辈分上是什么意思,就算我持堂主大印,也应该是继承我叔公的位置,我和那位七爷可没有什么渊源,我可是无功无德,我现在都在害怕自己没能力担任这么重要的位置。

  “这你就得问国爷去了。不过堂口按规矩,应该是设七位当家堂主,这么多年,除了国爷和你叔公,也就是二爷和五爷之外再没有人补齐后来的位置。现在你叔公仙逝,你补上了七爷的位置。”

  “等等,你说七位当家,二爷和五爷之外再没人补上后来的位置是什么意思?”我的头忽然隐隐作痛,有什么东西要从脑海中冲出来。

  “七位天师持七册玄黄录,卷卷不同,玄机老人遗言修炼之后可破天地之谜,可是天机老人死了之后的那一夜,七位天师,一下子失踪五位,退隐一位。七方大印丢了四印,只有二爷五爷和七爷的印还保留了下来,七卷玄黄录丢了五卷。玄堂一时之间,风光不再。”李慕白说到这叹了一口气。

  这里面的问题不简单,堂堂七王者,还是天师之中的王者,失踪的失踪,隐居的隐居。越想越不得了,我的头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仿佛什么东西要冲破封印走了出来。

  “欲阳不阳成清殇,玉清香火得永昌。星门不知凡中潜,上清道中神丹炼。金神成黑无处藏,太清不知化道江。”无数的白莲,无尽的虚空,巨大火热的太阳,在我脑中炸开,天哪!这都是什么?

  直到玄黄录的口诀流过心中,那些东西才消退去。

  我一身冷汗。

  “你怎么了,七爷!”李慕白赶紧站起来拍了拍我。

  忽然三声巨大的咚咚咚的声音传来,大楼正中央的巨大挂钟时针和分钟都指向了十二点的方向。

  午夜盗来。

  虽然身体感到疲惫,但是我忽然发现自己的感知力疯狂的提升,百米之内,连一只蚂蚁都能感觉到。

  还有,我发现,他们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