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战阴阳
花二爷2021-07-07 11:033,630

  许多年后,李慕白和我说起今晚的事,都会让我忍不住暴走。“我那时候只是想看看你这心理学大学生是不是扮猪吃老虎才把你丢在那里,你是我师祖大天师张正诚的小晚辈,我以为你怎么也会两手法术,想不到你是真的不会。”每次还摊开双手作无奈状,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言归正传,我在心里不停告诫自己:冷静冷静!你可是学心理学的大学生,对,心理学!心理学有个屁用啊!再想!对了!

  我另一只手立刻半蹲拿起地上的船型大具,大喊壮胆:“QNMLGB!老子今晚不想回家!”就像扳手一样朝着那“黄阿婆”砸去,那“黄阿婆”怪叫一声,放开了我,乘你病要你命!我操起地上的几道鬼画符就往黄阿婆身上贴去,虽然用处没有那“扳手”厉害,却也奇特,贴着就燃烧,烧的那鬼物大叫。酷!叫你欺负老子。

  就在我像看烟火一样看着这个怪物的时候,那怪物血肉模糊的朝我大步走来,仿佛不在乎身上的疼痛,那脸庞烧的都看不清五官,块块腐肉掉下看的我直打寒蝉,拿起“扳手”就对着他,“你别过来!我都说我不回家了!小心我K你!”

  “小子我要吸你的血,索你的命!”

  就在这时候冷道长像超人一样从天而降,当时我眼睛里估计都是星星,救星来了。其实我如果知道他就在一旁树上看了半天的人怪PK的话,我估计会连他一起K。

  “天地玄黄,急急如律令!”这是我最后能听到的声音,随着那怪物的一声惨叫,我也昏了过去。这十几分钟的搏斗,让我抽空了全身的力气,隐隐约约我还听到了冷道长的话语:“这废柴,这么虚。”

  冷道长,干!

  等我醒来已经身处一个斜坡,墨斗就当作了我的枕头。一个起身,我看到了坐在我边上的冷道长。

  “道长,大恩不言谢!凡梦记下了。日后若有麻烦,凡梦上刀山下火海定为你办到!”我假装江湖口气般和这个冷冰冰的道长搭话,其实我看他也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大男孩,和我年龄相仿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说话。

  “真的?”他眼前一亮,我感觉到不好的事。

  “真的。”我只是客气一下啊!你别当真啊!

  “好!待会和我一起去收了这帮畜生。他们人不少,我估计会吃亏。有问题吗?”他眼睛露出狠气,把手里的烟丢在地上。

  “有。”我义正言辞的回答。

  “什么问题?”冷道长仿佛看穿了我的内心。

  “可以不去吗?”北风吹过。“道长!大恩不言谢,山水有相逢!咱们后会有期!”

  我掉头就走,开玩笑,一看你就是道士是抓鬼的,是吃这行饭的,老子万一不小心扑街,不是不小心,基本我肯定是扑街的,听你的口气,他们人不少,一个我就打不过的,更何况是这么多。

  冷道长没拦我,就在我走出十几步的时候,“你今天已经沾染他们的气息了,今日你不杀他们,他们日后就会找上你的家人。那本图册你没看吗?啧啧,真是好怕怕哦。”

  十分钟后,我边听他说当年的事和我们的计划,边在心里发誓:这件事完了,我一定要用墨斗K你的头,我发誓。

  “后面的图册你就看一下最后一页就行了,记住那个人。”我翻到最后一页,一个笑眯眯的老头,白发鹤颜,留着山羊胡,嘴极尖,手指之间有茸茸的白毛。

  “四十年前,我们这一行捞偏门的在那时是要被无产主义弄死的,你叔公大天师张正诚躲避仇家和革命浪潮,隐世来到这。为附近十几个村庄看病行医,也做一些指点婚礼搬迁丧礼的风水。”冷道长又吐出一口烟“干他娘的,等老爷子听说这里的事,赶来时已经死了不少人了,为了缓解事态发展,叔公带着义子李利国直接搬来了木槐村。一住就是四十年。为此叔公和那东西斗了几次法。”

  “结果呢?”我迫不及待,一扇门在我眼里即将打开,门后是另外一个世界。

  “结果?四十年,那些杂碎没敢乱动,老爷子撑着最后一口气等着这里规划成工业园区,所有人即将搬出的时候,才肯咽气。这里也即将是一片工业区。再不收拾他们,我怕他们跑出去的时候祸害别处。”他是个狠人,我看得出来,说这些话的时候目露凶光。

  “看起来你对他们仇恨不浅?”

  他默不作答。

  “其实我一直想问,它们,也就是妖物,它们究是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来,我带你看!”他带着我爬上这个土坡悄悄探出了头,坡后是一个巨大的盆地,凹陷下去的土地大约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

  这些不会让我震惊,让我震惊的是,这盆地里的东西让我从此走上了一条不一样的路

  闻名大江南北的流氓道长-----张凡梦,就从这第一眼走上了他非凡的旅程。

  满眼望去整个“足球场”全是密密麻麻的人骨头,还有许多细小的婴儿骨头。那“足球场”当中布着许许多多的沟壑,里面是有许多红色液体流过,刚刚我还纳闷怎么附近一股子怪味。这他娘的不是血腥味道是什么。

