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暗夜破局
花二爷2021-07-07 09:493,472

  “老黄,我先要再回到那个幻境一次,九怨子母鬼虽说是厉鬼成形,但是这一只很奇怪,属于地缚灵的一种了,一定借着特殊的媒介,和滔天的怨气在这列火车上成型?”

  “地缚灵,那是什么?”老黄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百无聊赖的翻着手上的天闻录“地缚灵就是一种特殊的鬼怪,与一地形成特殊之势,不属于鬼怪,不入三界轮回。很多都是房子修炼成精,花草修炼成精,与成精之地息息相关,一生不得离开成精之地。”

  “那岂不是很厉害?”老黄大惊失色、

  “没事,我和它交过手,它也就是凭着幻术领域欺骗了一些修道之人的法眼,玄黄大印在手,我出入几次,应该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

  说着,我就出了门。

  那个厕所,一定是一个关键。既然能从那里进去第一次,那我还能找到关键,再进。

  因为,我要找到,那九枚桃魂针。

  九怨子母鬼,原本我以为是自然成型,但是我看到有人在火车上钉下九根桃魂针,我知道,有人在背后搞事情。

  我先破了你的阵,再抓你出来出来偿命。邪法害人,你就不怕自误吗?

  第二节车厢厕所

  在待了将近10分钟之后,一阵颠簸传来,我竟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之后,我再一次进入了那个幻境,难道等待就可以进幻境,到底我遗漏了什么?

  昏暗的车厢。

  靠!这到底是什么?

  一个女人坐在马桶的隔间里,从小便池的存在我发现,这里是一个男厕所。

  她就那样冷冷的看着我,忽的笑起来,眼鼻口耳流出鲜血,我从她手腕上的划痕看出她在割腕。我眼尖在窗台上发现了第二根桃魂针,以道力拔除。

  那女人忽的伸出手,向我抓来,我习惯性往后退一步,没有如往常一样使出道法。我觉得其中一定有隐情。我想看看她要搞什么鬼。

  画面扭曲成一团,我站在原地岿然不动。

  画面再一转,类似一个办公室的场景,一男一女搂在一起,在争执之后女的哭泣了一阵,大步走了出去。整个办公室不大,但是我发现了三根桃魂针,以道力拔除。

  我随即大步和她走了出去。那个男人的脸孔我始终看不到。

  一出门没有看到那个女人,但是,我只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拖着那个女的进了二号车厢的厕所,女人用力挣扎,在走廊上的墙壁上用指甲划出血痕。我沿着走廊追进厕所的时候,在走廊上发现了两根桃魂针,以道力拔除。

  娘的!这到底是什么?

  等我像苍蝇一样进入了那个厕所之后,我整个人都晕头转向,从幻境中回到了现实。整理了思路之后,我回到了包厢。

  这一切,都在我眼里要拨开了迷雾。从始至终,第二次进入幻境我都没遇到那个神秘的第二个活人,也没遇到那个女鬼。

  “我查到了,你现在就要听吗?”老黄看我一进来就向我急急说道,我果然没预料错老黄的能力,能有这种器材的老头,肯定有自己的方法查到我要的信息。

  我没问他的来历和渠道,我警觉的一眯眼“等等,小心隔墙有耳。”

  说着我检查了一下门锁,“现在说吧。”

  “刘汉,汉族人,69年,91年因为抢劫罪判过刑,因为一些关系,只是判了抢夺罪,之后借着家里的关系在铁道部门纠集了一群乌合之众作安保职责。”

  “在他安保期间,尤其是大约是3-5年前,有什么事吗?”

  “有,这个刘汉,爱喝酒,尤其爱猥亵女性,前几年听说是出了一桩命案。他原名刘春生,曾经因为猥亵妇女抢夺等罪恶名远扬,性喜小利。”

  “停,到这。说接下去的。”我粗暴得打断了他的话。

  “张文华,71年,汉族……黄安,70年,汉族……”

  “一共就这几个是吗?”我大约数了数,有七八个人。

  “对,跟在他身边的那些乌合之众都只有这些人。”老黄说话时候显得有些仓促,我用眼神对他示意了一下。

  “老黄,你说的这几个人,都在这班车上是吧?”我把玩着前额掉下的一根头发。

  “是的,都在这班车上。”老黄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的,你再看着那个探头,一旦他们有什么行动,你第一时间告诉我。”说着我不顾老黄的话语,又跑了出去。

  第十节车厢的东西和人,我不管。他们可能和这整件事都无关,也可能如丝如缕的关系。

  但是,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所有方面要一起来。我的时间不多了,列车到站之前,一定有事发生。

  我最害怕的不是死人,而是到现在,一个人都没死。

  这场局,已经是我和整个阴谋的较量。

  我在整节火车漫无目的的乱走,边走边和老黄发着短信,脑海里一心二用的思考,最后两根桃魂针到底在哪。

  而手机里我和老黄的短信从出门开始就没停过

  老黄:“前面为什么不让我直说,却用手沾着水在台子上提示我只说刘汉那部分。”

  我:“当然是为了骗某些人。我们一直在某些人的监视之下。”

  老黄:“你是说,真正的幕后黑手?”

  我:“不是什么幕后黑手,而是可怜人而已。”

  老黄“你到底在卖弄什么关子?动不动一个人跑出去调查,又让我在包厢内隐瞒我查到的东西。”

  我“你帮我查到的东西呢?现在发给我吧?”

  老黄:“刘文生,73年出生,汉族,10年前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列车员,近三年突飞猛进,一路火箭般升到了全国试运行高速列车GT650的副列车长。全国一等甲级列车长。”

  我“最后我再让你帮我查一个人”

  老黄“你说的是谁?”

  我“我记得不错的话,应该叫杨秀芳。”

  老黄:“好,我最快给你答复。”

  我“对了,老黄,我让你查过这班车的路径了,我们还有几个隧道要过?”

  老黄“最后一个了。大约在半小时后,就要进隧道了,隧道里的时间大约会停留10分钟左右,如果你需要,我能够让它停留更久。”

  看到这,我已经把手机放下了。震惊于老黄的能量,却也震惊这一切真是天衣无缝的安排,但是前提是,我不在这班车上。

  因为我知道,所有的结果,要在这最后一个隧道见分晓。

  这场阴谋要到这了。

  不知不觉我的脚步已经来到了第九节车厢,货架,车门,大锁。希望所有的一切都和我想的无误,一切和你这最后一节车厢里的大棺材无关,不然我不在乎能和你斗一斗。

  你行走在这世上我无权拿你,你躺在这棺材里,我就要锁你来问一问话。

  信步走到列车长办公室,“砰砰砰”我极有礼貌的敲了敲门,所有的故事已经在我脑海里串成一条线:暂停十分钟的列车,莫名感到的磁场,神秘的第十节车厢,还有这个奇怪的安保队长,张汉,干净的中央空调一共存在九根却只知道7根的桃魂针,最后一节隧道,杨秀芳,刘文生,热茶,照片,大水箱,锤子 。

  “是你啊?小兄弟,怎么了,是需要什么服务吗?”出来的还是那个满面笑容的刘文生刘车长。

  “没什么,只是想找你谈谈。刘哥。”我满脸笑容,仿佛只是在唠家常。

  “好吧,你进来吧。”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带我进去了。

  “刘哥,我有一些疑问,一直想问问你。”刚坐下,我就顺手拿起桌上的一杯茶喝了起来。

  “你说。”他一脸严肃。

  “你说人,生来是不是为了受苦而来。”我随意的打量了一下周围,随口一问。

  他被我这一句话说的愣了半天,露出一个凄惨的笑容。

  “小兄弟, 你还年轻,不该搀和的别搀和,回到包厢闭上眼睡上一觉。到站了你下你的车,我走我的道。”

  “世界自有不平事,但是事事都自己一人解决,反了这阴阳规矩,造了杀生大孽,怕是为子孙后代也留下祸端。”

  “子孙后代?自从她死了就不会有子孙后代了。”这位列车长在苦笑,他已经看出来我了解了事情全部的内幕。

  “刘哥,我看过你的资料,文化人,读过书,亡人之事我来解决,只要你交出最后两根桃魂钉和大嫂的骨灰,这段孽缘我替你摆平,大嫂我送她下辈子投一个好胎。”我终于和他交底了,我不想和他走到对立面,这是一个可怜人。

  “摆平?你怎么摆平,那群畜生,连法律都维护他们,警察都找不到证据,更何况你一个小兄弟。”他的脸不似我平时见的那样平和宁静,竟然扭曲成一团。

  看着他的脸,我竟然有点恍惚,也许他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苦命人而已。

  “VIP07号包厢的乘客,您好,我是小刘,工号3007。”你一脸微笑。

  “来,我带你打热水,小兄弟你跟我来。”你一脸真诚。

  “大黄你帮他看一下,我搞不来这个。”你憨憨的和我在笑。

  一直以来你和我的接触不多,但是我看的出来,你对未来有自己的向往,你有自己的信心。

  可是,如果你是阳间闹事,我充耳不闻,顶多帮你报个警。既然你邪法害人,我便要抓你。这便是我,一个大天师的责任。

  “刘文生,我问你,这最后两枚桃魂针和嫂子的骨灰,你到底是交还是不交,我张凡梦以第十四代玄黄教掌门的名义发誓,保你安全,不受这地缚灵的反噬之苦,最后送大嫂走一户好人家。”说完,我把玄黄大印放在他面前,再将形如匕首的星剑插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之上。

  “是剑是印,你做一个选择。”他选印,就是肯和我合作,我为他破邪法解反噬除去今日之祸,他若是选剑,那便是要我以道法破阵,暴力破局。

  他苦笑一声瘫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来不及了,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和那些杂碎做一个了断。我只是想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我的破绽的。”

  “没有来不来得及,你有没有听过一首诗。”

  他看着我沉默不语。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看他还是不语,我大笑得念出玄黄录的篇首“我乃洪城大天师,法破天下不平事。”

  就在此时,火车,进隧道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