  “足球场”里一大片、足有数百只黄鼠狼像是训练有素的将士一般,齐刷刷地匍匐在地,像人那样恭敬而整齐地围绕场中央的一块青色巨石进行着叩拜的动作。青色巨石上,赫然高坐着一只身材硕大,毛色如雪的黄鼠狼!让人更为惊愕的是,那只白色的黄鼠狼两只前爪捧着一个湖绿色碗状物,竟然像人品酒一般悠然地啜饮着。碗里是红艳艳一片。再往外看,密密麻麻全是人,不,不能说是人,跪拜着的人各个都是腐肉满脸,青面獠牙。

  “中间那个老东西已经快成精了,老爷子四十年前本就有暗疾,一直没有收拾他。一只老黄鼠狼而已,我算出来今晚他要蜕皮修成妖仙,今晚也是他最弱的时候,他那些子子孙孙的,钻了死人肚就能控制死尸,像人一样行走说话。这老爷子本可以不多管,可是为了一些恩怨,竟敢作法伤人,害人性命,其中因果过后,还敢伤及旁人。最后竟演变成屠村惨案。四十年来共死了84人。附近十多年来竟成了妖邪聚集之地。你们那日开车要不是我尾随在后,怕是已经着了那黄梆子的道了。那哪是个女人,就是一个黄妖钻进女人肚子修炼成精,害这路上来往过的人。之前爆炸的那石头,也是怪物的一种,不过对人无害,我就也放了他了。这些鼠畜,仗着几分法力,就为非作歹,惑人心神。你要记住,和他们直面千万不能看眼睛,否则就着了道了。”

  “我的娘呀,冷道长,这不是去收妖怪,这是去送死啊!”我顿时吓了个趔趄,手中墨斗掉地,如果不是怕父母遭难,恨不得是再长出两条腿立刻就跑。

  “不要再叫我冷道长,我叫李慕白。对了,中央那只白色的黄鼠狼你可有看到?”冷道长对我的告诫充耳不闻,反问了我一句。

  “看到了,咋了,那都已经不是黄鼠狼,它是黄大仙了啊!”那个老梆子悠哉悠哉的,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今晚是他最弱的时候,我们做了他!”说着不再偷看那“足球场”中央的情景,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今晚你要是怂了,你父母说不定就被这些妖魔鬼怪缠上了,孰轻孰重,你可要掂量着办。”

  靠!又威胁老子!“说吧,你有什么计划。”

  “我已经在周围的81棵槐树上刻下了玄黄九门令总纲,用树皮遮盖。只要我们将树桠点燃,露出总纲,扯出我埋在地下的阳币,就能锁死这些畜生。之后我用计策让他们似无葬生之地。”

  “可是我们需要一个为我拖延时间的诱饵。”李慕白眼里删过一丝狡猾。他竟然从背后拿出一个铜锣来!

  这难道是什么法器?

  他竟然砰砰砰的敲了起来!还对着“足球场”大喊道:“欲阳不阳成清殇,玉清香火得永昌。玉清门下玄黄掌教张正诚后人张凡梦给老仙拜礼,观摩老仙化仙。”

  我却是不知化仙也意指坐化圆寂,也就是嗝屁的意思。我还在想,大门派就是大门派,正道打架之前都要先告诉别人我来打你了。估计还要摆上香台斗法吧!

  我还意气风发的接受了全盆地的目光。对着身边的李慕白说:“老李,不是说偷偷的搞吗?搞那么大的阵仗。老李,你前面说到诱饵,然后呢?”

  “李慕白!!!!!我和你势不两立!!!!!”我的声音传遍了这一片林子的上空,身边哪还有人,就只剩地上一个破铜锣!

  盆地里那些怪物,黄鼠狼一窝蜂额朝我这个方向赶来,我赶忙抓起铜锣丢了出去,那黄鼠狼多的数不胜数,我掉头就跑,可怕的不是黄鼠狼,而是那些手脚并用向前爬来,嘴角歪斜,青面的“人”。

  “老梆子,投降不杀!”我冲着场地中央的青石大喊。

  不是我不想跑,而是,瞬间那些怪物就把我围了起来,我顿时感到阵阵头昏,我觉得他们随时就能把我分食了。

  “带他上来,桀桀。”我靠,这老妖已经能说人语了,我还恶趣味的想道它会不会说港话啊扑街仔!

  “你就是张正诚的晚辈?”他眯着眼斜眼看我。

  “晚辈张凡梦,叔公张正诚。”我不卑不吭的回答道,我怕自己太趋炎附势的话,人家立刻就把我宰了,一路走来踩着骨头,看着流淌的鲜血小河我已经是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

  “胆小鬼,你们人类做那灭绝之事时那么心狠,现在到了自己临死却颤颤发抖?我们一族早来早居。因为你们人类,我们要躲在荒野之中。如果不是我逆天修行。只怕我这一族早被你们赶尽杀绝。我那最小的子嗣,不就是四十年前被你们木槐村六个人类给杀害烹食了吗?等我到的时候,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头挂在那里。”他神色不见悲伤,十分淡然。

  被他一句胆小鬼给说的我无地自容,恼羞成怒“当事人各个都被你给害去报仇,你还祸及他人。我看你这老梆子早晚有一天要遭雷劈了去!”

  “怎么只准你们人类滥杀无辜,不准我们害人性命,真是天大的理啊!怪不得畜生皆想修成人,人是厉害啊!”他将手中碗装事物一丢。

  “你叔公的本事,你是学到几成?”说着它忽然睁大了眼睛看向我,我一看,就立刻不能自拔,浑身软倒在地。眼前的情景扭成了一片。

  我知道,这下可能真的要交代在这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